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政治庇護滯台逾290天 中國異議人士轉赴加拿大

尋政治庇護滯台逾290天 中國異議人士轉赴加拿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顏克芬前往台灣尋求庇護未果,已先後前往加拿大。對於近來頻繁出現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港澳人士,台灣該如何面對?

(2019年7月21日 13:00|更新:黃筱歡;核稿:楊之瑜)

兩名中國異議人士去(2018)年9月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在桃園機場停留超過100多天獲准入境,而兩人也先後於今年5月、7月飛往加拿大,結束在台停留超過200多天的日子。隨著香港「反送中」運動發酵,越來越多中國及香港人士到台尋求政治庇護,台灣該如何處置這些尋求庇護者,受到外界矚目。

《中央社》報導,64歲的劉興聯與44歲顏克芬去年9月27日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從泰國過境台灣,表示自己是遭中共迫害的異議人士,盼申請政治庇護。兩人滯留桃園國際機場管制區4個多月,今年1月30日先出境至第三國,再透過永久和平發展協會以專業交流名義邀訪,31日入境,等待轉送第三國。

劉興聯的擔保人、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證實,劉興聯已在昨(20)日晚上搭乘23時35分的華航班機前往溫哥華,與他一同到台尋求政治庇護的顏克芬,則在2個月前,已於5月18日先離台前往加拿大。若不計中間短暫出境一天,劉興聯前往加拿大前已滯台超過290天,顏克芬則滯留台灣233天。

曾建元日前表示,顏克芬是以專業能力獲准移民加拿大,而劉興聯之所以比顏克芬晚了2個月才前往加拿大,是因為等待身體檢查報告,目前身體健康狀況已達到加拿大政府接受的標準。64歲的劉興聯曾在大陸監獄受過刑求,加上年紀較大,身體狀況不佳,但在台期間有接受醫療,持續養病。

有越來越多大陸及香港人士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或盼協助前往第三地,曾建元認為,無論是政府或民間,目前的處理應對還是以個案為主,沒有形成機制。

香港「反送中」抗議持續延燒,怕香港政府「秋後算帳」,有近60位參與示威香港人,已抵達台灣,希望尋求政治庇護。目前在國外進行外交參訪的台灣總統蔡英文為此表示,「會基於人道做適當的處理」,不過長期關注政治難民的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6月間曾撰文指出,台灣沒有《難民法》,雖然《港澳條例》中規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但台灣至今在《入出國及移民法》中,對於「尋求庇護者」並沒有任何一條可以予以「暫停遣返」的審查機制及具體條文。

而日前曾在網路上發表「反習」言論的在台中國留學生李家寶,學期結束簽證將於今年7月到期,擔心回中國後會被冠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等罪名,4月時曾赴移民署,以政治庇護為由提出專案長期居留申請,獲陸委會核准以「專案研修」為名,在台停留6個月。

(以下內容原刊於2019年1月31日)

原標題:2位曾滯留桃機百天尋求「庇護」的中國人,昨晚以「專業人士」入境

(中央社)兩名持中國護照的男子去(2018)年9月過境台灣時,聲稱遭迫害申請「政治庇護」,滯留桃園機場管制區4個多月,兩人昨(30)日飛往第三地並在深夜入境台灣,4個多月的等待有了完美結局。

64歲的劉興聯與44歲的顏克芬(又名顏伯鈞),去年9月27日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從泰國過境台灣時,聲稱遭迫害申請政治庇護,兩人滯留桃園國際機場管制區4個多月。陸委會日前表示,將先安排劉興聯與顏克芬兩人出境至第三國,再以「專業交流」名義入境,等待轉送第三國。

劉興聯與顏克芬昨天順利飛往第三地,並在深夜入境台灣,讓長達4個多月的等待有了完美結局,兩人在入境後,由台灣友人從機場接走,並將顏克芬與劉興聯分開接往已安排好的住處安置。

先前一度傳出兩人可望於26日入境,但後來因故未成行,顏克芬及劉興聯日前受訪曾難掩失望的表示,原本以為可以入境台灣過除夕了,朋友也安排了聚餐及泡溫泉等行程,但終究還是落空。現在順利入境台灣,不但能和朋友聚聚,也可以開心過春節。

顏克芬當時宣稱,自己長期關注人權問題,但因觸及中共利益而遭列為異議分子,從此便遭中共當局鎮壓、追捕,後來他在2015年2月偷渡到泰國。劉興聯則表示,自己因積極參與中國民主維權活動招致當局不滿,多次被抓捕,2016年5月趁著保外就醫的機會逃出,兩人就此待在泰國接受庇護。

《新新聞》報導,劉興聯在2013年1月與秦永敏、潘露組建玫瑰團隊,擔任「中國人權觀察」秘書長;2015年6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羈押於武漢市公安局安康醫院;2016年1月19日取保候審,軟禁海南島;2017年藉看病出逃泰國。

顏克芬則是2012年參與新公民運動,發起「公民要求官員公開財產」;2014年5月23日被刑事拘留,6月26日取保候審;2014年11月7日被限制出境後控制;2015年逃亡泰國。

兩人日前在移民署的協助下,被安置於機場管制區內的休息區,劉興聯先前受訪曾表示,每天只看到休息室內的燈光,生理時鐘都混亂了,「有時候不知道自己是活在白天或晚上」,這段時間從未出現過什麼快樂的夢,夢中總是出現一些寄人籬下的情境。顏克芬也說,他多次夢見掉到海中,等待救援,夢中很煎熬。

顏克芬則告訴中央社記者,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都在休息室,三餐會有專人按時送來簡單的饅頭夾蛋及便當,不是什麼大魚大肉卻也不虞匱乏,生活「還能過」,不過因為休息室就是兩張可放下的躺椅,姿勢無法舒展,偶而會覺得胸口悶、壓力大,「好久沒有睡到床上了」。

陸男劉興聯尋庇護 滯留桃機休息區度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去年12月受訪時,面對台灣九合一選舉剛落幕,曾說,選舉開票當天,看到很多台灣旅客關注台灣的選情,那是他們無法體會的;他們只能從網路得知台灣的選舉結果,對於無法入境台灣,體驗真正民主的情況,感到有些遺憾。

兩人都說,這段時間,每天都寫日記,寫下生活點滴,並且輪流使用同一部電腦,一人用電腦時,另外一個人就看書。兩人表示,已經有2、3年沒有與家人、中國的朋友聯絡了,因為怕聯絡後,親友受到牽連,只好忍痛不聯絡,「很多事情想都不敢想」。

現在兩人總算是順利的入境台灣,並在台灣友人的協助下前往安身之處,終於可以好好的睡一覺,吃些「重口味」的美食解解饞,未來希望能暫住台灣等待美國或加拿大的政治庇護資格。

提供中國人「政治庇護」,台灣準備好了嗎?

對於近來頻繁出現中國異議人士跳機台灣,尋求轉送第三國。陸委會主委陳明通25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有記者提問,中國維權人士黃燕才離台,劉興聯、顏克芬就可望入境,是否有所關連。

對此,陳明通表示,兩起事件「一碼歸一碼」,任何人要進入台灣,都必須遵守台灣的法律管轄權,得到政府允許才可以入境。他說,劉興聯、顏克芬跳機並不符合法律允許,但從人權角度也了解尋求政治庇護人士的訴求,因此才透過「專業人士交流」的變通方式讓他們入境。

陳明通表示,政府必須考量平衡、兼顧法律與人權,因此才會延遲了100多天才讓他們入境。是否有國安疑慮,目前也有各方面評估。至於將這些人士送往第三國,是否會造成該國的困擾。他說:「第三國願意接,當事人也願意去,是歡喜甘願的事。」

中華民國現有法規並沒有提供中國人士「政治庇護」的法源依據。唯一相關的是《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17條「基於政治考量」的專案長期居留方案。但依照兩岸條例內容,申請人必須是「領導民主運動有傑出表現之具體事實及受迫害之立即危險者」,並「合法入境」才能申請。這意味著,舉凡「跳機」、「偷渡」,都不適用這項規定。

陸委會副主任委員兼發言人邱垂正日前接受採訪時也坦言,兩岸條例的條件非常嚴格,至今沒有具體案例適用。為配合難民法立法,陸委會已提出兩岸條例準用相關規定的修正草案,目前在立法院尚待審議。

但邱垂正指出,受限於中國的資訊封鎖,查核中國人士遭受迫害的具體事證,確實有困難,即便未來《難民法》及兩岸條例相關配套修正案通過,都需要經過一套非常嚴謹的過程,才能提供政治庇護。

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則表示,從道德層面而言,如果尋求庇護者真的有在中國遭受政治或人權迫害的事實,台灣當然有必要考慮接受這些人。但他認為,提供中國人士「政治庇護」,勢必牽動兩岸「政治定位」的敏感神經,「這就不僅是單純的道德人權問題」。

王信賢表示,政府必須考慮到兩岸關係特殊性,若接收尋求政治庇護的中國人士,屆時將對陸方釋放出什麼樣的訊息、政府要如何論述、台灣的政治能量又有多少,這些才是最大的困難。

《新新聞》報導,扁政府時期逃亡到台灣、非法入境被收容的中國異議人士有陳榮利、燕鵬等5人,於馬政府時期與另4名法輪功信徒被准長期居留;2018年初台美共助反共青年王睿赴美;蔡政府同年5月則批准中國維權律師黃燕入境台灣居留至今。

與馬、扁時期奔台的中國異議人士相較,劉、顏兩人維權方式溫和,卻仍受中國政府迫害,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2年就任後典型的政治受難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