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擂臺政治」到「直銷政治」:國安局私菸案與網路時代的政治溝通

從「擂臺政治」到「直銷政治」:國安局私菸案與網路時代的政治溝通
Photo Credit: CN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對政治醜聞時,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期待,就是期望能負責任地認錯、並積極地檢討預防,而蔡英文第一時間使用「超買」一詞,只會增加「蔡英文=馬英九2.0」口語攻擊的正當性,並激起廣大抽菸民眾的相對剝奪感 。

文:西涼寺

蔡團隊又出包了。原本若好好處理,影響可以最小化、甚至小幅加分的走私菸案,因為總統府發言玩弄「超買」與「走私」的文字遊戲,而在網路上炸裂,逼著蔡總統隔天7月27日親上火線定調「違法私菸」並道歉止血,但傷害恐怕已經造成。

「超買」的殺傷力,一方面在於增加「蔡英文=馬英九2.0」口語攻擊的正當性,凸顯兩人都是高階文官出身,都有在細節文字執著,喜歡利用文字模糊解釋或定義區別來減輕自己責任的個性瑕疵。另方面影響可能更為深遠的,是「超買」一詞進一步刺激廣大(尤其是社經地位中等以下)抽菸民眾的相對剝奪感(我繳菸捐,你給我超買),這種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成為揶揄幹醮對象的失言產生的潛在擴散效應,其影響範圍恐怕難以評估(也因此,政府急需趁此機會一併檢討菸捐與電子加熱菸等議題,或可一定程度內稍微減緩衝擊)。

「超買」一詞造成嚴重失分,已經是不用爭議的事實。但作為2020支持蔡執政路線的選民之一,筆者認為蔡陣營仍可從「超買」事件中學到建設性的教訓,而在接下來六個月逐步反轉局勢(就像英文俗諺所說「殺不死你的,將使你更強大」)。除了前述政府應正視菸捐與電子加熱菸等議題外,筆者認為此次事件對蔡團隊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其凸顯出蔡陣營似乎並未跟上網路時代的政治溝通模式,而這一點,在接下來的六個月內,還是有機會反轉的,期待蔡身邊的幕僚群能夠即時看到政治大環境的演變,並做出適當的調整。

從「擂臺政治」到「直銷政治」

簡單來說,目前臺灣絕大多數的政治人物,都長期習慣「擂臺政治」式的政治溝通模式,也就是把所有發言場合想像成與政敵的拳腳攻防,無時無刻都在計算敵我在賽場上的得分與失分。因此攻擊時能酸就酸,防禦時能避就避,非到必要,絕不承擔責任,否則形同承認中拳受傷,而在賽場上失分。或許就是這樣的溝通模式,結合蔡英文高階文官的個性特徵,才出現神奇的超買一詞。

但蔡陣營需要利用此次事件反省的是,「擂臺政治」式的溝通模式,在21世紀的網路時代早已成為政治人物的沉重負擔。這種無時無刻都在攻擊或卸責的溝通方式,只對各自的基本盤有效,提供了雙方彼此的相罵本,卻逼走了只希望政治人物好好解決問題、改善人民生活情境的中間選民,甚至創造第三勢力的操作空間(柯文哲與館長的崛起某種程度就是此一期待下的產物)。

相較於「擂臺政治」,網路時代的政治溝通,強調的是和來自社會不同角落的分眾選民做直接即時的對話(姑且稱之「直銷政治」,這就是為何直播突然成為重要的政治溝通工具)。而直銷政治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要爭取選民稍縱即逝的注意力(attention span),尤其要懂得如何cut the bullshit(別說廢話),在最短時間內(有時候短到數秒),就能打中選民期待聽到(而不是政治人員自己想說)的重點,讓選民願意坐下來花更多的時間聆聽政治人物後續更完整的論述。

黃國昌點名李大維 應說明國安會有沒有人涉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對選民來說,在面對違法私菸案這種政治醜聞,用「超買」這種細節文字解釋來嘗試減輕或推卸責任,恰恰是最典型的「政治bullshit」。選民一旦感受到這樣的操作,該次與選民進行政治溝通的嘗試就幾乎註定以失敗告終。相較於「超買」一詞背後反映的「擂臺政治」思維,政治人物在「直銷政治」時代面對政治醜聞,應該將其理解成政治人物與選民之間信任感的受創,從信任感重建的角度來進行危機處理,才是對其政治生命來說最有效的風險管理策略。

事實上,這種以重建選民信任感為核心的風險管理策略在過去也一樣適用,但其影響在網路時代因為言論的傳播效率,而被等比式的放大。

而在面對政治醜聞時,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期待,說穿了其實也就跟大多數人類社會的衝突管理一樣再簡單不過,就是期望政治人物負責任地認錯、並積極地檢討預防。而負責任地認錯,又進一步包含個人的政治責任與涉案人員的法律責任,面對政治醜聞真正負責任的態度,應是兩者一併承擔,也就是先承認政治人物個人的政治責任,同時積極追究相關人員之法律責任。

政治醜聞風險管理的正確SOP

從上述政治醜聞風險管理的角度來看,我們就知道為何總統府26日的回應引發軒然大波,但27日的回應卻產生一定的止血效果(當然傷害已經造成)。為了重建選民的信賴,總統府面對此事的態度原本應依循以下的SOP順序來處理:

  1. 負起政治責任:首先,不用管是不是陋習,作為總統,開宗明義就應先概括承受政府國安部門管理不週的所有政治責任,並為了讓國人失望而向國人(尤其是負擔菸捐、相對剝奪感特別重的民眾)道歉。
  2. 追究法律責任:其次,徹查本案所有涉案人員的相關法律責任(目前法界各方討論看起來主要是圍繞在貪污罪),並務求公開透明,持續主動公布相關事實與證據,把所有不法人員和歷史陋習連根拔起。
  3. 落實檢討預防:最後,建立未來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的系統性制度。

在心理機制上,政治人物勇於承擔個人的政治責任(SOP第1點),是讓選民相信其有後續追究涉案人員法律責任(SOP第2點)以及健全未來系統性制度(SOP第3點)的先決條件。而在政治效應上,第一時間勇敢的認錯,也反而會讓(至少綠色與中間)選民願意對本案作為歷史共業(只是在蔡任內破獲)給出持平的評價,而最小化本案對蔡政府的政治衝擊。

國安局菸品案 北檢提訊吳宗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可惜的是,總統府26日面對此事的態度,並未能依照上述政治醜聞風險管理的SOP。除了使用「超買」一詞外,蔡總統26日首度露面的發言也僅表示「事件凸顯長時間的陋習,還有國家體制跟管理機制鬆散」,而完全避談其個人的責任。事實上,蔡總統在事件前幾日唯一表達的歉意,是為了外交人員的努力被掩蓋而向其道歉。

這句話單獨拉出來看並沒有錯,但是在醜聞風險管理的關鍵時刻,這句話卻很難不給予選民「蔡總統在暗示國人不要忘了她本次外交行豐碩成果」的印象,這樣的優先順序並無法適當回應選民的期待。

相較之下,蔡總統27日親上火線,對於政府未能及早、主動發現這個長期的弊端,表示「作為國家的領導人,我必須要表達歉意」(SOP第1點)。蔡總統同時也選擇不將責任推給前朝,而強調不論是從那個政府時代開始,「今天我們執政的政府,就要一肩扛起責任,我們一定會查辦到底,釐清責任(SOP第2點),讓這個事件將來不會再發生(SOP第3點)。」這樣的回應,在風險管理SOP的順位上就正確得多。

雖然因為「超買」一詞社會觀感太為負面,蔡總統27日的回應不可避免還是會在網路上被一陣訕笑奚落,但是罵完了,氣出了,這件爭議對選民來說也就暫時結束了。接下來,就看政府有沒有辦法用更積極的作為來爭回民心(尤其是案件本身的後續究責與菸捐和電子加熱菸等政策議題的處理)。

筆者期望上述的危機處理經驗,能夠讓蔡團隊在大選剩下的六個月裡,進一步針對直銷政治時代的選民需求做出溝通策略的調整,以回應2020大選的艱困挑戰。

蔡2020無法迴避的年改與一例一休議題

值得附帶一題的是,上述「直銷政治」的溝通原則(別說廢話、快速回應選民的期待),以及政治醜聞風險管理的SOP(第一步勇於承擔責任),事實上也適用於政治人物與選民之間因為政策或其他因素而產生的衝突管理。而對蔡總統2020的選情來說,一例一休與年改所造成的選民憤怒情緒,都是蔡總統在接下來六個月無法迴避的衝突管理難題(另一個也許更重要的衝突是白綠分手,但篇幅關係只能留待另外專文討論)。

就一例一休來說,直至今日,很多年輕選民提到一例一休仍然忿忿不平,這背後深層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即便大家能夠理解政府必須在資本家與勞動者利益中求取平衡,但蔡政府對其在修法過程的各種失言、紛擾、以及拿掉七天假帶給勞工朋友的背叛感覺,從未給出任何實質的道歉(SOP第1點),而往往表現出「我們很難做,已經做很好,你們要知道」的態度。也就是這種態度(政治bullshit),直接導致蔡政府遲遲無法與許多年輕勞工階層達成情緒上的和解。

勞基法 砍七天假 一例一休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黃筱歡

而就年改來說,雖然軍公教原本就是綠營弱勢的選票區塊,但年改過程的選票衝擊,相當程度因為蔡政府衝突管理的失當而被極度放大。軍公教族群對於蔡政府的憤怒,固然很大部分是來自口袋裡的錢被拿走,但不可否認也有相當部分是因為感覺到他們過往對國家的貢獻—事實上也就是他們的全部人生—突然被社會集體否定、甚至被直接間接羞辱為米蟲。

筆者就曾從身邊好幾位軍公教子女的英粉朋友那,聽到他們因為父母輩(可不都是深藍)在年改過程中被社會集體否定而感到難過不平(這雖然這只是筆者個人同溫層的經驗,但或許也反映出了年改所帶來情緒傷口的深刻程度與擴散效應)。

對軍公教生命經驗的否定,當然不是蔡總統與陳建仁副總統的本意(他們自己也是軍公教),但這樣的操作與造成的情緒影響確實存在,蔡總統也曾經為了他們在年改過程的犧牲奉獻,而向軍公教做出道歉與感謝。可惜的是,在蔡總統各場辣台派的演說中,可以明顯看出蔡總統現在對年改的溝通策略往往是簡單帶過軍公教「現階段」因為年改的犧牲(OS:我有提到喔),而將大多數時間花在「我一直被攻擊、我很辛苦、但我終於做到」。

這樣的溝通策略對於相對從年改獲益的族群來說當然有效,但對於緩解受年改族群更深層的情感傷口—其生命意義與過去貢獻被社會集體否定而造成的心理創痛—卻沒有太大助益。其結果就是反向動員,使這個族群發瘋似的支持韓國瑜,成為韓粉的核心主力。

韓粉凱道造勢 夾道歡迎韓國瑜進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執政必然有包袱,年改與一例一休也已註定成為蔡總統2020選舉的負擔。但若從政治溝通的角度來思考,蔡團隊仍然有著更有效處理這兩個議題的可能性。其中最重要的關鍵,在於放下政治人物個人的得失,不要急著辯解,而花時間換位思考,理解選民究竟在氣什麼,找到選民情緒反應的根源何在(不是說好不砍我的七天假嗎?又為何要否定我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呢?)。

這些情緒或許源自對政府改革努力的誤解,對政府不盡公平,但相較於與人民激辯,更有效的政治溝通策略,或許是誠懇的告訴選民「我聽到了、我知道你在氣什麼了、抱歉我懂的太晚了」。這樣的溝通方式或許無法讓年改一例一休一下變成加分議題,但至少可以成為與選民衝突和解的第一步,增加他們願意坐下來花時間聆聽你下一步國政規劃的機會,而不是反射性將你視為必須擊敗的政敵。

唯有打開這些深層的情緒心結,才有可能一張一張的把這些選票爭取回來,增加蔡總統2020爭取選民支持連任的機會,確保臺灣主體性的執政路線。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