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上):「幼兒教育之父」的思想淵源

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上):「幼兒教育之父」的思想淵源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福祿貝爾本人從未建立獨立完整的哲學體系,不過若從哲學傳統來看,他的教育理論中也明確反映了德國古典哲學的影響。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方永泉(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學系教授)

參、福祿貝爾教育思想的淵源

自從盧梭在十八世紀高唱重視兒童價值的自然教育學說之後,西方教育的發展就正式步入「新教育」(New Education)的局面,福祿貝爾可謂新教育的要角之一,他的教育理論在十九世紀的兒童中心教育思想中向來占有極重要的地位。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所謂的「兒童中心」(child-centred)一語來源便是來自福祿貝爾。「在兒童時期,人被置於所有事物的中心(center),所有的事物都是透過與人自身及其生命的關係而被看到。」(Fröbel, 1899: 97)。兒童是所有事物的中心,所以我們必須要從正視兒童生命本有的價值,也必須要從兒童與外在事物的關係來思考教育的方法。

儘管福祿貝爾是幼兒教育的大師,但我們也必須了解到,這位教育大師不僅有對於教育的熱愛與堅持,他的思想也具備了理論的深度與厚度。由於福祿貝爾早年曾受過專業哲學的洗禮,跟隨一流的哲學家研習學術,故在其哲學與教育思想中仍有不少深奧難解之處,不易為人所了解,是以在教育史上,史家常用「神祕」、「浪漫」等字眼來批評他的教育學說。而且福祿貝爾本人也從來不曾明白地建立一套哲學體系,這些都增加了系統瞭解其教育思想的困難。所以我們在探討其思想源流時,只能從各方面來找出其來源,以獲取輪廓般的認識。大體來說,福祿貝爾在哲學思想與教育理論上常被視為裴斯塔洛齊的繼承者(福祿貝爾本人也自承他受到的影響),不過除了裴斯塔洛齊外,他也受到了同時代一些哲學家的影響,這些哲學家有(田培林,1987,691-694):

一、克勞斯「萬有在神論」與謝林(F. Schelling)的「同一哲學」:福祿貝爾與克勞斯雖為同學,但其哲學卻深受後者的影響,而克勞斯的哲學又來自謝林的「同一哲學」(Identitätsphilosophie)。同一哲學不承認「主觀與客觀」、「實在與理想」、「自然與精神」等相反的對立,這些對立,在一個「絕對」底下都是同一的。克勞斯進一步闡釋了謝林的同一哲學,主張「自然」與「精神」之上還有一個統一的「全體」,這統一的全體就是「神」,就是「本質」,哲學的任務便在於認識「絕對」。克勞斯使用了一個名詞──「萬有在神論」(Panentheism)來說明自己的哲學理論。

福祿貝爾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孤獨靜觀自然的體驗,也曾擔任土地測量員及森林管理員,對於礦物的結晶學有一定的研究,所以深信自然界生物的成長有一定的秩序,礦物的結晶也有一定的規律。在此神祕思想的背景下,克勞斯的萬有在神論毫無困難地滲入了福祿貝爾的哲學思想。此外,在克勞斯的思想中,還認為人類的發展是朝向「大同」的境界而發展,福祿貝爾接受了此種觀點。「人類之愛」與「祖國之愛」在福祿貝爾的哲學思想中占有同樣的地位與價值,這應該也是受了克勞斯的影響。

二、費希特的哲學思想:福祿貝爾曾受教於費希特,自然也受其影響。費希特的哲學常被稱為「立的理論」或「行動哲學」,他將「行動」當成哲學的開始。福祿貝爾接受了費希特行動哲學的要義,不再像過去學者一樣,將「兒童」和「行動」視為主從的關係,反而認定兒童就是行動,福祿貝爾因而建立了他在教育理論及哲學思想中的「行動」原則。

三、其他的哲學家或學者,如詩人諾瓦利斯(F. Novalis)的神祕理想主義,阿恩特(E. M. Arndt)的民族主義、人間的樂觀思想,席勒(F. Schiller)的自由思想與文化哲學,認為人的本性愛好自由,文化的主要任務則在幫助人類獲取自由。這些都可以在福祿貝爾的思想中,發現到一些類似的觀念,不過在影響福祿貝爾的哲學思想上,還是以克勞斯和費希特最為重要。

而在教育理論的發展方面,福祿貝爾受惠於裴斯塔洛齊處甚多。在其晚年所創立的刊物〈福祿貝爾周刊──為從事真正人的教育工作之同志所刊行的聯合報導〉中,福祿貝爾說到他致力兒童教育工作的原因及理想,他說:「本刊的發行人有下列信念:第一,裴斯塔洛齊式的教育,一方面特別重視對於世界全體的直觀,一方面又把生活中各個方向當作一個統一來看。我們應該把裴斯塔洛齊這樣對於教育的看法,當作我們從事教育工作的原則。因為根據這個原則去推行教育工作,才能夠獲得正確有效的結果。第二,現在的情形乃是學校與家庭、私人生活與公共生活之間,都存有一種空隙彼此不能聯合;只有採用本刊發行人所主張的幼稚教育的原則,才能夠把這種空隙填補起來。為達到填補這樣空隙的目的,有系統而且有意義的遊戲,乃是一種最適當的工具。第三,本刊發行人受這種願望的驅策,乃把他一生的精力,貢獻給兒童教育工作以對於婦女或母親的訓練事業。只有在這一類的工作中,才能夠把人自內而外的發展成獨立自由的人。」(田培林,1987: 695-696)。

從前述這段話看來,可以了解福祿貝爾承認了他的主要教育原則來自於裴斯塔洛齊的「直觀教學」。事實上福祿貝爾在參觀了裴斯塔洛齊於葉伏頓所辦理的教育機構後,就留下深刻的印象,他因而堅信裴斯塔洛齊對於兒童尊嚴及價值的重視,並且也目睹了裴斯塔洛齊創造出一個充滿愛與安全的學習環境,想將其融入自己的教學中(Gutek, 1991: 228)。此外,裴斯塔洛齊從盧梭那裡所承繼來的「性善說」的自然教育學說,主張人的「內在」力量的發展應為教育的主要任務等等重要觀念,這些在福祿貝爾的教育學說中也一再地出現,成為組成他教育思想的重要部分。

福祿貝爾本人從未建立獨立完整的哲學體系,不過若從哲學傳統來看,他的教育理論中也明確反映了德國古典哲學的影響。福祿貝爾的教育思想來自哲學之處甚多,他一方面受到德國觀念論長久以來的「同一哲學」影響,另方面也接受了盧梭之後新教育的自然教育性善說觀點,透過不同觀點的綜合,形成了他獨有的教育哲學。福祿貝爾的教育哲學相當複雜,其中有「非教條式的基督教教義」、「人文的同時又是民族的精神」,結果形成一種「浪漫的、神祕的萬物在神論」(田培林,1987: 696),這樣的哲學觀所形成的教育原理,有以下的特徵(田培林,1987: 696-706;孫祖復,1995: 261-268):

一、強調生命的統一性,認為上帝就是萬物的統一體:福祿貝爾認為個別「生命」中含有「自然」的全體,同時也含有「人性」的全體;任何一個「生命」內,多少都有「上帝的精神」在內,因此一切的生命都含有相同的精神與力量。這種統一性形成了福祿貝爾的人生觀及教育原理。福祿貝爾以為在極端紛歧的表面之下,仍可能找出一個大的統一來;任何人只要能感覺他自己和一切人類、一切自然現象之間都有著內在的關係,形成一種生命統一的意識,自然便會有一種「民胞物與」的人生觀(田培林,1987:698)。而孫祖復則認為,福祿貝爾整個教育活動所依據的最重要哲學思想就是「上帝是萬物的統一體」,教育的作用就在於順應人的本性,去激發與推動他表現上帝的精神並加以發展,指明達到此一目的的途徑(孫祖復,1995: 261-263)。

二、發展的重要性:福祿貝爾 雖然主張宇宙中一切的生命本質上並無任何的差異,然而從發展的程度來看,彼此間卻有很明顯的不同。在發展的過程中,每一階段都是前一階段的延續,發展是循序漸進的進程。福祿貝爾以為,人的發展和自然界的萬物類似,就是要表現出本身內在的本質,人的任務就是要引導原有的內在本質趨向明確的理解。因此,教育的使命,甚至人的全部生活,都是在不斷的發展歷程中,這種發展乃是從「有限」到「無限」、從「暫時」到「永恆」、從「地面」到「天上」、從「人」到「神」(田培林。1987:698-699)。基本上這種發展的過程,隱含有「對立」的意味,但是對立是可以「連結」、可以「和諧的」,福祿貝爾認為,「對立融合」是自然萬物(包括人類)必須服從的普遍法則。在實現「生命統一」的過程中,精神作為一種衝動,從「內」而「外」發生作用,自然作為一種刺激,從「外」向「內」作用,精神與自然的對立通過人的活動達到統一或融合,從而使人得到發展(孫祖復,1995:263-264)。

三、人透過活動來達成生命的統一:兒童具有「活動」的本能。福祿貝爾的哲學受到費希特主觀觀念論與行動哲學的影響,認為「創造的本質」是唯一的永恆本質,此一「創造的本質」就是神性,它不斷地在進行活動(田培林,1987:701-702)。而在諸多活動中,福祿貝爾又特別強調「勞動」的重要。值得注意的是,福祿貝爾所謂的「勞動」並非只是為了經濟利益,而是為著「認識自然與人」和引導入「上帝的統一體」的「自我認識」和「自我表現」(孫祖復,1995: 700-701),因此它與培育兒童內在的「積極性」、「自動性」及「創造性」有著密切關連。

四、教育在適應自然:從《人的教育》(Education of Man)一書中可以看到,福祿貝爾「教育要適應自然」的思想。福祿貝爾主張教育應順應自然,有兩層意義,一方面人是自然萬物的一部份,在人和自然中起作用的力量來自同一來源,故人與自然必然服膺於同一法則,教育也因而必須順應此一法則;另方面,人作為一個特殊的生物,具有自我意識,人具有四種獨特本能──活動本能、認識本能、藝術本能與宗教本能,人的本性是善良的,教育必須順應這四種獨特的本能(孫祖復,1995: 266-267)。而在這四種本能中,宗教本能又可說是前三類本能的歸宿,福祿貝爾主張教育的目的,就是要發展兒童的宗教本能,達成一種生命的統一(田培林,1987: 702-703)。

相關書摘 ▶福祿貝爾《人的教育》導讀(下):教育的本源、使命與十大重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人的教育:教育、教學和教導的技藝》,暖暖書屋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福祿貝爾(Friedrich Wilhelm August Fröbel)
譯者:李中文

福祿貝爾,幼兒教育之父、幼兒園的創始者
「來吧,讓我們的孩子為我們注入生命吧!」——福祿貝爾的墓誌銘
教育的目的,就在於展現一個忠於天職、純潔無暇從而是聖潔的生命。

福祿貝爾認為教育要適合兒童的天性,就如同為動植物、幼苗或幼雛提供空間和時間般,它們就會按照個體的規律而自然成長和發育。他反對強制性和壓制兒童的發展,就像對幼小的動植物加諸劇烈的介入和干涉,將會干擾他們的成長和健全發育。可是一般卻往往把年幼之人視為可隨心所欲捏揉的黏土或蠟塊,孩子最初的形態和天職若受到違反本性的壓迫,將會變得不再自然和健全。

凡是積極、規範、規定及介入性的教導、教育和教學,一定會產生妨礙、破壞和毀滅性的影響。單是採用這種教育模式,人類恐怕將會喪失真正持續而穩定的進步。而這種進步是人身上所具備的神性展現,具備自由和自律的人類生命才是教育和生活所努力的目標以及人類唯一的使命。

孩童從出生後的整個成長過程,必須按其本質來加以理解,正確對待而使他能夠自由、全面地運用自己的力量。福祿貝爾詳述了教學的重要課題和教導的方法,包括宗教、自然觀察、數學、語言、身體的訓練、詩歌、說故事、掌握形狀和色彩、書寫、閱讀等,並特別強調遊戲的重要性,以喚醒和激發孩童的全副能力和素質。他所主張的學前教育思想和強調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此觀點已廣為世人所接受,至今對幼兒教育的基本方向仍深具影響力。

何謂「人的教育」:

所謂人的教育,就是把身為一種能夠有意識的轉變、思考、覺察的生命的人,對之加以鼓舞和治療,使他以自覺和自律的方式,完整無缺地展現內在的規律(即神性),並指出加以達成的途徑和方法。

教育、教學和教導就其最初的基本特徵來講,一定是容忍、順勢而為的(僅僅看管、保護),而不是規範、規定、介入。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暖暖書屋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