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提爾的親子對話》:你的感受有如冰山,在水平面下有三個層次的情緒

《薩提爾的親子對話》:你的感受有如冰山,在水平面下有三個層次的情緒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情緒,絕對不是罪惡,相反的,它是讓一個人的情感能有所表達、宣洩的管道,因此表達情緒是健康的。然而當行為被情緒帶領,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就不再只是單純的發洩情緒,而是蓄意傷害的行為,這便不是我們樂見的情緒。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儀婷

冰山下的感受:情緒爆發三層次

情緒不是萬惡淵藪,而是讓人的情感能有所表達、宣洩的管道,但要避免以情緒為藉口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更別成為情緒的傀儡。

在冰山水平面下,有一層「感受」層,代表一個人不管快樂、憂傷、憤怒、委屈,都在這一層次的感受區內。

《薩提爾的親子對話》P_220配圖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不管是什麼樣的情緒,都考驗著一個人的內在平穩度,而情緒往往與水平面上的「行為」,有著直接的影響關係。

我的上一本書《孩子永遠是對的》,提及情緒影響一個人的行動。一位擔任司機的父親,因為女兒用石塊在他養家活口的貨車車門上畫畫,讓他怒不可遏,竟因此用鐵絲綑綁女兒的手。女兒因父親的憤怒,失去了雙手。

情緒,絕對不是罪惡,相反的,它是讓一個人的情感能有所表達、宣洩的管道,因此表達情緒是健康的。然而當行為被情緒帶領,做出傷害他人的舉動,就不再只是單純的發洩情緒,而是蓄意傷害的行為,這便不是我們樂見的情緒。

情緒影響行為,有三個層次,每一層次的轉變,都隨著對象的應對模式而啟動更激烈層次的樞紐。在表達上,我們是否也曾不知不覺滲入了情緒勒索?雖然不是故意,卻也間接造成孩子或親人心靈的傷害,不能不甚防。

究竟從情緒到行為的層次遞演,是怎麼發生的?

情緒升起時

記得一年冬天,霸王級寒流來襲,我正準備開車出門工作的前一個小時,先生居然把我要用的車撞壞了。

當時的情況是,先生熱心的帶女兒去機械停車場運動,他突發奇想,要讓女兒在車庫練車,於是取出放在車子行李廂的腳踏車,卻忘記順手將行李廂關上,就跟女兒開心的離開了。

沒想到鄰居使用機械停車位時,行李廂蓋的高度超過機械停車格的限制,後桶蓋就這樣被機械停車格鋼架撞歪了,車身嚴重扭曲變形。

管理室打電話來通知我車子被撞壞時,我還一頭霧水,但隨即猜測可能是先生惹的禍。我跑去問先生,是不是他真忘了關行李廂蓋?

先生當時在浴廁幫狗兒洗澡,他大叫一聲,承認那真的是他粗心大意所為。他的聲音裡淨是驚嚇、懊惱的情緒。他驚恐的問我該怎麼辦。老實說,當時我的腦袋嗚嗡作響,全身發涼,腦子無法思考。

當天我得開車上山辦營隊,運送重達二十公斤的書籍,結果車子意外壞了,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把書運送上山。我瞬間沒了主意,哪裡還知道車壞了該怎麼辦。

不只沒主意,我還能感覺「憤怒」的情緒一直往上冒,火熱的,從腹部,燃燒到咽喉,最後漲滿了整顆腦袋。

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生氣!

那一瞬間,我只想發洩,以罵、以怒吼、以肢體、以各種能傷害對方的方式,只要能發洩「憤怒」的情緒,不管是什麼都好。

但是,我什麼都沒做。

我壓低嗓音,以極度壓抑的聲調,跟先生說:「你趕快去看看車子吧,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我明白我的情緒已經到了臨界點,風吹草動都會溢出,因此克制得很辛苦,才能不打翻情緒。先生也明白我的感受,因此趕緊離開,下樓去處理車子。

柔軟的應對

先生離開後,我接手先生未完成的工作,幫狗兒洗澡、吹毛、清潔等,也藉由外在的忙碌,稍稍安頓煩躁的內在。

先生下樓後,開著行李廂蓋已經歪成小丑笑的車子,在街上繞了一圈。他想找修車廠,卻一直找不到,在街上繞了四十分鐘,最後只得又開回家。

他回來時,我已經把狗兒打理乾淨,把家裡一切打理好,就等他回來,因為我已想妥辦法,也聯繫好修車人員,只要將車先開到保母家,後續就有人能接手處理,我再搭公車到陽明山,展開為期三天的工作。

儘管我一直安頓自己的內在,但仍能感覺我是有情緒的,雖然沒有先前那麼劇烈,但仍有很大一部分被我壓抑著。

我不發一語開著車,遵循「不因情緒影響行為,而做出傷害他人舉動」的原則,先生靜默的坐在一旁,臉色嚴肅淒苦,孩子在後座也靜默著。

開著歪嘴車,心裡頗苦,因為後視鏡映照出來的是整片歪掉的後桶蓋,完全看不見後方的車子。

抵達保母家之前,我終於忍不住,先打破沉悶。

我嘆了口氣,跟先生說:「對於這整件事情,你有什麼想法嗎?」

沒想到先生居然自己懊惱起來,說:「我本來想說拿了腳踏車,只一下下,等騎完我就回來關車蓋,沒想到騎完我們就上樓回家了,完全忘記行李廂還沒有蓋上。唉,我真該養成順手就關車蓋的習慣。」

我訝異先生的自省自察,也欽佩固執的他,此刻竟願意向我示弱。

剛強的應對,招來全副武裝的反擊;柔軟的應對,換來自省的空間。我的柔軟,讓先生更深層的反省與覺察,這便是應對姿態的真意。

我心疼起先生的處境,畢竟要面臨責難與責任的,是他不是我,於是,他的柔軟也帶動了我的柔軟。

我說:「是啊,真的要順手關車蓋。上山工作前車子壞了,對我們影響很大呀!希望你記住這次事故,下次別再忘了。」

說完這句,我已完全放下怒氣了。我明顯感覺胸口、腹部、腦袋,都不再如剛剛情緒漲滿的灼熱,我已全然接受這次意外。

學會接納情緒

後來,朋友與我有一段關於這個事件很有意思的對話,我才明白事件當下,我已跨越了從情緒到行為三層次的變化,因此沒有釀成更大的災難。

我將朋友的對話記錄於下,便於解構這三個層次的變化。

朋友:「先生把你的車子撞壞,當下你為什麼不罵他?他做出這樣的行為,真的應該好好罵他,以洩心頭怒火!」

我:「我罵了他,就會想打他。」(責罵為第一層情緒

朋友:「那就打啊,他這樣的行徑,真的該打!」

我:「我打了他,就會想殺他。」(動手為第二層情緒

朋友:「啊?」

我:「你以為,他會乖乖讓我罵嗎?被罵,心情不好,就會頂嘴,一頂嘴,我就會更暴力地制止他,不是嗎?」(致對方於死地為第三層情緒

朋友:「打一打就好,怒氣就會消啦,不用到殺。」

我:「要是我真打了,你以為他會乖乖讓我打嗎?你怎麼知道他不會回擊呢?」

朋友:「他敢回擊,你就打得更凶!」

我:「是啊,只要他敢回擊,我肯定就會打得更凶,因為我絕對會想壓制他,誰叫做錯事的是他。但是萬一他狗急跳牆也打我怎麼辦?你說,到時候,我會不會想拿把刀殺死他?情緒不就是這樣堆疊出來的嗎?」

殺人,當然只是一種情緒上的形容詞,但如果真的「罵」出口,下一步就會「打」出手,最後就會想「殺」人。罵、打、殺,是憤怒情緒帶來行為的三個層次,因為行為在配合情緒演出這場戲時,只會往上加成,以武力恫嚇或壓制對方,社會上許多衝突殺人的事件,不就是這麼來的?

情緒絕對不是萬惡淵藪,但我們得嚴防情緒反客為主,成為我們的主人,那就會混淆原本的用意,屆時我和先生的相處,肯定就會變成以情緒對抗情緒的狀態,我將喪失自我,成為情緒的傀儡。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費斯汀格(Leon Festinger)曾提出一則論述,他說:「生活中的百分之十,是由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組成;而另外的百分之九十,則視你對這些事情的反應所決定。」

確實如此。日常生活中,親子關係、兩性關係,肯定會面臨很多不如意,如果總是以憤怒的情緒來面對,一定會讓事情變得一塌糊塗。反之,如果任何事,我們都能學著接納情緒,便可以得到比較平穩的狀態,那麼很多不必要的傷害,就能避免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薩提爾的親子對話:每個孩子,都是我們的孩子 從實戰經驗淬鍊超強親子對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李儀婷

薩提爾親子對話專家李儀婷,從實戰經驗淬鍊超強親子對話練習,
30 種失控情境 x 3個對話工具 x 3道安全卡榫 x 3不1要,
超擬真實作練習,讓你三言兩語,扭轉親子、手足間的情緒困境。

想要對孩子表達關心之意,一開口孩子就發脾氣;
想迅速解決孩子的爭端,但自身情緒卻讓孩子像爆米花炸開……
為什麼孩子分秒都在挑戰父母極限?

核對彼此觀點、聚焦問題核心,和孩子好好說話。

先讓問題跑一會兒

  • 與戰火保持距離,先平穩內在,別讓情緒影響你應對的姿態
  • 孩子情緒仍沸騰時,只需陪伴,不必急於進場對話
  • 尋找對話破口,貼近孩子的心,才能展開有效對話

以薩提爾模式展開對話

  • 寧靜而專注的傾聽,讓孩子有被注意、被尊重,甚至被接納的感覺
  • 以好奇探索衝突,核對孩子真正的意思,讓問題聚焦
  • 結束對話時,誠摯欣賞孩子的努力,把負向行為轉為正向價值

拋棄對話慣性

  • 不要以高壓語言介入戰火
  • 不要以上對下、過來人的姿態對話
  • 不要以自己的價值判斷回應,忽略孩子的深層需求

應對的姿態

  • 良好的溝通,始於父母平穩的內在
  • 直拳教養,讓孩子變成情緒怪獸;蹲下來,看看孩子目光裡隱藏的故事
  • 情緒升起時,不急著應對,柔軟的語言,能帶來深層的反省與覺察
  • 你可以有期待,但允許期待落空,並學著接納失落
  • 在日常裡埋下愛的訊息,讓自己成為孩子最溫柔的牽絆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