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主權、固領土:格魯吉亞「反俄情緒」,來自高加索百年衝突

護主權、固領土:格魯吉亞「反俄情緒」,來自高加索百年衝突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加索地區是衝突風險極高的地區,不同宗教與族裔的人口幾乎是交雜在一塊生活。過去蘇聯為了平衡當地的人口,希望讓更多俄羅斯裔人口主導當地,沒想到蘇聯破滅,導致各國自主權升高,進而排擠後來的俄羅斯人。

蘇聯的崩潰製造出地緣政治極為巨大的混亂。失去高加索,令人產生戰略性憂慮,擔心土耳其勢力會復活。——布里辛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格魯吉亞(編按:又稱「喬治亞」)爆發了激烈的反俄示威抗議,其實來源正是格魯吉亞與俄羅斯百年來的紛爭衝突,格魯吉亞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就宣告獨立,卻因為地緣政治利益,始終擺脫不掉俄羅斯的控制,憤而轉向美國與歐盟,但俄羅斯卻扶持格魯吉亞境內的獨立勢力,成立了兩個獨立共和國,瓜分了格魯吉亞近兩成的土地,也積下了兩國揮之不去的百年仇恨。

俄羅斯面對歐洲的三大戰略要地:高加索、中亞與烏克蘭

格魯吉亞的位置在外高加索區域。蘇聯面對歐洲有三大地緣戰略重心,分別是高加索、中亞跟烏克蘭。高加索是源自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恐懼,鄂圖曼帝國所代表的土耳其回教勢力,曾經跟俄羅斯糾纏多年,這也是為什麼歐洲聯盟明明對土耳其的人權紀錄如此不以為然、美國對土耳其政權如此不屑,卻還是要低聲下氣地讓土耳其在北約中扮演重要角色。土耳其就是壓制俄國勢力南下的第一防線,該區域沒有任何其他國家可以取代。

中亞則是蘇聯過去的能源跟礦產資源寶庫,中亞都是伊斯蘭教國家,俄羅斯以泛基督教系統的東正教為國教,俄羅斯一方面希望得到這邊的礦產資源,同時又害怕伊斯蘭教勢力北上。

烏克蘭則有兩層戰略意義,首先是烏克蘭南邊的克里米亞半島,是俄羅斯黑海艦隊的重要基地,另一方面烏克蘭西邊,就接壤波蘭、匈牙利跟羅馬尼亞。美軍近來已經在這三國多次進行演習跟駐軍,加上烏克蘭全面倒向西方,俄羅斯搶回克里米亞半島,只是保住了黑海的管道,在地緣政治上俄國失去了烏克蘭,已經讓北約勢力進到了高加索一帶。

喬治亞與俄羅斯
Photo Credit: 蔡又晴提供
高加索三國各擁其主,歐洲、俄羅斯、土耳其暗潮洶湧

俄羅斯的前身是蘇聯,蘇聯本身是由15個加盟共和國組成。格魯吉亞、亞美尼亞跟亞塞拜然三個共和國原本組成外高加索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但三個國家彼此矛盾太深,最後改由三個國家各自以加盟共和國的名義加入蘇聯。

亞塞拜然是回教國家,原本是屬於伊朗的,使用的語言與土耳其語相似,跟伊朗都是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獲得獨立,後來加入蘇聯,因為信奉伊斯蘭教與文化語言的關係,得到了土耳其的支持。

亞美尼亞則剛好相反,亞美尼亞是世界最古老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鄂圖曼土耳其國在1915年到1917年統治亞美尼亞的時候,對亞美尼亞發起殘酷的大屠殺,死亡人數高達150萬人,亞美尼亞大屠殺至今土耳其還是拒絕承認。

由此可知,亞美尼亞跟土耳其的關係相當緊張,亞美尼亞也跟亞塞拜然打過許多次仗,後來俄羅斯派兵介入之下,讓兩國終於和談,但是在俄羅斯的壓力下,亞美尼亞還是扶持了「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共和國」,這一塊一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住的大多數都是亞美尼亞人,雖然國際都不承認,亞塞拜然也拒絕接受,但現實上這個共和國已經成為現實,亞美尼亞為了感謝俄羅斯,也同意俄羅斯派兵進駐,現在亞美尼亞跟土耳其的邊界很多都還是由俄羅斯協助駐防。

格魯吉亞反俄,因為俄羅斯多次出兵分裂勢力

格魯吉亞共和國是蘇聯前領導人史太林(Joseph Stalin)的故鄉,但是格魯吉亞與蘇聯的關係一直都比較緊張,格魯吉亞從蘇聯獨立後,外交政策非常親歐美。但是格魯吉亞本身內部有很多不同族群,格魯吉亞跟境內的南奧塞提亞民眾衝突迭起,後來南奧塞提亞乾脆就成立了自己的共和國。南奧塞提亞土地面積3900平方公里,人口有七萬多人。

2008年格魯吉亞軍隊以平叛名義,動員進入南奧塞提亞地區,俄羅斯援軍立即進入支援,重創格魯吉亞軍隊,等於俄軍用武力維持住了南奧塞提亞共和國的獨立地位,雖然各國大都不承認,但也無可奈何。

格魯吉亞西部的阿布哈茲地區也是,阿布哈茲有24萬人口、面積約8600平方公里,在1992年就宣布獨立,格魯吉亞軍隊多次希望平定叛亂都無法成功,2008年俄國軍隊大舉支援,將格魯吉亞軍隊全部驅逐,俄軍更是堂而皇之在當地進駐,等於變成了俄羅斯的保護國。

阿布哈茲地區跟南奧塞提亞兩個地區已經是格魯吉亞國土的18%,可想而知格魯吉亞會對俄羅斯有多怨恨。

高加索地區俄羅斯堅持不退的區域

從格魯吉亞對俄羅斯的反抗之激烈,可以映照出俄羅斯在高加索地區的三個戰略背景:

  1. 關鍵的交通位置,讓俄羅斯堅持要在當地留置龐大的兵力,防止土耳其、美國跟北約進入。
  2. 俄羅斯的民族自尊心,畢竟這裡過去都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更有大批的俄羅斯裔人口,等於是俄羅斯近百年來的勢力範圍。
  3. 身為基督徒的東正教俄羅斯,對伊斯蘭勢力擴張的恐懼。

格魯吉亞並不是跟俄羅斯對抗最激烈的地區,格魯吉亞的北邊就是車臣,車臣是伊斯蘭信仰的地區,跟俄羅斯早有不共戴天之仇,車臣不只從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就爆發大規模的種族衝突事件,大批非車臣人被趕離居住地,接下來更是正式跟俄羅斯翻臉要爭取獨立地位。

俄羅斯分別在1994年跟1999年進兵車臣,雙方死傷上萬人。車臣人也發動恐怖攻擊,光是著名的就有2002年莫斯科歌劇院事件,40名車臣人衝入莫斯科劇院,39名恐怖分子,129名人質死亡。、2004年貝斯蘭人質危機,車臣挾持中學師生,最後共396名民眾(31人是車臣分子)死亡。2010年莫斯科地鐵連環爆炸事件,兩名車臣女性引爆炸彈,造成40人死亡。以及2011年多莫傑多沃國際機場炸彈襲擊事件,車臣伊斯蘭領袖事後承認要為36位死者負責。

高加索地區絕對是衝突風險極高的地區,重點是不同宗教與族裔的人口幾乎是交雜在一塊生活,過去蘇聯是為了平衡當地的人口,希望讓更多俄羅斯裔人口主導當地,沒想到蘇聯破滅,導致各國自主權升高,進而排擠後來的俄羅斯人。尤其像格魯吉亞這樣國土將近兩成被俄羅斯扶持獨立,這次格魯吉亞對俄羅斯議員造訪的抗議其實只是導火線,真正引爆的能量來源,是百年來高加索地區的種族與宗教衝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