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裝備也無法保障警察安全

再多裝備也無法保障警察安全
Photo Credit: Chan Long Hei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個多月的「反送中」運動引起多次遊行集會,期間警察的處理手法因違規受暴力而飽受批評。然而過去兩星期,警隊似乎改用圍堵戰利,一邊驅趕示威者,另一邊又不容許他們離開,製造衝突。長此下去,雙方的暴力只會持續升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先此聲明,這篇文章並非甚麼恐嚇、警告,亦不是要煽動暴力對待警察,而是根據目前形勢所作出的預測。

經過7月7日晚旺角彌敦道、7月14日晚沙田新城市廣場警方兩次名為清場、實為圍堵的行動後,可以斷言今後的遊行集會難以劃分出「安全」的區域及時間——畢竟當晚防暴警察闖入商場時,不少店鋪仍在營業或剛結束營業,在商場聚集或消費的示威者亦未有任何破壞安寧的行為。

當然,這不是說所有遊行集會都不再安全,但參與者必須有心理準備,隨時面對警方無預警下突然圍堵,以及隨之而來的肢體衝突——過往一個月的大量記錄已顯示,即使在場市民不作反抗,仍有可能被警察施襲。

除了大量被警察襲擊的示威者外,沙田衝突中亦有警察受傷,政府、警方及建制派大肆宣揚的其中兩名警員受傷的事件︰一是有警員斷指,二是有警員被示威者圍毆。這兩名警員受傷的經過,必須放到完整脈絡進一步理解。

警員疑插眼遭示威者咬斷手指

根據港台片段[1],斷指警員事發後向記者表示︰「佢(示威者)襲擊我,咬傷我」,並展示失去一隻手指的右手(但影片模糊處理)。《傳真社》的報導指出,當日有若干媒體引述警方說法,錯誤聲稱示威者用鉗夾斷警員手指,這個消息亦於網絡上流傳並附上圖片,然而所謂「剪斷手指」的工具實際上是警棍,而警方未有澄清消息。[2]

綜合目前網絡上的資料,包括United Social Press社媒(USP)在Facebook發放的照片[3]以及《蘋果日報》讀者提供的影片[4],這位警員很有可能在拘捕示威者期間大力以手指插眼及鼻孔,因此其無名指被咬斷。

事發後兩天(7月16日)一名杜姓青年被控意圖傷人和襲警等罪名,控方案情指他在沙田新城市廣場第一期L3層398-398A舖「COACH」外咬斷偵緝警長54112梁啟業的無名指。[5] 相信杜梁二人分別是USP及《蘋果日報》影像中的示威者和警察[6],由此推斷事發經過為杜先生被警長梁啟業以手指插眼及鼻,左手被另一警員捉住的杜先生咬住梁的右手無名指,並咬斷了一截。

7月18日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城市廣播在Facebook發放影片,完整顯示警員「插眼、縮手」的經過︰

當然,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審訊時將有更多證據,但至少在目前而言,示威者咬斷警員手指有可能是受痛楚下的本能反應,未必是刻意傷害警察,而且肯定不是用鉗夾斷警員手指。

警員被示威者圍毆

在7月14日晚上9時45分左右,警方封鎖了沙田站連城廣場出口,該出口連接新城市廣場3樓中庭,因此大批市民及示威者聚集該處。在15分鐘內,防暴警察從多方進入商場,推進防線,圍堵位於中庭的市民。期間有不少警察以揮打警棍驅趕市民,引發跟示威者的衝突。[7]

事後不少人批評警方封鎖沙田站、進入新城市廣場的圍堵行動完全沒有必要,甚至是刻意製造混亂,一來那是仍在營業的商場,示威者有權在該處消費、乘涼,沒有任何破壞的行為;二來警方在沒有任何警告下封鎖去路,不讓示威者及在場市民(包括在商場店鋪上班的員工)離開,自然引起激烈反抗。[8]

衝突期間,的確有警員因落單遭示威者用拳腳或雨傘攻擊[9],亦有議員及攝影記者出來保護警員。不少人因此批評示威者是暴徒,我認為批評攻擊警察的行為並無不可,但如果真誠反對暴力的話,必須同時譴責警隊6月至今大量暴力對待示威者、記者以至路過市民的行為(特首林鄭月娥就完全不符合這項要求)。

警察與示威者的暴力並不對等

而且我並不認為「示威者跟警察都有用暴力」所以要「各打五十大板」,真要比較的話,警察使用暴力的數量更多之餘,性質亦更加嚴重︰

一,警察有大量裝備,包括保護衣物、頭盔、盾牌、警棍、胡椒噴霧等,如非戰術出錯而落單,根本難以被圍毆。相反,警方推進防線時經常亂棍毆打市民,甚至背對防線逃跑者亦未能幸免,更多次有示威者無任何攻擊行為下被警察以警棍、盾牌襲擊[10],打到頭破血流。

RTS2LAS3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7月7日晚上旺角,有示威者受傷,頭部流血。

二,示威者犯法會被捕及面臨審判,現在已有大量示威者被捕及遭到檢控,法律上已有機制處理,警隊如有任何不滿,他們可以盡力查案捉人,那麼示威者呢?警察打示威者至今鮮有任何後果,警隊一再執勤時隱藏身份,讓人覺得警察可肆意違反規定、使用暴力而不受監管[11],那是否代表由警察統治香港?此外,當市民開始不相信警察會公正執法、不認同法律賦予警隊使用武力、武器的權力,便會開始拒絕接受司法體制,甚或動用私刑,後果嚴重得多。

因此把兩者的暴力拉在一起講,是一種虛假對等,我們不能只看暴力的表象,還得看前因後果。

即使如此,我認為示威者必須克制,以適當武力阻止警察濫權的時候,得小心傷及無辜——包括路人或被誤認為警察的人——而且不應行私刑。不過我理解在衝突現場很容易受情緒影響判斷,也不會天真得以為這樣寫文章可以阻止到任何仇恨。

警隊「製造暴徒」自食其果

我一直強烈反對警察對市民的暴力及濫權,並認為目前的警隊不會有任何反省,所以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警察及示威者都會把武力升級,警隊也會受到更多市民唾棄、孤立。

警隊及政府一直迴避警察濫用暴力,以致示威者必須增加防護裝備、路障甚至在前線抵擋警察推進,卻被官方定性為「暴徒」。我不認同主動攻擊警察,但我認為任何人只要曾經遭受或見證警暴一再發生,都能理解為何有人痛恨甚至仇視警察。

sipaphotosnine6806092
Photo Credit: Miguel Candela / Newscom / 達志影像
7月13日上水遊行後,警察與示威者衝突,不少示威者受傷,地上遺下大量血跡及醫療用品。

襲警是嚴重罪名,為何有人會冒險襲警?除了仇恨和報復心理以外,還有就是面臨其他重罪威脅,以及無法追究警暴的無力感所致。警隊以強硬(及過量)的武力意圖嚇怕示威者,並一直稱之為「暴徒」,甚至作假口供指控人襲警[12],其實是自食其果。

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圍毆警察恐怕只是開始,警隊及示威者雙方的武力只會不斷升級,這絕非任何人所樂見的情況,卻似乎無可避免。解決方法大家都知道︰警員必須要為其濫權、違規行為負上後果,包括刑事責任,長遠而言警隊亦須受到監察——然而我仍然認為警隊不會反省,政府也極需要警隊支持,因此這個解決方案極難實現。

要有暴力鎮壓的心理準備

由於當日警隊在沙田的戰術實在太難以理解,近日有傳警隊內部也引起分裂,不少前線警員不滿上級「推前線去死」,認為高層無能、不夠強硬,令前線警員受傷[13]。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亦發出聲明,促請警務處處長及管理層「必須確切保障執勤警務人員的人身安全及心理健康」,更指「如果情況持續沒有改善,協會會徵詢律師的意見,尋求能夠更有效保障人員安全的方法」。[14]

也許有示威者想看到警隊內鬨,不過就算有關傳聞屬實,必須注意這些「前線警員」是不滿警隊高層不夠強硬,他們的確希望能夠圍捕示威者(那怕沒有法律理據),而且按照過去個多月來看到警隊的「專業表現」,假如這些前線警員得償所願,示威者肯定要面對前所未見的暴力鎮壓,而且在場的記者、社工、救護員甚至附近路過的市民亦會遭殃。

sipaphotosnine6867332
Photo Credit: Miguel Candela / Newscom / 達志影像
有人在牆上塗鴉,噴上「警打市民,兜頭扑人」批評警察打人。

因為缺乏足夠資訊(例如警隊內部到底有多大爭論、高層有何盤算)判斷,我無意預測警隊的暴力到底會去到甚麼地步,但我認為不能樂觀,必須做好心理準備,作最壞打算。

請注意,這樣說絕非要恐嚇任何人不去遊行集會,相反,我相信參與人數越多才越安全,只是從近兩星期的警察圍堵行動可見,「和理非」參與者也得提防警察的暴力和濫捕,最好多找幾個朋友一起,並提高警覺。

不解決問題根源,對警察的仇恨不會消失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者「監警公署」令濫權警察負上刑責、減少警暴,是當下最能夠保障示威者安全的方法,這其實同時保護了警察——畢竟「追究警暴」訴求未達到、警方武力升級的話,遲早會有示威者採取更暴力手段(只是警察裝備精良,雙方實力懸殊,整體而言示威者肯定較吃虧)。

然而警隊看來不會支持任何調查[15],政府也不敢冒着失去警隊支持的風險啟動調查,警隊武力升級恐怕是最有可能的結果。問題是,警察會安全嗎?假如警隊鎮壓運動失敗,固然會面臨大規模反撲清算;但就算警隊鎮壓成功,警隊聲望已一落千丈,而仇恨不會消失。

7月初警方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拘捕了一些「起警員底」(公開警察個人資料)的網民,但「起底」行動未見減少,有Telegram頻道持續收集、公開警務人員以至其家人的資料,甚至鼓勵警察交出同事資料以獲得「特赦」自保。假如我是警察,即使現時資料未被公開,也得提心吊膽,擔心終有一天被交出資料。

跟5年前相比,坊間對於警察暴力有更多認識,也更諒解——即使未必同意——示威者以武力甚至暴力還擊。警隊繼續濫權又逃避責任,在示威現場也許能夠靠裝備保護,可是任務完成後呢?如果以後都不敢承認自己的職業,長期在這種心理及精神壓力下生活,又算安全嗎?更何況,問題根源一日不處理,只靠蠻力壓制下去,一旦反彈,力道有多大誰也說不準。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1. 新城市廣場爆衝突 有警員清場期間聲稱被人咬斷手指(香港電台視像新聞)
  2. 傳示威者鉗斷警員手指「工具」實為警棍 警方誤放消息低調修改(傳真社)
  3. 被挖眼被捕者連環圖(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4. 【最新片段還原真相】青年遭警施酷刑插眼插鼻在先 涉咬警手指自衞(蘋果日報)
  5. 【逃犯條例.沙田示威】男生涉咬斷警手指 准保釋禁踏足新城市廣場(明報)
  6. USP這張照片清楚顯示事發於COACH門外,插眼警員身穿藍衫灰鞋(鞋上帶有紅色),跟港台影片的畫面(1秒左右)吻合,8秒左右的畫面亦顯示拍攝位置應該在COACH外(亦可跟USP此照片對比)。
  7. 事發經過可參考《蘋果日報》製圖記錄
  8. 714沙田記錄︰警察肆意進商場、包圍合法集會
  9. 例如《東方日報》Facebook直播影片6小時55分左右開始,有最少三位警員倒地後被攻擊。
  10. 可以參考〈警員的處境只會越來越危險〉一文提到的例子,即使在7月14日的沙田,也有記者見證警察圍毆示威者,更因此遭警察暴力驅趕(此片段從另一角度拍攝)。
  11. 詳見〈向警方投訴警察使用暴力?——現有監警機制之不足〉〈香港警察已經失控 爭取成立「監警公署」刻不容緩〉
  12. 【一年 ‧ 警亂作供】檢控佔領者 警員證供屢被法官指不可信、矛盾、不符影片(立場新聞)
  13. 香港警察的自白:不願夾在示威者與政府中間(BBC)
  14. 要求警隊管理層保障人員執勤安全(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
  15. 警隊四大職工會一早表明反對獨立調查警察濫權,至今未見立場有任何改變。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