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不完美》:完美或是潰敗——女孩比男孩更容易產生「定型心態」

《勇敢不完美》:完美或是潰敗——女孩比男孩更容易產生「定型心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知道,對女孩而言重要的是,沒能拿到大家公認的A+好成績,對她們來說就是失敗。這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妳不是很棒就是糟透了。對她們而言,失敗不只是苦痛,那是猛烈、毀滅性,且要不計任何代價避免的事情。

文: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

完美或是潰敗

每當女孩們第一次踏入我們的「寫程式的女孩」課堂時,我們馬上就能發現她們對於無法將所有內容做對的恐懼。每個老師都遇過相同的狀況。

課程初期某些時刻,會有個女孩叫她們說她卡住了。這位老師會看看她的螢幕,發現這個女孩的文字編輯器上空空如也。如果老師不知道狀況的話,會覺得她的學生過去二十分鐘只是呆呆盯著螢幕。

不過如果她按幾次「取消上個動作」,就會看到她的學生寫了一些程式然後又刪掉了。這個學生嘗試過,快完成了。但她寫得不是完全正確。與其讓人看她寫了什麼,她寧願讓人看空白的畫面。

完美或是潰敗。

梅莉斯.葛羅斯曼博士(Dr. Meredith Grossman)是位於曼哈頓上東城的心理學家。她的研究對象主要是高度競爭的私立學校,而這個地區的學校可以說是世界上壓力最高的學校之首。她協助許多女孩進行焦慮管理,我請她告訴我一些她每天觀察到的狀況。

「值得令人注意之處在於,她們在所有事情上都下了很大的功夫,還有她們是多麼低估自己的表現,」她說。「我負責過許多高智商的女孩,她們的寫作品質優於大多數成人。但我總是聽到,『我不可能寫得出來。』她們會寫了又寫超過五次。她們寧願要求延長交稿時間,也不要交出她們認為並不完美的作品。」

當一個段落或一篇報告的份量精鍊到完美,就進行下個部分。這個循環之間沒有喘息的空間,因為她們這麼大量的付出卻沒有同等的回報。「完美後要產出更多的完美,」梅莉斯解釋道。「每次有學生用功過度或重複寫了五次拿到好成績後,便強化了她們得再一次拿出相同表現以獲得成功的需求。」

每個不斷重複謄寫報告直到睡眼惺忪的女孩,變成女性後,在寄出電子郵件、報告,甚至是一張簡單的生日卡片前,會細讀(並反覆閱讀再閱讀……),並確保內容精準表達出正確的意思,或者是花好幾個星期計畫理想的晚餐派對或是家庭旅行好讓每個人都開心,或是出門前換了六次衣服。我們不斷修訂、重新思考,並反覆精鍊,好讓事情恰到好處,時常會做到困擾無比或精疲力盡,偏離了事情的本質。

無論是在紐約市的私立學校,或是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斯克蘭頓市(Scranton)的社區活動中心演說時,我都會問台下的女孩們同樣的問題:「妳們之中有多少人拚了命追求完美呢?」幾乎沒有意外,台下有九九%的人都舉起了手。臉上不是尷尬,而是帶著笑容。她們清楚自己力求完美,且為此感到驕傲! 她們因為這樣的行為獲得了回報,因此她們將此視為一種美德。我們因為女孩獲得好成績、舉止合宜且受人喜愛,以及成為好的傾聽者、有禮、合作,和所有其他能讓她們在成績單上獲得好評價的特質而不斷給予讚美。我們告訴她們,她們聰明、有才能,漂亮且受歡迎。她們以正面且當成榮譽勳章的態度來回應這些信息。這樣一來,她們視完美為唯一可接受的選擇又有什麼奇怪之處呢?

在完美女孩的世界中,遭受同儕的嚴厲批判是最大的屈辱;許多女孩和年輕女性告訴我說,她們不會在社群媒體放上任何沒有擺出完美姿勢且仔細編輯過的照片。她們會不斷重拍數十次以確保夠好看。有名飽受輕微硬皮症(scleroderma),即一種會在前額皮膚造成一個小硬皮的自體免疫疾病所苦的十七歲女孩,承認她會焦慮地花上好幾個小時修圖,只為了拍出「硬皮」完全被她長瀏海蓋住的完美自拍照。令她們更加苦惱的地方在於,新的流行往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展,轉變成發佈「無濾鏡」的照片,這使得在沒有濾鏡的情況下捕捉到「完美的不完美」自拍照,成了她們更大的壓力。

女孩們會直率地承認她們害怕自己的紀錄有瑕疵,所以不會選不確定自己能夠得到高分的課,無論她們對那堂課多有興趣也一樣。這個現象會一直延續到大學,再到她們自動關上可能前往心中喜愛的職業生涯那扇門時。像男性主修經濟學的人數比女性多三倍,這並非巧合;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克勞蒂亞.戈爾丁(Claudia Goldin)完成的一項研究顯示,在經濟學導論拿到B的女性,比拿到A的女性更有可能更換主修科目(同時對她們那些修同一堂課的男同學來說,B已經超棒了)。

顯得愚笨是她們最擔心的事情。在完美女孩世界中,受到同儕嚴厲批評是最令她們羞愧的事情;這也一直都是女孩思考要做出任何勇敢的事情時,需要面對的主要阻礙之一。對戴絲特妮(Destiny)而言,數學永遠是一大挑戰。不過中學的男同學們總能讓她感覺更糟。「我站在黑板前解問題時常要花很長時間,他們就會在台下講一些像是『妳好蠢喔』或是大笑之類的話,我就會很慌張。這一切讓我更不想再解數學題目了。為什麼要努力,卻只是做錯,然後遭受男孩們揶揄的嘲笑呢?」

我理解她的感受。我在耶魯法學院時,記得那時上憲法課好想發言卻覺得怕的要命。我的意思是,我是個來自伊利諾州紹姆堡鎮(Schaumburg)的女孩,是我家鄉第一個到常春藤聯盟研究所念書的人。所有同學似乎都很聰明且辯才無礙,我不想要跟他們比起來顯得我很笨。於是我會先在筆記本上把我想說的話一字不漏地寫下來,然後不斷重寫、再重寫,寫好幾十次。等到我醞釀好舉手的勇氣,通常都已經下課了。

當然,這種比不上人的恐懼會延伸至課堂之外。阿曼達高中時想嘗試袋棍球(lacrosse)但沒有真的去試,因為她「運動能力不佳」。她以兩句話來總結,而我也時常聽到許多人用不同的方式表達這份熟悉的感觸:「我感覺如果沒辦法表現很好,我就連碰也不想碰。」

要知道,對女孩而言重要的是,沒能拿到大家公認的A+好成績,對她們來說就是失敗。這是非黑即白的事情:妳不是很棒就是糟透了。對她們而言,失敗不只是苦痛,那是猛烈、毀滅性,且要不計任何代價避免的事情。所以如果她們不能做到最棒,就會跳過它。

定型心態

當阿曼達宣稱她不敢嘗試袋棍球時,便成了史丹佛大學心理學教授卡蘿.杜維克(Carol Dweck)在她的傑出著作《心態致勝》(Mindset)中所描述的思考類型的犧牲者。簡而言之,杜維克在才能與智慧上發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信念系統。

首先是定型心態。抱持定型心態的人篤信她們的才能與生俱來且無法改變。不是聰明,就是不聰明;有天賦,不然就是沒天賦,有運動能力,不然就是一點也沒,對此你幾乎無能為力。另一種則是成長心態,這種心態是以相信才能是能夠透過努力來發展與培養為基礎。無論你生來的能力與天賦有多高,都可以學習技術,增進能力。

定型心態的特徵如下:

  • 急於一次又一次不斷證明自己。
  • 十分擔憂犯錯與失敗。
  • 不願暴露不足之處。
  • 視不完美為恥辱。
  • 期待自己能立刻拿出好表現,如果沒辦法做到,便會失去興趣或為了付出多餘努力而責怪自己。
  • 傾向於視失敗為衡量價值的方式,並以這些失敗來定義此人。
  • 無論這項任務達到什麼成就,或在任務中學到了什麼,只注意最終成果。沒達成最後的標竿就意味著失敗,而失敗意味著不聰明、沒天賦,或者不夠好。

聽起來很耳熟嗎? 當你告訴具有定型心態的人,他們聰明或是有天賦,他們心中便會將這些信息認定為「這就是我」。聽起來像是建立起美好、正向的自尊,不過問題在於才能受到這樣的公開讚揚後,等到他們遇到挫折時就會完全崩潰。原因為何? 因為無論他們遇到多小的失敗,都會將這件事視為一種訊號,覺得他們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樣,生來就很聰明或有天賦。

定型心態也會讓我們在離開舒適圈時躊躇再三。有多少次妳以「我就是不想冒險」為由,不去做許多感覺可能會很好玩的事情,或是因為「這不是我會做的事」而拒絕邀請或某個好機會呢? 這就是定型心態在作祟。

不意外,女孩比男孩更容易產生定型心態。部分原因,正如杜維克博士的研究表明的,父母與老師傾向於給予男孩更多「過程讚美」(process praise),意味著會因男孩付出努力,嘗試不同策略、持續進行,並不斷進步而給予讚美,而非讚美最後成果。在缺少過程讚美的情況下,女孩會相信如果她們沒辦法立刻搞懂某件事,她們就是蠢蛋。你也看到了這個觀念對我們以後的人生造成了多大的衝擊,即便是日常生活中最微小的錯誤,我們都將其視為限制的最低指標。我們忘記帶小孩要用的學習用品=我們是笨蛋母親。我們因為忘記保養排氣管而收到罰單=我們毫無用處。我們將失敗視為決定我們毫無價值的標準,而非在過程中評斷自身的價值與能力。

對於女孩困陷在定型心態之中的境況,我能舉出最棒的例子就是STEM教育(科學、技術、工程與數學)。正如你可能想像到的,身為教導女孩寫程式這種組織的創辦人,我不斷聽到很多諸如「我就是不擅長數學」的言論。就像戴絲特妮,當男孩因為她在講台上花很多時間解數學問題取笑她時,她往往很難為情,或者像是那些在程式課上把寫一半的程式刪除的女孩們,讓她們擔心害怕的都不是對這些學科沒興趣或沒能力,而是心中深植了自己最根本上就對此不在行的觀念。當大家一直被直接、間接,甚至透過暗示說,男孩子天生就在數學或電腦方面表現較好(並沒有),而女孩的天賦更適合用在人文學科(再次強調,這並非事實),他們會相信自己在本質上是否擁有這些學科的能力是永恆不變的。(我們會在下個章節討論這件事)。

當然,事情並非如此。杜維克指出沒有人天生就帶有定型心態;事實上,我們生來就都擁有學習與成長的欲望。對於他們會不會害怕挑戰,孩童僅會做出一次判斷(我很聰明/不聰明)。感謝上蒼,成人後,我們能夠藉由即刻練習如何勇敢來擺脫這個長期以來的牽絆。

相關書摘 ►《勇敢不完美》:在一個滿是公主的世界,敢於當個熱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勇敢不完美:拋下這世界為你強加的規則,現在開始,為自己大膽的活》,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雷舒瑪・索雅妮(Reshma Saujani)
譯者:威治

TED TALK 450萬點閱超人氣演說家
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傑出領袖
全球最具影響力女性之一──雷舒瑪・索雅妮的鼓舞人心之作

我們教導女孩要追求完美,但是教導男孩要勇敢無畏。」(We’re raising our girls to be perfect, and we’re raising our boys to be brave.)哪裡不對嗎?

這個訊息簡明扼要,從孩提時代到成年期,女孩(和女人)被推向追求完美之路。她們被教導在學業成績、行為舉止、生涯選擇、外表儀容、風氣態度,必須致力做到完善盡美。

本書作者雷舒瑪・索雅妮,生自一個印度移民家庭的女兒,跟每個女孩一樣,用功考高分、讀頂尖學校,但是這條自小被要求追求事事完美的路,簡直是一場悲劇。她最後選擇不完美,做出勇敢與冒險的事情:離開令人稱羨的高薪工作,成為第一位走進國會的印裔美籍女人。

在2012年,33歲的她參選紐約市參議員,選情輸得很慘,落選。她在本書中無意探討失敗的重要性,卻很慶幸自己選擇一條勇敢之徑闖一闖。她的確輸了一場選戰,可是贏了人生賽局。

選舉敗仗的同年,她創辦了一個非盈利機構「寫程式的女孩」(Girls Who Code),其目標是教導一百萬名女孩寫程式,縮減科技業的性別差距。當她與年輕女孩緊密相處,以及透過寬闊網絡結識啟發人靈感的女人,她逐漸瞭解:我們的社會在教育男孩與女孩適應生活,存有根本的不同。

我們教育男孩要大膽嘗試、不懼危險、勇往直前,而女孩應該要乖巧聽話、避免危險,甚至追求完美展現,然而這樣「完美」的教育,卻不必然引導女孩們邁向「完美的人生」。這些包在女孩身上的泡泡紙,雖然用愛與關懷製成,讓人難以拒絕,卻也使得女孩們與風險隔離的同時,失去了逐夢的能力。

這種趨使人逃離危險、追求完美的力量,使得女孩們把自己累個半死,最後只是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盡、面如枯槁甚至生病,只因為我們得為了他人付出許多精力。當我們在知道自己應該發聲時保持沈默,或是當我們在真心想說不,但因為害怕不受人喜愛時說好,對我們的自尊無疑是一記重擊。當我們擺出虛有其表的完美時,我們的人際關係與內心都會蒙受損失;我們設下保護罩,不讓人看到我們的瑕疵與脆弱,但這也讓我們跟所愛的人之間隔出一道牆,也讓我們無法建立起真正有意義與可信可靠的連結。

想像一下,假使妳不用對失敗有所恐懼、不用對不權衡情勢而產生恐懼的活著。假使妳不再感覺有抑制想法的需要,也不用為了取悅與安撫他人而吞下妳真正想說的話,假使妳能夠不再因為一些人為的錯誤而嚴厲指責自己,放下罪惡感以及試圖表現完美而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平靜的呼吸。有沒有可能,妳在面對每一個抉擇時,都做出勇敢的選擇,或走向那條大膽的路。妳會更開心嗎?妳會用妳夢想自己能做到的方式對世界產生衝擊嗎?

放下那份無法達到完美的恐懼比妳想像的更簡單。只要好好練習運用妳擁有的那份勇敢即可。這也是本書的中心主旨。它會檢視並連結到過去我們不惜任何代價追求完美並避免失敗的樣貌,以及少女時期的想法這份連結,是如何箝制我們成人後的生活。最重要的是,要如何重置這份連結。永遠都不嫌晚,只要放下追求完美這份需求,並重新鍛鍊自己的勇氣,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敢於挑戰專屬自己的那個難以置信之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