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馬來西亞華人「大中華民族主義」的煉成

論馬來西亞華人「大中華民族主義」的煉成
Photo Credit:Mohd Fazlin Mohd Effendy Oo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幸的是,對「中華膠」​的反擊言論,卻多以馬來西亞國家主義的角度出發,強調馬來西亞國家的忠誠,強調馬來文的地位要學好馬來文才對,如果不愛國這麼愛中國就剪掉馬來西亞護照滾回中國去,這些言論其實非常巫統,是另一種霸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林韋地(季風帶書店創辦人)

近三個星期兩場座談,一場在新山一場在新加坡,都被問到馬來西亞華人的「中華膠」問題,在這邊試著整理和處理。

「中華膠」現象在馬來西亞華人社會其實一直都存在的,只是最近因為香港的反送中事件,而爆發兩派立場網民在各華文新聞媒體的臉書粉絲頁留言區開戰,一邊(人數佔大多數)被稱為「中華膠」,(其實是廣東話的粗口,所以當有人自稱自己是「中華膠」時令人啼笑皆非),「中華膠」們則反擊標簽對方為「慕洋犬」或「民主膠」。馬來西亞「中華膠」的人數眾多,聲勢浩大,甚至出征港台的臉書粉絲頁,揚威華文世界。

「中華膠」其實應該要有明確定義,那其實是一種「政治」上的意識形態,既和中共合流的大中華極端民族主義,也就是法西斯,建立在民族被壓迫的情緒,強調華人要團結,華人的種族優越性,並以仇視西方台獨港獨來作為團結華人的手段。因此,愛好中華文化,喜歡和「中國」有關的事物,並不是「中華膠」。比方說,不會有人說「我在哪裡,中國就在哪裡」的余英時是中華膠。

「中華膠」是如何煉成的,在馬來西亞華人社會,有一定的客觀歷史脈絡。最大的根源,就是覺得自身被壓迫,面對很多種族不平等和歧視。在1969年513事件之後,馬來西亞開始了強化馬來人特權的新經濟政策,馬來西亞華人在經濟、升學、社會福利、稅賦、購屋、文化教育上,都受到不平等的待遇。這種長期和跨越世代的二等公民處境,造成身份認同的困惑,也積壓了很多不滿的情緒。

去年馬來西亞509大選,95%的華人支持反對黨(希望聯盟),就是以為政黨輪替後國家會走上種族平權之路,結果執政的希盟繼續往極端馬來民族主義傾斜,《反歧視公約》條約不簽,承認統考跳票,雪州的多語文路牌也被廢除。在野後巫統(前馬來西亞執政聯盟「國民陣線」創始者及最大黨派),也放棄了國陣模式,抱緊極端意識形態的伊斯蘭黨,形成朝野馬來政黨比賽誰比較極端右傾的恐怖情況。

而馬來西亞華人的政治菁英,無論是先前的馬華公會還是現在的行動黨,都比較在乎自己的權位和政治利益,熱衷於抱巫統或土團的大腿,而沒有為華人社會發聲的勇氣。在看到馬華公會當家不當權的慘樣後,行動黨更上一層樓,直接宣佈「我不是華人」來逃避自己的政治責任。

華人政黨和政治人物的失能,和對變天期望的幻滅,讓馬來西亞華人在面對巫統/土團的馬來霸權時,非常容易出現對強權的渴望,來制衡巫統/土團的馬來霸權,而中共很輕易就成為這個投射對象。中共挾紅色資本在馬來西亞華社進行意識形態統戰行之有年,最近數年更是變本加厲,在馬來西亞,你打開有線電視只看到CCTV、鳳凰中天與TVBS。華文平面媒體,因為老闆商業利益的關係也必須親中不能開罪於中國,因此馬來西亞華人針對中國相關新聞事務所得到的資訊(包括港台事務),是非常偏頗的,有興趣者可以做田野,看馬來西亞華文媒體如何處理香港和新彊的新聞。中共前任駐馬大使黃惠康,非常喜歡干涉馬來西亞內政,就華人事務發言,比馬華公會還真馬華公會。

不幸的是,對「中華膠」​的反擊言論,卻多以馬來西亞國家主義的角度出發,強調馬來西亞國家的忠誠,強調馬來文的地位要學好馬來文才對,如果不愛國、這麼愛中國就剪掉馬來西亞護照滾回中國去,這些言論其實非常巫統,是另一種霸權。

RTX6T57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今年4月25日,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北京人民大會堂進行會談。

作為少數群體,缺乏文化主體性,對自身歷史的不了解,造就自身認同,信心和獨立意識的匱乏,讓馬來西亞華人比較容易出現從眾,依賴多數的傾向。

但我想,關於「中華膠」現象,應該還是要抱持樂觀的態度平常心看待。臉書會放大極端言論,在現實裡多數人雖然可能有特定政治傾向但不一定會有如此極端的思想,而目前馬來西亞「中華膠」的暴力只停留在言語層次。網路雖然會散播仇恨,但也讓資訊自由流動,避免特定國家組識或資本壟斷資訊。

要解決「中華膠」問題的根本方法,還是在散播自由民主的思想,建立馬華文化主體性​和認同,建立華人的社會責任意識,鼓勵華人參與公共事務,(無論是華社內部,跨族群,或國家事務)。馬來西亞華人其實面臨很多社會問題迫切需要解決,貧富差距持續擴大和惡化,生育率降低,年輕人口大量往城巿移動,華人社會很快就會有獨居老人和銀髮族需要照護的問題。

同一時間,老態龍鍾的華文教育體系已經慢慢跟不上時代的需要,教師與家長出現磨擦,專業常被質疑,教育改革刻不容緩。有能力的資本階級,可以透過華校華團,廣設獎助學金幫助清寒家庭的學生,也可以透過慈善團體或非營利組織在社區建立一些醫療看護的支援。

馬來西亞華人一直都有本土文學、本土音樂、本土電影和戲劇產出,我們應該鼓勵社會多創作和消費與自己生活息息相關的文化內容。但與此同時,在民間也不妨多設中國歷史/文學/哲學的課程或講堂,中華文明既然是全人類的共同資產,那全球華文世界都應該有自己去解釋和鑽研的角度,「中國」的歷史解釋權和文化話語權,不應該由中共/北京所壟斷。馬來西亞華人政治人物應該避免煽動民粹,做出超過自己能力的政治承諾,如承認統考。社會可以多舉辦跨族群論壇和文化交流活動,尋求與友族達成理解和共識,不要太急著將很多議題政治化,或帶有太強烈的政治預設。

以上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透過政黨政治也可以做的。公民社會應該撫平或至少緩和去年因為和馬哈迪主義結盟而造成的撕裂和對立,在進步價值上尋求最大公約數。

希望馬來西亞華人在人生的歷途都可以得到更好的對待,也可以更好地對待他人。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林韋地臉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