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儲蓄險可以存更多保障

不買儲蓄險可以存更多保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保險局朝向壽險不提供生存金及滿期金的方向規劃,習慣以壽險的生存金作為退休固定收益來源的人,退休後勢必會出現龐大缺口,長期被忽視的年金險,將有機會被重新檢視,發揮「年金」的真正價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鄭慧菁

台灣壽險業的保費收入來源過於集中在儲蓄性質的商品,以致於吸收大量銀行存款,造成資金去化困難,金管會日前研議修正「人身保險商品審查應注意事項」,強化商品送審利潤測試、宣告利率及銷售後管理機制,以確保商品利潤合理性。

金管會出面嚴管類定存保單後,市場上出現兩種反應,以利變保單為主力的業務員開始跳腳,覺得政策要斷自己生路,而早就轉型的壽險公司,則顯得從容不迫,因為吸收資金對保險公司而言,就是一條不歸路。

去(2018)年壽險業匯兌損失2300億元,而躉繳利變保單的保費收入總共收進4400多億元,匯損相當於賠掉了一半以上吸收來的存款,而讓保險公司如此躁進的原因,就是這些保單宣告利率都在2%以上,為了不出現利差損,只能往高報酬的海外投資。

根據壽險公會統計,2017年壽險業躉繳利變型保單保費收入占躉繳保費54.7%,到了2018年則降到47.8%,一年減少7%,主要由大型壽險公司帶頭調整商品結構,當大家一窩蜂搶進利變保單市場,決定轉型的壽險公司,究竟看到什麼危機?

保戶愛解約 壽險資金難長期布局

類定存保單最常見的形態,就是壽險同時兼具生存還本功能,也就是所謂的生死合險,至於還本方式則有繳費期間逐年還本;另一種形態就是繳費期滿後一次領回的養老險;還有一種增額型壽險,雖然以終身形態存在,但宣告利率高於定存,保戶往往在保價金超過總繳保費後就會想要解約,當作定存入袋,使得台灣壽險業每年1.8兆的保險給付當中,就有4成是用於支付解約金。

利變保單的宣告利率至少2.75%起跳,保險公司收了保費最好將資金放在相對穩健的長年期公債,但體質良好的政府公債不會提供這麼高的利率,必須多冒一點風險將資金放在高收益債及海外股市,以提高變現性及獲利性,來因應保戶隨時解約的可能性,但近幾年匯率變動劇烈,2017年壽險業匯兌損失就超過1700億元,隔年又飆到2300億元,讓壽險公司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匯損逐年擴大 大型壽險公司與類定存切割

2017年有不少公司躉繳利變保單占率超過躉繳保費9成,包括南山、新光、中國、全球、遠雄、臺銀、宏泰、元大等8家(詳表一),其中新光、全球、遠雄、宏泰、元大甚至高達99%,而富邦及台灣人壽的躉繳保費,也有超過8成5來自利變保單。

1
Photo Credit:現代保險

而躉繳保費收入第一名的國泰人壽,2017年來自利變保單的比例只有2.5%。國泰人壽執行副總經理林昭廷表示,躉繳利變保單對公司體質傷害很大,國泰早就不主推了。因為轉型得早,主管機關改革政策推出後,並未造成國泰業務員反彈,因為比起利變保單,他們更擅長為保戶規劃保障型商品。

2
Photo Credit:現代保險

不只國泰,經過一整年調整,2018年南山的躉繳利變保單占率,已由前一年近98%水準降至54%,一口氣減少44%,保費收入則大減484億元;富邦人壽也減少10個百分點,保費收入減少23.7億元。而原本利變保單就賣不多的三商美邦,占率從15.5%降至8.4%,保費收入少了4.44億元(詳表二)。

3
Photo Credit:現代保險
為0.1%利率殺到見血 儲蓄險走到盡頭

三商美邦人壽行銷長張財源表示,公司策略本來就不是以短繳別衝市占率的模式。截至今(2019)年5月底,公司銷售6年期以下保單的新契約保費(FYP)是14.9億元,占整體FYP 10.8%。「我們的宣告利率不會是業界最好的,就算商品部門努力提高1個百分點,一定有其他公司比我們多0.1%、0.2%。」業務員在外面被比下去,回公司又一直抱怨,「為了0.1%、0.2%的利率在那裡苦惱,實在沒必要,我們投資型保單的績效,在業界數一數二,何必跟大家瞎攪和。」

張財源攤開自己的投資型保單的績效表,從2008年金融海嘯持有至今的報酬率超過30%,「這還不是實際的報酬率,當時我心裡也會擔心,所以先獲利了結、停扣,等市場回穩,重新建立信心才繼續扣款。」如果當時不停扣,現在帳上的獲利會更高。

4
Photo Credit:現代保險
投資型保單獲利亮眼 定期定額、撥回單位數是關鍵

不只經過景氣循環的績效亮眼,張財源拿出才入手半年的投資型保單對帳單,保單帳戶價值都超過總繳保費,也就是不但有獲利,還能把投資標的的手續費、帳戶管理費都賺回來,扎扎實實的留住本金,而不是扣除相關費用後才看到正報酬。

投資一定有風險,張財源建議以定期定額方式來分散單位成本,若有資產撥回,就選擇撥回單位數,把資金持續留在市場創造獲利,是提高報酬率的方法之一。

不提倡躉繳,三商美邦鼓勵業務員銷售長年期、期繳的投資型保單,提供保戶保障需求及退休準備。

保障不足 保戶身故拿不到保額

金管會嚴管類定存保單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保障嚴重不足。曾有保戶躉繳1800萬元買一張保額2000萬元的短年期儲蓄險,結果被保險人在保單到期前半年身故,子女向保險公司申請理賠,竟只拿到1800多萬元,相當於加計利息退還保費。

若以一般壽險買2000萬元保障,40歲男性大約只需要700多萬元的保費;若以投資型壽險來安排,因為採自然費率,只需要數十萬元就能買到。

建立傳統壽險保障門檻 業者盼標準出爐

現在的儲蓄險將何去何從?主管機關提出儲蓄險加上身故保障,以兼顧保戶獲得穩健獲利及保障的需求,至於保障比例目前尚在研議中。

5
Photo Credit:現代保險

富邦人壽財務精算處執行副總經理董采苓認為,保單兼具保障與儲蓄功能,對提高國人死亡保障有直接的助益,再者,金管會研議修正「人身保險商品審查應注意事項」,將保障型商品利潤拉高、儲蓄型商品利潤降低,藉此促使壽險公司多賣保障型商品,希望壽險公司保障型及高齡化保單占初年度保費達60%,達標就能獲得商品送審獎勵,只要公佈保障型及高齡化保單定義,富邦未來將配合政策逐步調整商品結構。

至於壽險保障的比例提高多少比較好?林昭廷認為要依年齡給建議,保戶對家庭的責任在30~50歲時達到高峰,之後隨年齡愈高而遞減,過了70歲,要留給受益人的保障不需要太高。現在已有萬能壽險及變額壽險標準,71歲以後,死亡給付對保單帳戶價值的比例分別只需要105%及101%。「保障當然愈高愈好,但隨著責任終了,比重逐步遞減比較合理。」

壽險取消生存給付 年金險潛力無窮

除了提高保障,保險局朝向壽險不提供生存金及滿期金的方向規劃,習慣以壽險的生存金作為退休固定收益來源的人,退休後勢必會出現龐大缺口,長期被忽視的年金險,將有機會被重新檢視,發揮「年金」的真正價值。

本文經現代保險雜誌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