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專家看台灣稅務案:太多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

外國專家看台灣稅務案:太多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稅務機關享有過大行政裁量權,司法救濟制度卻未能發揮制衡功能,例如被批評最甚的「查稅獎金」,執政黨的立委卻說那「不是沒有法源依據,只是沒有法律授權」。

文:何允

小英總統的司改,是全民期待的司改嗎?財政部的稅改,是全民關心的稅改嗎?

2020年大選在即,候選人會端出什麼牛肉來?筆者今年五月到雪梨參加世界納稅人協會(簡稱WTA)舉辦第十七屆世界賦稅人權會議。與WTA主席John O'Connell討論到台灣目前司法權、立法權並無法發揮制衡行政權的困境,尤其是財稅機關更為嚴重。John談到人民與稅改團體必須積極參與競選活動,選出適任的官員,站在納稅人一方,要求官員聽到納稅人的意見並採取行動。

事實上,去年英國國會對於HMRC(稅務與海關署)進行監督與調查,並提出調查報告,因為定期監督HMRC,才能確保稅務機關正確的對待納稅人,並且提供合理公平的服務。John認為這是自己國家非常好的制度,由民選的官員、國會議員盡監督之責,以確保非民選政府單位按民選國會議員所制定的規則行事。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嗎?筆者腦海不免出現了比較,英國的國會跟台灣的國會那裡不一樣?

今年元月立法院審議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台版的國會監督成效昭然若揭。當在野黨提案廢除財政部編列沒有法源依據的1.3億稅務獎勵金時,執政黨委員竟公然表示「稅務獎勵金不是沒有法源依據,只是沒有法律授權」。手握立法權的國會進行表決時,執政黨以多數優勢公然護航,通過沒有法律授權的稅務獎勵金預算。何謂立法與監督,實在諷刺之至!

查稅換獎金的體系,讓稅務官的工作不再是「保障」納稅人

課稅其實是對於人民財產的直接剝奪行為,但在專制主義時代,人民一向被教育繳稅是身為國民應該遵守的義務,而照單全收,而國家徵稅時濫用公權力,披著形式合法的外衣侵害人民的基本權利。徵納雙方之間沒有對等的權利義務關係,更不用提人民對於國家主張權利或是監督國家徵納行為的權力。所以在自由主義個人主權與國家行為探討中,國家稅捐高權行為更加發人深省。

這次在世界賦稅人權會議,世界公民總會人權觀察員報告了台灣稅制與人權現況,談到稅務獎勵金時,與會者莫不瞠目結舌。事實上查稅獎金造成稅務人員濫開稅單的風險,早於2004年朱星羽立委已提案廢除查稅獎金,當時超過百位立委一致表決通過,但財政部卻利用內部作業要點每年編列上億預算,以徵稅績效、行政救濟維持率作為核發依據,因此台灣的稅制核心精神是稅收的保全,而不是納稅人的權利保護,稅務獎勵金不僅助長了惡意查稅,更造成政府和人民間對立的立場。

法稅改革聯盟表訴求(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來自瑞典的WTA前任主席Staffan Wennberg直白指出,稅務獎勵金制度製造了雙方衝突,為獎勵金而徵稅,這是完全的錯誤。稅務機關是以服務納稅人為唯一目標,所以徵納雙方之間不應該發生衝突,在瑞典徵納雙方是一種開放與友善的關係,稅務單位就是回答及協助納稅人問題。WTA創始人Bjorn Tarras-Wahlberg搖頭表示稅務獎勵金制度實在令人汗顏(embarrassing),應該予以廢除。

外國專家看台灣稅務案:太多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

就筆者觀察,在台灣稅務機關享有過大行政裁量權的同時,司法救濟制度未能發揮功能制衡行政濫權,立法權也怠於立法與監督,憲政體制下的分權制衡功能無法發揮效用,造成台灣稅務人權現況中,再再產生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侵害人民基本權利,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的現象。

以受到學者專家關注的台灣萬年稅單典型案例——太極門稅務案件,該案能在失靈的稅務救濟制度撐過20幾年,極為罕見。前年美國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系教授肯尼斯.雅各布森(Kenneth Jacobsen)來台灣,花了兩年研究太極門案件,他說從沒看過像太極門案件中有這麼多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

例如,當高等行政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做出有利於太極門的判決,竟然又將案件發回原來的稅務員和發出稅單的國稅局,且該國稅局員工係因追查逃漏稅有功而獲得獎金,這同樣不符合正當法律程序。讓納稅人卡在行政法院和財政部之間不斷輪迴,國稅局官員可以一再的發出同樣的稅單,造成納稅人心理上的壓力,浪費納稅人的錢和時間,持續十幾、二十年,這更不是正當法律程序。

法稅改革聯盟成員戴V怪客面具參與抗議(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大選在即,面對當前失能政府,筆者誠摯認為每個台灣人的人民主權的權利意識必須覺醒,並為自己納稅人的權利而奮鬥,才能監督政府改革體制弊端,對抗稅收權力濫用,才能享有納稅人的人性尊嚴,才能享有真正的人民作主自由。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