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消防員的告白:昔日弟兄替我們承受所有傷害,讓我們活下來

倖存消防員的告白:昔日弟兄替我們承受所有傷害,讓我們活下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是桃園永安分隊倖存的湯柏豪,這是一篇發自內心的文章,讓社會看看我們這個角落最真實的一面,因為這次的桃園事件真的令我非常的難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是桃園永安分隊倖存的湯柏豪(編按:永安分隊在這次桃園大火中痛失三名打火弟兄:陳彥茗、蔡長融、陳鳳翔,都是湯柏豪的同袍),這是一篇發自內心的文章,讓社會看看我們這個角落最真實的一面,因為這次的桃園事件真的令我非常的難過….

每次回到寢室都有一種淡淡的感傷,永安分隊的寢室目前有3個床位是沒有整理的(尊重往生者),因為深夜出勤打火是不可能花時間整理棉被內務,所以每次經過都會回憶當時他們跳下床的最後一刻,好幾次躺在床上都會掉下眼淚。

感念桃園大火殉職的打火英雄
憶起昔日弟兄:他們替我們承受所有傷害,讓我們倖存下來

睡我上舖的是長融,隔壁床上面是彥茗,鳳翔是後面的位子,現在只能一個人看著空盪的床位.,回想以前的點點滴滴…

首先,是睡上舖的長融,真的很對不起你,我常常把你跟彥茗的名字叫錯,你也很大方把自已假裝成彥茗跟我哈拉(我也沒發現),其實長融是一個反應機靈的孩子、個性大方。

永遠記得剛下分隊的第一天開著85車買生活用品、聊家鄉的事,回來後趁分隊長不在的時後拉你來偷偷幫我拿首勝,晚上睡覺前我們4個人(長祐、長融、彥茗、我)開始打嘴炮。

記得嗎?新人生日的那一天要丟大海(本分隊特有的習俗),長融的願望是希望正常輪休跟大家一樣勤一休一(即工作24小時,休息24小時),因為下單位至今快三個月了都還沒有機會能回家看家人。

我能了解勤二休一(工作48小時,休息24小時)的痛苦(因為我受害期間2年),這種一國二制的怪像也只有桃園才有,長官的說法「訓練是最好的福利,超時加班還可以換2支嘉獎」,所謂的嘉獎就是一張A4的紙張….就….大約這樣子…沒了。

乾脆說一個月連續30天每天上24小時是最好的福利吧。

最後一次見到長融是在當天的勤教中舉手,他問分隊長說「我們新人什麼時後要分配到業務?」其實長融很希望工作快點上手,怕將來變成學長之後什麼都不會,所以很多事情都會主動幫忙,希望能給大家好的印象,如今…

接下來是長融的好同學彥茗,記得下單位的那一天我們在聊出國的事情,其實彥茗是一個年輕卻思想成熟又有才華的人,常常看他在進修、讀書、學日文、畫畫。

前陣子彥茗說從小時後就想要學彈琴,原本計劃好EMT2結訓後就去樂器行上課,說好的,我們要來組雙人樂團(吉他配電子琴)來去把妹……

彥茗的願望是希望消防界不管大小單位都能全面值宿。解釋一下所謂的值宿就是在分隊的電話旁邊拉床躺著,其實深夜值班跟值宿的功能沒有差異,因為案件都是指揮中心受理,分隊只是負責派人出勤務。

試想彥茗深夜2點值班到4點,5點接著出勤救災救護,然後早上7點起床後整理車輛環境,8點參加勤教,接著勤二休一上還有24小時的班…

這種生活是不是很爽?

從值宿的角度看的出來彥茗是一個有大愛思想的好人,個人認為可行性高而且先進國家都有,但是長官認為外勤人員「睡覺」的觀感不佳,所以全面值班。

大家想一下當兵遇到吃飯、睡覺、洗澡是不是公家的時間?工作24小時遇到深夜都有人睡在電話旁堅守派遣,這種的生活方式會不會讓你們觀感不佳?

最後一次見到他的身影是在分隊的停車場,他非常在意受訓評比的壓力,因為消防界非常重視所謂的分數、排名,好幾次安慰他都沒有用,彥茗說「我不希望別人看我觀感不好,希望讓分隊感到光榮」,轉身就走了….沒想到半夜出勤….就……來不及了。

說到鳳翔他是從草漯調過來永安分隊26的學長,印象中是打LOL很強的上路角色,記得第一次跟他出勤的是黃色小鴨的駐守勤務,因為不熟所以剛開始我們話不多。

但是沒多久聊起消防隊的勤務之後,開始幹譙消防界愛作秀、不務正業、濫用資源讓全民買單,特別是救護,其實真正濫用的不是民眾而是制度…突然間,那種同甘共苦的革命情感就出現了,開始很有話聊,鳳翔的口頭禪是「人生呀~~~~~」

鳳翔在分隊接的主要業務是發新聞稿、義消、搶救,他的心願是希望業務能簡單化、把非屬消防本業的業務刪掉,因為消防隊的本業是執行勤務不是做文書業務,深信這一點是所有基層隊員能夠認同的,可惜長官為了評比、創新、考績…不斷開會、停休、檢討。

最後一次見到鳳翔的身影是在辦公室,因為搶救的業務要評比,還要弄新聞稿一堆有的沒的,所以一直在整理照片,他希望在休假期間不要接到電話來煩。

鳳翔很顧家,休假都會好好的照顧老婆小孩,原本他預計今年請調離開桃園的…..可惜一次帶走6條命。

我深信這三位弟兄的想法也是許多基層人員共有的感想吧?

悲劇發生後,為了協助家屬能正確找到自已的小孩,我們必須先做好準備、分配公差任務等,可惜這六具焦黑的大體,是我們每天朝夕相處的弟兄,在當下卻一個都認不出來。

因為這六位英雄替我們承受所有的傷害,讓我們倖存的活下來。

當下除了傷心、悲痛、真的腦袋一片空白,也開始有人胡思亂想….下一個會不會是自已?

當然,打卡、報平安、電話聲在整個急診室都出現了,這些日子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遇到一堆記者,我們這個行業流行一句話,消防界是沒有秘密的,諷刺的是,基層隊員的心聲卻沒有得到社會重視。

消防的秘密卻是不能說的秘密,因為消防界的長官非常注重「行銷」與「檢討」,這次的事件有人質疑殉職的弟兄為什麼都是年輕的,其實桃園所有外勤單位的平均年紀是27左右。

你們知道有多少隊員是用「逃離」的心態要統調回鄉嗎?你們知道有多少義消退隊是什麼心態嗎?請相信消防真的有太多不能說的秘密。

目前社會的焦點都在檢討指揮調度的過失,或是一些裝備、人力的資源分配。的確,硬體設備很重要,但是制度更重要,因為金錢可以解決的事情比較簡單,可惜消防界基層的制度要改變卻很困難。

以下談談制度的問題。

消防制度先天不良、後天失調、體質虛弱、賠錢傷身

消防需要得到社會的關注已經成為事實,「熱顯像器」是最近的發燒話題。

的確,好的科技總有派上用場的一天,但是在制度面前,只是基層困境的冰山一角。

常常看到消防弟兄走上街頭,大家如何看待這些聲音?直接一點,從社會現象來看一下「制度」的問題吧。

首先,必須了解一下消防隊是做什麼?

消防法規當中有:預防火災、災害搶救、緊急救護三大任務,我們回顧一下社會發生的現象,方便讓大家比較思考。

消防隊員除了三大任務之外還有很多新聞:抓蛇、捕蜂、救貓狗、防溺站駐守、居家訪視、關心獨居老人、防性侵害、反詐騙、防縱火、破門、撿鑰匙、抓鬼…誇張的還有大型CPR宣導活動、登山健行、趣味競賽、跳拉拉隊…等等。

消防隊到底是什麼角色?

為了簡單切入制度的主題,我想用一些簡單的比喻方便大家了解,人生病需要看醫生,第一件事情就是觀察症狀,試想制度生病了,該怎麼就醫才好?

這位患者目前出現的症狀:

1. 先天不良 (營養不良)

2. 後天失調 (身心疲憊)

3. 拖跨訓練 (體質虛弱)

4. 資源浪費 (賠錢傷身)

1.先天不良 (營養不良):

基層單位人力不足、設備不夠、車輛老舊、廳舍環境….

近年來基層提出的訴求並不過分,每次遇到重大災害或傷亡的時後,感覺就像用人命來換裝備、買薪水、換福利之類的。

大家都知道消防工作有危險性 (意外險第6級 ),硬體設備與人力資源是最基本的工作條件,所以消防的基層面臨的困境,如同一位營養不良的小朋友,需要最基本的食物跟水。

補足人力與裝備的訴求勢在必行。

2. 後天失調 (身心疲憊):

首先,早期的消警人員是相同體系中並存的,後來民國84年消防署(中央)成立之後開啟警消分家的時代,但是制度卻不相同。

警察體系由中央統一管理,消防體系的局長是政務官,人事權由縣市長任命,於是地方自治開啟消防的大門。

簡單來說,可以介入消防的窗口太多:(中央)消防署與(地方)縣市首長、民意代表、縣市議員。

消防從此面臨的不只有三大任務,農業局、衛生局、社會局、經濟部、觀光局、公所…都有,基層人員並非專業人員,業務卻是五花八門。

沒有義務就算了,還扛下許多不必要的責任,為民服務似乎成為其它公務部門推却責任的籍口,誰來管?誰該管?怎麼管?

地方自治涉及政務官(局長)的人事任用權,因此,縣市長選舉的結果成為關鍵,原本單純的消防工作也間接染上政治的色彩,消防資源的運用是不是超脫政治?消防隊要依法行政是不是有些困難?

目前基層人員的困境如同一位「營養不良」的未成年病人,每天超時兼差打工「身心疲憊」,為誰而戰?為何而戰?不務正業,為了統一窗口,回歸中央或許是條捷徑。

3. 拖跨訓練(體質虛弱):

回顧一下,人力不足、設備不夠、車輛老舊、廳舍環境…除了預防火災、災害搶救、緊急救護(本業)太多,還有不正常的停休都是非相關的業務與公差活動,消防人員的犧牲奉獻已經不單純是為了民眾。

這些問題嚴重拖跨基層的訓練,消防隊的精神與體力脫離本業的浪費。

生命財產的保障是否得到重視?有人說制度會殺人?你相信嗎?目前基層的困境,如同一位「營養不良」的未成年病人,每天超時兼差打工「身心疲憊」造成「體質虛弱」的併發症。

每一位消防人員都是血肉之軀,生活作息都和大家一樣需要人性化管理,制度是改善工作環境的處方箋。

4.資源浪費 (賠錢傷身):

國家資源的浪費最後就是全民買單的惡果,取之社會,用之社會,福利是有代價的。

談一下「緊急救護」的制度,早期的救護車是屬於衛生局的勤務,但是火災現場為了利於搶救傷患爭取時間,消防開啟了救護時代的來臨。

關於救護車呢,不是只有消防隊才有的(很多人還不清楚),使用消防資源是為了救「急」不是就「醫」,所以才不用錢。

反觀民間或是醫院的轉診就要收費了,這二套制度的不同,卻產生了「漏洞」的現象。

你可以試看看,在醫院遇到要轉診的時後,直接走出大門到外面的街上,然後隨便想一個理由打119報案並指定醫院,如果這個方法可行,下次要看病直接在家打電話就好了,反正不用錢,隨時都可以用。

目前119的救護車還是免費為主,有的人認為只要宣導、教育品德、告訴大家不要濫用就可以改善,但是「濫用」的界定太抽象,每個人認知又不同,民眾如何分辦? 什麼是緊急? 什麼是就醫? 符合免費的資格是什麼?

而且這些做法從「道德」的角度去著手.,效果如何呢,唉…….嘆氣 。

看一下社會的現象吧,有看新聞的都知道,119受理救護的案件可以五花八門,幾乎全部都包下來了。

各縣市救護案件每年成長,國家人口生育率卻沒有增加,所以,答案很清楚 :濫用,這也代表符合緊急的案件,真的是少數呀。

所以解決「濫用」光靠「道德」勸說是不夠的,更別說急診來插隊看病或是其它沒品的案件。

談到收費就是需要透過「法律」來明確規範,今天我們只談方向不談細節,「法律」與「道德」希望二者並行,讓免費的資源集中給真正需要的人。

濫用是造成全民買單的事實,造成國家資源浪費的是制度(不是民眾),目前嚴重拖跨消防人力的問題也是救護案件太多,這是基層的痛苦,也是社會的問題,為什麼長官好像沒發現?

把為民服務口號用來「行銷自己的德政」,利益者當然看不見,這種浪費最後的惡果只能全民買單了。

收費或許是一種可以嘗試的制度,這是我個人的建議。

Photo Credit: Cake42115 CC BY SA 3.0
總結:我提出的四個建議

綜合上述分析…目前基層的困境,如同一位「營養不良」的未成年病人,每天超時兼差打工「身心疲憊」造成「體質虛弱」的併發症,自己的生意賠錢又佔用全家人的鈔票「賠錢傷身」。

今天公祭,明天忘記,制度不改,歷史只會重演。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可惜這些資源被虛耗怠盡,硬體設備很重要,但是制度更重要,因為金錢可以解決的事情比較簡單,可惜消防界基層的制度要改變卻很困難體力透支與精神不濟的工作環境。

人力與裝備是人民生命安全共有的保障,體力與精神是救災「最重要」的支柱。

個人建議:

1.補足人力與裝備的基本訴求。

2.廢除業務評比、地方自治回歸中央。

3.人性化管理、作息正常。

4.採取收費制度平衡國家資源。

這邊不是要來漫罵、清算指揮官的責任、爭論是非,只是希望把基層困苦與社會亂象讓大家了解,懇請大家用理想角度來思考,文筆不好或有失客觀的建議,敬請見諒。

R.I.P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

本文節錄於作者臉書,來源於此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