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前星國外交官比拉哈里:為何新加坡應與香港抗爭者是理念一致的同路人?

回應前星國外交官比拉哈里:為何新加坡應與香港抗爭者是理念一致的同路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歷史角度看,新加坡與香港份屬友邦,雙城擁有共同歷史記憶,雙城故事背後的文化經濟互動網絡應時刻被惦記。

二戰之後國泰、邵氏、光藝三間新加坡電影公司來港進行星港雙城協作,是香港電影成功故事不能不提的重要一章。香港著名導演王家衛作品之一《花樣年華》,以穿梭星港兩地的香港文化人劉以鬯為戲裡角色原型。1950年代劉以鬯曾旅居的新加坡金陵大旅店(Kam Leng Hotel),現已被視為新加坡國家文化聖地之一。

同樣從歷史角度看,於時代洪流之中,「永不說不」從來是較穩健站方,畢竟歷史路途往往充滿未知之數。例如,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在1987-1991年間進行歌唱革命(Singing Revolution)之後能夠獨立建國並非必然。美國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學者Walter Clemens甚至在7月11日於《外交家》雜誌發表相當政治不正確的文章Could Hong Kong Become Another Estonia?,藉由上述波羅的海國家事前不易預見的歷史發展想像香港政治未來。事實上,對新加坡管治精英來說,歷史如何充滿變數自不待言。新加坡政府向來積極教導國民,過去新加坡建國進程如何充滿駭浪﹑今天國家所擁有的一切如何不是理所當然。從這個角度看,比拉哈里對於香港時局頗有商榷空間的評論是否真的合乎新加坡國家利益,便不無懸念了。

原文刊於台灣《上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