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下):教育的本源、使命與十大重點

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下):教育的本源、使命與十大重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完整地表達了福祿貝爾的「幼兒園哲學」(kindergarten philosophy),而後人如想要深入了解他的教育思想,了解幼兒園建立的基本構想及理論基礎,也一定要透過這本經典名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永泉(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肆、福祿貝爾與《人的教育》

如前述,在福祿貝爾及其同僚的努力合作下,學校有了長足的發展,在短短的數年內,學生人數激增到五十名以上。藉著卡伊霍爾學校的辦學經驗,福祿貝爾撰寫了一系列有關人的教育之重要文章以及教育名著《人的教育》(Die Menschenerziehung die Erziehungs; The Education of Man)一書(Fröbel, 1899: xi-xii)。《人的教育》於一八二六年時出版,可以說是福祿貝爾最重要的教育代表作,本書完整地表達了他的「幼兒園哲學」(kindergarten philosophy),而後人如想要深入了解福祿貝爾的教育思想,了解幼兒園建立的基本構想及理論基礎,也一定要透過這本經典名著。

根據古鐵克(G. L. Gutek)的看法,這本書可說反映了哲學觀念論(philosophical idealism)以及福祿貝爾本人在語言學及礦物學方面背景的影響。就在這本書中,福祿貝爾試圖將觀念論、基督教的神祕主義(Christian mysticism)、浪漫主義(romanticism)與科學等不同的因素融入他的教育哲學之中(Gutek, 1991: 232)。

從本書的結構來看,《人的教育》英文版一書的編輯哈利斯(W. T. Harris)認為本書概可分為兩個部份:第一個部分處理的是一般的原理(general principles),並討論了幼兒期及兒童期的人的發展;第二個部分(開始於第60節)則討論了各類教導的學科,並將其分為(一)宗教;(二)自然科學與數學;(三)語言;(四)藝術等四類。哈利斯還認為本書的第一章及第二章(Part I & Ⅱ)包含了本書最菁華的教育原理在內,值得所有教師的讀書團體細細品味。他認為當讀者愈細細咀嚼本書的內容,就愈能增進其思考力量,以及閱讀深刻、艱澀著作的能力(Fröbel , 1899: ix)。

而在章節的安排上,根據筆者手邊一八九九年的英譯版將其分為七章,其中第一章為「導論」(Groundwork of the Whole),第二章為「兒童期的人」(Man in the Period of Earliest Childhood),第三章為「少年期的人」(The Boyhood of Man),第四章為「學生期的人」(Man as a Scholar or Pupil),第五章為「各類的教學科目」(Chief Groups of Subjects of Instruction),第六章為「學校與家庭的關係及與其有關的學科」(Connection between School, and Family and the Subjects of Instruction It Implies),第七章為「結論」(Conclusion)(Fröbel, 1899: xxi-xxv);其下共有一○五節,每節均有名稱並敘述該節的主要內容。而孫祖復譯的中文版(應該也是譯自德文本),則分五章,其中英文版中的第五章及第六章則歸入第四章「學生期的人」中。

至於暖暖書屋此次所出版由李中文先生所譯的《人的教育》則是直接譯自福祿貝爾於一八二六年在卡伊霍爾出版的版本,亦分七章,第一章「概論」,第二章「童年階段」,第三章「少年階段」,第四章「關於教學的內容」,第五章「學校與家庭必須聯合進行的教學課題和方法」,第六章為「由一般課程所衍生的特殊課程分支」,第七章為「結論」。基本上各版本的章節安排大同小異,主要差別在於第四章「學生期的人」是否將其細分為更多的章名而已。相較於德文原版,英譯版本就有所節錄,而暖暖書屋此次發行新版譯本,再加上更符合現代用語的翻譯,當可使讀者更能一窺這本名著之原貌,也可更加細細咀嚼福祿貝爾之原意,例如在本書中有關語言教育的部分,福祿貝爾皆以德文名詞為例來進行說明,此一部分若不具備德文造詣者,譯著實難忠實予以呈現。而這也是新版譯本中頗為可貴之處。

另李譯令人印象深刻之處,尚有一些經典名句的重新翻譯,以福祿貝爾最為人所熟知的墓誌銘來說,一般中文的說法都是:「來吧!讓我們為兒童而活!」英譯其實卻是「Come, Let Us Live with Our Children」(來吧!讓我們與兒童一起生活),而本書譯者李中文則直接從德文「Kommt, laßt uns unseren Kindern leben!」將這句譯為「來吧!讓我們的孩子為我們注入生命吧!」此一翻譯似乎蘊含有更深刻的意涵,亦更貼近福祿貝爾的原意。

伍、福祿貝爾論教育的本源、使命和基本原理

惟筆者在此也要提醒讀者,閱讀本書並不容易,雖然《人的教育》是幼兒教育的經典,但卻有其深刻的哲學及思辨的意味在內,讀者絕不可等閒視之。為了幫助讀者更快地掌握本書的理路,筆者試在接下來的部分摘錄出本書一些重要的內容,並依照本書的順序進行說明。不過限於筆者的能力,仍以英譯版本為主,而讀者則可參照李中文的新譯版本,相信當可有更多的收穫。

第一章是《人的教育》全書的導論,福祿貝爾在此章闡述了教育的本源、使命和普遍原理,也就是他的基本教育觀。首先他論述了永恆或普遍法則與人性及教育的關係。在福祿貝爾的著作中,生命統一(life-unity)的原則可說是其心中最重要的原理。從這個角度來看,教育變成為生命統一(unification)的過程,他就將其教育方法稱為「發展的,或是一種為了生命各個層面得以統一的人性陶冶」(human culture)。首先他提到,人世間有一永恆法則(eternal law)存在,此一法則又奠基於無所不在的、自覺的永恆統一體(eternal Unity),此一統一體便是神。神是所有事物的來源,所有生靈也都因神而存在,因其神聖的流出(divine effluence)而生存,神或神性(Göttliches)便是每一事物的本質(essence),也是教育的本源。

福祿貝爾又提到了人的特性,他認為人生活在這個世上,有其命運(destiny)及生命任務(life-work)。人作為一種思考的、具智慧的存有,教育是必要的。綜觀福祿貝爾在第一章中所提的,他提到關於教育的重點可歸納為下列幾點:

(一)教育的使命就在引導他進入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能夠純粹地、完美地、自由地展現其內在的神聖統一的法則,並且教導他進入這種境界的方法與方式。

(二)福祿貝爾說明了何為「教育科學」(本書譯為教育學)(Erziehungswissenschaft;science of education)、「教育理論」(本書譯為教育學說)(Erziehungslehre;theory of education)以及「教育實踐」(本書譯為教育術)(Erziehungskunst;practice of education)的意義。他認為教育應包括了教育自我與教育他人,教育應該培養個人的自我意識、自由意志與自我決定的能力,讓人可以出於自願地去遵循神聖的法則,並且在自己的生命中實踐神聖的法則。

(三)福祿貝爾認為教育應該引導人清楚自身,進而能與「自然」和平共處,達到與神合而為一的境界。

(四)在教育的方法上,他主張教育應以最內在的事物(innermost)之考量為基礎。事物的本質是要透過人的內在靈魂在外在的表象中來認知。故所有的教育、教導與訓練等工作,包括自由成長的生命,都開始於人和事物的外在表象(outer manifestations),由外而內,最後形成有關內在的判斷。

理想教育的性質應該是原則上「被動的」教育。福祿貝爾以為,教育必然是被動的(passive)、遵循的(following),其作用在護衛與保護神聖的法則,而非命令的(prescriptive)、至高無上的 (categorical)、干預的(interfering)。他認為,這種「被動的」教育應該有下列的特徵:教育必須適應年輕人的狀況,必須適應他的性向、力量與方式。福祿貝爾的這種說法,也呼應了盧梭的「遵循自然」甚至「返回自然」的教育學說。

(五)福祿貝爾還特別強調教育對於「發展」的重視。他認為在教育中,我們不能失去人類身上純粹、確實與穩定的進步發展,這種「發展」就是人身上神聖本性的自由與自發地展現。這正是人的一生所有教育的最終目標。

(六)良好的教育往往帶有某些對立的成份在內。福祿貝爾認為良好教育具有所謂的「對立律」(law of opposites)。教育本身必須遵循法則,但不能流於專制。我們必須注意到,良好的教育即便是帶有必然性,也應該要能喚起自由;即便含有法則的成分,也應該能引發學生的自我決定;即便有外在的強迫力量,但也應培養受教者內在的自由意志;即便有時有著外在的恨意,但也要以能引發內在的愛為主。不良的教育則反是。而為了避免後者,所有的指令必須適應學生的本性與需求,並且獲得他們的合作。

(七)因此所有真正的教育都是兩面的,它包括了給與及獲得,統一與分裂,命令與遵循、主動與被動、積極介入但又給予空間、給予束縛但又能適時退讓。而在教師與學生、在要求與服從之間,還是有一不可見的第三者在統治著,這第三者就是「權利律」(law of right)。它是種「正確的」(the right)、「最好的」(the best)的觀念,它不是任意受到環境中的各項因素所制約的。這第三者應該一直表現在教師的行為與觀念中,教師也必須一再地強調它。

(八)教育應該符應精神發展的法則(law of spiritual development)。福祿貝爾主張教學(instruction)的普遍公式是:做這件事,然後觀察從你的行動這個案例中,會產生些什麼,以及它會導引你獲得怎樣的知識。同樣的,適用於一般生活及每個人的格言則是:就是要透過你行動的外在表現,觀察你內在存有及本性的要件,在外在世界中展現你精神上的本質與生命。(本書的翻譯是:呈現出你的精神本質,亦即在行動時完全透過外在呈現出你的生命,將內在的生命彰顯於外,並察看你的本質所要求的是甚麼及其樣貌為何。)

至於達成此項格言的方法則是:教育者和教師,應該要使得個殊者普遍化,使普遍者個殊化(筆者在這裡的理解是,使每個人身上的普遍神性都能突顯出來,使神性能在個人身上展現出來),並且在生命中能夠闡發此兩者;他應該使得外在內在化,使得內在外在化(to make the internal external, make the external internal),並且能展示此兩者必然的統一性。他應該能在無限者的影響下,思考有限者,在有限者的影響下,思考無限者。他應該能看到並知覺到神聖的本質,並且了解它也是人性的;他一方面能夠將人的本性追溯至神,另方面也能尋求在生命過程中同時將兩者──神性與人性展現出來。福祿貝爾因而認為,在有限者上顯現無限者,可謂教育的唯一目標。

對筆者而言,「外在內在化,內在外在化」可以說是理解福祿貝爾人的教育的關鍵性語句,人的教育就是在這種「將外在的事物內化,將內在的本性(或神性)開展於外」不斷地辯證發展而來,而在闡述接下來不同階段的人的教育時,福祿貝爾幾乎都是採此一原則來進行論述。

(九)在教育過程中,每個人都應該被看待為神聖精神(Divine Spirit)之人類形式。每個人都是愛的祝福(pledge of the love)、和神十分親近,這都是出自神的恩典與神的恩賜(gift)。也的確,在早期的基督教觀點中,他們的孩子都是以此方式來看待,從他們所給予孩子的名字就可看出。即便是一個孩子,每個人都應該視為是人性中的重要一員;因此作為一個保衛者,父母必須向神、向孩子、向整個人性負責。

(十)父母應該從兒童的必然性關連來看待他,從他與人性的現在、過去與未來發展的關係來看,以使兒童的教育能和人性及種族的關係更加緊密。人應該被看待為與神、與自然、與整體人性有關──神是unity,自然是diversity,人性則是individuality,人性之中包括了現在、過去及未來。

基本上,福祿貝爾相信,人性發展是不斷地在延續著的,所以每一個下一代都必須經過人性發展與陶冶(human development and culture)的過程,這不是一味模仿或抄襲得來的,而是必須透過實際的生活(living),再加上自發性的自我活動(spontaneous self-activity)得來的。

相關書摘 ▶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上):「幼兒教育之父」的思想淵源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的教育:教育、教學和教導的技藝》,暖暖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福祿貝爾(Friedrich Wilhelm August Fröbel)
譯者:李中文

福祿貝爾,幼兒教育之父、幼兒園的創始者
「來吧,讓我們的孩子為我們注入生命吧!」——福祿貝爾的墓誌銘
教育的目的,就在於展現一個忠於天職、純潔無暇從而是聖潔的生命。

福祿貝爾認為教育要適合兒童的天性,就如同為動植物、幼苗或幼雛提供空間和時間般,它們就會按照個體的規律而自然成長和發育。他反對強制性和壓制兒童的發展,就像對幼小的動植物加諸劇烈的介入和干涉,將會干擾他們的成長和健全發育。可是一般卻往往把年幼之人視為可隨心所欲捏揉的黏土或蠟塊,孩子最初的形態和天職若受到違反本性的壓迫,將會變得不再自然和健全。

凡是積極、規範、規定及介入性的教導、教育和教學,一定會產生妨礙、破壞和毀滅性的影響。單是採用這種教育模式,人類恐怕將會喪失真正持續而穩定的進步。而這種進步是人身上所具備的神性展現,具備自由和自律的人類生命才是教育和生活所努力的目標以及人類唯一的使命。

孩童從出生後的整個成長過程,必須按其本質來加以理解,正確對待而使他能夠自由、全面地運用自己的力量。福祿貝爾詳述了教學的重要課題和教導的方法,包括宗教、自然觀察、數學、語言、身體的訓練、詩歌、說故事、掌握形狀和色彩、書寫、閱讀等,並特別強調遊戲的重要性,以喚醒和激發孩童的全副能力和素質。他所主張的學前教育思想和強調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此觀點已廣為世人所接受,至今對幼兒教育的基本方向仍深具影響力。

何謂「人的教育」:

所謂人的教育,就是把身為一種能夠有意識的轉變、思考、覺察的生命的人,對之加以鼓舞和治療,使他以自覺和自律的方式,完整無缺地展現內在的規律(即神性),並指出加以達成的途徑和方法。

教育、教學和教導就其最初的基本特徵來講,一定是容忍、順勢而為的(僅僅看管、保護),而不是規範、規定、介入。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