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

文:陳卓言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已擾攘多日,從200萬人和平集會到強闖立法會,群眾運動的形式在這一個多月來呈現廣泛多變的面貌。有關和理非與勇武的討論,在過去6、7年已屢見不鮮。直到今時今日,有關和理非與勇武派的行動合理性雖然未有定案,但筆者亦樂見「和理非」的抗爭者已經較以往更接納勇武派的行動,「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有見香港形勢如此,筆者希望通過香港本地實例討論衝與不衝的問題,以助讀者理解不同抗爭手段。

對於相關問題,我們須要分不同層次來看待。這裡的先要強調不論是和理非與勇武,兩者均可在抗爭過程中帶來實質而有效的成果。我嘗試從意義、成功條件、成效等多個方面來討論。

兩種抗爭手段的配合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假如政治餘波大到公權力不能無視,抗爭便有機會得到果效。

以反送中運動為例,100萬、200萬人的大規模和平集會使香港的政治議題得到國際社會大規模關注。在貿易戰及G20峰會這一特殊國際環境之下,成功對港府甚至中共施加巨大壓力。612的勇武抗爭群眾,在下午三時進攻立法會的過程中逼使警察動用過份武力。在誘使公權力方在眾目睽睽下犯上政治錯誤後,便成功逼使政府在政治上陷入守勢。兩種路線在運動中,正正就是這樣配合而產生效用。

RTX6Z0E4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倘若要真正理解兩種抗爭路線,我們必須理解兩種手段的成功條件具有根本性的不同。而這種不同本來就不應以「互相排斥」的關係呈現出來。

勇武抗爭的支持者主張以激進、使用武力的方式增加管治者的管治成本並削弱其管治威信。過去和理非則認為勇武手段是盲動,不單沒有效果,更使抗爭力量分化減弱:皆因並非所有人都認同以武力宣示不滿的做法,示威者必然會慘遭各種形式的刑事(政治)檢控,參與人數少,運動就失敗。這種誤解其實是把對「和平抗爭」的認識硬套到「勇武」而做成的。

無疑,相比和平示威,勇武抗爭所需成本更大,參與者及支持者理所當然地較少。既然這樣,勇武抗爭在人數上的目標便不是盡可能團結大多數,而是足以達成如癱瘓政府運作、向警方施壓等目的的「關鍵少數」。關鍵少數未必需要參與者眾,可能只是需要一千甚至幾百人。

勇武如何增加管治成本?

有論者認為勇武抗爭之所以注定失敗,一方面是擔心得罪「中央」,另一方面是因為公權力的武力永遠在示威者之上,勇武必然走到盡頭。如果勇武抗爭者把目標放在直接推翻政權上,這種觀點是對的。但如果勇武只是為了增加管治成本,並逼使對方犯政治上的錯誤,這種說法就不一定對。

勇武抗爭可以怎樣增加管治者的成本?

首先是使管治者長期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由於使用武力,這必然會使警方嚴加看待,長期處於戒備狀態。在衝突之中,公權力固然不可輕視。在衝擊過後,假如示威者有足夠智慧確實可以能進能退,警方卻不得不長期處於戒備狀態,消耗注意力。以7月1日的衝擊立法會事件為例,示威者在突破防線進入立法會為事件帶來重大關注。一方面使國際社會在G20過後仍會關注香港問題,從示威者宣言中接收到明確的抗爭訊息。而大部分抗爭者亦在衝擊後迅速離場,使警察撲空。

AP_19182546822810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TPG Images

第二,是更能逼使公權力犯上更多、更大的政治錯誤。示威者與警察在武力上有絕對差距,這是正確的,但這點也不是不可利用。612衝突是最佳例子,當群眾力量之巨大使公權力精神崩緊,決定採取武力驅散時,他們便犯下政治錯誤。人民聚集,以絕對武力對付從戰略上確可收震懾及迅速清場之效,但卻犯下巨大的政治過失。正是因為武力的絕對差異,要搜集警察濫權、暴力、不受控制、無情的證據便相當容易。自612後,香港警察遭到全世界輿論的指控,在及後的市民示威中都不得不謹慎行事。

第三,勇武抗爭在某程度上可以更為直接地削弱政府威信。香港不是民主政府,由於港府受中共操控並運用其管治思維,香港人的對手是一個威權政府。維持威權政體要靠恐懼,因此威信在這種政體中特別重要。因此,對付威權政府便必須施以最大程度的羞辱。616過後,群眾相繼在621癱瘓各個政府部門,又在71攻入議會。在這兩日的行動中,示威者完成了增加管治成本及羞辱公權力的結果。只要當權者依舊不正面回應示威者訴求,激進行為只有愈演愈烈。如此,政府便難以正確評估日後的管治成本。71衝突以後,立法會主席不得不宣布立法會兩星期內不可能開會。我們又怎能說勇武抗爭沒效?

和平手段的作用

至於和平示威的效果則不同。一般認為和平集會可以帶來道德感召力,以低成本的方式明確地帶出訴求,並直截了當地發表人民聲音。這一論述基本沒錯,但假如一個集會只有三五千人,就不可能有任何回響。因此,和平集會的成功條件就是人多。只有人多才能使議題不可被回避,並且營造出足以渲染人群的道德感召力。這種道德感召力可以帶來廣泛影響。先是在本地營造巨大民意,促成人數眾多的遊行、集會。人數足夠多的話,這種和平集會的道德感召力便可擴散至國外,影響其他國家的群眾促使本國政府回應相關事情。在經過69、612、616集會後,全球湧現撐港集會。日、韓、英、美、台等地群眾及政客均有聲援。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