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從反送中運動看「衝定唔衝」的種種考慮
Photo credit: Newscom/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

文:陳卓言

因《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已擾攘多日,從200萬人和平集會到強闖立法會,群眾運動的形式在這一個多月來呈現廣泛多變的面貌。有關和理非與勇武的討論,在過去6、7年已屢見不鮮。直到今時今日,有關和理非與勇武派的行動合理性雖然未有定案,但筆者亦樂見「和理非」的抗爭者已經較以往更接納勇武派的行動,「不分化,不割蓆,不篤灰」。有見香港形勢如此,筆者希望通過香港本地實例討論衝與不衝的問題,以助讀者理解不同抗爭手段。

對於相關問題,我們須要分不同層次來看待。這裡的先要強調不論是和理非與勇武,兩者均可在抗爭過程中帶來實質而有效的成果。我嘗試從意義、成功條件、成效等多個方面來討論。

兩種抗爭手段的配合

其實「和理非」及「勇武」只是抗爭手段不同,兩種行動的意義均在於通過擴大抗爭力量、增加管治成本來換取掌權者的讓步。然而不論和平集會還是勇武抗爭,兩種行為本質上並不會直接帶來意義,果效完全在於這兩種抗爭行為能否帶來巨大的政治餘波。假如政治餘波大到公權力不能無視,抗爭便有機會得到果效。

以反送中運動為例,100萬、200萬人的大規模和平集會使香港的政治議題得到國際社會大規模關注。在貿易戰及G20峰會這一特殊國際環境之下,成功對港府甚至中共施加巨大壓力。612的勇武抗爭群眾,在下午三時進攻立法會的過程中逼使警察動用過份武力。在誘使公權力方在眾目睽睽下犯上政治錯誤後,便成功逼使政府在政治上陷入守勢。兩種路線在運動中,正正就是這樣配合而產生效用。

RTX6Z0E4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而倘若要真正理解兩種抗爭路線,我們必須理解兩種手段的成功條件具有根本性的不同。而這種不同本來就不應以「互相排斥」的關係呈現出來。

勇武抗爭的支持者主張以激進、使用武力的方式增加管治者的管治成本並削弱其管治威信。過去和理非則認為勇武手段是盲動,不單沒有效果,更使抗爭力量分化減弱:皆因並非所有人都認同以武力宣示不滿的做法,示威者必然會慘遭各種形式的刑事(政治)檢控,參與人數少,運動就失敗。這種誤解其實是把對「和平抗爭」的認識硬套到「勇武」而做成的。

無疑,相比和平示威,勇武抗爭所需成本更大,參與者及支持者理所當然地較少。既然這樣,勇武抗爭在人數上的目標便不是盡可能團結大多數,而是足以達成如癱瘓政府運作、向警方施壓等目的的「關鍵少數」。關鍵少數未必需要參與者眾,可能只是需要一千甚至幾百人。

勇武如何增加管治成本?

有論者認為勇武抗爭之所以注定失敗,一方面是擔心得罪「中央」,另一方面是因為公權力的武力永遠在示威者之上,勇武必然走到盡頭。如果勇武抗爭者把目標放在直接推翻政權上,這種觀點是對的。但如果勇武只是為了增加管治成本,並逼使對方犯政治上的錯誤,這種說法就不一定對。

勇武抗爭可以怎樣增加管治者的成本?

首先是使管治者長期處於高度戒備狀態。由於使用武力,這必然會使警方嚴加看待,長期處於戒備狀態。在衝突之中,公權力固然不可輕視。在衝擊過後,假如示威者有足夠智慧確實可以能進能退,警方卻不得不長期處於戒備狀態,消耗注意力。以7月1日的衝擊立法會事件為例,示威者在突破防線進入立法會為事件帶來重大關注。一方面使國際社會在G20過後仍會關注香港問題,從示威者宣言中接收到明確的抗爭訊息。而大部分抗爭者亦在衝擊後迅速離場,使警察撲空。

AP_19182546822810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TPG Images

第二,是更能逼使公權力犯上更多、更大的政治錯誤。示威者與警察在武力上有絕對差距,這是正確的,但這點也不是不可利用。612衝突是最佳例子,當群眾力量之巨大使公權力精神崩緊,決定採取武力驅散時,他們便犯下政治錯誤。人民聚集,以絕對武力對付從戰略上確可收震懾及迅速清場之效,但卻犯下巨大的政治過失。正是因為武力的絕對差異,要搜集警察濫權、暴力、不受控制、無情的證據便相當容易。自612後,香港警察遭到全世界輿論的指控,在及後的市民示威中都不得不謹慎行事。

第三,勇武抗爭在某程度上可以更為直接地削弱政府威信。香港不是民主政府,由於港府受中共操控並運用其管治思維,香港人的對手是一個威權政府。維持威權政體要靠恐懼,因此威信在這種政體中特別重要。因此,對付威權政府便必須施以最大程度的羞辱。616過後,群眾相繼在621癱瘓各個政府部門,又在71攻入議會。在這兩日的行動中,示威者完成了增加管治成本及羞辱公權力的結果。只要當權者依舊不正面回應示威者訴求,激進行為只有愈演愈烈。如此,政府便難以正確評估日後的管治成本。71衝突以後,立法會主席不得不宣布立法會兩星期內不可能開會。我們又怎能說勇武抗爭沒效?

和平手段的作用

至於和平示威的效果則不同。一般認為和平集會可以帶來道德感召力,以低成本的方式明確地帶出訴求,並直截了當地發表人民聲音。這一論述基本沒錯,但假如一個集會只有三五千人,就不可能有任何回響。因此,和平集會的成功條件就是人多。只有人多才能使議題不可被回避,並且營造出足以渲染人群的道德感召力。這種道德感召力可以帶來廣泛影響。先是在本地營造巨大民意,促成人數眾多的遊行、集會。人數足夠多的話,這種和平集會的道德感召力便可擴散至國外,影響其他國家的群眾促使本國政府回應相關事情。在經過69、612、616集會後,全球湧現撐港集會。日、韓、英、美、台等地群眾及政客均有聲援。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