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熱浪狂襲:德、法、荷高溫破40度,鐵軌膨脹核電廠停工

歐洲熱浪狂襲:德、法、荷高溫破40度,鐵軌膨脹核電廠停工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與世界其他地區比,攝氏37度的溫度並不高,但已經遠高於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平均溫度,而許多建築當初規劃時沒有考慮到極端溫度,因而出現了鐵軌膨脹、核反應爐被迫停工等問題。

歐洲7月21日以來受到今年第二波熱浪襲擊,德國、法國及荷蘭等地氣溫都破攝氏40度,巴黎甚至打破72年來最高的紀錄42.6度。高溫不只造成人們不適,由於建築、公共建設設計當初並沒有考慮到如此高溫,歐洲出現鐵軌膨脹影響交通、河水水溫過高無法冷卻核反應爐等問題。專家建議,歐洲國家必須接受極端氣候可能成為「常態」的現實,並提出應變措施,因應極端天氣事件。

(中央社)歐洲熱浪來襲,暑氣逼人,德國、法國、英國及荷蘭25日氣溫均創新高,法國首都巴黎飆到攝氏42.6度,打破1947年寫下的紀錄。科學家表示,隨著地球發燒,這種現象正變得更常見。

《路透社》報導,在法國首都巴黎,下午3時左右氣溫達到攝氏42.6度,刷新1947年7月出現的40.4度紀錄。

德國則連續第2天創高溫紀錄,今天在西北部林根鎮(Lingen)測到攝氏41.5度。

英國氣象局(Met Office)引用在倫敦希斯羅機場測到的溫度指出,英國寫下7月最高溫攝氏36.9度。

荷蘭氣象局(KNMI)表示,荷蘭南部氣溫上升到攝氏40.7度,這是有紀錄以來首次突破40度,也打破剛剛在前一天創下的39.3度全國紀錄。本週之前,荷蘭全國最高溫38.6度已保持75年之久。

氣候科學家說,由於溫室氣體排放導致全球暖化,這類熱浪正變得更常見。

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環境變化研究所(Environmental Change Institute)教授郝斯坦(Karsten Haustein)說:「今年7月成為史上最熱7月的機率為40%至50%。這波熱浪與氣候變遷預測一致。」

瑞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資深研究員殷奈斯(Peter Inness)指出:「不管是全球或歐洲各地,最近好幾年夏天都出現非常高的氣溫,這與我們預期人為導致的全球暖化結果非常相符。」

《轉角國際》報導,當前壟罩西歐的超級熱浪,始於2019年7月21日,也是繼6月底後、今年歐洲的第二波嚴重熱浪。各國氣象局表示,熱浪的成因是因為北方高壓在西歐上空形成「阻塞高氣壓」,阻擋了涼水的西風與水氣路線,並讓伊比利半島與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熱空氣趁虛而入,進而形成了極端乾燥與炙熱的異常天氣。

河水熱到無法冷卻反應爐,法國、德國核電縮減

高溫熱浪不僅歐洲居民感到不適,《CNN》報導,雖然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華氏100度(約攝氏37度)左右的溫度並不高,但已經遠高於歐洲大部分地區的平均溫度,而許多建築、公共建設當初規劃、設計時並未考慮到如此高溫。

(中央社)法國電網營運公司電力傳輸網絡(RTE)的數據顯示,法國核電廠24日發電量減少約5.2十億瓦(GW)或8%。格林威治時間25日8時40分(台北時間25日下午4時40分),法國有6座核反應爐發電量縮減,另有2座反應爐暫停運轉。

負責法國58座核反應爐運轉的法國電力集團(EDF)表示,由於隆河(Rhone River)水溫高且流速低,他們將布傑(Bugey)、聖艾班(St-Alban)和特利卡斯汀(Tricastin)的核電廠降低發電,恐怕今天過後才恢復正常。

法國電力集團還說,因南部加倫河(Garonne River)水溫過高,發電量2600百萬瓦(MW)的戈費契(Golfech)核電廠2座反應爐暫停供電。

核電滿足法國75%以上電力所需。23日法國核電可供應量占全國可發電量比例,較24日減少1.4個百分點至65.3%。

德國電力公用事業公司意昂(E.ON)旗下核電公司PreussenElektra也表示,由於威塞河(Weser River)水溫過高,25日可能讓格隆德(Grohnde)核電廠的反應爐暫停運轉。

德國的PreussenElektra則發布聲明說,發電量1430 MW的格隆德核電廠預計25日中午起至28日暫停運轉。若氣候改變可能調整計畫。

火車鐵軌受熱膨脹,連高溫電纜都故障

《CNN》報導,部分火車鐵軌承受不住高溫,發生鐵軌膨脹、彎曲的情況。考量到出軌的風險,部分歐洲國家取消了火車班次。

運營英國鐵路基礎設施的Network Rail表示,倫敦及其周邊地區的軌道溫度將超過50攝氏度,幾乎是英國夏季鐵路平均溫度的兩倍。

《衛報》報導,提供英國東海岸線鐵路服務的倫敦東北鐵路(LNER)表示,由於彼得伯勒(Peterborough)和國王十字車站(King's Cross)之間的部分列車會進行車速限制,一些車次可能會被取消或延遲。

不只鐵軌,過度高溫也讓大眾交通工具的電線故障。《經濟日報》報導,比利時電車故障事件頻傳,連接巴黎和倫敦間的大力士高速列車(Thalys)和歐洲之星(Eurostar)火車班次25日也因為高空電纜過熱而遭到中斷,產生故障。

《紐約時報》報導,奧地利國家鐵路服務部門開始用白漆塗滿軌道,藉由反射太陽光,增加軌道的散熱功能,德國和瑞士的部分地區也開始進行類似工程。《CNN》報導,工程與技術學院的鐵路專家約翰·伊斯頓(John Easton)的表示,「這可以讓軌道降溫約5°C,並減少信號故障導致嚴重的中斷。」

高溫容易造成年長者、幼兒中暑、脫水

此外,高溫也容易造成年長者、幼兒中暑、脫水。《紐約時報》報導,英國公共衛生部首席環境公共衛生科學家歐文・蘭德格(Owen Landeg)警告,極端高溫正在危及老年人、健康狀況不佳的兒童和幼兒。他說:「極端高溫逼迫我們的身體,尤其是心臟和肺部,必須更加努力地維持正常的溫度。」

《CNN》報導,牛津大學環境變化研究所(ECI)的克萊爾・希維塞德(Clare Heaviside)表示,熱浪會造成嚴重的健康風險,導致心血管和呼吸系統衰竭,甚至導致死亡。

《France 24》報導,在奧地利施蒂里亞地區(Styria),就有一名兩歲的兒童22日在一輛停放的汽車中睡著,汽車在高溫曝曬下,孩子在車內脫水死亡。專家建議年長者關閉窗戶,並在一天中最熱的時候拉下百葉窗。

極端天氣可能常常發生,歐洲得制定應變措施

《中廣新聞網》報導,像這樣極端的天氣型態,偶爾發生,本來是自然現象,不過氣候變遷提高極端天氣型態發生的頻率,英國氣象專家說,搞不好將來每隔一年就來一次。 英國氣象單位去年做的研究發現,因為大氣中溫室氣體濃度太高,英國現在發生熱浪的機率,是1750年的30倍。

《紐約時報》報導,根據國際能源署2018年的一份報告,歐洲僅佔全球空調產量的6%,只有不到10%的歐洲人擁有空調系統,在德國,這個比例甚至低於2%。許多歐洲國家,過去透過高聳的建築遮蔽保持街道涼爽,而厚壁的建築物和敞開的窗戶能協助建築物內部散熱。但面對極端氣候,這樣傳統方法可能不再適用。

《CNN》報導,牛津大學環境變化研究所主任弗里德里克・奧托博士(Dr Friederike Otto)表示,歐洲國家必須接受氣候變化的現實,並學會適應極端天氣事件。

《France24》報導,2003年的法國熱浪導致近1萬5000人喪生。《CNN》報導,之後法國針對異常高溫採取了重要的預防措施。奧托表示,「法國製定了計劃,包括停課、設置求助熱線等,降低了熱浪帶來的傷害。」《中廣新聞網》報導,這次法國就對巴黎以及其他19個地區,發布最高層級的高溫警報,法國建議民眾盡可能待在室內,部份托兒所暫停托育。

《CNN》報導,世界氣象組織(WMO)的氣候科學家保羅・魯蒂(Paolo Ruti)則建議,城市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來減少高溫影響,比如在公車站和地鐵車站安裝噴霧系統,綠化屋頂,這對建築散熱有所幫助。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