從居家防跌到換工,打造「老得起」的社區互助網

從居家防跌到換工,打造「老得起」的社區互助網
一位阿嬤用吸管蝦子教學來「換工」。|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以老人防跌為議題成立了「防跌工班」,協助居家內外環境的改善,以預防長者跌倒。如此才能維持老人在社區獨立健康生活、減少醫療資源耗費和家庭照顧負擔,並重構老人的社會關係。

文:王醒之(左下角工作室/春風文教基金會/基隆市議員)

「暖暖」在哪?你只要聽過這個可愛的地名,大概就很難忘懷。她是一個位於基隆市南端最小的行政區,總共約一萬五千戶、近四萬的人口規模。這幾年,我們在這個地方發展了一個關於「老」的社區實驗。

暖暖區目前的扶老比、獨老比、高齡化等指標都不是基隆市之冠,但是醫療、照護資源卻也不如都市化程度高的基隆市區密集。即便如此,官方人口統計顯示暖暖的老年人口也已經超過10%,遠高於國際的老年化社會標準。除了一般住宅外,暖暖區也有大型的公部門宿舍,包括軍方的眷村和退休人員宿舍、市政府、國營事業的宿舍,其中,老人獨居的比例極高。因此高齡者在暖暖地區生活的處境與健康需求會特別被我們注意。

打造居家防跌的門檻過高,獨居長者只能「自己小心點」?

透過科技部的支持,三年前我們(左下角工作室)得以投入台北醫學大學的「以照護為本的活力展齡創新結盟(A Care-based Innovative Networking for Active Ageing)」計畫,針對「在地老化」的議題從在地協作成立了「防跌工班」,並發展出「換工互助」的社區實驗/實踐。

簡單來說,就是以老人防跌/不倒翁為議題,推動/協助居家內外環境的改善,以預防長者跌倒,才能維持老人在社區獨立健康生活、減少醫療資源耗費和家庭照顧負擔。

與長者討論扶手安裝位置-1024x768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與長者討論扶手安裝位置。

然而,因為醫療市場化/商品化的影響,目前從政府到人民的大部分資源仍集中花費在醫療端,更前端的預防跌倒這件事反而被忽略了。雖然各地方政府大多有針對特定物件提供室內無障礙空間修繕的補助,但僅限於身心障礙者與中/低收入戶。因此,不符合福利身份標準(不是中/低收入戶、還未失能到可以領身障手冊等) ,但有實際需要的老人,就得依靠自己在家庭和社區中的資源。

居家環境防跌看似一件簡單的工作,但對能力和體力都已不如壯年的長輩來說,包括最初始的認識防跌概念、發現居家環境風險的再教育、評估改善的方法和費用、找到施作的人力和施工前後的整理清潔等等,其實都需要高度的協助。就算是符合福利身份可以申請公部門的補助,政府的服務也只到改善藍圖規劃,後續包括找廠商施工、付費後的補助申請等等,也還是通通需要民眾自己來完成。可以想像,對獨居的長輩和失能者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在這麼多行政門檻卻沒人可以幫忙跨越的狀況下,通常只剩下「自己小心點」這個僥倖的選項。

我們根據上述的狀況,在暖暖區發展出「防跌工班」的社區工作。簡言之,就是邀請社區裡的中、壯年(約45至65歲)居民組成志工工班,進入有意願的家戶中,與長者共同審視環境、討論方案、挑選材料,最後義務協助施工、加裝防跌設施,而材料費用則由長者家戶自行負擔。如使用者不便於採購,則由工班志工代為購買,並於完工後檢據核銷。最後工班志工會在施作完畢後,針對使用者之使用經驗進行回訪與確認。

長者需求訪查及討論-e1558013203273-768x1024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長者需求訪查及討論。

這不是「慈善」:從防跌到換工

至此,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因為老人防跌並不是只有暖暖在推動。再者,由志工協助老人安裝扶手,也沒有特殊性,因為全台灣已經有許多慈善團體已經從事這方面的慈善工作多年。

表面上,為了預防老人跌倒,我們在基隆市的暖暖區進出不同的老人家戶,義務協助安裝浴室扶手、貼防滑條、改裝馬桶蓋、設置洗澡椅、改善浴室照明⋯⋯等等,以降低老人浴室跌倒風險。大部分的慈善團體完成這個階段的工作後就結束關係了,從傳統慈善的關係設計來看,就是「助人者/贈與—受助者/受贈」關係階段性的結束。

但是,對我們來說,真正的重頭戲與難題才要開始:

簡單說,施作完畢後,防跌工班不收取工資,但對長者提出「換工」的「邀請」(注意,不是要求),我們積極邀請長者以自身可以付出的「工」(才藝、故事、特長、時間、想法⋯⋯等)來交換工班的「工」,我們再將換來的工提供給有需要的社區居民繼續交換。

我們認為,長者在這種關係對待中不是被救濟、不是慈善的收受者/弱勢者,而可以是更對等的互動。同時,長者不但得以透過換工重新與社區、社會發展連結;其他參與進入換工的社區民眾也有機會在不同的關係設計中重新認識長者(王醒之,2017)。

換工,不只是勞動力的交換、時間的交換,是為了關係的創新。因為,新的社會關係會帶來新的社會自我。

居家修志工培訓課程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居家修志工培訓課程。

我們都換到什麼?

「我都幾歲了?老了、沒用了!」通常,我們都會被這種理由拒絕。「我身體不好,還會麻煩到別人!」當然也有這種理由。「我什麼都不會啊!你們去找我兒子/女兒去。」偶而也會出現這種的回覆。

不過,「在關係中等待」,是我們最常用的方法。因為這是「關係手作」,像發酵、如慢火,是等待花開的心情。儘管當場被拒絕,但有時候就會在過一、兩週後接到老先生或老太太的電話,告訴我們他多年封藏在口袋裡的「寶可夢」。總之,我們保持在關係中清晰地讓對方感受到我們的期待,也準備充滿敬意地迎接他朝向換工的第一步。

防跌工班施作至今,我們工作的對象平均年齡約為80多歲。這裡面,有90多歲的爺爺照顧80多歲中風又精障的太太、有獨居小學沒畢業但現在喜歡讀英文的74歲阿嬤、有癌症治療後陷入憂鬱的退休大學教師、有獨居但經濟上總在貧窮線徘迴的醫師娘、年輕時即剃度出家的宗教實踐者、也有經濟無虞曾經風光一時的年逾九旬海軍軍官擅長外丹功但受糖尿病之苦、當然更有中年因病失能的身心障礙者⋯⋯等等。這些人在社會福利與傳統慈善的觀點中,長期以來都只是同一類人、接受社會同一種對待(腦袋中是不是浮現了老人被慰問的標準畫面?),最後連他們的面目也漸漸模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