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斯・佩羅傳奇:兩大黨以外,美國史上最高票的總統候選人

羅斯・佩羅傳奇:兩大黨以外,美國史上最高票的總統候選人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92年美國總統選舉的「佩羅現象」有著更深、更廣的意義,它代表美國政治根本上的改變:傳統裡位於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中間的龐大組織——政黨、主流建制媒體、國會——影響力越來越小。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Olivia B. Waxman
譯:徐宛琳

羅斯・佩羅(Ross Perot),德州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同時也是美國史上最成功的第三方勢力總統候選人,已被家族發言人證實於今年7月9日去世,享壽89歲。

1992年他以獨立候選人的身份參選總統,雖然輸給了克林頓(Bill Clinton),但他獲得了約19%得票數。他擅長將「保守派、藍領階級、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及「中間溫和派但財政上偏保守」的兩種選民結合在一起,這些人對現狀感到不滿,不相信既有政黨,並希望降低遊說集團或特殊利益團體能夠施壓政策的權利。更值得注意的是,佩羅是第一個試圖透過傳媒將政見直接傳達給大眾的候選人。

一切從1992年2月20日的賴瑞金現場(Larry King Live)開始,佩羅在節目中宣布,若是美國人民簽署請願書,讓他在50個州都取得參選資格,他便參與總統大選。時代雜誌在1992年5月25日的封面故事稱這是「自波斯灣戰爭期間懸掛黃色絲帶之後就未曾見過的自發性熱情,⋯⋯80年來沒有一個獨立候選人能獲得如此巨大的支持。」

時代雜誌稱佩羅的競選「是美國民主失敗的象徵,也是民主能夠自行重建的希望燈塔」;他讓人對政治專業感到困惑,「羅斯・佩羅在短短的三個月裡,從零開始創造出比數十億美元的公司還要更大的結果,甚至可能比他投入數百萬美元舉辦的競選活動還要大。無論輸贏,他的民粹主義運動及他對既有政黨的挑戰或許都有助於打破美國民主的僵局。」

同期雜誌的訪問中,佩羅提到他之所以會受歡迎,是因為選民無處解決的不滿情緒:「發生的這一切實際上與我無關,而是與人民對國家現況、及國家未來的擔憂有關。人們對我們的後代將會生活在怎樣的國家中深感憂慮,這是用民調無法顯示出來的。如果我想要有更多自發性支持者,我需要做的只有參加一些全國性的節目。」

那年夏天政治評論家克勞薩默(Charles Krauthammer)深入分析佩羅的媒體策略、以及他的競選活動如何引起騷動,不單從他所吸引的選民類型,還有他如何吸引這些人。以下是他在1992年7月13日發表的報導中對當時現象的描述,標題為「羅斯・佩羅、來電直播節目與總統」

「佩羅現象」有著更深、更廣的意義。它代表美國政治根本上的改變:傳統裡位於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中間的龐大組織——政黨、主流建制媒體、國會——影響力越來越小。一直以來,在美國獲得並運用權力的方法就是控制、迷惑、或是佔領這些組織;佩羅天才的地方在於,他是有史以來第一個認知到,或許可以利用科技來超越這些組織的人。無論輸贏、無論他有沒有自覺,佩羅象徵著直接民主的新時代即將來臨⋯⋯

對於媒體,他發現媒體的大量擴張創造出一種全新的模式:一種能夠直接接觸美國人民,不需要透過丹・拉瑟(Dan Rather)或《紐約時報》中介的方式。佩羅競選活動的成功大部份要歸功於他推出的來電直播節目,這讓他能夠不經過濾地傳達訊息。對於國會,他提出跳過國會、藉由「電子市政廳」(electronic twon hall)來實現直接民主。佩羅說,透國電子市政廳,美國人民將能直接與領導人對話,解決笨拙、腐敗的國會不想面對的那些棘手問題。

克勞薩默指出,開國元勳們設計的權力制衡及總統間接選舉制度都是為了確保這種「直接民主」不會發生。政黨和國會「成為統治者和被統治者之間的額外過濾器」他寫道。「一個世紀前,你需要透過政黨集會和選舉委員會的地方區長才能傳達訊息,但是在衛星電視時代,你不需要這些就可以做到。」

佩羅發現他可以更有效地和黨的忠實支持者,乃至於所有人,更有效率的對話。「為什麼不能讓一個人到賴瑞金現場,直接地傳達自己想說的話呢?」克勞薩默寫道。「超級媒體?傳媒的民主化,例如CNN、MTV和C-SPAN,象徵著那些巨獸可以被超越。至於國會?就是一灘汙濁的死水、特殊利益集團的巢穴。去市政廳吧!」

佩羅不只上全國性電視節目,他也製作了一些資訊型廣告,若是放到YouTube盛行的現代或許會引起旋風。1992年10月,播出了佩羅一場關於經濟議題的演講,收看這場演講的人數比緊接著撥出的棒球比賽還要多——《時代雜誌》指出「這證明了選民能坐下好好聆聽關於各種議題的討論」。

他的最後一期節目標題為「雞毛、巫毒與美國夢」,在大選前兩日播出。節目中佩羅認為克林頓擔任阿肯色州州長時所創造的就業機會都與養殖業有關,他警告觀眾「如果我們決定讓這種商業能力擴展到全國⋯⋯那麼我們都將靠拔雞毛維生。」

時代雜誌的評論家佐格林(Richard Zoglin)在一篇1992年11月16日發表、針對佩羅政治活動的分析中寫道,這些資訊型廣告「用草根性吸引民眾」且是「對抗過去華而不實的政治活動的方法」

1992年的大選,佩羅並未在任何一個州取得領先,當時時代雜誌的另一篇分析指出,沒有什麼能真正取代走出攝影棚、實際走入街頭,這兩者之間必須達到更好的平衡。但正如最近爭取總統大選提名的民主黨政治人物們所做的,過去這位大膽創新的候選人已經為改變現狀打開了可能。多數想參選的人都大量使用新媒體,現在是社群媒體,另外也參加政治脫口秀及有線電視台的新聞對談來直接傳達他們的政見——這種競選形式從佩羅開始受到重視。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