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驕傲」Enes Kanter為何淪為「恐怖份子、全民公敵」?

「土耳其的驕傲」Enes Kanter為何淪為「恐怖份子、全民公敵」?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初,土耳其政府向Enes Kanter發出通緝令,各種死亡威脅逼近著Kanter,各式恐嚇訊息充斥他的生活,因此他在加入波特蘭拓荒者時,工作清單裡包含了與FBI探員會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santa

Enes Kanter的笑臉是很有欺騙性的,如果看著他在日常生活時臉上洋溢的笑容,會覺得這位替波特蘭在季後奮戰的六呎十一吋中鋒似乎無憂無慮,但是在笑臉下的這位年輕人是一位土耳其的全民公敵,是童年偶像Hedo Turkoglu口中的恐怖份子,是沒有辦法跟家人取得聯絡的無國之人。

2011年,Enes Kanter被猶他爵士隊以第三順位挑選,是有史以來最高順位的土耳其球員,當時立即與父親相擁的他是土耳其的驕傲,土耳其支持者們也在觀眾席裡大力揮舞著國旗以表達喜悅之情。在該年夏天,Kanter也成為土耳其國家隊史上最年輕的球員,當時球隊的隊長則是他的童年英雄;首位土耳其NBA球員Hedo Turkoglu,但那同時也是最後一次Kanter披上國家隊的戰袍。

AP_11090402195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Enes Kanter(中)代表土耳其國家隊參加2011年歐洲籃球錦標賽。左為Hedo Turkoglu。

2013年,在Kanter效力爵士隊的第三個球季,由Recep Tayyip Erdoğan(艾爾多安)所領導的土耳其政府爆發貪污醜聞,三位部長因此下台。但醜聞並未因上述處置暫歇,反而繼續延燒,也索連到Erdoğan的家庭成員;最數千人上街遊行要求Erdoğan下台,但這些遊行者遇到的是鎮暴警察的強力驅離。

Erdoğan則宣稱對他的指控都是政敵的陰謀,他將以強硬的態度進行還擊。其中一位被他點名的政敵是Fethullah Gülen,可是土耳其政府無法逮捕Gülen,因為他自1999年起便定居美國,所以他們只能鎖定所有與Gülen關聯的人們,將他們列為目標。

Kanter從他年幼時期就與Gülen有所關聯,身為一位宗教領袖的Gülen推崇的是更有包含性的伊斯蘭教,並強調謙遜、利他和教育,因此他的追隨者在全土耳其甚至世界各地都開辦了學校,而Kanter就是在其中一所Gülen所開辦的學校完成他的學業。

在Kanter進入NBA後,兩人之間的連繫變得更加密切,Gülen在美國賓州的居所成為了Kanter的另一個「家」。Kanter說:「我一到那邊的想法就是『天啊!這裡簡直就是土耳其!』,大家說著土耳其語,吃著土耳其食物,討論著土耳其文化,對我來說那是很酷的地方,因為我就像回到了家一樣。」而Gülen本人更是Kanter的心靈導師,他對人生有了更多的體會,理解怎樣成為更佳的人,如何與人相處並視他們為兄弟。

AP_26113900678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Gülen(居連)原為Erdoğan(艾爾多安)的盟友,後來兩人分道揚鑣,居連更被政敵稱為「土耳其頭號恐怖主義通緝犯」。

2016年時,情況更急轉直下,在7月15日一場土耳其軍方策劃的政變中,政變方與政府的軍隊在機場、議會大廈附近交火,雙方的直昇機及軍機也彼此攻擊,在隔日政變失敗收場時,造成約兩百多人死亡,其中包含47名平民。而Erdoğan直指此次政變的幕後黑手就是Gülen,並要求美國引渡Gülen回國接受審判,美國的回應則是希望Erdoğan提出相關證據。

而7月15日當天,Kanter與Gülen待在一起,他看著Gülen不停地為土耳其祈禱,希望事情盡速平和結束,他也認為Gülen根本與此事並無牽連。因此,Kanter在他的社群媒體帳號上大力聲援Gülen,結果就是落到他的帳號在土耳其遭到封鎖,接踵而來的是Kanter父親刊登於土耳其媒體的一封斷絕父子關係公開信,信中宣稱Kanter是受到催眠,並對於擁有這樣的兒子向土耳其人民致歉。

雖然這封信件讓Kanter很挫折,但是他也清楚了解,這是對他家人最好的方式,至少能讓他們可以減少來自政府方的騷擾,因為與此同時,Erdoğan正在開始一場大清洗活動,首先是近三千名與政變相關的軍方人員被逮捕,後續則是警察、司法界、政府部門、學術界跟新聞界都遭到清洗,到七月下旬時,短短半個月內已經有六萬人被扣留、停職、開除或遭到調查,而Kanter的父親Mehmet Kanter教授最終還是被聘僱的大學開除。

2017年,Enes Kanter前往印尼舉辦籃球夏令營活動,但卻突然收到印尼當局正在搜尋他的消息,Kanter只能匆忙地搭上飛機遠離印尼。在他轉機到羅馬尼亞之後,Kanter遇到了另一個問題,他的護照已被註銷所以無法入境,他只能再飛到倫敦,接著使用綠卡做為自己的身份證明以得到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同意,讓他搭上回到美國的班機。

在離開印尼後的48個小時,Kanter總算踏上了美國的土地,不過事發之後六天,土耳其政府宣稱Kanter是恐怖份子的一員,並發出了對他的逮捕令。在那之後,Kanter便正式開始了與土耳其政府的戰爭,他大聲疾呼Erdoğan是位獨裁者,並稱這位總統為「我們時代的希特勒」,他接受了數十場的各家媒體訪問,並在訪問中控訴土耳其政府。

政府方的反應相當直捷,Kanter雙親的家遭到了搜索並被取走了大量的電子產品如電視、電腦及手機等,希望能找到Kanter與家人聯絡的證據。稍後他的父親Mehmet Kanter也被當局逮捕,罪名是與恐怖組織往來密切,雖然在獄中待了七天,但他的父親對在獄中發生的一切閉口不提。Kanter當然也被土耳其政府安上了罪名「公開侮辱總統及其顧問Hedo Turkoglu」,並且求刑四年。

艾爾多安拉票_A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現任土耳其總統Erdoğan(艾爾多安)。

「Fethullah Gülen是位恐佈份子領袖,而Kanter則是公開支持這位恐怖份子。」Turkoglu說:「已經有數百萬人證明那是一個恐怖組織,而他們策劃了2016年的政變,並造成251人死亡及三千人受傷。」「我的政府只是針對那些與Fethullah Gülen恐怖組織的關連者。」

當多數美國人認為Kanter是一位勇於與暴政搏鬥的英雄,願意為了他的信念而戰時,Turkoglu卻有不同的說法:「這種稱他為英雄的說法很可笑,我對於美國人這麼想感到驚訝,因為我認為如果有人在美國公開支持一位政變策劃者,美國人應該也會很煩惱。」

對於跟Enes Kanter在Twitter上的論戰,Turkoglu這麼回覆:「我並不是針對任何人,我是在發出一個訊息告知人們;特別是我的朋友以及在美國的支持者們,什麼是真實與什麼不是。這並不是只對美國帶來危險,這個組織是對全世界都有危害性的。」


2019年一月,土耳其政府向國際刑警申請發佈對Enes Kanter的紅色通緝令,各種死亡威脅逼近著Kanter,各式各樣的恐嚇訊息充斥他的生活,因此他在二月加入波特蘭拓荒者時,工作清單裡包含了一個特別事項:與當地的FBI探員會面。

在會面時,他向這些探員們展示了他所收到的那些威脅訊息。「你覺得他們是認真的嗎?」是Kanter常被問的問題,而Kanter的回答是:「我不得不如此。你永遠不會知道是否有哪個訊息是來自某個瘋子,而他想做出什麼大事之類的。」

可是Kanter之所以常被詢問這個問題也是因為他的表情如此稀鬆平常,就像她面對其他嚴肅的話題一樣,比如他已經四年沒辦法跟雙親及姊妹對話了,他所寄出的母親節祝賀始終沒得到回覆。「所有的傷痛都深埋在你體內,但你不能表達出來。」Kanter說。

AP_19099758978572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在與FBI會面之後,他們在Kanter的床邊安裝了緊急按鈕,並告知Kanter如果他有發現任何異狀,比如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或是覺得受到威脅,只要一按按鈕,數分鐘內就會有人趕到。從此每晚不得安眠是Kanter堅持發聲後所付出的代價。

Enes Kanter是此刻土耳其的全民公敵,是童年偶像Hedo Turkoglu口中的恐怖份子,是沒有辦法跟家人取得聯絡的無國之人,而這是他做出的選擇。「很困難,但是我覺得我在做的事情是很重要的,比錢更重要,也比籃球更重要。」

記者回問Kanter,如果土耳其政府用他的家人做為交換,他是否願意從此閉口不言。「我知道那是我的父親、我的家人,他們對我而言意義重大,但我所追求的是更大的願景。我有話要說,我必須表達出來,而我不願意退縮。」Kanter說。

"I have a voice, and I need to use it. I don't think I would ever back down." - Enes Kanter
  • 補充:
  1. Kanter預計在2021取得美國公民權。
  2. 據Wiki資料顯示,到2019止,Erdoğan的整肅活動總共已逮捕七萬餘人,約十五萬名公務員或軍人被開除或停職。
  3. 2018-19賽季的3/1例行賽,Kanter未前往加拿大對陣暴龍,就是因為他的紅色通緝令。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運動視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