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不平等》書評:家鄉亂象不是風水差,而是貧富不均的失控日常

《社會不平等》書評:家鄉亂象不是風水差,而是貧富不均的失控日常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屬於社會性動物,必須依賴每個人發揮所長才能讓族群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而這樣的機制經歷長久演化仍存留在我們的大腦中:藉由平等分享與互助而存活,而非現在人人習以為常的,因貧富不均所形成的社會階級與支配。

文:焦糖 陳嘉行

就讀小學時曾到鄰居家玩,對方從冰箱裡拿出了一捲錫箔紙,剪了一小張灑上粉末再用打火機火烤,嘴上叼起紙捲吸走煙霧後燦笑著問:「你要不要吸一口試試?」這個場景讓我覺得太過詭異,於是當下就逃回家了。

某天鄰居家裡傳出悽慘的哭喊聲,我忍不住墊起腳尖從窗外看過去,只見他裸著身體蜷縮在地上,一旁的大人用皮帶不斷抽打他。我當時不懂為什麼打人的人也會哭,還一邊抽打一邊說著「我辛苦開車賺錢養你,你竟然跟著人家吸毒!」但記憶中的畫面直到過了幾十年仍迴盪在腦中。那位鄰居,當時還只是個國中生。

在我童年生活的村子中,鄰居中有持槍被捕的黑道、懷孕生子的國中生、長期酗酒或吸食強力膠後住進療養院的鄰居、罹癌或罹患慢性病卻無人照顧的老人、揮刀傷人縱火燒車的精神障礙患者,以及許多只取得國中畢業或肄業學歷只能領取低薪的人。媽媽以前告訴我是這裡風水不好,但讀書後我才明白這只是貧富不均社會必然產生的結果。

英國經濟學家亞當・斯密(Adam Smith)提出「經濟人」(economic man)的概念,他認為人的行為動機都是為了最大化自身利益,工作的目的是為了獲取經濟報酬。這種意識型態存在大多數人的腦袋中,認為人類的理性是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來採取行動,注重個人目標而完全不考慮群體利益。這樣備受擁戴的說法其實與前述人類學的研究背道而馳,如果這樣的行為是理性表現,那目前大多數國家就不會經歷貧富不均帶來的社會問題。

《社會不平等》一書中提到,社會不平等的現象是從人類邁入農業社會——約莫五千五百年前兩河流域時期——才逐漸形成,而階級明確的系統更是近代社會的產物,也就是說人類存在的過去二十萬至二十五萬年間,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時間,人類社會相當平等。這並非斷言當時的人類社會屬於齊頭式平等,而是人類屬於社會性動物,必須依賴每個人發揮所長才能讓族群在惡劣的環境中生存,而這樣的機制經歷長久演化仍存留在我們的大腦中:藉由平等分享與互助而存活,而非現在人人習以為常的,因貧富不均所形成的社會階級與支配。

人類學家普遍認定,人類文明是經由人與人之間進行「交換禮物」,讓族群、聚落能聚在一起進食、互贈自己有的食物或物品,因此產生飽足感及幸福感,而沉迷這種感覺的大腦於是更積極地鼓勵我們繼續做,於是這樣的獎勵機制寫進人類的DNA中,成為人類得以存活的生活法則。諷刺的是,原本充滿智慧的演化法則,卻相悖於人類發明的資本主義內在邏輯,在有階級優劣、地位高低的不平等社會框架中,人類的基因與外部世界產生嚴重的矛盾衝突,被過度推崇的個體競爭,已經對社會凝聚力構成傷害,日益懸殊的貧富不均也提高人們對於地位的焦慮感。

心理學家布魯斯・亞歷山大(Bruce Alexander)說:「自由市場無法破除成癮現象,也無法消除激烈的競爭與貧富差距。」加諸在人類身上的社會壓力,結果造就我們選擇某樣可以讓自己開心不用想太多的事物或嗜好上——酒精、毒品、杯子蛋糕(甜食)、賭博、電玩上。

低落的社會地位會讓絕大多數的人感到痛苦,而父母親所承受的階級壓力也會影響子女的表現,這樣的不安焦慮是人體保護機制的適當反應——告訴我們這樣有害健康、必須盡快停止,但當我們無法靠自身力量停止不平等,這些不良嗜好便是當壓力早已超過自身承受範圍、突破尺度後造成外溢的後果,也就是《社會不平等》一書中所敘述的,現代人的失控日常。

貧富不均的國家會有明顯的毒品氾濫現象,同時精神病患佔總人口數的比率、兒童精神疾病率、人民肥胖率、離婚率、兇殺率、青少年生育率與暴力行為也會連帶提高。當犯罪率提升的同時,監獄使用率也會一併增高,而越多人受到監禁就得將本該用於社會福利的稅金挹注在監獄,貧窮階級受到的幫助也變得更少,因此形成惡性循環,造成原本便已不平等的社會,貧富不均現象持續加劇。

回到現今的台灣社會,仍有許多人覺得亂世用重典必然能有效嚇阻犯罪,但許多研究結果與國外經驗早已實際驗證改善社會問題的關鍵不在法律有多嚴厲、懲罰手段有多不文明,而是政府如何制定有效政策來抑制資本主義的貪婪,以及如何消弭社會階級間的不平等。

相關書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