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對邊,才有機會Make Taiwan Great Again

站對邊,才有機會Make Taiwan Great Again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身為中共威脅前緣的台灣,接收難民的這扇大門不能輕易開啟,能做的是依照個案嚴格審查打開小門,而更有能力協助香港原住民的國家是英國。我們雖然很同情香港,但大門一開,絕對會流入許多中國特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白奇(水鏡政經學院

台灣要先鞏固自己才有機會拯救他人

這篇文章將談到台灣長期受中共資訊影響的現實,也會提到香港問題成為中共內部鬥爭的手段。最重要的是,以台灣長期發展而言,台灣在1970年代到1990年代的台灣錢淹腳目,並非領導者天縱英明,更不是那一代的人智商遠比現在高,其實一部分是因為站在美國陣營,取得代工紅利的結果。

此刻,台灣沒有站錯邊的本錢,當香港真的被鎮壓,台灣也無力胃納數以萬計的香港難民,若貿然通過難民法,甚至上綱到全中國,台灣將很難避免中共的滲透。提供個案申請、有效地幫助有需要的香港朋友移居到英國才是台灣該做之事。

引導式民調與資訊戰

前幾天筆者接到媒體民調電話,對方舉了許多眾人厭惡的事項:殺警治安敗壞、蚊子館林立、昂貴的房價、物價與低薪、環境髒亂、道路永遠施工不平等,精心設計的題目從居住議題慢慢引導到政府的內政,最後蹦出了蔡、韓、柯與蔡、韓對決。

先刻意傳遞不利政府的資訊,再收集民意,這是民調的引導。然而,這就是十多年來的狀況。中共製造、利用台灣社會的不完善,散布假資訊並擴大糾紛,引發社會的衝突與對立,造成台灣的持續內耗、不穩,這是新時代的資訊戰爭,台灣其實一直處於戰爭狀況。幸運的是,美國目前已經介入,協助台灣對抗中國的資訊戰。

RTX17E0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家安全取決於國家價值

國際社會有一個十分現實的事實,雪中送炭很少見,錦上添花則是常態。台灣的傳媒、政客、企業等,有許多人不斷協助中國讓台灣混亂,無法持續進步,我相信這些人當中有綠卡或其他海外居留權的佔少數,那些無法逃難海外的人,真的認為台灣被中國入侵後能逃過一劫?當我們依靠的國家離開,你我成了國際難民,除非還有被利用的價值,否則別奢望國際上會有人伸出手救援。

出了社會的大家都明白人最怕什麼,不是意外也非病痛,而是沒有利用價值,沒有價值連工作都找不到,賴在家裡也只是依靠親情的羈絆價值,故人最怕沒有價值,國家最擔心不能當棋子。價值的高低決定一個自然人、法人乃至國家的開拓性。

香港問題成為美國的金融武器

我們談回香港近況。包圍中聯辦之舉恐怕斷了回頭路,而中共洋務派要做的是製造流血衝突,並持續在中國各地散布消息,促使習派紅區黨進行鎮壓,因此本院持續提醒各位遠離香港。元朗的白衣人事件也讓紅區黨在傳媒上定調,為日後解放軍入港鋪路,鎮壓時間點可能會在北戴河會議前後,也就是金融市場的年度大回檔將遞延至9月。

香港是英、美、中共洋務派合作示範區。香港的送中問題,對美國而言是一魚三吃,紅燒中國,清燉台灣親中派,魚湯扶植英國,讓南歐或其他不願交出財政權的歐盟國對脫歐充滿期待,打擊歐元挑戰美元地位的潛力。

從反送中談台灣經濟

前陣子香港元朗的白衣人無差別攻擊,或許會敲醒老輩的台灣人數十年前的恐佈記憶,但不一定能讓他們做出有利台灣的選擇,許多老輩台人已習慣在默不出聲下搭乘經濟紅利獲利。

是的,現實總是殘酷且骨感,各位看到當今社會上白手起家的企業家,大多是靠當年美國給於台灣的經濟紅利而發家,部分則是靠裙帶關係、特許權而致富,而將亂葬崗變更為建地致富的「古墓派」,更是全球公職牟利的典範。

當下與其說是海洋與陸地對立,不如說是不同價值觀陣營的對抗,台灣當年依靠國際民主陣營而致富,接下來應該選擇民主陣營或獨裁陣營呢?想想台灣產品的終端出口在哪方,思考台灣的技術、支援是來自哪方。

民主陣營領頭羊對中國友善時,我們的確可以搖擺、騎牆獲取利益,畢竟半導體銷往中國的利益十分龐大,但在主要客戶擺明車馬對付中國時,身為廠商的台灣不站在大客戶一方,反而站在下游包商陣營跟大客戶對幹,不顧大客戶的訂單和經濟紅利,這不是腦袋出問題,那什麼才叫腦袋出問題呢?

Huawei 華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另外,近期德意志銀行的衍生金融商品問題,將迫使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威爾採取預防性降息。可預見的未來,川普將推出更加強硬的經貿政策,台灣雖然遇到這個尷尬的時刻,但中國棒打台灣的當下,美國只會餵台灣更多的糖吃,台灣若通過明年初的測驗,TIFA、FTA將不太會有變數。明年的選擇,決定我們能否再得到類似1980年代前後的美國紅利。

友愛香港是人道,但還是要考量現實

雖然筆者常開玩笑說歡迎原生香港單身正妹來台,但身為中共威脅前緣的台灣,這扇大門不能輕易開啟,能做的是依照個案嚴格審查打開小門,而更有能力協助香港原住民的國家就是英國。我們雖然很同情香港,但大門一開,絕對會流入許多中國特務。中國政府總是想辦法讓歷年來接收過中國難民的國家變為中國的一部分,再用華人勢力逼政。

合理推估,過段時間會有政客提出難民法,也許有人認為難民法只針對香港,但是,到時候也許會上綱到全中國。難民法爭論將造成台灣不小動盪,注重人權的朋友也許會上街遊行,但這麼做於事無補,不如想辦法協助港人辦理英國居住權還比較實際。蔡政府可以起草難民法,但要備而不用。此外,台灣還需要先清除內部搞破壞的第五縱隊(中共同路人)。

台灣的關鍵位置

台灣身處第一島鏈的重要戰略位置,台灣科技業也在全球供應鏈的關鍵佔有一席之地,這些都讓台灣成為美日不可失的夥伴。過往,美國扶植台灣等亞洲四小龍,在各國人工成本上漲後,把供應鏈拉到中國。這是過去20年台灣景氣下滑、中國景氣攀升的真相。

未來,即便美國不能全部拔除中國的供應鏈,但部分產線、重要科技出走中國絕對勢在必然,台灣此刻保護好自己,站對邊才有機會Make Taiwan Great Again。

延伸閱讀

本文經水鏡政經學院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