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膨的真相》:人們「說的」與實際買的不一致,造成「市場籃偏誤」

《通膨的真相》:人們「說的」與實際買的不一致,造成「市場籃偏誤」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建構通膨指數的關鍵挑戰在於,我們生活在經濟快速變遷的世界,每天都有新商品問世,很難準確定義生活成本代表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

通膨統計的四大偏誤來源

1995年美國參議院組成一個「消費者物價指數研究諮詢委員會」(Advisor Commission to Study the Consumer Price Index),由史丹佛大學教授麥可.博斯金(Michael Boskin)帶領,目的是研究美國勞動統計局計算的消費者物價指數可能有什麼樣的偏誤。有人懷疑統計數據誇大了通膨,而這對政府政策有重要影響。博斯金委員會在1996年底匯報指出,1996年CPI誇大通膨約1.1%,而在1996 年之前誇大約1.3%。如果1.3%在十年期間複合計算,誤差就相當大了。這項工作的政治層面意義重大,因為該指數是用來計算退休與薪資方案的年度支付款項增幅,最重要的一項是社會安全款項。

研究結果顯示,美國政府的退休方案支出增加超過應有的幅度,更重要的是,未來預算赤字的預估值太大。結論就是,通膨估值過高,到了2006 年會讓政府赤字增加1,480億美元,國債增加6,910 億美元。1997年,美國聯準會主席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證實,消費者物價指數一年誇大通膨0.5至1.5個百分點,他並呼籲國會做出改變。葛林斯潘表示,聯準會經濟學家的研究基本上證實博斯金委員會的研究發現,亦即CPI一年誇大通膨至少1.1個百分點的結論。那樣的誇大若不改變,將導致截至2006年,會多支付給社會安全和聯邦福利方案受益人1,480億美元。

博斯金報告指出,通膨統計數據的偏誤有四大主要來源:

  1. 替代偏誤(substitution bias)。
  2. 商店替代偏誤。
  3. 品質變化偏誤。
  4. 新產品偏誤。

報告解釋到,替代偏誤出現在物價變化,以及消費者以較便宜的產品取代較昂貴的產品時。商店替代偏誤發生在消費者去價格較低的零售通路,而這些商店不在數據蒐集者採用的原始零售樣本中。品質變化偏誤發生在產品的品質有改善(例如能源效率提升或者更持久),但是並未被衡量進去。新產品偏誤發生在新產品並未納入市場籃,或者滯後很久才納入。報告提到,這些偏誤都會造成CPI不準確。這些偏誤簡潔明瞭地說明衡量通膨的關鍵問題。

建構通膨指數的關鍵挑戰在於,我們生活在經濟快速變遷的世界,每天都有新商品問世,很難準確定義生活成本代表什麼。衡量一瓶牛奶在一段時間的變化或許容易,但是過去癌症無法治療,若發現了治療癌症新藥,這變化該如何計算?愈來愈多人購買從前不存在的商品。

品質的問題也是重大挑戰。有許多商品如今表面看似和從前相同,但是這些年來已經有劇烈改變,一個例子就是汽車。現在的汽車和過去迥然不同且經過改良,提供各種過去所沒有的便利。

當消費者用一種產品取代另一種產品時,即會出現替代偏誤。廉價航空的問世,使得航空旅行比從前便宜許多。這些由服務完全相同,但價格較低的產品取而代之的消費,卻可能沒有被數據蒐集者測量到,結果就是CPI過度增加,市場的實際狀況卻無以佐證。

要解決商店替代偏誤,可將新商店納入指數物價數據蒐集者採用的零售商店樣本中。一家商店的價格可能比另一家商店更高或更低,而選錯商店可能影響到指數的數字。現在挑戰又隨著網路購物而增加,因為只仰賴實體零售通路可能大幅高估商品與服務的價格,因為大家都知道,網路上的價格通常比實體零售商店要低廉許多,亞馬遜(Amazon)的價格在在說明這一點。交付貨物的型態也很重要,購買實體書籍通常比用電子傳輸後在iPad上閱讀昂貴許多。但商店替代偏誤最大的影響在於,造成CPI低估了購物者從產品品質改善以及新產品過剩所獲得的好處。

美國數字遭質疑

2013年,投資者彼得.希夫(Peter Schiff)提出,多年來政府官方數字顯示美國經濟規模比實際大更多,他說這是因為美國國內生產毛額(GDP)的計算方式之故。在編製這個數字時,政府提出兩個類別:未將通膨納入考量的「名義」GDP(nominal GDP),以及將物價上漲納入考量調整過的「實質」GDP(real GDP)。為了取得第二個用途更廣的數字,而不是採用勞動統計局彙整的CPI,於是採用由商務部經濟分析局(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編製的第二個衡量標準,稱為GDP平減指數(GDP deflator)。

這個衡量標準不同於CPI的地方在於,權衡和選擇納入採樣籃的商品與服務彈性大很多。在1947年到1977年間,這兩個數字幾乎完全相同,三十年間都上升了173%。然而在那之後,兩組數字出現分歧:1977年到2013年間,CPI幾乎上漲三倍,達292%;相反地,GDP平減指數只增加了一倍多,達209%。根據希夫的說法,政府的官方數字若使用GDP平減指數,美國經濟規模達16.6兆美元,但是將GDP平減指數換成這三十六年期間的CPI,美國經濟情況顯然縮減許多,為13兆美元。

換句話說,經濟規模比原本認為的小了28%。對希夫來說,這樣的落差說明經濟何以在創下強勁成長數字的同時,就業數字卻下滑;人口在增加,能源的耗用卻下滑;以及儘管經濟有好消息,家庭的可支配所得用在基本需求的部分,卻比十年前多了許多。希夫寫道:「如果你曾納悶,明明經濟在成長,美國卻從全世界最大的債權國變成最大的債務國,你現在知道原因了。」「由於成長只是統計上的錯覺,我們被迫借錢維持一種我們的經濟再也無法負擔的生活方式。」

大家究竟都在買什麼?

在英國的意見調查中,一直有個稱為「害羞的保守黨人」(Shy Tories)現象。這是指民眾被問到他們在大選中的投票行為時,有些人出於不想顯得尷尬或者讓民意調查人員對他們有不好的看法,所以不說出自己真正的意向。這種害羞的保守黨人現象一直被用來解釋民意調查判斷大選結果出錯的狀況,如1969年、1992年與2015年的大選。這並非英國獨有的情況,類似的現象在美國稱為布萊德雷效應(Bradley Effect),這個效應的由來為加州民調人士錯誤預測湯姆.布萊德雷(Tom Bradley)將贏得1982年的州長選舉。比較近期的例子則是,川普的害羞支持者可能也是導致2016 年總統選舉的意外結果,按照川普在大眾媒體遭到抨擊與嘲弄的情況來看,許多人不願意承認他們喜歡川普或者會投票給他。

任何調查充其量只是接受問卷調查的人所提供的資訊,這在所有領域都一樣。舉例來說,醫療服務在處理酒精的影響時,其中一個問題就是大家會低估自己消耗的酒精量。同樣地,大家對於自己在網際網路上接觸多少成人網站也可能極端保守:2017年1月,Pornhub網站揭露,該網站在前十二個月共有九百二十億支影片獲得觀賞——觀賞時間達四十六億小時或524,641年。這些是龐大的數字,卻從未反映在官方的消費者使用調查中。當然,Pornhub 是眾多色情網站之一,因此數字和時數可能還要高出許多。

同樣地,構成通膨的「市場籃」也會受到許多可能的誤差影響,因為這也是根據大家「說」自己買了什麼,卻未必和他們實際購買的東西相符。舉例來說,英國國家統計局2014年做的研究顯示,英國使用違禁藥品和性交易的費用逼近110億英鎊(性交易43億英鎊,藥品67億英鎊)。將這些數字加入整體GDP,代表英國趕上法國,成了全世界第五大性交易服務和非法藥品的消費國。但是儘管有大量金錢明顯是支出在這些產品上,調查受訪者卻絕不太可能透露他們個人的使用情況(或者他們會否認將錢花在這上面)。

變遷的時間與地點偏誤

結果就是官方通膨數字偏離了大家真正花錢之處。影響統計數字的還有市場籃清單更新的頻率可能相隔太久,尤其是考慮到新產品和服務提供的速度。最後,在更新市場籃的時候,通膨研究人員並未及時往回修正指數,因此基本上他們是拿蘋果和橘子做比較。

美國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進行「購買點調查」(Point of Purchase Survey, POPS)時,量化數據的取得有兩種來源,該調查是要了解家庭消費支出在各種商店通路的分配情況。然後勞動統計局以這個數據為基礎,根據商店通路在特定調查區域的特定項目總消費支出所占比例,挑出商店樣本。決定商店樣本後,勞動統計局研究人員造訪每一家選定的商店,挑選一項或多項特定商品項目(如特定品牌的肥皂粉)來訂價。任何特定商品項目被選中的機會,是基於它在商店營收所占的份額,因此愈是受歡迎的項目,被選中的機會就愈大。挑選商店與商品項目的程序是樣本輪替流程的一部分,也就是定期重新整理樣本。

雖然勞動統計局企圖逐月給相同的商品項目準確地重新訂價,但通常不太可能做到,因為先前訂價的商品項目要不是售完,就是因為種種原因而斷貨或者無法取得。這種情況可能相當常見,尤其是女性服飾的流行時尚經常變化,想像你企圖在H&M、Forever 21或颯拉(Zara)等「快速時尚」(fast fashion)商店找到相同商品的狀況。如果有一個商品項目找不到了,勞動統計局研究員就會用新的替換。勞動統計局有一套指導方針,用來找出直接對比的商品項目,如果找不到可直接對比的項目,就用新的商品項目,並相應調整價格,但是這些由特定研究人員所做的決定,其主觀性都相當地高。

市場籃偏誤

「市場籃」的形成容易受許多可能的誤差所影響,不僅因為商品項目的選擇可能有錯,就如我前面所提到的,因為這是根據眾人所「說」自己買的東西,卻未必與他們實際購買的東西一致。舉例來說,我們知道非法藥品的銷量龐大,但是調查受訪者卻鮮少會承認自己的預算裡有很大一部分用在購買藥品。

CPI統計出的數字的誤差和問題很多。第一個問題當然就是如何決定消費者平均支出多少;第二則是如何計算一個家庭總收入的稅負,以及扣除之後的生活成本是多少;再者是有關醫療保健,保險給付多少、消費者自掏腰包的部分有多少?接受社會保險和退休金的人,和沒有這些津貼的人財務狀況不同。

還有個問題就是維持CPI商品與服務的代表性樣本,考慮到提供給消費者的新項目清單不斷在變動,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此外,有些銷售通路關門,又有一些開張,因此有必要重新整理才能讓樣本具有代表性。

再來就是有個別商品項目品質變化的問題。隨著價格變動,消費者可能傾向於藉由改變採購組合來盡量縮減支出,而且有個趨勢就是多買價格下跌的產品,少買價格上漲的產品。

相關書摘 ►《通膨的真相》:政府如何控制與操弄通貨膨脹——神奇的2%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通膨的真相:透視物價漲跌、利率升降背後,你我誤解最深的經濟現象》,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馬克・墨比爾斯(Mark Mobius)
譯者:林奕伶

通貨膨脹(與物價指數),不僅與消費者息息相關,也是投資的關鍵指標。
但通膨數字不只可能不準確,甚至會被人為操控。
新興市場教父、富蘭克林坦伯頓前執行副總裁馬克・墨比爾斯
在本書中清楚分析世人對通膨的誤解。

綜觀歷史,你會發現其實可以用「通貨膨脹/緊縮史」來概括世界局勢發展。從一戰後威瑪共和國的衰落(惡性通膨)與希特勒崛起、東歐共產國家的垮台、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惡性通膨),到西方國家1970年代的停滯性通膨(物價與失業率同時上升),與日本在經濟泡沫破滅之後所面臨的通貨緊縮(物價持續下跌),就能看到世界經濟史的縮影。

通貨膨脹是決定工資、水電費與退休金的基準,牽動央行利率、公債價格、股市行情,左右個人與企業的投資決策。說通膨是最重要的經濟指標之一,並不為過。作者在本書中透過各國經濟發展的實例,將為讀者揭露:

  • 通膨是如何衡量的?
  • 為什麼通膨數字不可信?
  • 為何我們的日常生活其實是處於長期通貨緊縮的狀態?

幫助你我打破對通膨的迷思,看見真相!

getImage-4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