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式誘惑》:兩性遊戲也展延到職場,在法國,調情屬於工作的一部分

《法式誘惑》:兩性遊戲也展延到職場,在法國,調情屬於工作的一部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任何場合中,如果沒有試著發揮一點誘惑力,幾乎會被視為不文明,」專精美國政治的政治學家妮可.巴沙翰(Nicole Bacharan)表示。「但不能以太嚴肅的心情看待這種行為。法式誘惑的對象經常是所有人,而不是特定的某人。它可以是不具目的性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伊蓮・秀黎諾(Elaine Sciolino)

兩性遊戲也深深地展延到了職場。在美國,上班時間及公務場合中,即使是最輕微的開玩笑也不被允許;在法國,調戲則是受到鼓勵。在美國的公司行號裡,男性如果讚美女性同事的服裝顏色或髮型,經常會被告知他們超過界線了。在法國,調情卻屬於工作的一部分。

外子安迪在一家法國法律事務所任職,他是公司裡唯一的美國人。他幾年前通過法國律師資格考試,最近有一位美國女律師也報名參試,於是安迪就熱心提供諮詢。現在她剛完成考前培訓的實務口試部分,她盡了所有努力讓自己顯得思慮嚴謹而且態度認真。結果教授的評語令她感到大為不解。

「他說我太僵硬了,」她告訴安迪。「他居然說我要比較séduisante才好。」

安迪試著忍住不笑出來。「他的意思應該不是妳以為的那樣。法國人用séduisant(有誘惑力)這個字,跟我們在英文裡說seductive是不一樣的。我很確定他的意思是要妳顯得比較……人些。」

有一天晚上,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一些法國朋友,結果曾經在華府擔任特派員數年的法國國家廣播公司資深主管貝赫特朗.范尼耶(Bertrand Vannier)說他有更精彩的例子。「我有一陣子跟一位女記者共事,她年紀很輕,不到二十六歲吧,頂多二十七,但她的樣子好莊嚴肅穆,讓她看起來有實際年齡的兩倍,」他回憶道。「她走路的時候,你會感覺好像整個世界都壓在她的肩膀上。她的頭總是壓低往地下看,平常習慣穿黑色長裙。她的報導內容很好,很認真——但就是無聊。」

「所以,有一天,我把她拉到一邊,幫她上了小小的『迷你裙與彩妝』課程。我向她建議,「妳出任務和寫報導的時候,何不讓自己感覺像穿了迷你裙或上了美麗彩妝那樣的心情?」

「結果她還是沒有穿上迷你裙或化妝,但她做了一件更棒的事。她遇到真命天子,戀愛結婚,生了小孩。她變得幸福快樂,終於成為我一直希望她有的模樣:優秀認真,但不會無聊的報導記者。」

我看年輕巴黎插畫家潘妮洛普.芭嬌(Pénélope Bagieu)的繪本《我的人生精彩萬分》(Ma vie est tout à fait fascinante)時,想起了貝赫特朗說的故事。

一個年輕男子和一個擺臭臉的女孩在街頭擦肩而過。女孩身穿深褐色服裝,手提大圓筒袋。她聳肩弓身,一副愁苦模樣,凌亂的長髮垂落到眼睛前面。男孩戴著眼鏡,身穿高雅風衣,看起來很斯文。兩人交錯後他回頭對女孩說了一句,「妳好迷人。」她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嘴唇上露出淺淺微笑,整個人有了轉變。她的頭髮在風中飛舞,笑容益加燦爛,外套展開後現出裡面豐盈的酥胸線條及性感的緊身粉紅迷你裙。

後來我看到法國知名漫畫家桑貝(Sempé)畫了一幅有異曲同工之妙的作品。桑貝因為在《紐約客》(TheNew Yorker)中刊登漫畫,在美國也非常出名。在他的變化版本中,一位年齡不詳的優雅女士走在巴黎街頭。她穿著百褶裙、貼身夾克、高跟鞋、戴上耳墜、項鍊及華麗的淑女帽,走路姿態充滿自信,臉上掛著微笑。當她經過一幢整修中的樓房時,七人工作團隊齊聲對她吹口哨。

這簡直就是蘇菲-卡洛琳的化身!


在一個似乎如此充斥性意涵的社會中,職場女性是否會覺得自己處境不利,沒有受到嚴肅看待?

我是一個女性俱樂部的會員,俱樂部裡有大約兩百位權高望重的女性,包括公司高階主管、法官、律師、民意代表、醫師、記者、博物館館長、學者、作家、時尚設計師、文化界人士等。這個俱樂部成立於一九八五年,可能是法國凝聚最多權力的女性私人俱樂部。它的活動也非常低調,一般人幾乎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它也沒有被列入任何關於法國最具影響力私人俱樂部的文章或書籍中。這是我們俱樂部的刻意決定。

俱樂部不允許進行商業或政治性質的自我推銷。在我們的章程裡也沒有任何關於「姊妹情誼」或「婦女權益」的特別條款。如果要成為會員,必須獲得一位「教母」推薦,並通過一道「測試」。在為時三分鐘的「測試」中,入會候選人必須用法文進行自我介紹,並說明自己在專業上的成就,整個過程必須展現適度的自信、謙虛與幽默。只有一小部分會員是外國籍人士。

俱樂部有時會在香榭麗舍大道上星光閃閃的富凱餐廳(Fouquet’s)二樓私人宴會廳舉行聚會。這家巴黎豪華餐廳接待過的賓客包括卓別林(Charlie Chaplin)、莫里斯.薛瓦利耶、瑪蓮.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賈桂琳.歐納西斯(Jacqueline Onassis)等等。薩科齊當選總統當天的慶功晚宴也是在這裡舉行。餐廳服務生多數是男性,以夾雜著幽默和高傲的態度,招呼我們這群俱樂部會員。

有些第一次參加我們活動的女性會表現出不自在或驚豔的感覺。「能夠用陰性形式說『大家晚安』(Bonsoir à toutes)實在很愉快,」一位以來賓身分受邀與會的女性這麼表示。一般在男女共同參加的場合,這句話都是用陽性形式的大家(tous)來說:Bonsoir à tous。「我必須坦承我喜歡男人,」她繼續說,「所以起初我有點排斥參加全女性俱樂部的活動。」

我們每次聚會都有嚴肅的討論主題。這點非常重要,因為法國目前職場女性的薪水比男性低百分之二十,法國前六百五十家企業中,女性平均只占董事會人數的百分之十,而女性國會議員的比例也只有百分之十八。(法國女性在一九九九年才獲得選舉權,所以地位還有很多改善空間。)晚宴中的每張桌子都配有一位事先指定的「主席」,她的任務是引導討論。座位安排極具策略性用意,目的在讓參與者盡可能多認識其他會員。

但這些聚會的規劃也是為了歡樂。多數與會者都會精心打扮,穿著剪裁高雅的套裝或迷人的連衣裙,足蹬高跟鞋,身上配戴華麗的珠寶。曾經有人建議為了節約經費,應該省略餐前雞尾酒時間的香檳,但在眾人一片譁然下,這個提案遭到了否決。有些會員表示如果真要省錢的話,她們寧可犧牲甜點。

《Elle》雜誌的蜜雪兒.費圖西(Michèle Fitoussi)建議我針對俱樂部會員進行調查,了解她們對「誘惑」這個主題的觀感。由於俱樂部嚴格要求會員不能索求協助,我只得到允許將問卷調查表寄給一部分會員,而且還是以個人名義進行。我總共接到三、四十份回覆,其中多數人填寫得興致十足,表示她們的生活中不能缺少誘惑。有些人表示誘惑這個概念讓她們想到「微笑」、「眼神」、「優雅裝扮」、「精緻」、「魅力」、「文化」,甚至還有「男人獻殷勤」。另有一些人首先想到的是一種「遊戲」,其中包括「輕鬆」、「情趣」、「嘻笑」等成分。

「在任何場合中,如果沒有試著發揮一點誘惑力,幾乎會被視為不文明,」專精美國政治的政治學家妮可.巴沙翰(Nicole Bacharan)表示。「但不能以太嚴肅的心情看待這種行為。法式誘惑的對象經常是所有人,而不是特定的某人。它可以是不具目的性的。」社團裡一位作家表示,誘惑「是一種本能的東西,就像呼吸一樣。」

她們還指出,法文的細膩特質為誘惑力提供了燃料。「在誘惑成為一種征服策略以前,首先是一場語言遊戲,」政治學者、法國最權威歐盟研究專家之一的妮可.涅索托(Nicole Gnesotto)認為。「它的立足點是幽默、嘲諷、默契,以及沒有說出來的弦外之音。義大利人玩弄文字遊戲的程度比法國人還高,但他們帶著真正目的,而法國人則是純粹玩弄誘惑遊戲,不會一定要導致某種結論。」

雖然涅索托的地位崇高,研究題材也非常嚴肅,但她照樣在各種場合發揮誘惑力:「誘惑花店主人,這樣他就會多送我一朵玫瑰;用我慣常採用的誘惑儀式挑逗我經常光顧的店家,純粹是為了增添生活情趣;誘惑公家機關辦事人員,藉此得到更多方便;或對公車司機施展誘惑術,讓司機讓我在我要下車的地方停車,不必開到下一個站牌。」

回覆調查的會員當中,只有一位表示她拒絕回答問卷內容,她就是俱樂部裡女性主義觀念最強烈的芙蘿杭斯.蒙赫諾(Florence Montreynaud)。「這個字讓我困擾,『誘惑』這個概念對我而言性色彩太過濃厚了,」她寫電子郵件告訴我。「那就像是離開正途,以不忠實的方式設法使自己具有吸引力。」

我問她們對於職場中無處不在的誘惑遊戲是否感到憤慨。我發現美國女性總是處在某種性別戰爭的狀態中,而法國女性則比較傾向於與異性合作。一家營養品及化妝品公司創辦人兼董事長瑪麗-法蘭絲.德.夏巴奈(Marie-France de Chabaneix)表示,法國女性把誘惑當成「一種對抗大男人主義的武器」來運用。一位修辭學教授表示,老師在教學中「必須玩弄誘惑遊戲,否則學生不會用心聽課。」

多數會員相信,發揮自己的女性魅力在日常生活及無性別意涵的場合中是一個方便的工具。俱樂部會員中一位政府法學專家認為,誘惑能有效促使「修車廠老闆同意停下其它工作,先修妳的車」。

我從調查中得到最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訊息是:誘惑遊戲沒有固定規則。一切都要靠直覺,有點像摸索著攀爬陡峭岩壁的感覺。施展誘惑力時,必須不斷進行微調;如同一名投資顧問所言,當事人任何時候都必須仔細拿捏「共鳴、親切、親暱、曖昧,以及可能失控的過度親密」之間的界線。

搞錯狀況是相當容易發生的事。一名資深女性政府官員告訴我,有一天她邀請一位較年長的同僚共進午餐的故事。「我提議一起吃午飯討論公務,妳無法想像他的回答讓我多吃驚:『我以為妳已經有固定伴侶了!』」這位深具誘惑力的職場女將進一步表示,還有一個因素必須提防:嫉妒。「誘惑對某些女人而言是一個很好的工具,但這也很危險,因為這會讓其他女人感到強烈的不快。」

每一位接受調查的女性都表示,在職場男女關係這個問題上,法國與美國之間存有一道文化鴻溝。有些人認為美國人的方式比較直截了當,而且嚴肅認真,另外有些人讚賞美國人比較有效率,不需要空泛的言談和無聊的遊戲。但有些女性認為這種嚴肅的工作態度讓職場上缺少創意、感性和本能。這些法國職場上的優異女性都表示,自己絕對不願意被人認為是「美國式的女性主義者」。為了避免造成這樣的印象,她們建議女性應該用幽默的態度,而不是用憤怒的行為讓別人接受自己的想法。

「美國的女性主管或企業家必須與他人保持一種距離,彷彿穿戴一身盔甲,」一位投資顧問這麼表示。「為了取得說服力,她必須更加嚴酷,必須比男人更男人。她的女性特質——感性、溫柔、魅力——都必須隱藏起來,因為這些特質會讓她顯得『脆弱』,不符合效率、績效、卓越等職場要求的特質。一個沒有誘惑因子的職場⋯⋯這種工作多麼嚴肅啊!」

調查結果中最讓我驚訝的一點是,為數不少的俱樂部成員不贊成在職場上採行統一的性別標準。我回覆這些女性時向她們表示,如果她們必須玩這種女性魅力的遊戲,她們永遠都會在某種程度上被視為低一等。她們回答說:並非如此。以下是其中一人的論點:「如果妳想在專業生涯中享有平等的機會與待遇,就更需要注重誘惑這件事。只有透過這種方式妳才不會嚇到男性。」

俱樂部中待過美國的會員大都認為,美國式女性主義的政治理念粗暴而且沒有必要,反而會造成分裂。她們全都經歷過「性騷擾意識提升」這種美式社會訓練。

身為公司法務人員、育有兩名子女的法比恩娜.雅斯(Fabienne Haas)說,她是在年輕時到美國紐約一家律師事務所實習時體驗到這回事的。法比恩娜現在年近五十,但在嚴肅的套裝上衣底下,她穿了一件性感的V領低胸蕾絲邊綴背心。二十多年前在紐約時,她每天都得把扣子扣到脖子的高度。事務所內一位年紀比她大四歲的已婚男性同僚經常請她一起吃午餐,讓她覺得非常貼心,因為當時她的生活費並不多。但有一天,另一位同事看到他碰觸了她的手,並把這件事向上級報告。結果她接到命令,隔天早上八點必須出席緊急會議。會議室裡坐了六位男性律師,她簡直嚇壞了。「他有沒有試圖濫用職權?有沒有試圖對妳施壓?」她被問了這類問題。「我試著保持鎮定,用嚴肅的態度告訴他們一切都非常正常。」

現年三十多歲的絲蒂凡妮.卡多(Stéphanie Cardot)自己開公司,育有三名子女。她說她非常欣賞美國那種特別獎勵效率和努力的工作制度,並批評法國企業界沒有能力將公司策略現代化,也無法消滅用人唯親的積習。絲蒂凡妮有著不可思議的藍色大眼睛以及近乎完美的英文能力,說話時靈活地運用她在紐約生活時學到的口語表現。她非常善於運用女性魅力包裝自己,雖然她在做決策時是那麼地斬釘截鐵。

「在美國,一個人必須靠努力工作和比其他人更專業這類方式來『誘惑』,這倒也沒什麼不好,可以增進效率,」有一天我們一起吃早餐時她這樣說。「這樣可以獲得很好的績效,但人際關係卻非常乾枯無味。我實在難以接受日常生活中沒有誘惑的情形。法國剛好相反,誘惑有點過度氾濫。誘惑被用來當作偷懶的小伎倆。我的意思是說,法國人、特別是法國的精英分子,一向認為工作是醜陋的,而聰明才智——真正的聰明才智——配上誘惑能力其實可以讓你行遍天下。」

儘管她對兩國之間的差異有這麼中肯的分析,絲蒂凡妮還是無法了解美國人對政治正確的偏執。「『性騷擾』這件事完全把男性與女性在職場上真正相處的可能性抹煞掉了,」她表示。「如果一個人隨時都得害怕被控告性騷擾或什麼其它罪名,他怎麼還可能展現真正的魅力?情況嚴重的時候,有些男性甚至不願意與女性共同搭乘電梯,也不敢幫女性開門或點菸。」

絲蒂凡妮告訴我,有一次她應徵一份華爾街上一家美國公司的工作,結果沒有通過性騷擾測驗。

「我坐下來以後,他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您是一名女性。您走進一個裡面都是男性的房間,他們正在說黃色笑話。他們看到妳就忽然把話打住。這樣是不是性騷擾?』我聽了以後心想,『不是。而且我想知道笑話的後半段!』但我告訴自己,畢竟這是一個考題,既然他們問了,正確答案一定是『是』,所以我就按了『是』。」

接下來的問題是,『您是一名女性。您走進一個裡面都是男性的房間,他們正在說黃色笑話。他們看到妳進來,還是繼續講笑話。這樣是不是性騷擾?』我心想,既然前一個問題的答案是『是』,那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不是』,於是我按了『不是』。」

結果這兩個答案都錯了,她正式進入敗局。「所以也就是說,要不就我聽不到笑話的結尾,要不就我聽到了,可是從此被視為公司裡的婊子,」她說。

測驗失敗以後,人資處幫她做性騷擾訓練。「訓練員跟我說,『好,有一天早上妳剪了新髮型來上班,我說「哇,絲蒂凡妮,妳這樣美呆了!」妳怎麼回應?』我說,『謝謝!』他說,『不對!妳應該跟人資處報告,因為我剛性騷擾了妳。』我聽了以後說,『很抱歉,我實在不懂。』他就此放棄了。他的表情好像在說,『我告訴妳,請妳現在就滾出去。』」

相關書摘 ►《法式誘惑》:在法國,誘惑是情愛技巧,劈腿則是具意志性的選擇行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蘭西:誘惑與偏見(法式誘惑+偏見法國 雙書套組)》,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伊蓮・秀黎諾(Elaine Sciolino)、琵鄔.瑪麗.伊特薇(Piu Marie Eatwell)
譯者:徐麗松、謝孟璇

浪漫、混亂、慧黠、世故、尖刻、優雅……
世人對於法國的所有刻板印象,在此盡數化為靈動、詼諧,
而且充滿文化底蘊與歷史深度的透徹洞見

I.《法式誘惑————賞——法國人如何玩味人生;探——法國文化的幽微精髓》

法國文化與生活中的深層奧秘,一切都與「誘惑」有關。

法國是一個講究誘惑的國家,她的優雅,她的美麗,她的感官之情、生活之樂,無不浸透著誘惑的因子。但誘惑對法國人而言絕非只是逢場作戲,它根本就是理解何謂法國的關鍵所在。雖然性愛的追逐與征服向來是誘惑力施展的核心領域,但對法國人而言,誘惑早已進一步成為民族生活哲學,甚至是一種意識形態。

誘惑是法國文化與生活中無處不在的底蘊,涉及的不只是浪漫的情愛關係,法國人無論在職場應對、生意往來、享受美饌醇酒、定義風尚、進行學術辯論、選舉民意代表,甚至在全球權力角逐場中,時時刻刻無不努力上演誘惑的遊戲。法國人在日常生活中譜寫誘惑的魔力,形式變化萬千。唯有掌握「誘惑」這個幽微精髓,才能了解法國文化真正的核心底蘊。

紐約時報資深駐法記者秀黎諾從內部觀察者的角度,細膩詳盡地解密法式誘惑的運作方式,分析這個國家的權力意涵與侷限所在。她以幽默風趣、充滿個人風格的筆法檢視法式文化及生活,出神入化地引領我們從巴黎街巷的庶民小店遊走到國家機器的華麗殿堂,復而從既宏偉秀麗的凡爾賽皇家花園,忽又置身農產富饒、鬱鬱蔥蔥的法蘭西鄉間,跨度含括政治、美饌、歷史、情慾,行文幽默機智,趣味與知識兼具。值得所有享樂主義者細細品味的好書,理解當代法國文化與生活的必讀指南。

II.《偏見法國————正解還是誤解?關於法國的41個迷思、綺想與真相》

在想像和偏見背後,法國,她究竟是什麼真實模樣?

法國女人無比時尚,而且不會胖,每個男人都有情婦,風流倜儻;法國人不愛洗澡、頭上總頂著貝雷帽;他們餐餐蝸牛鵝肝,無酒不歡;法國人工作懶散,而且罷工是絕對必然……世人對法國的印象往往建立在一連串的偏見和迷思上。這些謬解的矛盾讓法國人在外人心中總顯得神祕莫測,擁有世人無法理解的不可思議特質。不過,當扭曲成刻板印象的迷思變成一個國家的形象,那可就值得好好檢視了。

《偏見法國》從法國的飲食、性愛、禮儀、政治、歷史、生活態度,以及法、英這兩個「最親密的敵人」的糾葛情仇觀點,破解世人無不熟悉的四十一個「偏見」,細膩呈現一個讓全世界愛恨交織的文化的真實面貌。伊特薇筆下的觀察結合了淵博史實、大眾文化、精妙語言和個人第一手記錄,從幽默趣味和廣博知識切入,不見浮濫淺薄的老梗觀點,而有英式幽默特有的棉裡藏針口吻,深入剖析世人對於法國的各樣偏見和幻想的對與錯,內容敘述辛辣,妙趣橫生,而且解析細膩獨到,讓讀者能以各種「偏見」,去理解這個總教人又愛又憎的高盧文化!

(八旗)0U003018法蘭西-誘惑與偏見(套書組-立體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