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竟支持元朗白衫暴徒襲擊市民,他們腦中在想甚麼?

有人竟支持元朗白衫暴徒襲擊市民,他們腦中在想甚麼?
Photo Credit: 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仍然有很多人支持白衫暴徒和警察,他們腦中在想甚麼呢?我們可以怎樣回應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7月21號晚上,元朗地區黑勢力召集,以武器襲擊他們認為是參加過示威的人;及後殺紅了眼,甚至衝進西鐵月台及車廂,不分男女老幼作無差別毆打,連孕婦也不放過。當晚市民電話報警救助,無人接聽;當區警署落閘拒絕報案。後來警察到場,與白衣一黨言談甚歡,及後宣佈「無發現有人持械」。同一時段,警察在上環與示威者對峙,衝擊示威者,並發放摧淚彈及橡膠子彈。有人在背對警察離去途中,頭部中彈倒地。不少市民質疑警隊和黑幫合作,縱容暴徒攻擊無辜市民。

但仍然有很多人支持白衫暴徒和警察,他們腦中在想甚麼呢?我們可以怎樣回應呢?

67294267_2618176201548630_68733067730511
Photo Credit: Christopher Che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有人反駁:「 你們投訴甚麼?警察對示威者執行任務,你們批評;現在警察不執行任務,你們又批評,真令人無所適從!究竟你們要甚麼? 你們要自由就給你們自由呀!你看現在多自由?!」

回應:這一晚,警察在上環給予了甚麼自由?數十發橡膠子彈和催淚彈就是自由?

警察只是給予聲稱「撐警」的流氓免於遵守法律的自由,以及自己違反法律和警例的自由(濫用私刑、不出示委任證)!

「你們要自由」這一句中的「你們」是誰?「你們」只限於支持政權及警隊的人而已!你口中的「你們」不是我們!

無所適從?很簡單,香港人遵從香港法侓,警察更須遵守警例。當有人犯法,警察便依法辦事。但警察自己並不可以不守法。執法人員犯法,是罪加一等的。若為了「執行職務」而違反法例,是本末倒置、不能接受的藉口!不然,你把香港法律和警察通例當成甚麼了?要警察守法依例辦事,例如便衣警員執行職務時出示委任證,並要依指引使用武力(例如不能用胡椒噴直射雙眼),依法不可濫用私刑。要求警察依規距工作,竟然會說是「無所適從」?這豈不是顛倒黑白?法規就是為了讓人們有所依循;如果警察依照法律和警例,又怎會無所適從?就是不守法規去辦事才會無所適從!

市民批評警察,是批他們並無依照法律及警例行事,罵他們警察濫用暴力、行使私刑、指摘警察「辦事」和黑幫「辦事」同樣違規違法!難道支持政權、號稱「愛國」而「辦事」是高於香港法律的?

1_lkrGbG_NNYv714dkp8nv9A
圖片由作者提供/網上圖片
有人說:「那些穿白衫的是元朗居民,他們這樣做只是保衛家園。因為有示威者要進入元朗搗亂。他們是先撩者賤。」

反駁:7月21日沒有人計劃進入元朗示威,那是謠傳。有些元朗居民可能參加完下午在港島區的遊行後回家。後來白衫暴徒殺得性起,衝進西鐵站月台和車廂對乘客進行無差別的毆打,不分男女老幼,連孕婦也不放過。根據學者沈旭暉的判斷,這是恐怖襲擊

「先撩者賤」之說更站不住腳。很多下班回家的元朗居民和乘搭西鐵經過元朗的普通市民,同樣受到襲擊。難道不是黑勢力之一的元朗居民有原罪?

最大的問題是,有人犯法,只有法定的執法者有權動武維持治安。元朗這一晚警察失蹤、拒絕報案,容讓地方黑幫勢力以「保衛地盤」為名襲擊市民,豈不是警隊帶頭和黑幫踐踏香港的法治嗎?!元朗是從香港獨立、不受香港法律管轄了嗎?

對這樣的暴行還表示支持的人,根本沒有資格指責示威者「損害法治」甚麼的;因為若你是真的相信法治,須站在所有損害法治的人的對立面。否則,你們眼中其實是政治立場高於法治,那麼便不要再以「損害法治」和「違法就是不對」為藉口批評抗爭者了。

0_6Y729L1Tpia__7Jv
圖片由作者提供/網上圖片
元朗恐襲中受傷的長者
有人質問:「你們對警察不公道!示威者也不守規矩,為何警察便要依足法規行事?示威者戴面罩隱藏身分,為何警察便不能隱藏身分?為何必須出示委任證和展示警員編號?」

回應:從警員的角度,示威者戴面罩隱藏身分,是因為他們要做一些犯法行為,逃避追究,並不光明正大。正正按此邏輯,警員執法,光明正大,更應出示委任證和警員編號。同一句質問:「行得正企得正驚咩?」可以問示威者,更可以問警察。隱藏身分,不依例出示委任證及編號,更顯得警察心虛。

當警察以要求和他們眼中的犯罪者「平等」對待時,其實正在踐踏自己的執法者身分。警員是有特權的執法者,比平民百姓有更高的守法要求。若「罪犯不守法規,警察也不用守法規」,那社會就沒有執法者,只有罪犯了。

罪犯的邏輯是:「你不守法,我也不守法,這才公平。」

執法者的邏輯應該是:「無論如何我必嚴守法規,並確保其他人遵守法規。」

這樣的執法者自然會得到社會尊敬。

有賊盜竊犯法,警察依法捉賊,其實法治沒有被破壞,反而是被捍衛了。

不過,若果警察做事,竟依據政治立場而非法律而行:當立場一樣的人犯法,便視而不見;立場相反的,便予以最大打擊,甚至作出濫用私刑等犯法行為。這才是破壞法治。

我支持香港警察恪守政治中立原則,完全依照法律及警例執行職務。就過去一個多月的示威及衝突事件中,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還警察一個清白。

RTX70IPX
圖片來源:Tyrone Siu/Reuters/達志影像
警察到場後表示不見有人持攻擊性武器。
有人反駁:「說到底,你有既定立場!你根本就不是中立持平!」

回應:世上沒有真正中立的人,只有無知和冷漠的人。

每一個人對一件事有所判斷,那就是一個立場。但立場背後都應有事實證據和邏輯理性去支持。

但我們還要小心:你先有立場,然後找有利證據支持,這是有問題的,可能會犯上一種叫「確認偏差」(confirmation bias)的邏輯謬誤,片面取證,忽略了那些可以否證你既定立場的反面證據。

當然人性軟弱之處,就是傾向相信自己想相信的,然後按此篩選資訊。坦白說,每一單新聞都看多個電視台、讀多份報紙,一天四十八小時也不夠用。那麼我們便要更小心,不要太快下結論。其實social media技術先進,要訂閱立場不同的傳媒,自行參考判斷,並不那麼難,就看你有沒有心。

我們應考慮支持反面立場的證據,檢驗它們的準確性,自看自己的既定立場有否需要修正的地方。

這是避免自己被片面資訊「洗腦」,然後往一個錯誤的方向越鑽越深的方法。


本文獲授權轉載,內容稍作修改,原文見作者Medium

支持作者,請予作者LikeCoin,化讚為賞回饋創作!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黎家樂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