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改革制度,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的惟一答案

徹底改革制度,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的惟一答案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反送中運動其實逼出極多政權不見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張牙舞爪,也令極多香港人極其憤怒,到了一個怎溫和的人都無辦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這次如果我們輸了,不是迎接更黑暗的將來,而是集中營。」

算是無穿無爛回到了家。

上環警暴戰區

其實從上環離開時,真的有像從war zone逃跑成功的感覺。

  • 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第一排警察揭開了盾排陣,前排的示威者、議員、社工和記者被一堆無編號的速龍暴打了一輪;
  • 在以為平靜的時刻(雙方都沒甚麼特別動作),突然狂發催淚彈(狂發的意思是不斷發,數不到發了多少粒)。
  • 在四處都是煙霧彌漫的時候,就不斷夾雜著槍聲(開槍的聲音和發催淚彈的「砰」聲明顯是不同的),其實完全不知道是射向哪邊、對著哪裡射、因為甚麼事情而開槍,都是完全不知道的。

耳內也沒有傳來甚麼警告的語句,也不肯定有沒有舉旗,但只少我看不到。但就不停開槍。

其實也不太知道發生甚麼事,眼前是煙霧彌漫,也被催淚氣體薰得視線模糊,耳內卻不斷傳來槍聲,心裡其實只有「驚恐」和「唔知做乜鳩」兩字,以及十萬個問號。

RTX70GMS
Photo Credit: Edgar S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RTX70HWF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政權竟高調找黑幫支持?

到眼前暴警停下來的時候,打開手機才得知香港今晚的war zone原來不只上環一個。就算不是更痴線,也肯定是同等的痴線。

但心裡的震驚,其實比在上環經歷過的,肯定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政權真的要高調地動員黑社會以暴力治港?」「政權真的要高調地動員黑社會配合警暴人員以暴力治港?」

「官商鄉黑」並不是新聞。

溫故知新

早在2012年2月10日,時為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梁振英在競選期間,被揭發透過一場飯局爭取黑社會支持。

該飯局的出席者除了梁振英競選辦公室成員外,還有著名江湖中人兼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及五個鄉委會主席,包括上水鄉委會主席兼上水區議會當然議員候志強、十八鄉委會主席兼元朗當然區議員梁福元,都是被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稱為「好信得過的元朗六個鄉」的鄉委會頭目。飯局的其他參與者也包括前和勝和坐館郭永鴻(上海仔)黑幫和勝和成員張銓漢(囝囝)等等。這是行政機關首長近年被揭發尋求黑道支持的第一次。史稱「小桃園飯局」。[1]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3年8月到天水圍落區時獲得曾樹和等的地區「猛人」撐場。[2]

2016年橫洲「官商鄉黑」事件東窗事發。橫洲公屋發展計劃原本擬在橫洲棕地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但在2013年7月和9月分別兩次跟「地區人士」、包括元朗江湖中人及元朗政界中堅曾樹和等人兩次「摸底」後,就順應黑道的勒索,把17000個公屋單位的興建計劃大幅減少至4000個單位,只在橫洲綠化帶開刀,不在鄉黑把持的棕地頭上動土。[3]

2014年自十月起,政府就開始調動黑社會進駐旺角街頭,在警方默許的情況下攻擊示威者。[4][5]

在2017年9月27日的「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上,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聯同元朗猛人曾樹和在台中高呼要向示威者「殺無赦」。警方調查七個月後,稱「証據不足」不對曾樹和及何君堯提出檢控。[6]

這只是記憶中所想到的事件,肯定還有很多。「官商鄉黑」並不是新聞,警黑合作也不是新聞。

政權已經連黑社會也得出動

但我沒想過,警黑合作會有天在香港上升至這個程度。

到了今天,我已經不知道政權在想甚麼、在作怎樣的盤算。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所想、所用的賤招,包括容許甚至指示暴警隱去編號胡亂打人,包括動用黑社會製造暴力,包括高官齊龜縮避提問,其實到這個地步,都已經肯定解決不了問題。

是否其實抗爭的力量,已經大得政府不知如何去回應、去輕易透過所謂「派糖」和「對話」所能消解,因此他們不得不見真章:動用政權可以動用到的資源,包括警察和黑社會,去在社會無處不在地散播恐懼,企圖用暴力和恐懼去治港,去所謂解決問題。

支撐著這個政權,不外乎是在制度的暴力(小圈子選舉產生出來的行政機關以及功能組別所壟斷的立法機關,警察作為「合法」持械的武裝部隊、黑社會和解放軍)和制度外的暴力(黑社會、以大量fake news維繫的線上輿論機器以及線下的TVB)。其實你看一看,到今天之前,除黑社會外的每個暴力部件其實都已經是在運作到和發揮極致,沒有甚麼保留的境地。

到今天,連支撐著這個政權最見不得光的部份——黑社會——也毫無保留的出動了。而且是明白張膽、肆無忌憚至此地步。是否代表,支撐這個政權的暴力力量,其實已經被逼至盡頭,因此才不得不動用黑社會以暴力治港呢?

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反送中運動其實逼出極多政權不見得光的部件都四出張牙舞爪,也令極多香港人極其憤怒,到了一個怎溫和的人都無辦法盲目容忍的地步了。

制度必須徹底改革

每一個機器,每一做部件,一環扣一環,一份利益扣著另一份利益。單是警黑暴力這兩部份,在現有制度下根本不可能處理得了。

而不處理警暴人員、黑社會的暴力行為,無論怎樣說也是極不公義,也其實是實質上容讓暴力接管這個城市,統治這個城市的力量,只會剩下黑暗和暴力。

這些暴力是現有制度下的產物,固然不可能透過現在制度去糾正和處理。

「這次如果我們輸了,不是迎接更黑暗的將來,而是集中營。」

進行徹底的制度改革,立即民主化,是這個運動惟一的出路。

不要西環治港,更不要暴力治港。

真心覺得,無穿無爛、番得到屋企,其實是一件好好彩的事。

這是今時今日的香港。

參考資料︰

  1. 鄉紳出示名片 爆羅范講大話 飯局曝光 反面互插(蘋果日報)
  2. 《元朗風雲》曾樹和做「梁粉」彈起 變元朗土皇帝(壹週刊)
  3. 【橫洲黑幕】密件揭梁特親督與高佬和摸底 金毛挺梁即減建屋量(蘋果日報)
  4. 反佔中者打人 警鬆人鏈助逃(蘋果日報)
  5. 縱容暴徒打擊佔中 警黑聯手清場(蘋果日報)
  6. 何君堯「殺無赦」、曾樹和「必須殺」言論  警不檢控:無足夠證據(立場新聞)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