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對抗萬年執政黨的「科技民粹主義者」納瓦尼,是否真有可能取代普丁?

一人對抗萬年執政黨的「科技民粹主義者」納瓦尼,是否真有可能取代普丁?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曾經公然指控普丁的政黨為「騙子與小偷」,成為普丁所剩無幾的眼中釘,也在莫斯科市長選舉拿下27%的支持,甚至用無人機空拍普丁的豪華別墅,這個的阿列克謝.納瓦尼究竟是誰?

2019年7月27日,為了抗議俄羅斯當局禁止反對派人士角逐莫斯科市議會席次,約有3500人聚集於莫斯科的薩哈洛夫大道(Prospekt Sakharova)等地,抗議選舉資格的不公。一周前更有逾2萬2000人走上莫斯科街頭,這是自2012年「巴洛特納亞廣場」(Bolotnaya Square)衝突事件後最大規模的單一示威遊行活動。

而串起這三周內活動最重要的號召者,非反對派領袖阿列克謝.納瓦尼(Alexei Navalny)莫屬。他也在27日遊行開始前遭到當局逮捕,並判處監禁30日。近日更傳出他在獄中遭毒害的消息。

然而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遭到當局鎖定而鋃鐺入獄。究竟阿列克謝.納瓦尼是誰?

RTX3Y9AX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筆者將於本文中先介紹這位俄羅斯目前最重要反對派領袖的重要政壇事紀,其中包含投身2013年莫斯科市長選舉及2018年總統大選。另外,中文媒體鮮少觸及的納瓦尼在內政外交上的主張,本文亦將有所著墨。最後,關於大家最好奇的,作為一名「科技民粹主義者」(techno-populism),納瓦尼是否可能取代普丁,或是成為他的繼任者,筆者也將於文末分享自己的觀察。

公然指控普丁的政黨為「騙子與小偷」,成為普丁所剩無幾的眼中釘

現年42歲的納瓦尼是一名曾於美國耶魯大學接受教育的律師。他在俄羅斯政壇的崛起最初(2008年)是透過在網路上經營部落格與拍攝影片,以揭露俄羅斯國營企業、寡頭和政界人士的貪腐行為。目前其YouTube頻道Twitter帳號均有逾200萬的追蹤者。

納瓦尼指控的對象更於2010年以後轉向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2011年國家杜馬大選前夕,納瓦尼在接受Finam FM電台專訪時,呼籲部落格的讀者投票給任何除了統一俄羅斯(普丁所屬政黨)以外的政黨,因為這些人是「騙子與小偷」(Партия жуликов и воров,西方媒體譯為「Party of crooks and thieves」)。

在大選後,以納瓦尼為首的反對派認為選舉的計票程序有黑箱和灌票之虞,他遂於推特上號召支持者上街抗議,而遊行活動很快從莫斯科蔓延至聖彼得堡、新西伯利亞、海參崴等各大城市。他也因為被當局認定「非法組織集會遊行」而遭到逮捕,並判處監禁15天。

值得一提的是,普丁對付傳統的異議人士總是給人毫不留情、除之而後快的印象,如2006年於倫敦毒殺前俄國特工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2015年在莫斯科河橋上槍殺前副總理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2017年前下議院議員沃羅年科夫(Denis Voronenkov)基輔遇刺事件等。但對於網路聲量與動員能力前所未見的納瓦尼,普丁當局對他卻顯得相當謹慎,使他在多次進出監所後仍能全身而退。

2013年莫斯科市長選舉奪下27%支持,惜敗普丁親信索比亞寧

2012年7月,當時納瓦尼深陷一起侵吞公款的詐騙案,他被指控與另外兩家公司勾結侵占基洛夫州價值約1600萬盧布的木材,最終於該月18日遭地方法院判處五年監禁,這樣的裁決使得成千上萬的支持者再次走上街頭,連戈巴契夫都指稱這是俄羅斯當局的蓄意司法打壓,因為就在判決公布的前一天(17日),納瓦尼已獲接納為2013年莫斯科市長選舉的候選人。

儘管法院最終允許納瓦尼在獄外等候上訴結果,也就是允許他持續參選,但他仍毫無懸念地敗給了時任莫斯科市長、與普丁關係密切的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

俄國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原先預估,受到整個國家機器和國營媒體擁戴的索比亞寧會拿下78%的選票,納瓦尼將屈居第二拿下8%。[1]但最終結果納瓦尼卻出人意料地奪得27%,而索比亞寧雖然勝選但僅獲51%算是差強人意。他隨後指控此次選舉的有效性,認為當局為了幫助索比亞寧取得半數選票而有舞弊之嫌,並要求進行第二輪選舉,當時更有逾一萬人上街聲援納瓦尼。

若套句選舉術語,納瓦尼成功地在此次選舉中將「空軍」吸引為「陸軍」,更進而將其轉化為實質的選票。儘管未能勝出,但他在無法使用國家電視台、僅靠網路基礎的情況下,獲得如此成績已是一項重大勝利。

RTX718K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影片公開梅德韋傑夫秘密資產、無人機揭露普丁豪華別墅

納瓦尼先後於2017年3月和8月將矛頭指向俄羅斯的一號和二號人物。他首先利用「打擊貪腐基金會」(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為平台,公布一段名為《Он вам не Димон!》(英文為「Don't call him "Dimon"」)的影片,聲稱總理梅德韋傑夫擁有奢華的豪宅與葡萄酒莊園,總財產逾700億盧布,顯與其收入不符,因此質疑梅德韋傑夫有貪污之嫌疑。

該影片迅速在有「俄羅斯臉書」之稱的VK等社群媒體上瘋傳,納瓦尼更在網路上號召群眾上街抗議政府貪汙,要求梅德韋傑夫下台。此次示威行動吸引了逾6萬人走上街頭,但納瓦尼在本次活動中又再次依違警罪遭到警方逮捕,並判監禁15日,但這次的示威活動並未為俄羅斯國家電視台所報導。

同年八月,納瓦尼在他的YouTube頻道上公布了另一支無人機畫面。他指稱,影片中的建築就是普丁位於芬蘭邊境的度假豪宅「賽格倫別墅」(Villa Segren)。此處本來是蘇聯時期俄版《福爾摩斯》的拍攝地點,後來產權登記在普丁好友的名下,實際上是為普丁所使用。這部影片在上傳到YouTube的二十四小時內就吸引了超過200萬的觀看次數。

遭當局剝奪與普丁正面對決的機會,且至2027年前都不得競選總統

納瓦尼早在2016年就已宣布將角逐2018年總統大位,不料2012年的「侵吞公款」一案於2017年2月7日重審後仍維持原判,認定納瓦尼「組織」了盜用公款的計畫。同年12月,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以納瓦尼「因刑事案件而遭判刑」為由,表決禁止他參加2018年3月的總統大選。[2]

從去(2018)年1月起,納瓦尼開始在部落格和推特上呼籲支持者抵制總統大選,並於同月28日在前往未被批准的遊行中再度遭到警方逮捕。儘管如此,聖彼得堡、海參崴、新西伯利亞、鄂木斯克、雅庫茨克等地都有支持者響應抗議活動。而光是2018年,納瓦尼就被當局逮捕三次,[3]他更於去年11月欲前往歐洲人權法院聽取案件最終審時,因「不明原因」遭禁止出境。[4]

除了「反普丁」,納瓦尼的政治主張還有什麼?

納瓦尼從在政壇發跡到2013年莫斯科市場選舉之前,「打擊貪腐」幾乎是他唯一的政治著力點與話語權所在。但在往後幾年大大小小的示威活動中,納瓦尼一方面以不同的示威類型——無論是否經過當局批准——測試他的支持者,另一方面也在試探克里姆林宮的底線。

如今,他不僅推動將俄羅斯的最低薪資調升到2萬5000盧布,也要求政府在教育和公共衛生的支出應該增加兩倍。延續他的「騙子與小偷」說,他認為只要整個官僚體系不要再中飽私囊,政府就有錢來造橋鋪路,甚至支付人們的退休金,並提供更好的教育。

簡單來說,納瓦尼的核心主張就是讓人民生活更好、讓俄羅斯「發大財」,這樣的論調可以說完全符合俄羅斯人民的口味。

AP_1812547692718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更值得玩味的是納瓦尼的對外政策主張。若各位仔細觀察納瓦尼自2008年以來的論述,他一方面是一名國族主義者,對俄羅斯因為阿布哈茲(Abkhazia)和南奧塞提(South Ossetia)承認問題與喬治亞發動的戰爭表示強烈支持;一方面,他在競選總統時又抨擊普丁的外交方針,認為應該先交好歐洲國家,而不是和伊朗、北韓等獨裁國家交朋友。

但此立場最重要的考量,仍是在於俄羅斯能否「發大財」,因為他認為俄羅斯的主權與經濟能力劃上等號。他曾批評俄羅斯在國外浪費太多人民的錢,例如對委內瑞拉的經濟援助通通進了該國政府的口袋,對於塑造對俄羅斯友善的政治氛圍毫無幫助;另外對敘利亞的干預,儘管有一些地緣政治上的收穫,但效果卻「僅限於《真理報》的版面上」,應該把這些錢投資在人民的退休金上。也因此,許多學者亦戲稱他為一名「經濟民粹主義者」。

所以,納瓦尼真有可能取代普丁嗎?

要在政壇上打倒普丁,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對納瓦尼而言也不例外。在2018年3月的大選中,儘管面臨國際局勢劇變和國內經濟持續波動的雙重夾擊,普丁仍以76.65%的超高得票率四度當選俄羅斯總統,他的任期也將延續至2024年,屆時他將統治俄羅斯長達20年。

反觀挑戰者納瓦尼,無論是針對他個人的指控,或是俄羅斯日益艱困的政治環境(包含收緊對網路的控管),都暗示著納瓦尼勝出的機率微乎其微,先遑論他可能因為2012年的「侵吞公款案」,要到2027年才能重拾參選總統的資格,或是日後還會因為更多罪名而面對牢獄之災。現在儘管他毫無疑問的是俄羅斯最著名的反對派領袖,但他卻常被其他反對派人士批評「行事作風過於獨裁、專斷」,更從2013年起開始對新聞媒體有所排斥,因為他認為自己事實上已經成為俄羅斯的「意見領袖」。

另外,有一個需要釐清的關鍵在於,上街遊行的民眾是否真的願意在選舉中支持納瓦尼。列瓦達中心曾於2017年進行一項調查,儘管有40%的民眾支持在各大城市進行大規模示威抗議,但是卻僅有12%是出於對納瓦尼的支持,更僅有4%表示願意在隔年的總統大選中支持納瓦尼。這意味著納瓦尼作為反對派領袖雖然成功,但對於同樣搖著「民粹」大旗的普丁,納瓦尼需要更明確的政策方向才有機會爭取「網路世代」以外族群的支持。

普亭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無論納瓦尼是否意在取代普丁,這名「科技民粹主義」反對派領袖的崛起是俄羅斯政壇前所未見的。不僅普丁對他格外謹慎,西方世界更對納瓦尼與當局的互動仔細檢視。但若要如納瓦尼所願改變俄羅斯的政治體質,筆者認為在普丁與裙帶和寡頭一搭一唱的情況下,難度相當高。

然而,只要納瓦尼繼續秉持初衷,對於當前不滿普丁統治的俄羅斯人民而言,就有人能領導他們改變現狀——或是說,他們就對改變現狀懷抱希望。

註釋

  1. Navalny Moscow mayoral bid accepted ahead of verdict,Fox News
  2. ЦИК отказал Навальному в праве участвовать в выборах президента РФ,” TACC
  3. 在大選結果揭曉後,他因為發起抗議普丁連任的示威活動再次遭到拘捕;同年8月,他因為在網路上組織反退休金改革的遊行,三度遭當局逮捕。參考:”Алексей Навальный получил еще 20 суток ареста,” Настоящая Время
  4. Алексею Навальному запретили выезд за границу,” Meduza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