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人莊殺人事件》小說選摘:你看看那傷口的血色!他已經不是人、是OO了

《屍人莊殺人事件》小說選摘:你看看那傷口的血色!他已經不是人、是OO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合宿地是深山別墅旅館,當晚烤肉派對,青春洋溢的十三位成員齊聚一堂,氣氛和樂,私底下各懷鬼胎、刺探彼此前來的理由;而任憑偵探百般試探,大家都閉口不談自殺事件。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今村昌弘

編按:由於內文選摘範圍有涉及本書重點元素,故將提及該元素處以OO替代,特此說明。

這是天意。

不管是屍人的出現、腦中突如其來靈光乍現的點子,都只能說操縱命運的存在——或許是神或許是惡魔——選擇站在我這邊。

好一陣子警察不會靠近這裡,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這是在叫我快下手,一切條件都已備齊。

有舞台、有方法、有可恨的對象。當然,我早有覺悟。

還有什麼好猶豫?

為了這一天,我磨利了齒牙。

走吧,那傢伙就在房間裡。

胸中藏著暗自點燃的喜悅,踏出再也不容回頭的一步。

醒來的同時,我下意識地伸手在床邊的床頭櫃上摸索。撲空兩三次,才想起手表丟了還沒找到,這才起身。

看看牆上的鐘,數位式顯示告訴我現在是上午六點。

幸好睡著時沒有人拍打房門,沒有接到其他房間打來的求救電話,在這種緊急狀況下還能夠熟睡,我的身心應該都相當疲憊。

但周圍實在太靜。外面不知何時下起了雨。聚集在窗下的OO數量好像比襲來時更多,但見到他們在雨中毫無防備、宛如懺悔般仰天張著口的樣子,忍不住覺得同情。

換作平常,我這時醒來一定會睡回籠覺,但現在沒心情貪睡。

簡單沖了澡、拿起劍。明明是仿製品卻又冰又重。為了確保安全,我卡著門扣鎖窺視外面,無人走廊的盡頭可以看見樓梯。我確認沒有任何人在後才小心走上走廊。

第一個念頭是確認路障。沿著房間右邊的樓梯下樓,我發現交誼廳那邊好像傳來音樂聲。印象中交誼廳沒有音響,難道是用烤肉時的卡式錄放音機?

路障健在,家具的位置沒有移動,警報蜂鳴器的釣魚線依然緊繃。這一晚各自順利發揮了功能。隔著家具還是能夠見到OO們持續笨拙地以身衝撞,失去平衡跌落樓梯的身影,就像是商品的耐久性測試。我衷心期望這些家具都日本製。

回到交誼廳附近,我想起通往中央區的門上了鎖。鑰匙放在交誼廳的電視架上,從這邊打不開門。假如已經有人在交誼廳,敲敲門應該有人替我開門,不過我不想讓對方誤會OO來了,決定回到三樓改搭電梯。 

電梯停在三樓,門的縫隙間卡著面紙盒。看來維持著昨天三樓的人上樓後的狀態。但我頓時僵住。我可以搭電梯下樓嗎?

這時,住在我隔壁房間的靜原走來。

「早安。」

「早。妳起得好早啊,該不會是被我吵醒的吧?」

「沒有,我剛醒。」

說來奇怪,這是我第一次跟靜原說話。

她的表情雖然有些陰沉,但臉色並不差。

靜原見到我呆站在電梯前,偏頭不解。

「怎麼了嗎?」

「我們搭電梯下二樓後,為了不讓電梯下到一樓,應該會拿東西卡住門吧。可是這樣一來三樓的人就不能用電梯了。」

「啊……」靜原也點點頭:「如果三樓的人想用電梯,就得多一道工夫,打內線電話給二樓的人,請人移掉東西呢。」

既然得多費事,還不如我們走樓梯下去。我從房間打電話到交誼廳,已經起床的管野接了電話,他一聽到我的聲音馬上說。

「啊,你打得剛好。我剛發現奇怪的東西,你能立刻下來嗎?」

我急忙下樓到交誼廳,除了管野之外,立浪和重元也起來了。那熱鬧的音樂聲原來從面對交誼廳的立浪房間傳出。這時,比留子從南區走來。我們幾個人都是一身T恤短褲的輕便裝扮,但她穿線條輕盈的藍色襯衫搭配白色裙子,服裝依然很講究。

「怎麼了嗎?」

一問之下,管野將手上的紙遞過來。

「重元說進藤的房門上夾著這個。」

那張紙上只有一句話:「多謝招待」,筆跡很紊亂。

「只是惡作劇吧。」

聽著立浪的聲音,我發現當事人進藤不在場。我想起之前電影研究社辦公室裡出現的恐嚇信。

「我敲了門,但是進藤沒回應。」重元的雙眼慌張地游移。

管野打電話到進藤房裡,不過他一言不發、表情狐疑地放回話筒。

「沒人接。」

不祥的預感急速膨脹,比留子建議。

「進藤社長的房間是三樓的三○五號房吧?不如把二樓的人都叫醒,一起看看狀況?」

我們馬上叫醒高木和名張,大家一起從樓梯上三樓。除了我,其他人都沒拿著武器,長槍太大太礙事。

我們敲了進藤的房門,還是沒有回音。

「進藤社長,你起來了嗎?」

「進藤,快回話啊?在洗澡嗎?」

沒辦法,管野朝名張伸出手。

「請借我昨天給妳的萬能鑰匙。」

臉色蒼白的名張點點頭。

立浪走向南區,說是要叫醒不在場的七宮,管野把萬能鑰匙插上。嗶地一聲,門鎖打開。房門慢慢打開。

這個瞬間,一股惱人臭氣撲鼻。

「哇啊……」

往房裡看的管野驚叫。隔著他的背影,裡頭是一片沒有人料想得到的光景。

鮮血遍布地面,甚至飛濺到天花板,到處是四散的肉塊。

房間窗戶敞開,進藤的屍體以企圖攀上陽台的姿勢倒下,就像一塊破抹布般掛著,被啃食得亂七八糟辨不出原形。

「這是怎麼回事!」管野正要進去。

「小心!」比留子登時叫住他:「說不定OO還在房裡!」

管野連忙後退,我舉起劍。高木叫著:「我去拿武器!」跟靜原一起往樓梯跑。

我掏掏口袋,戴上昨天管野給的口罩。其他手邊有口罩的人也紛紛戴上,或拿手帕、毛巾摀住口。

我從入口探出頭,觀察室內。房間的卡式鑰匙還插在插槽上。血四散各處,不過房內沒被弄得太亂。一進門左手邊的牆邊靠著進藤帶回來的長劍。進藤大概想逃,陽台窗戶朝外敞開,雖然看不清明確的足跡,但確實有一道走過的血跡往陽台外延續,扶手沾滿了血。

「到底怎麼了……哇!」

跟七宮一起回來的立浪一見到室內慘狀就驚聲大叫。

唯一帶著劍的我慢慢進房。似乎沒有人在。我小心警戒地打開一體成型衛浴的門,裡面一樣沒人。

「不要緊,沒人。」

高木她們帶著武器回來了。每個人都接過劍或槍,可是跟在我身後進來的只有比留子跟管野。這也難怪。畢竟進藤的死狀太淒慘。不只身體,連別向一邊的臉都被啃食撕扯得難以辨認

我小心不碰到屍體、沿著血跡來到陽台往下望。沒有繩索,沒有梯子,只有發出低吟的OO群依然遍布在地。比留子清查房門,確認沒有被動手腳。

「怎麼會這樣……真是太可憐了。」

「不行!」站在門外的重元出聲阻止正要在屍體邊蹲下的管野:「最好別接近。」

「為什麼?」

「我們不知道他被咬死經過多久,他說不定馬上就變成會動的OO。」

我們聽他這麼說地一驚,紛紛遠離進藤的屍體。這時七宮悄聲說。

「喂,他剛剛是不是動了一下?」

「什麼?」

「指尖好像動了一下。沒錯,那傢伙還有呼吸!」

怎麼可能,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沒死?

「怎麼可能還活著!」重元再次大叫:「你看看那傷口的血色!」

進藤全身看似咬痕的傷口流出的血已經泛黑凝固,還有些地方變成微妙的綠色。

「都到血已經凝固的狀況,怎麼可能還活著!他已經不是人、是OO了,要是不解決掉會反過來攻擊的!」

儘管這麼主張,重元卻嚇得直發抖。室內的管野和比留子都顯得猶豫,我也一樣。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還是無法捨棄進藤還活著的一線希望。既然還有一口氣,就得盡早治療,相反地,假如已經逐漸OO化,現在得馬上給他致命一擊。該出手相救、還是提槍相向。房中瀰漫著令人窒息的沉默。

就在這時候。身後踏出的人影毫不猶豫地舉槍突刺,從右眼一口氣往後頭杓刺穿。進藤的身體反射性一抖,再也不動彈。

「咿!」主張該動手的重元自己發出不中用的慘叫聲。

「——喝——哈……」

「學姊……」靜原喃喃叫道。

下手的是高木。她毫不遲疑地刺殺了同一個社團的男人。

「沒辦法。」

高木攪動了槍尖兩次才拔出槍來。上面除了眼球還沾著應該是大腦的軟質物體。

「美冬,這傢伙沒救了。不殺他不行。」

在這股寧靜的迫力下,我們陷入一片寂靜。

之後,我們將進藤屍體挪到房間角落、蓋上床單。四處都是他散落的血肉。這房間已經不可能恢復原狀,我只想快點離開。

「這個季節屍體應該會很快腐爛,至少把空調開著。」管野操作著遙控器。

站在房門附近的靜原出聲:「那個……這是什麼啊?」

一看,入口旁的房間角落掉了一張折起來的紙。

打開一看是似曾相識的潦草筆跡,上面寫著:

我開動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屍人莊殺人事件【首刷限量銀箔防雷謎封版】》,獨步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今村昌弘
譯者:詹慕如
繪者:夜汽車

東野圭吾花了二十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奪得三冠王,
今村昌弘一出道就以《屍人莊殺人事件》追上天王!
21世紀日本推理腦漿沸騰之作!讀上30分鐘顛覆你的世界

神祕的詛咒信、自殺的女社員、拍出恐怖人臉的短片,
十三位各懷鬼胎參加社團聯誼的大學生,卻受困在古老別墅裡,
沒有任何對外聯絡的方式、存糧只夠維持短短幾日,
藏身其中的殺人魔快樂地打開了地獄的大門,
但就算逃出這個地獄,還有一個接一個的地獄等著他們……

【故事簡介】

「這個暑假,不能沒有事件發生。」

沒有事件可解,便無法稱之偵探──號稱「福爾摩斯」的大學生偵探明智恭介,不顧助手葉村讓勸阻,纏上電影研究社社長,因為社內怪事連連:社員自殺、短片出現恐怖人臉、即將舉辦的合宿收到恐嚇字條,令許多社員心生退意。然而,別人的麻煩正是偵探的樂趣,明智死纏爛打想參加合宿卻無法說服社長。苦惱時,神祕的美少女偵探劍崎比留子現身解圍,以「不問她目的」和「她一同參加」為條件,讓明智與葉村混進其中。

合宿地是深山別墅旅館,當晚烤肉派對,青春洋溢的十三位成員齊聚一堂,氣氛和樂,私底下各懷鬼胎、刺探彼此前來的理由;而任憑偵探百般試探,大家都閉口不談自殺事件。轉眼間到了試膽大會的時間,大家踏上指定路線,遠方森林卻隱隱傳來奇特聲響──仔細一聽,那是令人不安的尖叫、古怪低吟及雜亂的腳步聲,如暴風雨前的海浪般湧來……

偵探一直祈求的「事件」,這不就來了嗎?
短短半日,「溫馨」日常就成「溫腥」時光。
他們將被迫回別墅,參加更盛大愉快的活動……
十三人最不可告人的祕密,一、一、曝、光。

getImage-3
Photo Credit: 獨步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