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與魔馬》小說選摘:她恨恨地說:「我快死了,你是來接我的嗎?」

《少女與魔馬》小說選摘:她恨恨地說:「我快死了,你是來接我的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小在俄羅斯的荒野邊境長大,由於能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讓她引起童話故事裡的「霜魔」莫羅茲科的注意,進而與她攜手拯救村民。被族人逐出家園的少女,如何擺脫身為女性的宿命,勇敢走出自己的路?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凱薩琳・艾登(Katherine Arden)

日出時,瓦西婭全身滾燙醒過來。

索拉維氣急敗壞推了推她。瓦西婭勉強起身,替他架上馬鞍,只覺得天旋地轉。「我不行,」她對馬說。她感覺頭重腳輕。她看著自己發抖的雙手,好像那雙手不是她的。「我沒辦法。」

索拉維狠狠推了她胸口一下,害她踉蹌後退。他豎起耳朵說,妳非走不可,瓦西婭,我們不能待在這裡。

瓦西婭目光茫然,腦袋又沉又鈍。在冬天,不動就是死。瓦西婭知道,她真的知道。但她為何要在乎?她才不管。她只想躺回去呼呼大睡。但她已經蠢過一次,她不想讓索拉維不高興。

她兩隻手麻得捆不了肚帶,但還是努力將鞍袋推上了索拉維的鬐甲,口齒含糊地說:「我身體太冷,要用走的。我要是騎上去一定會摔下來。」

這天烏雲密布,天色晦暗,瓦西婭拖著腳步蹣跚前行,幾乎就快睡著了。恍惚間,她彷彿見到繼母在九泉之下瞪著她,嚇得她回過神來。一步,再一步。接著她的身體莫名燥熱起來,差點就把衣服脫了,幸好及時想起這樣做會要了她的命。

她感覺聽見馬蹄聲,有人在遠方呼喊。他們還緊追不捨嗎?她實在懶得想了。一步,再一步。她其實可以躺下來……一會兒就好……

這時她忽然察覺身旁多了一個人,嚇得她魂飛魄散。接著一個熟悉的銳利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嘖,恭喜妳,妳比我想的多撐了兩週。」

她轉頭迎向那一雙最淺最藍的眼眸,腦袋稍微清醒了一點,只是嘴和雙唇都麻了。「沒錯,」她恨恨地說:「我快死了,你是來接我的嗎?」

莫羅茲科冷笑一聲,將她抱起來。雖然隔著毛皮,她依然感覺他雙手發燙,一點也不冷。

「不要,」瓦西婭將他推開。「不要,走開,我不要死。」

「妳還蠻會掙扎的嘛。」他嗤之以鼻,但瓦西婭感覺他神情亮了一點。

瓦西婭想回嘴,但說不出話來。她感覺天旋地轉,頭上淺藍的天空……不對,是綠色的枝幹。他們鑽到一株巨大雲杉的樹蔭之下,感覺很像她頭一晚棲身的那棵樹。雲杉的枝幹有如羽翼,枝葉交錯纏繞,只有最細最小的雪花能夠穿過,染白鐵一般硬的泥土。

莫羅茲科放下瓦西婭,讓她靠著樹幹,接著開始生火。瓦西婭眼神迷濛望著他,身體依然感受不到一絲寒意。

他不像一般人那樣在地上尋找枯枝,而是在雲杉上選了一根粗大的枝幹伸手一按,枝幹瞬間喀嚓斷開。他用堅硬的手指扳斷枝幹架起一堆柴火,有如帶刺的棘冠。

「你不能在樹底下生火,」瓦西婭用麻痺的嘴唇含糊擠出一句,想提醒他。「上頭的雪會融化把火澆熄。」

莫羅茲科輕蔑地瞥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瓦西婭沒有看到他是怎麼做的,是用手或眼睛或其他方法,但眼前突然生出火來,在光禿禿的地上劈啪閃爍。

她望著熱氣蒸騰,心裡有點不安。她知道這份溫暖會引她出來,無法再托詞寒冷,讓自己躲在冷漠之中。她只想待著不動,什麼都不管,不想脣槍舌戰,不想感覺冰冷。她視線慢慢變暗,心想或許就這樣睡了吧……

但他大步靠近,彎身攫住她肩膀,手勁比語氣還溫柔。「瓦西婭,」他說:「看著我。」

她看了,但黑暗繼續將她帶走。

他臉色一沉。「不行,」他在她耳邊低吼:「妳好大膽子。」

「我以為這趟旅程只有我,」她喃喃道:「我以為——你為什麼來了?」

他再次抱起她,她的頭無力地靠著他臂膀。他沒有答話,兀自將她抱到營火邊。他的馬探頭到雲杉樹蔭下,索拉維在一旁焦慮吐氣。「走開。」他對兩匹馬說。

他脫下瓦西婭的斗篷,在她身旁跪了下來。

瓦西婭舔了舔乾裂的嘴唇,感覺有血味。「我會死嗎?」

「妳覺得妳要死了嗎?」冰冷的手摁住她的脖子,呼吸在她喉間嘶噎,但他只是拎起銀項鍊,撩出項鍊尾端的藍寶石。

「當然不是,」她帶著一絲氣惱回答:「我只是好冷——」

「很好,那妳就死不了。」莫羅茲科這麼說,彷彿再明顯不過,但她再次感覺他神情一亮。

「你怎麼——」但她隨即把話吞回去,不再說話,因為藍寶石開始發光。詭異的藍光照在他臉上,攪起令人恐懼的回憶:寶石冷光灼人,詭笑的陰影悄悄靠近。瓦西婭從他身邊躲開。

他雙臂收緊。「放輕鬆,瓦西婭。」

他的聲音懾住了她。她從來沒聽過他這樣說話,語氣裡含著難以數算的溫柔。

「放輕鬆,」他又說了一次。「我不會傷害妳。」

他的話猶如保證。瓦西婭渾身顫抖,睜大眼睛抬頭看他,隨即忘了恐懼,因為藍寶石的光開始發出溫暖,刺人、活生生的溫暖,讓她忽然察覺自己有多冷。寶石愈來愈熱、愈來愈熱,最後她不得不咬著嘴唇才沒有叫出來。接著她大氣一喘,胸前滑落一滴噁心的汗水,發燒瞬間煙消雲散。

莫羅茲科將項鍊放回她骯髒的上衣裡,讓她躺在沾雪的土上。他身上散發著冬夜的嚴寒,肌膚卻是溫暖的。他拉開藍色斗篷裹住自己和瓦西婭,毛皮搔過她的鼻子,讓她打了個噴嚏。

項鍊湧出的溫暖蔓向她的手腳,讓她臉龐滲出汗水。他默默舉起她的左手,然後是右手,一根一根摁揉她的手指。疼痛再次閃現,這回是兩隻手臂,但痛得令人欣慰,瓦解了麻痺。她雙手刺痛著回復知覺。

「別動,」他一手抓著她的兩隻手說:「放輕鬆、放輕鬆。」另一隻手滑過她的鼻子、耳朵、臉頰和雙唇,帶來一道道刺痛。瓦西婭忍不住顫抖,但硬是不動。他治好了剛發的凍傷。

最後莫羅茲科的手停了,伸出胳膊摟住她的腰。一道冷風吹來,撫平了燒灼。

「睡吧,瓦西婭,」他呢喃道:「睡吧,妳這天夠折騰了。」

「有人,」她說:「他們想──」

「沒有人會發現妳在這裡,」莫羅茲科答道:「妳懷疑我嗎?」

她嘆了口氣。「沒有。」她快睡著了,感覺既溫暖又——安全。「暴風雪是你弄的?」

他臉上閃過一絲笑意,但她沒有發現。「誰曉得。快睡吧。」

她闔上眼皮,沒有聽見他補了一句,幾乎像是喃喃自語。「忘記吧,」他低聲道:「忘記吧,最好不要記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少女與魔馬》,時報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凱薩琳・艾登(Katherine Arden)
譯者:穆卓芸

別再相信童話了,這個世界不在乎你想要什麼!
最勇敢的魔法,就是做自己。

連續兩年入圍雨果獎!!
新人作家凱薩琳・艾登將帶領讀者,離開雪花蓮罕至的冰土森林,
前往更黑暗尖利,充滿更多魔法、怪物的──
「莫斯科王宮」

瓦西莉莎長大了。

從小在俄羅斯的荒野邊境長大,由於能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東西,讓她引起童話故事裡的「霜魔」莫羅茲科的注意,進而與她攜手拯救村民。但莫羅茲科的協助也讓她付出了代價,甚至被自己的同胞當成女巫。被心懷恐懼的村民逐出家園後,不願接受命運去結婚或當修女的她,選擇了冒險,將自己喬裝成男孩,和她聽得懂人話的愛駒索拉維揚長而去。然而,在她打贏了一幫盜賊之後,她的命運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瓦西莉莎不僅被莫斯科大公敕封為英雄,還和已經成為大公親信的哥哥和姊姊重聚。但她不敢透露自己的女兒身,因為謊言一旦被揭穿,就會為她和家人帶來橫禍。就在她試著擺脫莫斯科的詭譎政局,還得擔心霜魔給她的建議值不值得信賴之際,瓦西莉莎眼前出現了更大的挑戰,一個致命的威脅正直撲全莫斯科公國而來……

被族人逐出家園的少女,如何擺脫身為女性的宿命,勇敢走出自己的路?

「我要離開這片森林去看世界,不計代價。」

在魔法世界裡,勇敢做自己才能得到自由

「熊與夜鶯」系列完結篇《The Winter of the Witch》於二○一九年一月上市,書評口碑驚人,全系列三本作品都登上亞馬遜當月選書,首週強勢攻占《紐約時報》暢銷榜TOP10。被譽為是完美的三部曲。知名娛樂網站Hypable更推崇是繼『冰與火之歌』之後,HBO最應該改編成影集的奇幻新經典。

getImage-2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