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友善新視界》:「時間銀行」助人助己,高齡交換服務制度在台灣可行嗎?

《高齡友善新視界》:「時間銀行」助人助己,高齡交換服務制度在台灣可行嗎?
(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統計,近年志工人數並不如預期中隨著熟齡人口增加呈現對等的成長。如何創造「初老」服務社會,且是投入到最適合、最需要的地方,正是各國在努力思考,並尋求可行解決方案的重點。

文:周傳久

高齡交換服務制度在台灣可行嗎?

因應高齡社會,除了政府挹注預算推動長照,還有哪些可行配套措施?為鼓勵甫退休銀髮族創造有效生產力,服務更高齡失能長者,藉由「時間銀行」存時數,以期約回饋,助人助己的模式漸成國際趨勢。瑞士「初老」陪伴服務行之有年,創造高齡服務資源頗見成效,台灣如何師法,轉化符合在地國情的「高齡交換服務」?值得省思!

鑑於高齡人口不斷增加、醫療負擔沉重、照顧人力短缺、社會人情逐漸淡薄等諸多因素衝擊下,年長者生活品質如果不好,連帶將會影響下兩代,甚至更多世代生存資源。同時,新一代長者遠比他們的前代富有、健康,尤其是剛退休到七十五歲的這個年齡層長輩,多數擁有比年輕人豐富的社會經驗,而且還相當健康、活躍。為此,各國政府都在想辦法因應挑戰。

雖然當志工是許多退休人士選擇的社會服務,但據統計,近年志工人數並不如預期中隨著熟齡人口增加呈現對等的成長。如何創造「初老」服務社會,且是投入到最適合、最需要的地方,正是各國在努力思考,並尋求可行解決方案的重點。

「初老」服務貢獻生產力
「時間銀行」記點數存老本

綜合上述處境,面對高齡社會可能產生的狀況,除了利用科技降低倚賴人力,強化、延長獨立自主時間外,如何善用延長的退休後時間,並轉換成有效的生產力將愈顯重要。那麼鼓勵高齡健康者更積極服務弱勢者,並記錄其服務時數,在未來當他們有需求時,可以申請回饋一樣的時數,由後輩來提供服務,這或許是在高齡社會中「助人即助己」的好方法。

目前多數人對志工的認知,是不求取回報的服務,但衡量社會現實,不求回報的服務愈來愈不可測。於是有了執行服務後給予回報來鼓勵服務的想法,進而形成了「預約回饋」制度。其實,這個構想並不新鮮,過去二十年來,包括美國、日本、台灣、瑞士等國家都有相關機制在運作,還有很多國家也想做,但因國情、決策不同,有不同做法,也有不同結果。若問哪一種模式最合適,其實沒有,因為大家都還是在一步步摸索適合在地執行的模式。

「期約回饋」可行嗎?
需先釐清計畫本質

近來在台灣,許多人從社群媒體得到轉傳訊息,介紹瑞士聖加侖的人力時間交換服務,似乎成為大家羨慕的夢想。新北市政府也表示,這種服務他們早在二○一四年已經實施。觀察各國,相似服務執行內容不盡相同。最好的方法還是親自了解,以便截長補短。走訪瑞士聖加侖,透過與實際執行者的長談,及相關領域的人士訪談,進行現場第一線的觀察,深入了解聖加侖時間銀行的運作模式,是否可以讓台灣相關單位引為借鏡。

瑞士「時間銀行」概念於二○○七年由聯邦議員提出,政府在二○○八年投入研究。聖加侖也在二○一一年開始關注,為求永續經營,先由政府進行專案研究,釐清計畫本質。

聖加侖古時曾是瑞士大城,也是宗教改革先驅,目前教堂裡仍留有古老壁畫,紀念最早募資設立醫院者,及聖經所說看顧弱者的巨型雕塑等。還有現在早已成為舊城觀光特色的建築物突出窗櫺,除炫富外,當初設計可是為了觀察街頭有無貧困者需要救助而來的,這也形成聖加侖濟貧的傳統。旅遊局導覽主管珍妮便說:「其實在當地德文的『神聖』,本身就有憐憫救贖的意思。」

讓「初老」服務失能長者
休閒陪伴 非居家護理

數百年來傳承的文化造就人與人互助風氣,但另一方面,現代過度物質化後卻也漸流於人情淡薄。瑞士所得高,但因社會福利制度與北歐不同,退休者的經濟狀況與在職者有可觀落差,且年長者服務和失能服務費用都很高,故老後生活壓力不低。

綜合當地處境和未來趨勢,聖加侖的人力時間交換服務計畫主要訴求,包括:延長長者在家生活時間,不要讓他們太早進入機構;增加長者自我決定每日生活的機會,而非如機構配合照顧者;增加參與社會活動的動機來保持健康;減緩家庭照顧者壓力使其喘息;展現新一代健康初老者的貢獻能量,並試圖創造非現金式的年金制度。

計畫提交地方議會後通過此制度,接下來所有的細部決策都以對應上述本質為共識。例如服務者徵募不會開放給三十歲左右的人士,因為這計畫的本質是激勵初老,服務對象以八十歲以上為主。在此同時,也逐年預備營運基金,以預備萬一這項計畫執行不下去,也有足以承諾回饋已服務者的預算。

有了法源與預算後,便由當地具有社會服務經驗的多個教會,和民間慈善組織與政府各派代表共組諮詢委員會,以諮詢但不干預的方式,支持為此計畫成立的新專責組織負責執行。熟悉這計畫且經常與政府打交道、同時太太也是護理師的舒茲餐廳老闆認為,這種決策機制很好,因為全由政府執行可能因層層官僚影響效率,由有服務經驗的民間單位物色適合的執行者,來推廣接洽媒合,沒有了層層上報浪費時間,也避免打消服務熱誠。

但是,服務者該如何定名?是志工嗎?一般來說,志工是指志願服務,但這個服務如同期約回饋,因此瑞士不稱呼志工人力銀行,而是「個人老年時間儲存制度」。

負責這個新服務組織整體行銷計畫執行,又需要怎麼樣背景的人才呢?他們並未將這個專才限定在社工學經歷,更不要求護理學經歷背景,而是有服務經驗且擅長文宣行銷者,因為這不是醫療服務。

最後他們找到了克勞迪來負責整個計畫執行,同時建立了有意投入者聯繫機制。

客源初期是透過諮詢委員會的各組織提供首波名單,有意投入者可前來辦公室面談,若合適,便會進一步陪同服務者到被服務者家進行三方會談,主要確定服務項目,建立雙方共識和服務時數。會談結束後,媒合者會分別向雙方致電,以避開當面的尷尬,私下徵詢確認意願後,便可以開始派出服務。

為確保品質穩定,多由同一位服務者持續服務同一位客戶。由於瑞士鄉村仍保有互助民風,而且幅員廣,因此,目前這項累積服務時數的制度聚焦在都市推廣,希望讓人際日漸冷漠的都會區能因這互助制度拉近人的距離。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