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序年代》:葉爾欽錯估形勢出兵車臣,印證俄羅斯泱泱大國虛有其表

《失序年代》:葉爾欽錯估形勢出兵車臣,印證俄羅斯泱泱大國虛有其表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車臣之役」看來,標誌著莫斯科正面臨「內患」(車臣問題引發的權力鬥爭)「外憂」(來自國際壓力),1995年肯定是俄國最艱困的一年。看來葉爾欽時代也將步上戈巴契夫的後塵。

文:洪茂雄

葉爾欽始料未及的「車臣效應」

【1995年1月6日/洪茂雄】

以敢向共黨政權挑戰而備受西方國家青睞的俄羅斯首任民選總統葉爾欽,1994年12月11日,突然心血來潮,大軍壓境已宣布獨立三年的車臣自治共和國,迄今已近一個月。憑著曾是超級大國,擁有壓倒性優勢軍力的俄國,來對付高加索山區小國的車臣,理應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可是,葉爾欽萬萬沒料到,以武力對付這個區區蕞爾小國,遠比對付具有民意象徵的國會,還要棘手,並且還引發所謂「車臣效應」,反而衝擊到他原本穩固的權位。

進兵車臣得不償失

葉爾欽未與國會磋商,即自行頒布政令以恢復憲法秩序,師出有名,揮兵車臣,其動機至明,一方面可藉機懲罰這個伊斯蘭教小國,殺雞儆猴;另一方面可轉移國內經濟每況愈下的窘境,敉平車臣獨立運動,對大俄羅斯民族主義有所交代,有助拉高其逐漸下降的聲望。如此做法,一舉兩得,何樂不為!?但是葉氏始料未及的「車臣效應」,卻是得不償失。最明顯的例證:

其一,徒增內部對立,社會矛盾加劇,阻礙民主改革進程。車臣獨立問題本可經由政治手段解決,不必勞師動眾,訴諸武力,弄得兩敗俱傷。最引人側目者,葉爾欽身邊一批主戰派,挑起了軍方高層的不和,如兩位國防部副部長遭解職,三名前線指揮官掛冠求去,即是明證。同時,國會和社會團體反戰聲浪升高,再度挑起府會鬥爭,民眾反政府示威勢難避免。

其二,外來壓力日增,削弱俄羅斯國際地位和影響國家利益,儘管歐美重要國家表明俄國對車臣動武,係俄國內政問題,但莫斯科當局「殺雞用牛刀」,過度使用武力,不僅殺害無辜百姓和摧毀可觀的財物,而且也蔑視車臣人民的自由意志,攸關人權問題,已引起國際社會,尤其伊斯蘭教世界的關切。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杜爾即毫不避諱提醒華府,美國應把援助俄國與莫斯科進軍車臣連繫起來;德、法兩國更不約而同,要求克里姆林宮克制,並倡議由「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出面斡旋。尤有甚者,中東伊斯蘭教國家更傳出派遣傭兵赴車臣助陣,引起莫斯科當局的不安。凡此種種,對亟待外援加速重建的俄羅斯而言,無疑會愈形孤立,帶來相當程度的負面效應。

車臣效應搖撼克宮

其三,反葉爾欽之聲此起彼落,葉氏形象大受打擊。葉爾欽這位俄國第一位民選總統以敢下政治賭注而崛起,頗得西方政界偏愛。唯此次他發動進軍車臣,可不像昔日那麼得心應手,很可能會栽跟頭。他往日同舟共濟的「戰友」紛紛倒戈相向,與他劃清界線,如「民主選擇」黨領袖蓋達爾;就算是西方政界領袖如法國總統密特朗、德國總理柯爾對他爾來舉措,也頗有微詞,不敢苟同。根據進兵車臣兩週後的民意調查顯示,對葉氏喪失信心者已高達65%,支持葉氏者僅有13%。最近幾天剛公布的民意調查,有60%的俄羅斯人反對出兵車臣,對葉爾欽的支持程度更掉到8%。可見他對車臣動武弄巧成拙,反而使其聲望滑落谷底。

政治領袖動輒以武力對付民意代表或平民百姓,雖然可以穩定一時,卻難保千秋,不是長治久安之計。車臣之役暴露了諸多令人不可思議的錯誤,例如整個決策過程草率,國防部未善盡職責仔細規劃,未和國會協商,欠缺民意支持,以及葉氏行蹤成謎,不敢公開露面,都予人起疑,是否克宮的權力運作出現了問題?再者,此次格羅茲尼戰役已斷送上千車臣百姓和數百名俄軍士兵。重建車臣家園必須耗費十億美元以上,況且車臣之役也可能重蹈阿富汗覆轍,這正說明俄國與車臣「雙輸」的局面,葉氏的仕途更形艱難。

俄國「車臣危機」反映哪些訊息?

【1995年1月13日/洪茂雄】

俄羅斯挾其武裝力量的壓倒性優勢,於1994年12月11日,對北高加索一個蕞爾小國—車臣自治共和國,進行武力鎮壓,不容許車臣脫離聯邦而走向獨立,迄今已逾一個月。克里姆林宮選擇此時此際,向這個區區伊斯蘭教小國動武,已引起國際社會的關切,成為大眾傳播媒體爭相報導的熱門話題。本文不擬再就俄軍能否在短期間內順利攻佔車臣首府格羅茲尼,做進一步評析,倒想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究竟俄國這一場「車臣危機」,反映了哪些訊息,或許有助於讀者瞭解蘇聯解體後,俄羅斯所面臨的尷尬處境。

泱泱大國虛有其表

由於目前的俄羅斯,已不再如同往昔共產黨統治時代那麼封閉,社會邁向多元化,各種聲音並存,資訊流通快速,聯邦境內任何動靜,無論其對政府有無利害關係,都難掩人民的耳目。此次葉爾欽政府如何因應車臣危機,整個來龍去脈,都能清楚地呈現在世人眼前。因此,這次車臣危機頗可明察其中事實,說明某些意義。茲就其反映的幾個訊息,略述如下:

其一,俄羅斯泱泱大國地位,僅是虛有其表。過去蘇聯曾是世界超級大國,雄霸地球一隅達半個世紀以上。蘇聯這個「紅色帝國」崩潰後,俄羅斯以繼承前蘇聯大業自許,一直還自認為是橫跨歐亞兩洲的大國,仍試圖在國際社會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可是,畢竟事過境遷,潮流在變,時代在變,環境也在變。憑俄軍「車臣之役」正充分暴露其「大國雄風」已不復存在,俄軍對付車臣這個區區小國所花的時間,遠比1950和1960年代對付東德、匈牙利和捷克還要辛苦多了。

其二,處理危機的應變能力與其大國地位無法成正比。戰後,蘇聯勢力快速崛起,足以和美國分庭抗禮,華府也得對莫斯科有所尊重。不過,自蘇聯解體後,克宮因應某些政經危機,即令人大感意外,諸如葉爾欽以武力對付國會的粗暴行徑,盧布的暴跌,黑幫勢力坐大等。如今車臣危機又顯示,總統政令上情無法下達,貫徹執行;國防部內訌,進軍車臣的兵力部署粗枝大葉,前線官兵士氣低落,整個決策過程顯得草草率率,破綻百出。這樣的政府的確予人有無能之感。

葉爾欽時代近黃昏

其三,俄國人民明辨是非,反對違背人權勾當。儘管俄羅斯民族主義抬頭,不希望再看到俄羅斯重蹈蘇聯覆轍。但俄羅斯人民基本上還是反對葉爾欽下令進兵車臣,根據剛發表的民意調查,有78.9%的俄國人希望俄軍立即停火,有三分之二反對葉爾欽向車臣動武。葉氏也因出兵車臣,使得他的聲望下降到上臺以來的最低點,僅獲11%的支持。

由此數據顯示,俄人絕大多數是反戰,希望以政治手段來解決車臣問題。具有濃厚俄羅斯民族主義色彩的大文豪索忍尼辛,甚至更直截了當,反對戰爭,贊成車臣獨立。

總之,從「車臣之役」看來,標誌著莫斯科正面臨「內患」(車臣問題引發的權力鬥爭)「外憂」(來自國際壓力),1995年肯定是俄國最艱困的一年。看來葉爾欽時代也將步上戈巴契夫的後塵。

相關書摘 ▶《失序年代》:統一看似充滿希望,但現實卻讓德國人開心不起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三民書局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洪茂雄

看似井然有序的紅色帝國
早已抑制不住風起雲湧的民主化浪潮
帝國在一夕之間分崩離析
戰爭、動亂紛沓而來

紅色秩序已然逝去
展望蛻變後的東歐與俄羅斯

【本書特色】

  • 報紙排版 本書為洪茂雄教授於蘇聯解體前後,刊載於國內報章雜誌上之社論集結,故本書特採報紙版面設計,讓讀者彷彿搭乘時光機回到過往,閱讀當時事件發生當下的社論,體驗時代氛圍,成為歷史見證者。
  • 回望過往,放眼未來 本書不只著重於過往事件的記述,洪茂雄教授更回望歷史,寫下從今日看待當年時事的體悟,並記錄下各式歷史事件直至今日的發展,與未來的展望。
  • 親訪東歐 獨家收錄洪茂雄教授在1990年親訪東歐的雜感。當時旅東歐不易,洪教授與研究生一行人可說是遙遙領先國人至東歐遊歷,教授在東歐新奇的異國體驗遊記,為本書增添了不少趣味。
[立體書封]失序年代──紅色帝國的崩潰(三民書局)
Photo Credit: 三民書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