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明擺著是台灣的敵人,「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當然值得法制化

中共明擺著是台灣的敵人,「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當然值得法制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若有公民或團體協助推動中共設定的統戰方針,可視為意圖消滅國家主權,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的保障形式,而是成為中共對台政策的代理人,而這只需要在政治目的規範,其他商業代理人則不在禁止範圍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討論推動「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相關法制前,可能要正視以下幾個客觀事實,才能說明其正當性、必要性與優先性,也讓民意充分理解國家安全與言論自由兩者之間的平衡關係。

就國家安全的立場思考,主要的威脅來自於中國對台政策的戰略設定與戰術執行,都有了根本性的變化;前者來自於劇烈改變兩岸和平現狀,後者則涉及透過代理人進行各項銳實力攻勢與紅色滲透。在此背景下,台灣的主權地位與民主政治正受到立即明顯的威脅,政府如何建立「防衛性民主」的認知與因應政策為當務之急。

中國明講要加大統戰力度,台灣真的不用反應嗎?

就戰略層面而言,中共十九大後基本上已放棄「寄希望台灣人民」的統戰方針,取而代之的則是各項改變台海現狀的作為,包括以褊狹的「一中原則」政治主張、針對性的法律,意圖將台灣地位「國內化」;解放軍機艦頻繁抵近演訓、持續奪取台灣邦交國,壓迫台灣「去國家化」;此外中國推動單邊措施、同等待遇利誘,將台灣民眾「國民化」。值得關注的是,今年年初習五點所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與「不放棄以武力作為解決台灣問題的手段」的內容,更具有強烈改變台海現狀的動機。

就戰術層面來看,經由銳實力與代理人進行紅色滲透是主要的作為,在各項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媒體的綜合壓力下,台灣的民主政治性質也出現的質變與危機。直言之,這些隱憂來自特定政黨傾中的立場、候選人用民粹與社會對立的方式進行群眾動員、特定媒體進行正製造神與炮製假新聞、紅色社會團體組織在內部進行分化與滲透,這些這種類似「政治宗主/經濟利益」的扈從或代理人模式,已經嚴重影響國家安全與民主政治的運作。

諷刺的是,面對這些威脅台灣民意卻有截然不同的反應,國民黨與保守人士認為民主社會理應保障言論自由,不得以國家安全為由走向「麥卡錫式」的綠色恐怖,或者經由法律規範破壞兩岸交流的常態,這將使兩岸關係陷入緊張與對立的僵局。

九二共識再縮緊 習近平新增國家統一目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宣稱,兩岸雙方在「一中原則」基礎上達成「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共同努力謀求國家統一」的「九二共識」,開啟兩岸協商談判

藍營政客與菁英們顯然「不明白」民主國家對於言論自由所採取的規範。以美國為例,言論自由「並不保障意圖以武力,或非法手段危害公共安全及顛覆政府的言論或對他人施以惡意誹謗」。

換言之,若言論之意圖顛覆政府或惡意他人,若只能「危險發生之後而罰之」,美國政府認為國家主權與自由民主將無以為繼,這也是建立所謂「防衛性民主」的意義所在,因此美國從法理上宣示了民主政治與言論自由都不可能無限上綱且毫無規範。就現實層面而言,民主國家更無法忽視中國銳實力攻勢帶來的威脅,美澳兩國的所制訂的反滲透法、外國人代理法都突顯建立防衛民主的必要。

防範中共代理人的合理界線:政治不行,商業不禁

在國家安全與防衛性民主的考量下,民進黨政府除了進行國安五法的修法內容外,更積極推動「禁止中共政治代理人」相關法制修訂。關鍵在於,國家安全與言論自由的平衡如何取捨,顯然可將「習五點」所提出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與「政協化協商」作為基本的界線。

換言之,台灣若有公民或團體組織協助推動此一統戰方針,可視為意圖消滅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同時也弱化台灣民主政治的基礎,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的保障形式,而是成為中共對台政策的代理人;更細緻的定義為「禁止國人遂行政治目的,亦即消滅主權地位、自由民主憲政秩序的代理人,其他商業等代理人不在禁止範圍內」。

學者:台灣統獨分歧重 因應中國因素較辛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簡言之,商業代理關係或是學術上的委託關係並不在規範之列,這意味經貿往來、研究一國兩制或是高掛五星旗仍屬言論自由之保障內容,然而先前統促黨舉辦的政治活動以「紀念中華民國、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訴求,則是禁止內容;彰化縣先前拆除的碧雲禪寺,彼時因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主義民族思想愛國基地」,被視為破壞自由民主憲政秩序,違反善良文化宗教習俗,則是另一個規範方向。

蔡英文總統提出的「三道防護網」的政策宣示,構成了當下立法院修改國安五法與未來推動禁止中共政治代理法的前提,差異在於前者偏向「事後的補救」,後者則是「事前預警規範」,相互搭配補充才能具體維護國家安全同時落實防衛性民主的內涵。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