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位LGBT參議員石川大我:我會讓彩虹色的議席在國會努力發聲

日本首位LGBT參議員石川大我:我會讓彩虹色的議席在國會努力發聲
Photo Credit:石川大我事務所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日本社會中,對於同性婚姻與戀情反對的依舊不在少數,當石川在街頭上跟著競選幹部一起揮手助選,揮舞彩虹旗時,曾遭到路人罵「你們好髒喔!」,甚至也曾被吐口水過。他對日媒回憶時說:「這是場不能輸的選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LGBT人士入參議院

8月1日,新一期的日本參議院重新開院,日本在7月21日改選124席新當選的參議員,正式進駐國會殿堂,往後將替國民發聲。這一屆的國會新當選參議員有不少新亮點,包括第二位女性參議院議長山東昭子、兩位患有身心障礙,需要坐輪椅進場的議員舩後靖彥與木村英子等,都考驗這個傳統國會在新世紀面臨文化與環境的改革。除了上述之外,還有一個新的亮點,首位日本LGBT權益運動者,45歲的石川大我。

在7月時,筆者在石川大我當選後,參訪了他在東京都中心四谷的事務所,當時許多工作人員忙著收拾選舉宣傳用品,為即將搬遷去新的參議院大樓做準備。石川大我的競選幹部也多是LGBT人士,看到筆者是台灣來的記者,劈頭就稱讚:「台灣真是人權先進國啊,我們日本真是不加油不行!」但很可惜的是,後來因為時程問題,不能直接訪問石川大我,但對於他本人的事,卻從幹部口中略知一二。

67640105_2496100557121234_88676582240152
Photo Credit:石川大我事務所提供

出生於東京都豐島區的石川大我,是個道道地地的江戶孩子,父親是資深劇團演員石川博。石川一路受到穩定紮實的教育,一路念到明治大學畢業後,再去名校早稻田大學研究所深造。不過就在國中時,他首次發現自己在性向上不是喜歡女生,而是喜歡男生,當時正值青春期而苦惱的他,還去翻查了字典與資料,不過當時字典上對同志的解釋是「異於常人的性慾望。」

從一度絕望到從政

同志是「奇怪的性慾」,這讓當時青春期的石川大我相當沮喪,他曾接受東京新聞訪問時說:「我當時覺得,我是不是哪裡異常了?而且日本沒有該如何與自己真愛的人結婚的相關法律,對於這樣的『幸福』是不被認可的」,對此他一度感到絕望。直到2000年時,他在網路上邂垢了一群同志,彼此討論時有了「希望能改變日本社會」的想法,石川開始以「高橋Taiga」的化名開始進行同志愛情相關的演講。

石川大我的想法是,《日本憲法》有說明,在法律的保障下,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因此他感受到了未來,希望能夠立一部「屬於任何人都可以追求幸福的結婚法。」這樣的初衷,讓他有參政動機,先是在2009年,石川設立了NPO法人Peer Friend,舉辦同志遊行,並成功邀請了當時在野黨社民黨黨魁福島瑞穗一起遊行,吸引當時日本與外國媒體爭相報導。

就在2011年時,石川大我首度代表社會民主黨出戰家鄉豐島區的議員選舉,以1615票當選。雖然是36位當選中第31名的票數,但石川大我與當時中野區的石川Wataru,一起成為日本有史以來第一位先公開性向後再當選公職的人。在東京都議員任內,石川大我致力於同志伴侶權的爭取,終於在今(2019)年4月1日,在區議會多數決通過之下,東京都豐島區成為日本首個承認同志伴侶合法權益的行政體。

67462390_2397206773829233_88672470582060
Photo Credit:石川大我事務所提供
G7剩日本未保障同性

根據《日本憲法》第24條規定,婚姻只能限定於兩性間的結合,在夫妻有基本的權利上互相扶持。也因此,石川大我一直以來提倡日本版的「婚姻平等法」,讓婚姻不再限於男女兩性之間的結合,日本至今仍是世界七大先進國(G7)中唯一沒有設定同性婚姻專法或是納入民法保障的國家,他說:「美國在法律上認可同性婚姻後,同性高中生的自殺率也逐年下滑」,顯示有法律保障下,同時讓教育也出現尊重同性的戀情。

不過,在日本社會中,對於同性婚姻與戀情反對的依舊不在少數,當石川在街頭上跟著競選幹部一起揮手助選,揮舞彩虹旗時,曾遭到路人罵「你們好髒喔!」,甚至也曾被吐口水過。當然,也有LGBT人士前來聲援,甚至有外國旅客經過時要他們加油,依舊讓石川拿到不少勇氣。他對日媒回憶時說:「這是場不能輸的選舉」,而當筆者造訪事務所時,外頭的玻璃窗上依舊貼上彩虹旗,象徵石川的堅持。

最終,石川成為立憲民主黨比例代表制下,拿到7萬3799票高票當選,成為第二位公開LGBT性向後當選的日本參議員。在8月1日的「登院式」中,他進去國會前深深地一鞠躬,表示這一席議員是集結每個LGBT人士的信賴,他會引此為初衷好好努力。對於所有的LGBT運動人士來說,這個史上第一步,石川大我幫他們跨出去了,他說:「我會讓彩虹色的議席在國會殿堂好好活躍發聲。」

67760923_372103396828361_453140961362654
Photo Credit:石川大我事務所提供

只想被當普通人看待

「我是個普通人吧」、「總有一天會治好的吧」,石川大我在競選網站,道出了當年他中學時期的不安。直到碰到LGBT的友人之後,當時25歲的他決定起身替同性婚姻爭取權益,直到現在將近20年。但不幸的是,這些年中依舊有3位他摯愛的LGBT友人,因為外界眼光與社會壓力,在等不到日本的同性婚姻來到,就先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現在的社會中,我想我們還沒被看見,但就算如何,我們現在就站在這裡。我會創造不論碰到什麼樣境遇的人,都能往前的社會,我會創造一個肯定我們不同與多樣的社會」。他也在競選網站上說,一直以來,他們只想普通地活著,普通地結婚,普通地生活,但一直以來,日本社會給他們的定義是「不普通」、「不正常」,讓很多LGBT人士活在孤獨、恐懼跟不被了解中,讓他們被認定普通「是我的使命」。

而在8月1日,石川大我終於能背負所有日本LGBT人士的期待,進入國會殿堂爭取LGBT權益。不只參議院,如眾議院的尾辻加奈子等都是在日本國會奮鬥的LGBT權益爭取者,未來石川大我6年的任期,能替日本LGBT權益吹起什麼樣的新風貌,成為日本媒體也關注的議題。可以確定的是,日本在今年參議院選舉後,主張LGBT、身障者、保護貧窮弱勢少數人的權益者紛紛當選,正式吹起多樣化之風。

  • 本文感謝石川大我事務所全力幫忙,提供資料參考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鄭仲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