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家的純真與複雜:從港台文學對讀看紀錄片《1918》與《我城》

香港作家的純真與複雜:從港台文學對讀看紀錄片《1918》與《我城》
香港作家西西,出自《我城》劇照|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活總是各種窘迫,香港寫作者的執著雖然看起來過於傻氣,還有一點任性,但其實更多是太理解現實,有過挫敗,也許絕望,最後從現實裂縫中長出來仍有抵抗性的,透徹與淡然。

文:顏訥

為了替在島上曾經或持續用文字深鑿慢刻的一代造字人留下影像,日常的,魔幻的,生動的,文字與文字以外的種種,《他們在島嶼寫作》拍攝企劃持續推進。2015年發行的系列二很特別,除了四個台灣作家,紀錄片造舟載著台灣讀者漂向海的另一端憂戚與共的島嶼,選擇三位重要的香港作家作為文學紀錄片拍攝對象。

紀錄片在兩座島上播映。在香港,大概不太可能有人問:為什麼是是劉以鬯?為什麼是西西?為什麼是也斯?無論談多產,或者他們在文學中不斷探問、逼近、包圍出香港城香港人特殊的身世與時空感,特別是西西和劉以鬯對文學形式多年來驚人的實驗能量,跨媒材創作,研究他們的論文豐盛到幾乎可以稱為「劉以鬯學」、「西西學」。所以,如果要列出香港文學代表性創作者,絕對沒辦法略過這兩個名字不談 [1]。

不過,在台灣,特別是年輕讀者,也許對陳果(拍攝西西紀錄片的導演)的《三更2之餃子》記憶猶新,或者熱愛《奪命金》編劇黃勁輝的說故事能力,卻不一定讀過西西的《我城》,可能也不知道劉以鬯小說與王家衛電影的互文關係。關於兩個島嶼之間的文學對讀史,《我城》特別找了馬世芳談西西,回憶1989年他十八歲第一次在書局買到允晨出版的《我城》 [2],原不識西西,一讀卻不得了,被小說舉重若輕的文字質地剖開心臟,目眩神迷,馬世芳後來這麼寫:「很長一段時間,我心目中理想的香港,不是明信片上的維港夜色,而是書裏七十年代那座年輕的充滿朝氣的《我城》。」 [3]不過,台灣青年被香港作家啟蒙之前,1984年洪範出版《像我這樣一個女子》,已經先在台灣刮起一陣以西西體「像我這樣一個⋯⋯」起頭造句的風潮,紀錄片也訪問了負責人葉步榮,談起彼時台灣鬧過錯認西西是台灣作家的烏龍時,彷若昨日。

無論是意外被啟蒙還是錯認,陰錯陽差之間也說明了六、七○年代因香港出版環境艱困,作家大多替報刊雜誌寫稿,卻少有機會集結成書,台灣成了香港作家作品出版發行的中心地。

article_img2
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提供
《我城》劇照

除了書的出版,黃勁輝追著劉以鬯在國民黨在港反共刊物《香港時報》文藝副刊「淺水灣」作主編的線索(1960年到 1962年),來到台灣訪問詩論曾被刊在「淺水灣」的張默,原來,他在海軍陸戰隊新聞報社服務時,因為機構訂閱刊物的關係,讀得到從香港來的《香港時報》、《好望角》。其實,不僅僅是張默,大荒、朵思、葉泥、紀弦等詩人,學者魏子雲,新聞人吳心柳(張繼高),甚至是白色恐怖受迫害的畫家秦松、舞蹈家蔡瑞月,都在「淺水灣」發表過版畫與文字作品,一支台灣文藝偶像團體透過劉以鬯的引介在香港華麗登場。

劉以鬯作為編輯,還企劃、譯介了一系列西方現代主義文藝思潮的作品與文論,盧因寫給「淺水灣」的〈意識流小說的理論與技巧〉正是「意識流」第一次在香港刊物亮相。六○年代,劉以鬯作為香港現代主義推手,與台灣的現代派雖然隔著海,卻總像貼身跳著恰恰。

說起編輯工作,《1918》與《我城》都花了許多力氣讓劉以鬯、西西坐在編輯台後的身形顯影。劉以鬯在戰前中國就已經編過幾份刊物,1948年到港以後,只剩一枝筆,基本上都是靠替報社寫稿、擔任編輯謀生。50年代初期還一個人到陌生的南洋任總編輯(幸好在那認識了太太,而且是認識了一個月就說那你不如嫁給我吧,媽呀)。回港後,他維持日日生產一萬字連載小說送往不同副刊的生活,最多同時寫十三個專欄,還要兼顧處理稿件、排版、企劃等編務。寫《酒徒》時,他每天寫一千字就送去《星島晚報》,我們可以想像一個近似工廠生產線的魔幻場景:小說家禁閉在斗室不斷產字,同時為不同報紙供稿,什麼稿都接,寫好了就趕緊請司機來取件立刻送往報社,完成工作後才到半島酒店吃下午茶犒賞自己,這就是多數香港作家努力在這個城市存活下來的狀態。

另外,西西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中國學生週報.詩之頁》當編輯,雖然後來當小學教員維生,不過又提早退休,靠微薄的退休金勉強養活自己也養活寫作。七○年代先後加入何福仁創辦的《大拇指週報》、《素葉文學》,都是培養起香港本地創作隊伍的重要刊物。但西西在訪談中回憶當初編刊物,那是賠錢在辦哪,除了加入之初要繳費以外,編輯沒有薪水可領,替刊物撰稿也是無償。紀錄片中,西西寫作的書桌被瘂弦命名為他見過最小的書桌。何福仁在《像她們這樣的兩個女子》也談過西西的寫作空間,就是在廁所裡張開一張小摺檯,一屁股卡在另一張小凳子上就開始寫小說 [4]。

類似這樣的香港作家日常,我們也看到羅卡回憶早期文藝少女西西在《中國學生週報》上寫過好多影評稿。她雖然是法國電影新浪潮鐵粉,但在香港重視娛樂性的環境,任何電影影評她都要寫 [5];後來,西西有機會進入片場觀摩,還接下了西方經典劇本改編的任務。對於導演的提問,西西先是笑她改編的《小婦人》國外都已經拍過電影啦,不過就是抄過來而已;又自嘲不會寫劇本,和龍剛導演合作的《窗》把日常對話寫成了文藝腔,惹得整個電影院哄笑 [6]。但是,後來客座擔任台灣《劇場》雜誌編輯的西西,卻也用廢棄的新聞膠卷剪出一部實驗短片《銀河系》 [7],形式在當時是非常前衛的。

article_img4-2
Photo Credit: 目宿媒體提供
《1918》劇照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