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詐欺》:對老人下手不是因為他們好騙,而是坐擁最多財富

《老人詐欺》:對老人下手不是因為他們好騙,而是坐擁最多財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的老人,是世界上最有錢,也是最小氣的人種。年輕人吃不飽在呻吟的時候,但這群老人卻死抱著錢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所以從他們手中奪取區區兩百萬,我心裡完全不會有罪惡感。甚至可以說,我覺得這是一份值得尊敬的工作。」毒川這麼說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鈴木大介

富裕高齡者與貧困年輕人

研修成員腦海中,浮現了白天才剛看過的高級會員制高爾夫球場,以及停車場裡的各種景象。若將停在那裡的所有車輛全部加總起來,到底是多少錢呢?應該不是一億、兩億這樣的金額。如此驚人的「財力」,確實足以在那座山上開發一座高爾夫球場。

同樣聽得入迷的來栖君,在此時突然回過神來。因為他事前接收到指示,「提到高爾夫球場」就是裡應外合的時機。因此他舉起手來,並獲得發言的權利。

「那個,我覺得有點奇怪。我知道那座高爾夫球場的會員,應該都是一些老人。但那些老頭子的錢,不也是他們拚命工作存下來的嗎?也可能是他們退休後的養老基金。但您說騙他們的錢沒有罪惡感,會不會說得太有自信……?而且,也不是每個老人都那麼有錢啊。」

如果知道這些問題都是事先套好的,或許會覺得這只是一齣鬧劇,不過另五名參加者,還是聚精會神等著毒川回答來栖的問題。這一招安排得非常巧妙,因為上述提問,確實也是其他人心裡的疑惑。

「你說得可能沒錯,老人家裡的確也有窮人。還有他們存下來的錢,也許是辛苦工作的成果。但是,數字是不會說謊的,我這裡有一份資料。現代高齡者的平均存款金額,是兩千萬圓,還不包括不動產等資產。全日本所有人存款總額的六成,都集中在六十歲以上的人手中。而且,他們平均每個月還能領到十八萬的厚生年金。這個金額,幾乎就等於你們今天看到的工業區工人平均月收,而老人不用工作就能領到。固定領取年金的老人中,有四成根本用不完,所以存款愈來愈多。到他們死去時,沒用完的錢加上不動產,全部合計起來平均也有三千萬圓。」

毒川每說一個數字,就會一絲不苟地寫在白板上。日本是一個由富裕的高齡者和貧困的年輕人所組成的國家。這樣的觀念,已經深深植入五人心中。

「這就是我覺得不可思議的地方。這些老人明明擁有用不完的錢,卻不拿去買高級車或打高爾夫球,我都還覺得還算合理。如果這些人願意花錢,等於是給年輕人製造工作機會。如果他們去買東西,那麼錢就會流到製造商品的年輕人手中。但是幾乎所有老人,都只是為了自己把錢存下來,完全不使用。他們只擔心錢被搶走,也不願讓存款減少,反正就是只會兩眼閃閃發光數鈔票。全日本的錢都握在這群人手中,死也不拿出來用,才會害年輕人不管怎麼辛苦工作,脫離貧窮的機會還是愈來愈少。今天你們看到那些在工業區上班的傢伙,再怎麼認真、努力也得不到回報。不管他們工作多少年,永遠也買不起一張高爾夫球場會員證。這是誰害的呢?你們因為缺錢又沒工作,只好來應徵這個工作,被研修整慘仍選擇留下,一定最了解工業區那些人的處境吧?不是嗎?」

這場研修終於進入尾聲。毒川把先前寫在白板上的字全部擦去,接著再用比剛才更大的文字寫下:老人是日本的毒瘤。

「日本的老人,是世界上最有錢,也是最小氣的人種。年輕人吃不飽在呻吟的時候,但這群老人卻死抱著錢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所以從他們手中奪取區區兩百萬,我心裡完全不會有罪惡感。甚至可以說,我覺得這是一份值得尊敬的工作。」

若是在研修第一天聽到這番話,可能沒人能領悟其中的意義深遠。更或許會覺得詐騙集團是一群窮凶惡極的人。但是現在不一樣,毒川所說的話已深深烙印在研修成員們的心中。

最初二十人以上的候補,如今僅存六人。對於過去那場毋庸置疑的血汗研修,以及小柴和牛島無視人權且粗暴無比的對待,眾人心中懷抱著強烈殺意還是撐到最後。原因很簡單,只是為了活下去。就為了一週十萬、一個月三十萬的薪水,他們願意忍受在地獄裡所受的屈辱。因此留下來的所有人,可以說會為了錢去做任何事。因為他們各有苦衷,就算跪著也要掙錢。正因為研修成員有這樣的特性,毒川那番話不僅造成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甚至說令人深深感動也不為過。

到了這一步,毒川也不需要再多說什麼。因此他決定做出最後的總結。

「不好意思,講了這麼久。說正經的,來談談將來的事情。今天,決定留在我們底下做事的人,下個月初開始就要去上實際的詐欺研修。到那之前的生活費,講好的二十萬,我等一下就會發,沒地方住的人說一聲,我們會安排。等到你們實際可以上場工作,一個月至少保證有五十萬圓。然後就是交通費,每天給兩萬。要是真的詐欺成功,報酬是得手金額的百分之十。就是說成功得手兩百萬的話,可以拿二十萬。厲害的人一年可以賺到五千萬,更有些機仔手寫下年收一億的傳奇。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我這個在這行打滾好幾年的人,現在,站在這裡,跟你們說話。」

至此毒川暫時閉上了嘴。擁有多年詐騙集團工作資歷的毒川,現在站在這裡,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句話的用意,正是為了消除聚集在此的五個人,腦海中最後僅存的一絲不安。

「我想說的事情很簡單,就是我還沒被警察抓到。幹詐欺這一行,在店舖裡工作的機仔手,幾乎不會被逮捕。事實上,我到現在待過的店舖,從來沒看過任何一個人被逮捕。每次被逮到的,都是和店舖無關、另一支收款團隊的人。雖然我們偶爾會在新聞上看到,哪家店舖的機仔手被逮捕,但你只要知道,那些都是管理不當的店舖即可。我們公司的店舖有一套徹底實行的防衛措施,即使有什麼萬一,也不可能抓到機仔手。而實行這套防衛措施,就是我身為桶仔主的責任。所以,你們就把生命暫時交給我吧,我也會賭上生命守護機仔手。你們可是通過一流詐欺店舖的嚴格選拔,留下來的菁英,這件事,真的值得感到驕傲。這邊的小柴和牛島,在研修時很不客氣吧?你們當時應該被皮鞋踹頭踹到七葷八素了吧?」

小柴和牛島忍不住苦笑,五名研修成員也輕聲笑了。

「那麼,最後的最後,還是留給你們自己決定,我想說的話都說完了。詐欺不是真的那麼罪大惡極,而且超好賺,也不會被逮捕。只要好好跟著公司,就不用再為生活操煩,也不會一直覺得努力沒有回報,更不會感到懊悔。你們,是被選上的人。以上。」

名字叫杜、看來十分聰明的年輕人,像是下定決心般咬著下唇。叫做剛力的那個有點壞壞的年輕人,雙眼閃耀著光芒。「大塊頭」則像是對毒川所說的話有感而發,眼中看似含著淚。

「這些人,應該全都會留下來。」

毒川、小柴、牛島還有來栖君一行人,都有十足把握,而事實也正如他們所料。這一天,五名研修參加者,全都意志堅定地留下來當詐欺機仔手。

毒川說完最後結論沒多久,小柴又用參加者永難忘懷的沙啞聲音,奮力喊叫著:

「好啦!所有人,起立!」

「唰」的一聲,全體研修成員都站起身來,並維持立正不動的姿勢。

「最後,還是和平常一樣練習發聲!早安!」

五人如反射動作般正準備複誦,毒川趕緊阻止他們,並且狠狠地往小柴頭上敲下去。「等等、等等、等等!小柴,你在幹麼,這麼晚了還這樣大吼大叫,會吵到附近鄰居啦!」

在場的研修成員,這時候終於無所顧忌地哄堂大笑。

撐過了嚴格的研修,成為被選上的人。只要跟著這家公司好好做,就能獲得足夠的收入,進而改變過去那段悲慘的人生,公司就是眾人的希望。

堅持到最後的這五人之間,產生了一股強烈的革命情感。

相關書摘 ▶《老人詐欺》:讓年輕人淪為詐騙集團的始作俑者,就是被詐欺的老人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老人詐欺:把老人當作目標,不僅是因為老人好騙。更是因為「那個世代」,壟斷最多財富》,光現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鈴木大介
譯者:李建銓

►這本書要談的不是如何防範老人詐欺
本書中,鈴木大介要談的重點自然是近年來在日本越發猖獗的「老人詐欺事件」,但他要談的並不是如何防範——而是為什麼會有專以老人為目標的詐欺事件出現。

是因為老人多半與社會脫節嗎?或是老人較無防備心?鈴木大介認為若是將「老人詐欺」單純視作為犯罪集團針對弱勢者(老年人)的犯罪行為,只是治標,而無法除去問題的根源。

►絕望的社會,選擇走向絕望之路的年輕世代
鈴木大介指出,日本的戰後嬰兒潮可說是獨占大多數的財富,他們的財富也大多是讓自己的家族或是孩子、孫子繼承。孤軍奮戰的年輕世代 ,大多只能在社會上載浮載沉,光是要活下去就已經耗盡全力。

階級流動——幾乎不存在。

鈴木大介認為,這樣的犯罪行為無可寬宥,也絕非正義。但日本社會的缺乏流動性、階級世代延續帶來的絕望感,讓一部分的年輕族群轉而仇視壟斷財富的老人世代。絕望感帶來的仇恨,才是讓這些年輕人拋棄同情與同理心的主要原因;以老人為主要目標的詐欺犯罪,也因此更加猖獗。

(光現)老人詐欺_建檔封面立體封300DPI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