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罵「洋垃圾」,《紐時》記者親身經歷打臉華春瑩

被罵「洋垃圾」,《紐時》記者親身經歷打臉華春瑩
Photo Credit: New York Times網上新聞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報導說,中國官方媒體警告,有外國病例進入中國,但沒有澄清其中許多都是歸國的中國人,這造成了令人震驚的仇外情緒,中國的新民族主義是由政府精心培育的、夾雜著對外界的懷疑與憤怒,而這種恐懼正是新民族主義的新層面。

(中央社)「隨時歡迎到中國,在街頭與任何人交談享受自由」,這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推特的公開發文,不過《紐約時報》記者說,在街頭處處遭遇跟監和攔阻卻是他的親身經歷,甚至還被罵「洋垃圾」。

中國3月18日宣布驅逐《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與《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記者。

《紐時》駐上海科技記者Paul Mozur於不得不離開中國前,來到華中地區的安徽省會合肥,記錄這個國家自稱疫情趨緩後逐漸恢復正常的情況,卻親身體驗華春瑩所謂的與街上任何人交談以享受自由,只是口惠而實不至。

upiphotostwo578275
Photo Credit: Newscom / 達志影像

報導說,選擇來到合肥,原因之一是這裡是少數幾個飯店可以接待外國人的城市,原以為可以在當地發掘帶來歡樂和解脫的故事,或是回歸日常生活的焦慮和困難,卻因鬼鬼祟祟盯梢的公安,最後寫出截然不同的內容。

Paul Mozur指出,跟蹤的警察打斷他採訪建築工人,又嚇跑原本願意聊聊封城舉措的商鋪店員,隨後這公安脫掉制服換便衣尾隨,「趁我回頭時,他會閃進旁邊的商店」,從一排衣服後面偷瞄,「作為一個盯梢的,他顯眼得有些可笑」。

他說,「警察攔阻了一個復興的故事」,這個換上便服的黑衣人,走進商店跟經理打個照面後,瞬間本來同意受訪的對象都改口了,「想要一切恢復正常,合肥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不過Paul Mozur從這惱人的尾隨也獲得了小小樂趣。報導指出,為擺脫警察的糾纏,他在購物街附近小巷裡轉圈後,抓準他們抽菸喘息的時機,Paul Mozur跑步穿過街道,跟監者不顧號誌變紅燈,硬是闖過4線道的大馬路。

最後Paul Mozur來到地鐵站,在車門就要關上之前跳下車,至少甩掉了一半的跟監者;不過當Paul Mozur上了計程車,還是被某個盯梢的記下車牌號碼,不久後司機的手機鈴響,如實向電話彼端的來電者交代行車路線。

Paul Mozur表示,這採訪的經歷是「一個令人痛苦的提醒」,但是尚未劃下句點。當他來到火車站附近的速食店用餐,突然有個年輕人指著他咆哮:「你就是『洋垃圾』,『洋垃圾』,你在我的國家做什麼,你跟他在一塊你也是賤。」

報導說,中國官方媒體警告,有外國病例進入中國,但沒有澄清其中許多都是歸國的中國人,這造成了令人震驚的仇外情緒,中國的新民族主義是由政府精心培育的、夾雜著對外界的懷疑與憤怒,而這種恐懼正是新民族主義的新層面。

報導指出,這個年輕人的激烈斥責,餐廳裡沒有任何一個人站出來說句話,悲哀中又顯得很合理,「即將離開讓我很難過,但像他這樣的人,不會有什麼不捨」。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