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我是女人怎麼可能厭女?因為「厭女」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這些都是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

文:Ellery Huang

作為關心性別議題的你,想必一定經歷過這樣的對話。

「你這種言論是厭女。」你這樣說,卻得到以下的回覆。

「怎麼可能?我都會陪我老婆回家掃墓,怎麼可能厭女?」「我最喜歡女生了,怎麼會厭女?」「我是女人,不可能討厭我自己吧?」這樣的說詞,常會被用來當作「我沒有厭女」的辯解,對於非相關學術研究者而言,這確實是很常見的誤解。

先說結論:就算你尊重女人、熱愛女人,甚至自己本身就是女人,你仍舊有可能有厭女傾向。

隨著上野千鶴子的《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一書的中文化,使得「厭女」這個概念在台灣愈來愈常受到討論、在生活情境或網路論戰中被提出。

當一個人被指責厭女,卻急著用自己熱愛女人加以反駁的人,其實完全誤解了「厭女」的意思。有這麼多的人,對於它的誤解如此常見,就是在於所謂的「厭」,在這個詞彙裡並不僅僅是「厭惡」而已。

厭女傾向:把世界二分成「陰柔」與「陽剛」,再說陰柔=女性=次等

要解釋清楚厭女,就得從另一個同樣經常被誤用為人格攻擊的詞彙「父權」開始說起。

起初父權一詞所指的, 僅是人類社會中多以年長男性擔任家族/集團領導者的現象。後來這一詞才被女性主義理論使用,衍伸為現在我們所認識的「以男性為中心,以男性為相對優越,並以支配/受支配關係建立人際/組織關係的社會系統」,作為一種理解社會運作、與分析批判的基本架構。

而要注意的是,「以男性為相對優越」的部分中,哪些事情被認為與男性有關,而哪些事情又被認為與女性有關?這在不同的文化下可能會有些差異,而這就構成了厭女概念的基礎。

厭女(misogyny)與父權(patriarchy)的翻譯類似,都是由組成字根意譯的譯法,但是若我們只由中文翻譯去理解它的意涵時,並無法精確捕捉到它原本的概念。因此,我們只能回到它們實際上想指出的現象,才能正確理解原意。

在前述的父權系統下,那些「被社會認為與男性連結的性質」(以下稱為陽剛的),以及「被某個社會認為與女性連結的性質」(以下稱為陰柔的)之間就產生了高低之分。這套二元的評價系統滲透到人們的心中,影響我們不假思索地「覺得」某件事情是「較好的、正確的」,同時那些較好的特質,又多半被認為與男性有較高的關連;反之,次等的、附屬的特質,則被認為與女性有所關連,這才是厭女概念所要指出的現象。

例如「理性」對應「感性」、「魄力」對應「寡斷」、「強壯」對應「柔弱」、「冷靜」對應「情緒化」、「控制」與「臣服」、「獨立」與「依附」,這樣二元化評價的意識型態,使得我們往往跳過對於不同現象間存在模糊地帶(或者它們可能根本不是相反的!)的思考,甚至只要表現出形式上的冷漠,或者「霸氣」,便容易被認為是較為有理的一方。

看似善意的「女兒要捧在手心上疼」也算厭女說法

在與性別刻板印象的聯合作用下,陰柔標籤貼滿身的女性們,往往在實際互動之前,就已經被戴上陰柔的濾鏡檢視,預設她們的一切動機都與這些性質有關,而陰柔又普遍被認為比陽剛來得差,這為所有女人都帶來困擾,無論她們是否願意展現出那些「被分類為」陰柔的氣質。

如果你為了在工作上獲得肯定,而表現得強勢果斷、不畏衝突,或許會得到上級的肯定,然而「這種個性的女人肯定沒人娶」、「大概是慾求不滿」、「女上司就是特別難搞」之類的耳語也會隨之而來。

但若你注重團體內的氣氛,努力維持和諧,說話溫柔可親,最好還做得一手好菜兼清潔整理能手,便容易得到一句:「可以嫁了!」的正面鼓勵——即使你根本沒有這個打算。不管你要不要男人,只要你是個女人,人們總歸假設你一定是想要結婚,有個男人好依靠。

因此,衝突就來了:普遍認為適合婚配的性格,往往與那些被認為適合在職場有所成就的特質互相衝突,自然導致了親友同儕的各種善意叮嚀,對於身在其中的女性們形成了許多不必要的矛盾壓力:要獲得成就,就一定要具備陽剛特質嗎?想有個伴侶,就一定要「像個女人」嗎?

同時,我們也可以見到許多與刻板印象連結的厭女說法:「女生理科天生就是比較不好」、「女生就是比較情緒化」、「女兒是要捧在手心上疼愛的」,有時出現的時機甚至可能是想表現某種對女性的同情心。這些說法除了讓人產生「女生的特質=較為弱勢」的聯想,也讓女性生來就背負著「個人成就是次要,妳只要成為好的依附者即可」的枷鎖。

沒有人是全然的陽剛或陰柔

社會傾向排斥人們擁有陰陽混合的性質,那使得人們難以辨識和理解,但這是違背正常狀態的:在不同時刻與角色下,每個人都可能因應表現出相對的特性與需求。畢竟,幾乎沒有人在每個時刻都堅持世界給我們的角色設定,維持純然的陽剛或陰柔。甚至,從根本說來,陰陽的分類本就是承襲著歷史文化所給予,人的本質上並沒有陰陽可言。

同樣在此一價值體系下成長的我們,即使並不認為女性是較為次等的人種,仍然可能因為接受了周遭世界呈現的「常態」,對陰柔特質帶有直覺的僵化評價。這樣的表現與你我的身份是男是女並沒有直接的關係,當然也跟你是否對女性有性慾、是否愛女人沒有關係,一切只是因為我們太習慣這樣的世界,而認為它就該如此運轉。

在女性主義理論中,這些帶有批判性質的概念,都是為了指出某些現象給人們帶來的影響,而非用來「貶低個人人品」如何的工具。太過粗糙地胡亂套用,反而會降低人們認真思考這些概念的意願,而只當成某種新的「判斷壞人」標準,急忙撇清自己與這種意識型態的關係。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