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業一天到晚亂罷工?工會:資方「依法」不協商,罷工是不得已

航空業一天到晚亂罷工?工會:資方「依法」不協商,罷工是不得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工會幹部表示,產業工會和職業工會,如果人數沒到過半門檻,資方都可以「依法」主張:「你們人數沒過半,我不跟你談。」資方與工會無法好好協商,工會只好透過罷工爭取權益。

6月間長榮航空公司空服員罷工,引起社會各界討論,勞動部在29日召開座談會,表示將對攸關罷工的《勞資爭議處理法》搜集意見,進行檢討,會後新聞稿顯示,會中資方聚焦在「罷工預告期」。而今天,中華民國全國航空業總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等工會共同召開記者會,批評目前台灣的勞動三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和《勞資爭議處理法》)對於勞工保障不足,才讓工會「不得不」罷工,記者會中也提出工會對於勞動三法的修法意見。

與會的「台灣鐵路產業工會」(台鐵產工)秘書蕭農瑀表示,勞動部29日召開座談會,要在罷工程序中再加入罷工預告期,但她強調,「現在的罷工程序已經非常複雜,已經有預告性質。勞動部長也表示要對勞動法令進行通盤檢討,但工會認為,工會如果有足夠協商管道、產職業工會權利如果更加完善,是不是就不用走到罷工之路?」蕭農瑀表示,因此他們召開記者會,針對「勞動三法」提出自己的版本。

「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桃產總)秘書長葉瑾瑜表示,目前台灣的勞動三法分別保障三項勞動權益:

  • 工會法:團結權
  • 團體協約法:協商權
  • 勞資爭議處理法:爭議權

但葉瑾瑜表示,現在的台灣法令針對勞動三權的保障並不足夠。

工會法:韓國只要2人就可以組工會,台灣卻要求30人連署

首先,「團結權」的部分來自《工會法》所保障的勞工組工會的權利,但這次參加記者會的工會指出,台灣的《工會法》有「30人以上才能組織工會」的人數門檻,成為勞工組工會的障礙。另外,台灣的警察人員、消防人員也無法組工會,讓警消團結權被削弱。

《工會法》11條規定,組織工會應有勞工30人以上之連署發起,才能開始籌備。以企業工會來說,只要企業本身人數在30人以下,就不可能籌組企業工會。

葉瑾瑜表示,工會法有30人數的門檻下限,導致台灣的工會覆蓋率只有7.6%,遠低於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16%。

葉瑾瑜也指出,勞動部另外提出一個數字,表示台灣的加入工會人數高達15%,但仔細詳查發現,勞動部之所以與工會提出的數字不同,是因為勞動部將「受僱人數30人以上的企業勞工人數」371萬人作為分母,換算成比例後得出約15%的比例。但葉瑾瑜通批,台灣還有實際勞工總是900萬,她批評,「這樣的算法代表勞動部心裡想的是,你(員工人數)30人以下(的企業)勞工活該倒楣不能組工會。」

葉瑾瑜與陳景瑄解釋,工會覆蓋率7.6%是來自勞動部2017年統計年報的數據,當時台灣受雇總人數900萬6000人,扣掉企業主管28萬8000人,受僱人數約是871萬8000人,以此為分母。另外當年參加企業工會和產業工會的共66萬7481人,以此為分子,算出工會覆蓋率為7.6%。
葉瑾瑜表示,之所以沒有「職業工會」加入計算,是因為台灣大部分職業工會是以幫勞工投保勞健保為主要工作,只有少數如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等,確實在幫勞工爭取權益。而根據勞動部2019年6月最新統計月報,以同樣的方式計算,2019年第一季工會覆蓋率為7.56%

而葉瑾瑜也提出鄰近國家的工會人數組織門檻指出,中國只要25人就可以組工會、日本10人、香港7人,韓國甚至只要2人,「我們提出的要求並不過分」。

而「宜蘭縣產業總工會」理事長呂學民則表示,很多中小企業為了不想讓工會成立,會刻意將公司「分家」。「明明就是50多人的飯店公司,卻分成兩家公司,分成餐飲跟飯店,兩家公司就不到30人門檻。」

工會法:公務員年年殉職,警察人員、消防人員卻無法組成工會

與會的「消防員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朱智宇則提到警消人員的困境:「這一兩年,每年都有警消人員因為職務死亡或自殺,怎麼避免殉職?就是公務體系給我們平等的地位,但現在不管是警消或公務員,都只能透過人民團體,也就是一般的協會來爭取權益,這只有基本團結權,但缺乏協商權或爭議權。」

朱智宇表示,「藉由『勞動三法』的保障,才能避免爭取權益後遭受秋後算帳。」朱智宇説,2012年,就有消防員發起遊行後遭受懲處,也有消防員在這案例後,不敢站出來爭取權益,因此朱智宇呼籲,執政者應該要實質討論《工會法》第4條,對於警消不能組工會,給公務人員一個明確的答案。

《工會法》第4條規定,「勞工均有組織及加入工會之權利」,但「各級政府機關及公立學校公務人員之結社組織,依其他法律之規定。」而屬於公務員的警消因此沒有法源依據可成立工會。目前「消防員權益促進會」、「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目前都是以人民團體的方式爭取權益。但如果是「工會」,雇主就會受《工會法》35條的約束,不得在工會爭取權益後,對工會「秋後算帳」。

團體協約法:產業工會、職業工會只要人數不夠多,資方就可以冷處理

而《團體協約法》所保障的協商權,對產業、職業工會也非常不利。

依據《工會法》第6條,台灣的工會目前分成3種,分別是「企業工會」、「職業工會」與「產業工會」。企業工會是由同一家公司的勞工所組織的工會,職業工會則是由相同職業的勞工所組成的工會,產業工會則是由「相關產業」的勞工組織的工會。

葉瑾瑜表示,「在現行法律中,企業工會沒有人數限制,就可以跟公司坐上談判桌。而職業工會或產業工會,他們必須過半人數(該企業一半以上的員工加入該工會)才有上談判桌的權利。在過半前,資方都可以主張『你們人數沒過半,我不跟你談。』」

目前《團體協約法》對企業工會的保障較高,但葉瑾瑜説,「企業工會容易受規模大小限制而不能組工會(企業員工人數沒過30人,就不可能組成企業工會),企業工會也容易因為公司關廠倒閉而必須解散 ,大部分勞工是沒有辦法組企業工會的。」

《團體協約法》第6條規定,有協商資格的勞方,包括企業工會、產業工會和職業工會。但企業工會不論人數都可協商,產業工會、職業工會則需要有企業員工1/2以上,才具有協商資格。比如「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桃空職工),如果想跟長榮公司協商空服員權利,而長榮本國籍空服員約3600人,那麼桃空職工就必須招收到至少1800名長榮空服員會員,才有權跟長榮協商。

團體協約法:簽訂「團體協約」不可以找外人幫忙

此外,葉瑾瑜也指出,《團體協約法》第8條第2項規定,就算工會上得了談判桌,《團體協約法》也規定(簽訂團體協約的代表)必須要是工會成員。葉瑾瑜説,「資方要讓他想進來的人是會員很容易,想要律師專家、媒體專家,就聘他就好了嘛、臨時雇用他就好了嘛,但是工會有辦法嗎?沒辦法嘛。」葉瑾瑜批評,「這文字看起來對等,實際上不對等。所以我們要要求這個限於會員的條款應該要廢除,因為只管得到資方 。」

《團體協約法》第8條規定,如果沒有書面另行規定,「簽訂團體協約的協商代表,以工會或雇主團體之會員為限。」也就是說,必須要是工會會員才能代表工會簽訂團體協約,必須要是企業員工才能代表企業簽訂團體協約。
2016年,桃空職工發動華航空服員罷工,最後華航空服員就請在工運界較有協商經驗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幹部擔任代表,簽訂與華航的協約,最後法院就判定該協約不算「團體協約」,不受《團體協約法》保障。

勞資爭議處理法:「叫老闆不要違法」竟無法成為罷工理由

最後,是《勞資爭議處理法》維護的「爭議權」,而台灣的《勞資爭議處理法》,對台灣常見的爭議行為「罷工」也有些限制。

在7月29日的座談會上,航空業、旅行業都也聚焦在罷工對旅客的影響。但「中華民國全國航空業總工會」秘書陳景瑄表示,「台灣工會發動罷工是非常罕見的,比對鄰近國家,韓國2015年罷工次數有105次,罷工人數7萬7000人;日本39次,1萬3000人;而台灣2015只有一家工會罷工,人數只有80人。」

葉瑾瑜也說,台灣現行《勞資爭議處理法》中,將爭議分成「權利事項」爭議、跟「調整事項」的爭議。

前勞動部長、現任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教授潘世偉解釋,權利事項是指「有法律或勞動契約明文規定者。」而調整事項是指「法律或契約沒有規定。」
比如,長榮公司跟員工簽訂的契約明文規定每人津貼90元,公司沒給足90元,工會去要求給足90元,就屬於爭取「權利事項」。但如果契約規定每人津貼90元,但工會希望調高到比契約還高的150元,這屬於爭取「調整事項」。
或是,《勞基法》規定每天工時上限8小時,但公司叫員工上班10小時,這時員工去要求調整回法定的8小時,就是爭取「權利事項」。但如果員工要求調低到優於法令的6小時,就屬於爭取「調整事項」。

而葉瑾瑜提出數據指出,綜觀台灣5年來的勞資爭議,每年爭取「權利事項」都佔99%,爭取「調整事項」才佔1%。「表示台灣天天在發生的、勞工在爭取的就是資方在違法,大部分的爭議型態都是『我只要老闆合法就好』這麼卑微的訴求。」

而現行《勞資爭議處理法》53條規定,只有爭取「調整事項」(爭取更好的權益)才可以發起罷工。因此葉瑾瑜呼籲,希望未來「權利事項」也能納入成為罷工訴求。

職業工會天天在亂?桃產總:是資方不願談,工會不得不罷工

葉瑾瑜最後表示,近年空服員職業工會、機師工會共發動3場罷工,「台灣民眾覺得職業工會天天在亂,但不是這樣的,是台灣產、職業工會常常被資方覺得『你是外部人士、不願意跟你協商』,資方與工會無法好好協商,(工會)只好透過罷工(爭取權益)。」 她說,「就是因為我們太少勞工組工會,對於「勞動三權」完權不了解,就算有工會,協商權太弱、工會談不下去,被逼著用爭議行為(例如罷工)的方式解決勞動爭議。」

因此,葉瑾瑜主張,在團結權方面,應該下修工會籌組人數門檻,她建議15人就可以籌組工會,或者因應台灣中小企業為主的型態,只要達到企業三分之一的勞工連署,就可以組織工會,二者擇一即可,才能完整保障工會團結權。而協商權部分,希望擴大產職業工會的協商權、並下修《團體協約法》規定的協商門檻。最後的爭議權,葉瑾瑜則主張開放「權利事項」也可以成為罷工訴求。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