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H漫無碼化」的日本議員成功勝選,但台灣的「少數聲音」可沒這麼幸運

主張「H漫無碼化」的日本議員成功勝選,但台灣的「少數聲音」可沒這麼幸運
Photo Credit: Taro Yamad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對動漫和遊戲打馬賽克的日本議員參選人山田太郎在日本勝選,但同樣具有「少數人意見」的候選人,在台灣想要選上的難度卻大大提升,除了倡議常常不在「選民服務」原因之外,不分區的門檻限制也是一大原因。

第十屆立法委員選舉倒數,各黨團已在準備選戰,近日立委林昶佐發表退黨宣言和高潞以用遭控助理領經濟部400萬補助的消息,引發國會第三大黨時代力量的黨內危機。小黨經營不容易,而台灣立委選舉在2008年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有不分區立委後,理論上政治力量較為弱勢的小黨有機會出線為特定族群的權益發聲,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七月底,反對動漫和遊戲打馬賽克的日本議員參選人山田太郎勝選,他主張「表現的自由」,認為漫畫和動畫片中的人物若打上馬賽克,即是侵害創作自由,因此想要推動修正日本刑法175條,認為日本刑法對淫穢和色情的定義已過時,他在訪問中指出「成人作品打馬賽克只會更加色情」,不僅如此,他還提倡動畫從業者的職業保障、盜版防治、建立媒體藝術中心保存ACG作品等。

超狂政見讓他在開票五分鐘內以53萬票確定當選,日本選民稱山田太郎把「御宅族票」都催出來了,許多原本不關心政治的日本年輕人,都在這天出門投票,甚至為他在網路上轉貼拉票。

其實這並非這位52歲的大叔首次參選,死命守護二次元的世界的他,在三年前就參選過但未當選,而以宅文化為傲的他,將競選辦公室設在秋葉原,競選時就在秋葉原附近的宣傳車上用大聲公拉票,或許是近期「京阿尼事件」引發日本各界對動漫文化保護的聲音,讓日本選民更看重這個議題,小小助攻了山田。

如果山田這樣一心守護二次元的候選人,在台灣選民代會有一樣的光環嗎?支持創作自由、成人動漫無碼化的「少數」選民,他們的利益該由誰守護?

只要主張夠特殊,反能成為超級吸票機

山田太郎「過於活潑」的競選主張,很可能會被批評是作秀,但無論大小黨都要「拚選舉」,口號喊得素樸、有力,越能吸引認同,由韓國瑜的「發大財」可見一斑。選民是否買單這場秀,立基於候選人是不是真心認同他自己的政見,就像是沒人會說苗博雅出席同運場合是作秀,如此心繫動漫的山田,已經用身體力行證明他的真心不騙。

政治修羅場內,政治展演是必須的,就連當年以政治素人勝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都要抵押房子貸款作為競選經費,選舉如果選得平淡、選得沒人在意你是誰。因此,山田憑一顆誠摯地愛著二次元的心,對政治素人而言很容易打開知名度。

回顧2014年的地方選舉,正式「藍天變綠地」的關鍵年。當年的民進黨催出許多年輕票,其實高齡化社會的台灣,年輕選民比想像中來得多,戰後嬰兒潮二代的年輕選明不見得吃過去「選戰」那套,因此如何在既有的競選策略中同時顧及年輕票倉,是候選人搶票時需要考慮的。

從民進黨這幾年的文宣即可發現,年輕票對民進黨而言,具有「翻轉」的力量,蔡英文總統最近還申請了使用者以大學生居多的Dcard平台,不只小英,觀察「最容易挑起世代爭端」的高雄市長韓國瑜當時的競選影片廣告,試圖用「年輕人北漂」議題引發關注,更不用說年輕支持者眾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在部分選民心中已進化為「吉祥物」般的存在。

因此,你認為「只有少部分人在乎」的政策和競選宣言,若能真切打入人心,即便不是拚經濟這樣攸關國家存亡的大事,也能爭取到不少選票。

不分區政黨票的5%門檻,已成為「少數聲音」的門檻

從山田太郎的勝選可見動漫創作的自由度對讀者而言有多重要,重要到超過50萬人用選票表達心聲。

「成人漫畫去碼賽克化」是關乎民眾生活的法益,動漫又是重要的文化財,但若把場景設定在台灣,假設這裡也有一群追求創(ㄌㄨㄛˇ)作(ㄌㄡˋ)自(ㄨˊ)由(ㄇㄚˇ)的選民,像山田大叔這樣的勇者要選上的機率,在現行的選制裡幾乎是微乎其微啊!

首先,「主張修刑法」已經不是台灣選民比較期待區域立委專注的「選民服務」層面,因此山田大叔若在台灣,要選不分區立委或許比較合適,然而,他必須先加入政黨才有機會排上政黨提名不分區名單,即使自組政黨,要達到政黨票的5%的不分區席次門檻也非常難。

工輔法落日條款協商未獲共識 院會表決處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根據中選會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第九屆立委選舉的政黨票總票數為12,190,139票,5%是609,506票,政黨票超過5%的政黨只有民進黨、國民黨、親民黨、時代力量四個政黨。

或許有人會說,連5%都沒拿到如何代表民意?甚至說小小的5%根本就不是「民意」,但政黨票5%的60萬票,是什麼概念?其實,這大約是新竹縣的居住人口(55.9萬)數目,倘若全台灣所有嚮往創作自由的人50萬人分散在73個選區,難道不能代表民意嗎?更別說那些高票選上的立委,有時候好像也無法反映出真正的民意

因此,不是政黨票的門檻問題,而是民代到底能否如實反應民意,以及我們到底關不關心「少數人」的利益。

假設你我都是「少數」中的一員,少數將不再是少數。山田太郎勝選的契機為替53萬「少數」人的利益發聲,催出全日本的御宅族票,跟山田太郎一樣心繫動漫文化資產保護、或關心「少數」的切身利益的參選人為數眾多,與其獨立參選不如考慮加入時代力量之類的第三勢力,結合各界「少數」的代言人作為立委參選人名單,不僅可以避免立委人數不足導致組不成黨團的窘境,甚至有機會透過不分區席次,讓自己的聲音進入國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