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顛倒的民國》:「新中國」和「中華民族」——梁啟超悔之莫及的發明

余杰《顛倒的民國》:「新中國」和「中華民族」——梁啟超悔之莫及的發明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梁啟超未曾想到的是,他發明的「新中國」和「中華民族」這兩個新名詞和新觀念,如脫軌的列車奪命狂奔,完全不受控制。此「智慧財產權」相繼被他所痛恨的國民黨和共產黨竊取,成為兩黨建立威權和極權統治的墊腳石。

梁氏盼望打造一個沒有帝制的帝國、仁慈的帝國、沒有王而只有「王道」的「天下」,但不幸的是,一旦魔鬼從潘多拉的盒子裡面跑出來,便再也沒有人能將它重新關進去了

1926年,黨軍北伐,勢如破竹。更可怕的是,梁啟超所有風華正茂、求知若渴的孩子,都被如魔笛般的、國共兩黨從蘇俄那裡學來的左派意識形態深深吸引、如痴如醉。梁啟超早已喪失了引導輿論走向的能力,如今連自己的孩子都很難勸服。他寫了數十封長長的家書給孩子們,勸孩子們懸崖勒馬;孩子們卻沉溺於熱愛「新中國」和熱愛「中華民族」的激情之中,如同不久之後對希特勒行舉手禮的那些「希特勒的孩子」,興高采烈的奔向萬丈深淵。

梁啟超發現,中國的歷史已掌握在蘇俄手中,「共產黨受第三國際訓練,組織力太強了,現在真是無敵於天下」。共產黨的做法是:「握權者都是向來最凶惡陰險齷齪的分子,質言之,強盜、小偷、土棍、流氓之類,個個得意,善良之人都變了刀俎上肉。」

1926年1月2日,梁啟超在給孩子的家書中說:「尤其可怕者是利用工人鼓動工潮,現在漢口、九江大大小小鋪子十有九不能開張,車伕要和主人同桌吃飯,結果鬧到中產階級不能自存(我想他們到了北京時,我除了為了黨派觀念所逼不能不亡命外,大約還可以勉強住下去,因為我們家裡的工人老郭、老吳、唐五三位,大約還不至於和我們搗亂。你二叔那邊只怕非二叔親自買菜,二嬸親自煮飯不可了),而正當的工人也全部失業。」

3月29日,他在另一封信中寫道:「他們最糟的是鼓動工潮,將社會上最壞的地流氓一翻,翻過來做政治上的支配者,安分守己的工人們的飯碗都被那些不做工的流氓打爛了。

商業更不用說,現在漢口、武昌的商店,幾乎全部倒閉。」共產黨的邪惡超過梁啟超的預估,如果他活到共產黨統治的時代,即便是老實的「老郭、老吳、唐五」們,也會被共產黨發動起來,對他恩將仇報、落井下石。

梁啟超對黨軍北伐持全然否定態度,他已發現國民黨成了共產黨的附庸,共產黨成了國民黨的靈魂

民國十二、三年間,國民黨已經到日落西山的境遇,孫文東和這個軍閥勾結,西和那個軍閥勾結——如段祺瑞、張作霖等——依然是不能發展。適值俄人在波蘭、土耳其連次失敗,決定「西守東進」方針,傾全力以謀中國,看著這垂死的國民黨,大可利用,於是拿80萬塊錢和一大票軍火做釣餌。那不擇手段的孫文,日暮途遠(窮),倒行逆施,竟甘心引狼入室。孫文晚年已整個做了蘇俄傀儡,沒有絲毫自由……自黃埔軍官成立以來,只有共產黨的活動,哪裡有國民黨的活動?即專以這回北伐而論,從廣東出發到上海占領,哪一役不是靠俄人指揮而成功者?黨中口號皆由第三國際指定,什麼打倒帝國主義,打倒資本階級等等,哪一句不是由莫斯科的喊筒吹出來?除了這些之外,國民黨還有什麼目標來指導民眾?所以從國民黨中把共黨剔去,國民黨簡直是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了。

此時,梁啟超對「新中國」的未來趨於悲觀,再無世紀之初的樂觀想像。他認為,「最後的勝利,只怕還是共黨」,而當共產黨掌權時,「中國全部土地變成沙漠,全部人民變成餓殍罷了」。

1929年1月19日,梁啟超病逝,其長期論敵章太炎寫了〈輓梁任公聯〉:

進退上下,式躍在淵,以師長責言,匡復深心姑屈己;
恢詭譎怪,道通為一,逮梟雄僭制,共和再造賴斯人。

上聯中的「式躍在淵」,即「魚躍於淵」,語出《詩經.大雅.旱麓》:「鳶飛戾天,魚躍於淵。」此句是說梁啟超在政治舞台上,或進或退、或上或下,像魚在水裡跳躍那樣隨便。「師長責言」,指康、梁恩怨事。張勳復辟事件中,康擁護復辟,梁反對復辟。康有為致書梁啟超,對梁氏民國以來的政治表現大加抨擊,梁氏念師教之恩,以「屈己」的態度一言未發、不作反駁。

下聯則是說梁啟超的言論和觀點反覆無常,如梁自己所言「以今日之我反對昨日自我」,大概也包括梁氏發明的「新中國」和「中華民族」的概念。梁氏在天津與蔡鍔共謀反袁舉義時,曾相約說:「今茲之役若敗,則吾儕死之,絕不亡命;幸而勝,則吾儕退隱,絕不立朝。」此雖為書生議論,但梁氏支持蔡鍔起義和段祺瑞馬廠發兵,確實瓦解了張勳復辟,再造共和。

章太炎對梁啟超有褒有貶,他看到了左派思潮的崛起與梁啟超鼓吹之間的關係。不過,章氏早年身為革命派喉舌,比作為改良派的梁氏更加激進,其晚年由左而右的轉折幅度也比梁氏更大。

梁啟超晚年可謂痛定思痛,但當他醒悟過來之時,中國全面左轉的趨勢已無法扭轉。如他所擔憂的那樣,標榜「帶領全國人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共產黨,一旦打下天下,立即「殺人如草不聞聲」。

梁啟超的家人與後代自不例外:梁啟超二夫人王桂荃在文革中受迫害,1968年在一間陰暗的小屋中病故;梁啟超最常給其寫信討論共產黨的長女梁思順,1966年文革爆發時受迫害自殺;長子梁思成為中共設計人民英雄紀念碑,還擔任全國人大常委,仍然在1972年被迫害致死;圖書館學家梁思莊文革中被揪鬥,僥倖苟活,卻已如行屍走肉;追隨共產黨、參加新四軍的梁思寧,早在1948年就被開除黨籍,原因只是他是梁啟超的兒子……對此,梁思成的兒子梁從誡對表妹、梁思莊的女兒吳荔明總結說:「梁氏家族全軍覆沒。」

相關書摘 ►余杰《顛倒的民國》:左宗棠是民族英雄,還是種族屠殺的侵略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顛倒的民國:臺灣和中國都不提起的近現代史》,大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余杰

  • 「中華民國」是誰起的名字?「中華民族」是誰後悔莫及的發明?
  • 蔣介石誓師北伐,但最大功勞得給俄國將軍加倫。
  • 陳炯明並沒有叛變,他只是反對孫文破壞《約法》自立為非常大總統。
  • 課本說袁世凱是竊國大盜、民國罪人。看過他背黑鍋的證據你會想:他才算國父。

你在兩黨的官方歷史文件裡,都不會看到這樣的記載。
因為,歷史的書寫者常為權力服務,
成王敗寇。敗的一方,就成了亂臣賊子。

本書作者余杰是北京大學碩士,被譽為兩岸三地「最敢說真話的」的作家,
2004年他和劉曉波等人共同起草中國年度人權報告,遭到非法軟禁數月;
2012年他攜妻兒出走美國,目前定居華盛頓。

這幾年來,他有如魯迅和柏楊般的批判性文字和思想,深深影響了年輕人。
著作已有六十餘本,共1,500萬字。

余杰認為,凡是人云亦云的地方,一定要多打個問號。
你渴望自由,還是擁護獨裁?端看你閱讀和接受哪一種歷史(包括歷史教科書)。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