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原居民」是真的原居民嗎?

香港的「原居民」是真的原居民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界的原居民,其實只是圈地競賽和宗族建構的贏家。他們之勝利,只在官紳鄉黑四個字:取得官蔭、擺出儒紳之姿態、建立壟斷鄉郊的宗族、再抹黑落敗者為野蠻民族。

文: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本土觀點的香港源流史》作者)

誰是香港的原住民?香港新界的原居民,一直都自詡為正宗的香港人,並自豪地宣稱其祖先在香港開埠前,就已在這片土地上開枝散葉。他們無視都市規劃的必要,堅持自己有權任意使用其土地:縦使任何一個現代國家都會以公權力規劃私有用地的用途,原居民卻堅稱任何符合現代邏輯的限制,都源於英國人對其傳統權益的侵害。對於近年的本土思潮,他們更是嗤之以鼻。時事評論員李芄紫曾為原居民護航,認為大部份香港人的祖先是在開埠後才移民香港,只能算是「次生港人」,根本沒有資格對「正宗港人」指指點點。

然而因爲新界原居民的祖先比英國人更早來到香港,就把他們當成是賽德克族(編按:臺灣原住民的部族之一)那樣備受壓迫的原住民,這種論調只是張冠李戴地片面詮釋歷史。我們不能夠假定英國實施殖民統治之前,其社會制度就必然合理。英國殖民前後的體制,並不一定都合符公義,反倒更有可能是其他人的殖民主義而已。

包括香港在內的嶺南地區,並非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份。起先在這片土地上居住的族群,講的是各種侗台語系的語言,在血緣文化上都與東南亞比較接近。即使後來漢武帝吞滅南越國,東亞大陸帝國對嶺南的控制並不穏固。曾華滿博士於〈唐代嶺南發展的核心性〉一文指出,在公元十世紀前帝國在嶺南能實際操控的領域,就只有廣州城以及交通要道上的少數據點。其他實際上都是由原住民部落自治的獨立王國,縱然唐帝國曾嘗試把地方官職從世襲改為由中央任命,但實際上任職掌權的都是來自原住民精英階層。

那麼,為甚麼新界的原居民,郤都是依照儒家禮教組織的中華式家族呢?按照原居民族譜的說法,他們的祖先都是南遷嶺南避禍的漢人。但歷史學家分析比較過這些族譜,多認為當中的族源傳說矛盾百出,顯然是後世加工的產物。嶺南的所謂漢人,大部份都是漢化的原住民。但為甚麼他們偏偏不肯保留自有身份,要把自己改頭換面呢?

其中一個原因,是宋帝國在靖康之變後只剩下半璧江山,不能像前朝那樣把嶺南視為無關痛癢的邊陲。地方官員開始着力修築河堤,把河岸的沼澤化為良田,與此同時則加強對原住民的教化。但原住民之所以願意放棄自身的語言、文化和風俗,並轉型為漢化的編戶齊民,歸根究底還是利益使然。東亞大陸於宋帝國年間從莊園經濟轉型為貨幣經濟,各地對生絲、蔗糖等經濟作物需求大增。而嶺南住民只要以原有水利建設為基礎,在珠江口的淺海修築堤圍,就能以河砂填出能種植經濟作物農地。然而原住民若要成為地主,卻必須先漢化並登記戶籍。最終他們在身份與財富之間選擇了後者。

那麽,我們可以說新界原住民,其實就是漢化的香港原住民嗎?這種說法忽略了原住民的漢化,其實伴隨着激烈的圈地競賽。填海造陸利錢豐厚,但修築堤圍卻需要投資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新填地往往要等好幾十年,才能脫鹽化為良田。參與圈地競賽的家族不單要有一定的經濟資源,還必須阻止其他家族奪取其土地:為爭奪土地而爆發分類械鬥,乃是司空見慣的事。而透過科舉考試取得官蔭,藉帝國體制的力量打壓對手,則是提升家族實力的最佳方法。

在嘉靖年間,皇帝與群臣就生父朱祐杬的稱號爭論不休,史稱大禮議。期間只有五位大臣能揣摩上意,力排眾議地為嘉靖帝解圍,當中包括來自嶺南的湛若水、方獻夫和霍韜。三人事後得到皇帝的恩庇,在家鄉推動正統禮儀的運動,以打擊淫祀之名關閉民間信仰以至佛教的廟宇。與此同時,他們亦不忘假公濟私,將自廟宇沒收的田產撥歸自己的家族。

嶺南的圈地競賽,自此進入另一個層次。各族文人紛紛以想像力杜撰族譜,按照中華的權力邏輯為自己的祖先創造顯赫的家世,謊稱自己的祖先是首先開發土地的南遷漢人。他們為取得官蔭,則將鄰近的大族列為同宗:被攀附的家族也樂在其中,畢竟他們成為宗族中最大的支族,就能比以往調動更多的資源。新興宗族按《朱子家禮》的規定,興建祠堂、定期祭祀,透過敬拜建構出來的祖先凝聚族群,並按禮法規定分配和管理田產。但宗族建構的競爭最終卻只能是零和遊戲,勝出的大族能壟斷一切的土地,落敗的小族則要逃往更偏遠的海域開疆闢土。至於更為弱勢的,就只得逃到山野、或是舟居水上。他們分別被大宗族的贏家眨稱為「瑤」和「蜑」,將之當作野蠻民族的看待。

新界的原居民,其實只是圈地競賽和宗族建構的贏家。他們之勝利,只在「官紳鄉黑」四個字:取得官蔭、擺出儒紳之姿態、建立壟斷鄉郊的宗族、再抹黑落敗者為野蠻民族。他們其實在善用帝國的符號,藉著向帝國表忠為家族謀利益,並以道統之名打擊弱勢族群。就如長期研究嶺南宗族的蕭鳳霞和劉志偉於〈宗族、市場、盜寇與蛋民〉一文指出:

大多數宗族關於祖先定居歷史的記憶和敘述是令人存疑的⋯⋯這些宗族的部分成員,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操控著他們認作國家權力的象徵,加上他們自己的創造,建立起自己在帝國秩序中的「合法」身份;通過貼上了「漢人」的標記,他們與當地其他原居民劃清界線。

在開埠之前,新界大族曾據有香港大部份的土地,但各海灣卻往滿無法置產的海洋族群。這些海洋族群才是香港真正的原住民,只是他們被中華世界的主流排擠,淪為自己家鄉中的異鄉人。由是觀之,新界原居民非但不是香港的原住民,反倒是侵吞弱勢原住民財產的土豪劣紳。

直到香港開埠,被宗族欺壓的原住民才有機會擺脫昔日的賤民身份。部份海上族群因曾協助過英國人,獲政府贈地發展,最終從賤民搖身一變成有名望的紳商。雖然香港只是殖民地,卻也同時阻隔來自中國的種種壓迫:英國人的勢力,使香港成為能讓嶺南民眾擺脫中國宰制的無緣所。對尋覓得自由、幸福和尊嚴的民眾來說,香港就是讓他們脫離強權滋擾的家邦。香港這三十里華麗江山若住有祖靈,祂定會宣告:香港本非中國,凡是因中華帝國體系受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他們得安息,且必承受地土。祂只可能如是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