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皇國史觀與考古學的戰爭:世界遺產「百舌鳥・古市古墳群」

日本皇國史觀與考古學的戰爭:世界遺產「百舌鳥・古市古墳群」
大仙陵古墳拜所|Photo Credit: Komura Jutaro@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古墳是日本國的傳說年代與古墳時代的具體物證,這些多義性,使它成為不同觀點與記憶競合的舞台。

文:盧柔君

今年對於日本是重要的一年,新天皇即位,年號更迭,被當作天皇陵墓的古墳也被指定為世界遺產,簡直是皇國史觀大鳴大放的一年。然而,只有這樣嗎?百家爭鳴的時代,在古墳議題中,可以看到日本社會不同觀點正在競合。

古墳=皇家陵墓?

日本年號由大正、昭和至平成,今年五月,天皇生前退位,年號從平成轉為了令和。昭和年尾生的人們聞風色變,想到再過一陣子就會被令和年代出生的小孩說:「什麼!你是昭和年代生!跟我阿公一樣耶!」就不禁悲從中來。

是的,日本至今仍有天皇,每位天皇也還有年號。除了7世紀才從唐朝學來的年號體制,日本還有獨自的皇紀編年。根據日本從《古事紀》、《日本書記》兩本史記級史書推算的流水號編年,到今年為止已經是皇紀2679年。也就是說,自從天照大神的第四代孫——神武天皇這位初代天皇即位以來,已經過了2679年。這2679年間歷經外戚干政、戰國時代爭霸、幕府政治,世襲的天皇體系卻從來不曾斷絕。日本人敢奪權,卻沒有人敢冒犯天神的子孫,連美國來的麥克阿瑟都摘不下天皇的帽子。無論他們相不相信天皇有沒有天神的血脈,總之老百姓信了(或是沒想過這個問題),神道教信了,拆天皇的台,就是與日本全體國民為敵。直到今日,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之中,恆久遠、永流傳,萬世一系的皇家血脈,是日本人心中的驕傲。

而這樣的驕傲,也投射在王國盛容具像化的巨大古墳之上。

古墳顧名思義,是古代墳塚,大小不等,形狀不一,會被定為陵墓的巨大古墳普遍墳形長200公尺以上,寬數十公尺,跟你家後山差不多大,但形狀前方後圓,長得活脫脫一個鑰匙孔,絕不會讓你錯認它只是單純的里山。

1_18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百舌鳥古墳群分布圖(於大阪歷史博物館所攝說明板)

掌管皇家事務的宮內廳主張這種巨大古墳就是古代天皇的陵墓,管理這些古墳的法源置於「國有財產法」的「皇室經濟法」之下,將這些陵墓歸屬於皇室的私有財產。從明治時代開始,宮內廳的前身機構就費心思比對《古事紀》、《日本書記》中關於各代天皇陵墓的位置及相關記錄,「治定」優質古墳為史書中的陵墓名稱,設置鳥居,要求皇族執行9世紀史書中記載的「式年祭」祭祀活動。同時設置警告牌,不允許皇室及管理人以外的「閒雜人等」進入鳥居範圍之內,成為完完全全的禁地。

3_20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被鳥居與柵欄包圍的崇神天皇陵(行燈山古墳)

直到2007年開始,考古學界決定推廣關西機場附近合計49座的「百舌鳥・古市古墳群」,開始要求文化廳將之推選為世界文化遺產。由於其中也包含宮內廳定為陵墓的古墳,推舉世界遺產的野望,在陵墓凡人禁入這個百多年來的定律上製造了一點破口。國會議員如吉井英勝開始質詢宮內廳「你們什麼時要公開阿」、「文化財要讓老百姓看看阿」、「UNESCO(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的人來審查的時候你們難道也不給看嗎」。如此斷斷續續的質詢長達10年,結果,對,宮內廳硬起來了。就是這麼硬,他們認定的天皇長眠之處就是不給看,結果照樣取得了世界遺產資格。宮內廳得一分。

古墳=國家形成過程的物質證據

而發掘諸多大大小小古墳的考古學界,又如何看待古墳呢?事實上,從結論來說,考古學界也和官方一樣,視部份古墳為史實中的天皇陵墓。但是比起皇家血脈與神聖性,傳統受到馬克思考古學訓練的日本考古學者更為重視古墳在社會形態進化中扮演的角色。

古墳並不只有前述的巨大前方後圓形古墳,還包括圓形、方形、前方後方等形狀,尺寸長20公尺到500公尺,高約10至40公尺之間,大小不等。共同點在於均由土堆成,古代人在苦幹實幹地堆積土方、夯土成塚以後,由墳頂挖出墓穴,內安墓室,置入棺木及許多中國或韓半島來的銅鏡、金屬器等珍奇異寶。最後封起墓室,堆回土方。雖然現在的古墳鬱鬱蔥蔥,但根據發掘調查,古墳通常築成二段或三段,初始於段與段之間的斜壁上鋪滿卵石,寸草不生,完全不同於今日草木繁盛的模樣。各段平台上擺滿許多圓筒狀的陶質「埴輪」,點綴古墳輪廓,畫出神秘的幾何線條。遠遠望去,氣派而神聖。

4_16-2
Photo Credit: 本文作者提供
大阪府豐中市櫻塚古墳群御獅子塚古墳(照片右半上方部份是復原為原始狀態的斜面)

由上述可以知道①堆築古墳所需的勞動力非常大,建設公司大林組曾經非常考古宅(X)認真地算出長525m、高約40m左右的大仙古墳(仁德天皇陵)容積約210萬平方公里,若以一日2000人的勞動力來計算,整地、堆土、鋪石、搬埴輪的工程,至少耗時15年8個月。再加上②古墳裡出土的陪葬品都是凡人弄不到手的高級品(含舶來品)。要實現上述兩點都需要鶴立雞群的權力及財力,因此要說墓裡就是當時的地方首長也不為過。

70年代考古調查大幅增加,研究進度突飛猛進,全國古墳年代大致判明為3世紀中興起,在7世紀進入歷史時期的奈良時代後,因政府公佈的薄葬令而消亡。進展到這裡,全日本同胞的眼睛都亮了起來,既然政治體制不會一夕之間忽然出現,那麼歷史時期政治體制的前身,豈不是就來自於考古世界裡年代重疊的古墳時期社會體制嗎?太棒了!國家形成過程研究,就是你了!

於是在充滿熱情的研究者努力之下,全國各地古墳的分布、數量與大小逐漸明朗,都出比呂志(1989)提出的「前方後圓墳體制」成為主流學說,認為古墳可以用墳形(前方後圓墳>前方後方墳>圓墳>方墳)及規模(大小)的雙重規制來區分墓主地位高下。在這個階層性的框架之下,全國大大小小的古墳可以架構出一個分層圖式,地方有多個有權有勢的首長,跨區域來比的話,權力最大者為「大王」,類似統籌各地首長的盟主。

5_11
Photo Credit: 大阪大學考古學研究室網頁(2019年7月20日)
修改都出比呂志原圖之古墳階層圖(無日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