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力》:想掌握戀愛這門藝術,一定要做到三個重點

《戀愛力》:想掌握戀愛這門藝術,一定要做到三個重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你玩過RPG遊戲的話你會知道,如果把大刀丟給魔法師用,比起力量類型的人,還是無法發揮它應有、最大的效果。也就是說要掌握戀愛這門藝術,要做到的第一個重點就是「客觀了解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

文:AWE情感工作室文飛(Dana)

為什麼有時候技巧有用有時候沒有用?

為什麼書上寫的技巧,有些有用,有些沒有用呢?是什麼造成了結果上的差異?是我用錯了還是作者寫錯了?還是有可能是因為我跟作者擁有的基本條件不同呢?

要了解這個問題,我們就要先拆解戀愛這件事情的最基本元素:自己、對方跟關係。

這三個元素看似簡單,乍看之下像廢話。但事實上越簡單的東西越複雜,這三個元素都非常龐大,是需要花很多時間瞭解的主題。也因此,戀愛這件事情其實並不簡單,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障礙、困難。

再加上,我們求學時代並沒有人告訴我們應該怎麼戀愛,怎麼面對屬於內心的問題。戀愛的問題,是人際關係的問題也是親密關係問題的綜合體。大家都會去談論有關戀愛的事,但去解構戀愛問題背後對我們的人生有什麼樣的意義的人卻很少。我們人生的任何層面有了問題,那都是在告訴我們一些關於我們自己的事情,等著我們去面對跟解決。

從「自己」這個層面看技巧

第一個原因:每個人的類型、氣質不同。所以適用的招數類型效果當然也會不一樣。

如果你玩過RPG遊戲的話,你會知道,如果把大刀丟給魔法師用,雖然揮一揮還是能造成一些傷害,但是比起力量類型的人,還是無法發揮它應有、最大的效果。看多了運動格鬥型的動畫或漫畫,也會知道每一個選手各有所長,適合用的招式跟適合的環境跟與其他人配合的方式也不同。即使有相似的機能,每個人不同的意志跟精神力,也會造成結果上很大的差別。

也就是說,要掌握戀愛這門藝術,要做到的第一個重點就是:

「客觀了解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

別人能做的事,不見得適合你做。妳能做的事,別人不見得能做得來。

一個看起來很強勢的人做示弱的事情,跟一個看起來本來就很柔弱的人做示弱的事情效果是天差地遠的。看起來強勢的人做示弱的事情的效果,會比看起來本來就很柔弱的人做要有效果得多。同樣的道理,一個不常笑感覺高傲的女生,跟一個很親切又常笑的女生,雖然兩個人的的笑容都有吸引力,但肯定是前者的殺傷力較強。因為看到前者笑容的人會覺得自己非常特別,可能會產生「她只對我笑」的想法,但後者可能只會覺得自己被喜歡,可能產生「她應該只是人很好」的想法。

然而什麼是「客觀」呢?客觀就是「不是自己想的」,是「別人感覺到的」。

我們要怎麼知道自己客觀給別人什麼感覺?如果我們直接去問身邊的人,他們也不見得會給我們最真實的答案,大部分的人都會傾向給我們好的回饋,避免掉可能會變成看似攻擊、批評的言論,因為沒人想當壞人嘛。但是這些負面的觀感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參考,我們如果是想要去改變在人際、戀愛關係上不順利的結果,當然就要連帶地了解這些負面的觀感。

如果想要知道自己給人感覺真正是怎麼樣,除了直接問身邊願意說實話的朋友以外,也可以從我們自己的人際結果就可以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只要我們願意去面對的話)。

那我們如何從人際結果來判斷自己到底給人的感覺如何呢?我們可以從身邊的朋友來比較,例如你覺得A是一個很親和的人,那你得到的人際結果可能是很多人願意先主動接近他,那你是否有得到類似的人際結果?還是沒有像A一樣有那麼多人願意主動接近他?那比起A,你的親和成分可能就少了一點。

我們畢竟目的如果是想要談戀愛,那就等於必須跟自己以外的人建立關係,那別人的想法就會是重要的,但這意思並不是說該讓別人的評價左右你的人生,而是從別人的眼睛你可以看見自己沒發現、或不想要面對的部分。

我覺得現在很多人對於「自信」的理解很奇怪,他們誤解以為好像自信就是完全不去理會批評,或是不去管所有自己不喜歡的他人意見跟想法,覺得這樣就是「做自己」,或是覺得沒禮貌、講話傷人等於「直接率真」。或是將自信的定義變成只要自己相信就好,實際別人怎麼想不重要,這種阿Q式的自我安慰。

別人的想法仍然重要,但這不代表他們定義你是誰,或是該是什麼樣子,而是我們該知道別人怎麼看待我們,看看這些想法怎麼影響到自己的人際結果,自己該怎麼去調整。

我曾經看過一部電影,叫做「姐就是美」(I Feel Pretty)。裡面描述一個本來對自己的外貌很自卑的胖女人,有一天上健身房頭被撞到,然後看鏡子看自己變成超級名模的外表,但其他人仍然看到的還是她本人。

然後她就以「我是超級正妹」的方式自居,她的人生完全180度大改變,她不僅得到了本來需要顏值的人才能得到的工作甚至升官變成女老闆的左右手,交到了男友,還吸引到了公司老闆的高富帥弟弟。這樣看似好像「只要自己相信」就好的人生,其實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的原因與自己想的不同,女主角以為是因為自己很正,但實際上是因為她不再自卑,反而表現出很喜歡自己的樣子。

但我並不認為這是自信,因為她還是得依靠自己腦內的那個被撞過後,覺得自己身材長相超辣的幻覺才能維持有自信的樣子。用這樣建築起來的自信的確短時間可以得到一些令人無法置信的結果,但最終還是會從高處落下,踢到鐵板。因為她內心對自己的認知與外界不符。

最終女主角得罪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們(如果這部電影是真實人生,她會遇到更多的人際關係上的問題,被更多人討厭跟排擠。如果女主角沒有工作才能,可能還會被公司的人羞辱。反觀戀愛倒是不會因為這個原因而產生什麼問題。)我認為,最後她發現自己原來根本沒有變美過之後,她才建立了真正的自信,因為她發現,她不用變瘦不用整形,雖然路徑不同,也可得到那些她夢寐以求的結果。

在這部電影中,有一幕場景是女主角自認自己大變身後,在乾洗店排隊,她身後的男人問她「妳的號碼多少?」她當下立即覺得這個男人是在問她的電話號碼,畢竟自己這麼正一定是如此,還因此虧了這個男人一番。但這個男人顯然只是想問她的排隊號碼牌,一頭霧水的他當下也不敢戳破自信爆表的女主角。後來,這個男人一直都沒有打她,女主角以為是這個男人覺得她太正了高攀不上才不敢打電話,所以主動打給他,約男人出來。在約的過程中還略帶高姿態的說:「我理解你可能覺得我不可能會喜歡你,所以我主動打電話給你了。」而這個男人未來成為了女主角的男友。

所謂的路徑不同,就是她本來以為她男友是因為她正想要跟她要電話,但事實上她男友是因為不好意思戳破,當初被邀約會出來也是因為不敢拒絕對方(當然有一部份原因也是可能也是好奇這個人哪來的自信),認識了一陣子才覺得她很有趣而被吸引,與她想像中得到愛情的路徑是不一樣的。吸引到高富帥弟弟也是,是因為對方覺得這個女生非常「有趣」。其實某種程度反映了真實人生,其實對自己有一定安全感的男人真的愛這一味,這種忠於自我的女人。

如果只是討論戀愛,我想這是某程度可以行得通的做法,但還是會有一層無法突破的天花板在,但就看妳擇偶的標準有多高,如果只是想找個愛你的那不會有什麼問題。但談論到更廣的人際關係與成就,這種「自信」就無法支撐妳讓妳擁有真正想要的人生。而我想傳達的理念,一直都不限於愛情,而是要透過愛情去讓自己整體的人生變得更加自由自在。

第二個原因:每個人的戀愛等級不一樣。

就像練武,你沒有練過,即使你表面模仿跟武功高強的人一模一樣的動作,也不會產生相同的傷害力,甚至可能會弄巧成拙自己受傷。因為雖然表面動作看起來一樣,但中間的過程、需要的心態、穩定度、其中眉角等等,並不是光是透過做一樣的動作就能體會跟做到位的。那是需要各種不同的挫折與經驗才能學習到的事。

因此第二個重點是:

「客觀了解自己現在的戀愛等級到哪,能做哪些事,能跟哪些人相處。」

例如有些女生可能並不知道如何跟異性相處,就連當普通朋友都有困難,那就表示戀愛等級偏低,當然也就沒有能力跟戀愛高手自然相處,只有等著暈船然後心碎的份。

處於這個狀況的個案很愛問我:「我該怎麼做?」但很遺憾的是,因為等級差太多的關係,不管怎麼做都會差不多。這意思並不是說她永遠都無法跟戀愛高手談感情,而是他需要先修煉自己與異性相處的能力跟了解異性的想法,等級變高了,問「怎麼做」才有意義。

同樣是充滿費洛蒙的撥頭髮的動作,戀愛等級高(認為自己有性吸引力)的人做起來效果就跟不認為自己有性吸引力的人相差很多。認為自己有性吸引力(客觀上也有)的人,做起來就像電影上的美女一樣使人恍惚,不認為自己有性吸引力的人,做起來就會像在演搞笑片。

這與長相是否真的客觀來說是否好看無關(因為我也看過長得很好看的人撥頭髮很尷尬而變得搞笑),而是與「如何定義自己自己的存在」有關。兩個長得很像的人戀愛等級不同,性魅力也會差很多。我有遇過一對雙胞胎姊妹參加同一場聯誼,幾乎無法分辨她們的長相有什麼差別,但聯誼受歡迎的程度,一個是第二名,另一個則是倒數第二名。當然,撥頭髮像搞笑片也沒什麼不好,重點在於你是否瞭解會給人家這種感覺的原因,你是被迫只能搞笑,沒有能力去展現其他風味,還是主動選擇用搞笑的方式應對?前者才會產生問題,但後者不會。

男性同理,有些男性對於女性有恐懼,無法把女生當成跟自己一樣的生物來看待,覺得女生跟自己差太多所以無法平常心對待。也就在跟女生相處的時候容易產生使女生不舒服的行為舉止出現,這樣的人要去跟感情生活很活躍的人有平等的相處是相對困難的。

第三個原因:每個人的習慣不同。

有些人在面對感情的防衛機制,是藉由拉開與對方的距離來產生安全感。有些人則是藉由更拉近距離來產生安全感。也因此在戀愛技巧書籍中,如果妳本身習慣以拉開距離的方式來應對狀況,那麼使用提高姿態的方法反而適得其反。但如果妳本來就是一個以瘋狂拉近距離、降低姿態討好的方式來取得安全感的人,用降低姿態的方式也會變得無效。

第三個重點:

「了解自己在戀愛中的習慣、模式,摸透自己運作方式。」

自我,是所有關係的出發點,也是基礎中的基礎。光是能做到前面三個重點的人,以一個想要找到「好歸宿」的角度,就差不多可以在戀愛中如魚得水,不怕沒客觀上優質的人要了(但是否可以在愛情中真的得到滿足,這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遇過幾乎所有在戀愛初級班的人都很常會搞錯重點,把重心投向外界,認為「瞭解對方」、「知道對方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他們會常常問「我要怎麼知道對方喜不喜歡我?」、「我要怎麼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光是從一個問句,我就能知道這個人對於戀愛的等級跟觀念大概落在哪個地方跟位置。

而「所有人」都具有跟我同樣的能力,唯一的差別只有能不能用有邏輯的方式去解釋跟分析,所有人都有跟我一樣的能力,那就是「感覺」。一般人可能沒辦法像我一樣說出對方對戀愛的想法跟概念是如何,但他們感覺得到這個人有沒有魅力或是吸引力有多少,也許不是從一句話,但也許也不需要幾分鐘就能感覺到了。

事實上,「了解自己」才是要在戀愛方面如魚得水的最大重點。而且我們可能都會有「以為很了解自己」的這種誤解,覺得「我已經跟自己相處了超過20年,怎麼會不了解自己?

一般人會認為,「我的想法」=「我的運作模式」,但事實上自己的運作模式,與自己的認知大部分是有落差的。比如說有一個人覺得自己有耐心(想法),但身邊的人都覺得他沒什麼耐性,也就是說他真正的運作模式是偏向沒有耐心的傾向。有時候(尤其在戀愛這方面)我們會做出一些連我們自己都不了解為什麼自己會這樣的事。

「我當初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做這種選擇!」如果我們真的有那麼了解自己,就不會發生這種意外。因為我們如何運作,與我們對自己擁有什麼樣的想法是完全兩碼子事,因為有太多人不願意去面對的部分。

每個人在這世界上的功課都不一樣,舉我自身的例子來說,我本身容易得意忘形,並且也容易以自我中心出發,也因此我的課題就會比較偏向要去學習「臣服」這件事。但是也許妳的課題跟我不一樣,是要學著更關注自己。

我的合夥人亞瑟是一個講話很不直接的人,講話比較圓融。我則是一個很直接的人,講話不怕傷人的人。每次亞瑟來跟我說他罵了某個來問問題的人,我看了對話我都會說「這樣哪有在罵?」當我說我對某個人很收斂時,亞瑟就會說「這樣哪裡收斂?」

一個習慣過度體貼的人,再怎麼認為自己自我,也不會自我到哪去,因為她的人生課題就是因為害怕自己很自我才變得過度體貼。一個習慣自我的人,再認為自己委屈,實際上也不會真的委屈到哪去。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都在學習更接近兩極中間的平衡。

相關書摘 ►《戀愛力》:在暗戀的對象面前,該不該表現出自己喜歡對方?

書籍介紹

《戀愛力:解構關係的攻心攻略,從缺人愛你到自由擇愛的Level UP!》,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AWE情感工作室文飛(Dana)

戀愛很難,執著表面技巧只會一直跌跤,別讓你沒看見的細節變成情場失意的關鍵原因。

「只要這樣那樣做就可以交到男朋友囉!」呃,別再參考模組式的戀愛專家意見了,重點從來都不在表面。從根本開始,在談話內容、聲音訊息、肢體語言當中學會看穿魔鬼細節,懂男人也懂自己。從「好缺人愛我」到「我心儀的人也愛我」,成為懂愛的女人。

這本書寫給戀愛勝率50%的你,戀愛的問題,是人際關係也是親密關係問題的綜合體。解構自己、對方和關係,是最基本也最重要的主題,你以為的他,可能不是真的他;你以為的自己,可能也誤會了什麼;掌握五大重點,避免越級打怪、活在想像的世界裡。

戀愛力-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時報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