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國恥而不知恥的中共,比簽訂不平等條約的清朝還不如

身在國恥而不知恥的中共,比簽訂不平等條約的清朝還不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民的言論自由不斷收緊,維權人士、宗教人士、少數民族的基本人權受到踐踏,當中國在國際上因為這些問題被他國甚至自己的國民批評的時候,本身就是國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是我的《南京條約》,是我淪陷的開始」、「你是我的洋務運動,轟轟烈烈而又一敗塗地」、「你是我的《九國公約》,以最溫柔的理由做最殘忍的事。」

這幾句充滿文藝氣息的深情表白,乍看之下,頗有聞一多的《七子之歌》遺風,如果用在現代詩裡也稱得上是吸睛佳句。

但是最近有一群中國網友,因為將它用來對自己心儀的明星表白而遭到痛批。大批官媒相繼轉發「國恥家恨勿調侃」的微博貼文表態,展現著中國官方依然牢牢掌握詮釋歷史的主動權,以及占領道德制高點的那股大義凜然。

國恥是昨天用來鎮痛的麻沸散,今天用來動員的興奮劑

中國近代史上,被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打開大門,簽訂不平等條約的歷史,在當時的人看來並不是什麽國恥。

《南京條約》被大清朝廷稱之為《萬年和約》,以為換回了永久的和平,還頗為得意。八國聯軍侵華,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倉皇出逃,美名其曰「西狩」。為了講和,慈禧不惜「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欣」,簽訂了天文數字賠款的《辛丑和約》後,還能浩浩蕩蕩、大擺排場地上演「勝利回鑾」的大戲。

而當時的很多中國人,也不認為大清國和洋人簽訂了不平等條約就是國恥甚至家恨。相反洋人的軍紀嚴明、出手闊綽、信用良好、善待俘虜,讓他們大為感動。(出自《1860 年華北戰役紀要》〔The North China Campaign of 1860〕)。在不少中國人的認知裡,「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裡的「天下」並不是有固定疆域的國家,而是講仁義道德的社會。不能埋怨當年的人不識皇恩浩蕩,因為春風從來不度玉門關,國不知有民,民自然也不知有國。

今天的國恥無疑和愛國教育連繫在一起,每次勿忘國恥似乎都是為了進行政治動員而打的興奮劑。這一針打下去後,過往的屈辱歷史像放電影一樣歷歷在目,心跳會加速,血壓會升高,胸中怒火在燃燒,仇恨如潮水般洶湧。保衛釣魚島的時候來一針,中美貿易戰的時候來一針,這一次不過是打的預防針,看來效果都很好。

AP_55534640011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身在國恥而不知恥,勿忘國恥而不為鑒

一個人如果和外人打架打輸了,會被視為恥辱,而一家人之間打到刀刀見骨,也只能叫家醜,很多時候還不能對外宣揚。南京大屠殺三十多萬人遇難,可以被稱為國恥,而人為原因造成三千多萬人非正常死亡的大饑荒輕描淡寫地一句「失誤」就能帶過。

今天中國再怎麽倒行逆施,對中國人來說都好似家醜,不僅概括承受,還要為其塗脂抹粉。中國人之間為了蠅頭微利、蝸角虛名,可以背信棄義、你死我活。這些光天化日之下的國恥,怎能視而不見?

當年滿清朝廷本可以通過洋務運動、維新變法走向現代化,一雪前恥,但是滿清的貴族們並沒有真心想改革,順應潮流,只想苟且度日。今天的中共同樣陷入了這樣的困境,總是滿腔熱血喊著實現民族的偉大複興,卻只對舊的體制修修補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經濟上,雖然因為一定程度的自由化實現了財富的增長,但是貧富差距、貪汙腐敗等社會問題卻在不斷積累,有朝一日可能「亡黨亡國」。與此同時,政治的改革停滯不前,甚至還在開歷史的倒車。公民的言論自由不斷收緊,維權人士、宗教人士、少數民族的基本人權受到踐踏,當中國在國際上因為這些問題被他國甚至自己的國民批評的時候,本身就是國恥。

魯迅曾經說過:「中國人的不敢正視各方面,用瞞和騙,造出奇妙的逃路來,而自以為正路。在這路上,就證明著國民性的怯弱,懶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滿足,即一天一天的墮落,但卻又覺得日見其光榮。」

今天國恥不能被草民調侃,卻是當權者用來鼓噪大國崛起的興奮劑和藏汙納垢的遮羞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