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寫小情小愛的創作,就不具「時代意義」?

只寫小情小愛的創作,就不具「時代意義」?
Photo Credit: 黃俊團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金曲獎的目標就是要建立偉大不朽的神廟,那金音獎,你的發展方向會是推廣傳統廟宇的雕刻藝術嗎?

文:查爾斯(風和日麗唱片行)

好像還是應該來說一下金音獎。不過在那之前,我想先談談「小」和「大」的事情。自從「微」和「小」結合文青概念股,匯集成一檔足以開天劈地的經濟新勢力之後,「重」和「大」便群起攻之,說他們只關注自己的世界,所作所為對社會沒有意義,對國家沒有貢獻,更別提世界和宇宙了。

(相關評論:金音獎評審後記:若失去「定義趨勢」的功能,這個獎對我而言是沒意義的

曾有不少人跟我討論陳綺貞黃玠,說他們儘寫些小情小愛小塵埃,根本不具有時代意義。但也許這正是問題所在。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全都導向功成名就,賺多少錢、開什麼車、掛什麼頭銜,以及未來多無限;當大多數年輕人感覺目標離他們越來越遠,甚至完全無望,誰關心他們的迷惘?誰陪他們度過那些絕望?

面對最困難的課題-愛情,大人常說,先把書念好,再去談戀愛,然而你看最近那些情殺事件,學歷甚至比你我都還高,又有誰是經濟弱勢,但結果呢? 所以當有人透過歌曲,寫下和我們一樣的苦悶心情,碰巧讓我們在那些彷徨無助的空虛深夜裡聽見,那種全然被理解的感動,就是迷惘與無望的出口。

為了本文我重新翻找兩年前(2012 年9 月6 日)破報那篇引發論戰的〈反對一切小而輕的東西〉,才發現中間一大段文字完整引用陳綺貞許多歌名串連, 甚至非正式專輯《Demo 3》裡的文字,這作者要不是用心良苦深入敵營,也許就是由愛生恨了。

Photo Credit:  風和日麗唱片行

Photo Credit: 風和日麗唱片行

世界上沒有全然的對立關係,人的價值往往也不在成就事物的大小,我們憧憬宏偉巨大的聖家堂,仰望讚嘆那由高第想像而生成的華麗,同時也會被傳統廟宇龍柱的雕刻藝術所吸引,感受那細緻而單純的虔誠。

小和大的差距往往不如我們眼見的那樣遙遠,有時候小的甚至比較大。前幾年我在同一時間買了大冰箱和小iPod,之後幾年,這冰箱屢屢填飽我的身體需求,iPod則是完全滿足了我音樂聆聽的需要;說不上誰比較重要,我只知道小iPod比大冰箱貴了200元。

當南韓傾全國之力打造了超越亞洲,甚至征服歐美的流行音樂新典範之後,台灣政府與業者也試圖急起直追,設立旗艦型補助方案,打造南北流行音樂中心(北部流行音樂中心海洋文化及流行音樂中心),擴大舉辦金曲獎豪華頒獎典禮,大家熱烈討論音樂產業的產值該如何提升。

然後有人問起,那我們的音樂創作根基在哪裡? 於是又有了金音獎的創立,它的全名是金音創作獎,英文名稱則是Golden IndieMusic Awards, 如果依照刪去法的邏輯, 應該可得證「創作=indie」。是這樣嗎?

如果說金曲獎的目標就是要建立偉大不朽的神廟,那金音獎,你的發展方向會是推廣傳統廟宇的雕刻藝術嗎?

本文獲KKBOX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