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漂亮》:「你好漂亮」就跟毒品一樣,越想聽到就會越在意外表

《我不漂亮》:「你好漂亮」就跟毒品一樣,越想聽到就會越在意外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很漂亮=毒藥。稱讚外表並不是稱讚。我們該看的是對方有什麼能力,能完成什麼事,並且為他的可能性鼓掌。不,其實也不必刻意為此稱讚他,只要相信他、關注他,這樣就夠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裴銀貞(Lina Bae)

「漂亮」不是一種稱讚

有人會喜歡被人品頭論足嗎?
但是我們卻時時刻刻在「議論別人」。
尤其關於外表。

  • 長得醜、長得不好看、很胖、身材不怎麼樣。
  • —很黑、皮膚很髒、痘痘肌、雀斑多。
  • 髮質差、髮量少。
  • 眼睛小、眼睛看起來很凶、看起來好像沒眉毛。
  • 鼻子塌、朝天鼻、鼻孔大。
  • 法令紋很深、嘴唇很薄、牙齒不整齊。

沒有人聽到這些話會覺得開心,
先不管這些是「事實」與否,但挑這些來說不是很卑鄙嗎?

另外還有一種稱讚不能說,
就是「漂亮」這個詞。

  • 好漂亮、好苗條、好美。
  • 皮膚好白好美、陶瓷肌。
  • 髮質好柔順、髮量茂密。
  • 雙眼皮好漂亮、睫毛跟洋娃娃一樣。
  • 鼻子好挺。
  • 嘴唇好性感、牙齒好整齊。

我在加拿大生活的時候,
有一次對朋友說:「你真的好漂亮。」
但是卻因為要解釋為什麼這麼說而冒了一身冷汗。
因為朋友覺得很唐突又感到不開心。

可是我說的明明是稱讚啊?我覺得很奇怪,
但是「漂亮」其實是一種評價。
而且還是極為失禮的評價。

有一次和我感情很好的姊姊
曾經對我抱怨她覺得在公司心很累。
她說她很討厭公司的人跟她說「你好漂亮」
「大美人」「越來越漂亮囉」,因為讓她心情很差。
我那時想說:「姊有事嗎?這不是稱讚嗎?」
但其實另有內情。
她待的公司很小,員工不到十個人,
除了姊姊,大部分都是年紀相差十歲以上的男人。
或許大家會想,可也還是稱讚啊?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那麼,如果是像下面這樣的話呢?

「美女給的咖啡喝起來就是不一樣啊。」

「我們公司要是沒有○○○,上班還有什麼滋味啊。」

「長這麼漂亮,一定可以嫁個好老公!」

姊姊說這不是在評價工作能力而是外表,
感覺自己被性物化。
她真的非常非常討厭這種感覺。

如果想要稱讚別人,
我們不要稱讚他天生的外表,
請稱讚他的能力、努力吧。

當然我也常看到漂亮的人
就會反射性地脫口而出:
「哇!你真的好漂亮!」⋯⋯
所以在指責別人前,我應該先從我自己做起。

你好漂亮是一種毒藥

你好漂亮這句話就跟毒品一樣,
越是想聽到這句話,就會越在意外表。
甚至若不滿意鏡子裡自己的樣子,
還會因此而感到憂鬱。

你好漂亮這句話甚至會加重人對外表的執著。
讓人花更多心思在自己的外表上,
對美妝趨勢會更敏感,
嚴重的話,會覺得自己得擁有所有的化妝品,
於是買得更多,用得更凶。

妳好漂亮這句話也改變了我的生活。
為了想聽到人家稱讚自己漂亮而批評、作踐自己。
對我來說,稱讚外表比貶低外表更像毒藥。

  • 哇,眼睛真的好漂亮!
  • 只要瘦下來,真的會很漂亮!

聽到這些話,就會讓我覺得,
原來漂亮才有人愛,所以我想變得更漂亮。
如果不漂亮就沒有價值。
那麼我是一個沒用的人嗎?
好,那我要更努力打扮才行。

我以為只有我這麼想,
但是當我開始經營YouTube後,
我發現真的有很多人跟我有一樣的想法,
讓自己的存在變得更狼狽的想法。

所以我的結論如下:

你很漂亮=毒藥。

稱讚外表並不是稱讚。
我們該看的是對方有什麼能力,能完成什麼事,
並且為他的可能性鼓掌。
不,其實也不必刻意為此稱讚他,
只要相信他、關注他,這樣就夠了。

有女兒的父母有兩種選擇,一是告訴她如果想變幸福就要減肥,另一個則是了解女兒的潛力。——羅賓・西爾維曼(Robyn Silverman)
p214-p215_圖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不漂亮:外表決定一切,但我決定我自己》,大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裴銀貞(Lina Bae)
譯者:曾晏詩

因為醜陋的外表,讓我難以平凡度日。別人冰冷的視線,讓我想找個角落躲起來。為了生存,我積極化妝,為了找到自我,我開始卸妝……——作者裴銀貞

卸妝的同時我下定決心,
不再因為他人的視線,鄙視自己,
浪費時間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渺小!

小學三年級被男同學罵「死肥豬,自殺吧!」她又氣憤又委屈,企圖結束生命。(沒有人一出生就是胖子,到底我做錯了什麼?)

每個人都想變漂亮,想變得受歡迎,她開始化妝,上傳YouTube,大家看到她的臉,攻擊語言沒停過。(你超醜的!髒了我的眼睛。長這麼胖待在家裡就好,幹嘛跑出來……)

以為化了妝會幸福,努力減肥會快樂,但越化越痛苦,也常常餓了一整天,卻在凌晨暴飲暴食。瘦了二十公斤,又反彈三十公斤……(我想當演員,想實現夢想,然而外表和身材成為最殘酷的絆腳石。)

到底要瘦到什麼程度才會漂亮?要在臉上化多少妝才會漂亮?如果每天討厭自己,誰會喜歡你?如果每天活在被評價的地獄,自信的天堂何時才會來臨?

一個掙脫「我不漂亮」枷鎖的真實故事。主角裴利娜是每一個人尋找自我的縮影,一路受到社會價值的歧視與霸凌,但在謾罵之中,仍有微小的聲音支持她,鼓勵她,甚至被她的勇氣安慰與療癒。也許你無法改變「外表決定一切」的框架,但只要「我決定我自己」,誰都無法傷害你了。

《我不漂亮》有作者對於自身價值的掙扎──

  • 「當我開始化妝後,很常聽到這些稱讚和鼓勵。這些話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力量,讓我產生了自信,也讓我深刻學到尊重自己的方法。感覺我好像成為很有價值的人。」
  • 「我遇到了一個根本的問題。為什麼我會把化妝當作興趣?為什麼化妝是我表現自己的方式?一直以來我以為化妝會讓我心情變好,是化妝拯救了我,是化妝讓我的自信感重生。但是,如果這一切並非是我自主選擇的呢?」
  • 「如果減肥、化妝都不是為了自己而做,而是因為別人的視線,是因為不想被別人罵,所以才減肥、才化妝的呢?一想到我之所以這麼努力,都是在否定我自己真實的長相,我突然恍然大悟。所以我現在,決定要卸妝了。」
getImage-7
Photo Credit: 大田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性別』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