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男性很早就得學著壓抑所謂的「弱勢情感」

《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男性很早就得學著壓抑所謂的「弱勢情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兩性應該培養對於差異性的理解,別去譴責它,而要去珍視它。女性可以學著自信地進行辯論,學著無拘無束地將自己的能力展現出來;相反地,男性則可以學著培養自己的移情能力,學著多點共鳴、少點競爭。

文:史蒂芬妮.史塔爾

典型的男性,典型的女性

男性和女性的行為方式確實存在著差異。問題是,它們是基因所造成、還是教養所造成?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人們總愛說天生的性別差異,而且某些研究似乎也證實了這一點。不過,最新的相關研究卻顯示,男女之間的遺傳差異遭到了過度的詮釋,事實上,兩性的行為與思考方式,在很大的程度上其實是受到了一個社會用來教養少男、少女的角色模式所影響。由美國學者麗莎.艾略特(Lisa Eliot)所做的一項大規模的研究,便表明了這一點。

無論原因為何(基因和/或教養),約有三分之二的男性偏向於自主的極端,有別於約有三分之二的女性偏向於結合的極端。這種情況會在溝通與行為上造成什麼影響呢?首先,男性會比較強調「事實」,有別於女性比較看重「關係」。一般來說,男性比較容易對事物保持距離,做出強調動腦的決定。女性則會比較注重合作,她們比較會去考慮,自己的決定或許對其他人會造成影響。當茱莉亞告訴羅伯她和某個朋友發生的問題時,她會期待羅伯傾聽她、同情她;相反地,羅伯卻是努力地在為茱莉亞所遇到的問題尋找解答。然而,茱莉亞其實根本不想知道那些,也許在與羅伯對話的過程中她自己就會想出答案;她所要的,其實只是羅伯的參與。

對於這種經常發生在男女之間的溝通問題,心理學家暨作家比昂.遜福克(Björn Süfke)有個合理的解釋。遜福克表示,在男性的社會化中,「弱勢情感」或「軟弱情感」是不受歡迎的;軟弱、無助、悲傷、恐懼、羞愧,傳統上較傾向於由女性而非男性來感受。男孩子很早就得學著去壓抑所謂的弱勢情感。相反地,快樂與憤怒則是被允許的。且容我提醒一下:憤怒與攻擊性是屬於自主這方面的情緒。如果茱莉亞感到悲傷,覺得有些無助,因為她和自己最好的朋友發生衝突,這時羅伯會感到很不自在,因為他並不想要涉入這類情感當中。

然而移情卻正是得要這樣才能運作;人們必須去接觸自己的悲傷,藉以感受他人的悲傷。不過,如果這條連接自身情感的線無論如何都具有危險,那麼人們必然也會忽略對方身上相應的情感,因為它們就是會在一個人身上喚起那樣的情感。換言之,缺乏同理心是為了防禦自己的弱勢情感,它們是男性所不想感受到的。然而,同理心這時候卻是我們在與人結合上不可或缺的一項基本能力。男性(就連女性也有這種情況)難以本於同理心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從而也降低了他們的結合能力。

如果你是個不善同情的人,我想建議你,首先允許你自己感受自己的弱勢情感,其次敞開心扉接受他人的這些情感。你可以藉由完全有意識地觀察自己的情感,去建立與它們的聯繫。舉例來說,如果你感受到了淡淡的哀傷,這時請不要一如既往地推開它,請你反其道而行,賦予它一個內在的空間。請你不必擔心,它不會永遠賴著不走,也不會撕裂你。情感總是暫時的,無論是正面的情感、還是負面的情感。你與自己的情感連線越順暢,他人的情感在你看來就越不費解。

由於男性比較注重事實,許多男性基本上偏好談論事實更勝於談論關係,而且他們也喜歡為了共同的任務聚在一起。對於男性來說,「併行」是一種怡人的共處形式,這代表著,他們會肩併著肩一起去鑽研一部汽車、去釣魚、去駕駛帆船或去打高爾夫。相反地,女性在講話或做事時則是比較喜歡面對面。

此外,競爭和比賽在男性方面又比在女性方面扮演了一個更重要的角色。男性喜歡相互比較,他們喜歡展示自己所擁有的東西。競爭的時間消磨必須被歸類成自主的部分,因為這裡所涉及到的,並非「什麼是我們共同都有的」,而是「什麼是我比你好的」。由於許多女性寧可固定在結合的那一邊,因此她們較會去強調共同點;相較於彼此一較長短,她們更在乎的是促進理解。這種情況早在幼年時期就已顯現,女孩比較喜歡玩些可以彼此一起形塑的遊戲,男孩則比較喜歡玩些可以相互競爭、爭鬥的遊戲。我們經常可以見到,當友好的幾對伴侶聚在一起時,男性會一連數小時在談論政治,女性則會一直在談論某些個人的隱私。

不過,女性當然也可以是事實取向、問題取向、競爭取向,正如男性也可以是關係取向、移情取向。我們所說的其實只是統計上的多數情況;兩性其實都具備這些能力,他們分別都能在自己身上培養與訓練不夠發達的那些能力。這些能力其實都有它們各自的優點。重要的是,兩性應該培養對於差異性的理解,別去譴責它,而要去珍視它。女性可以學著自信地進行辯論,學著無拘無束地將自己的能力展現出來;相反地,男性則可以學著培養自己的移情能力,學著多點共鳴、少點競爭。

相關書摘 ►《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自戀型格」用理想的第二自我,壓抑心中的陰鬱小孩

書籍介紹

《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史蒂芬妮.史塔爾
譯者:王榮輝

我們往往都會認為,總是遇到不對的人是命運的問題,或者,如果愛情關係陷於困難,那都是伴侶的錯。「愛情關係絕非什麼運氣問題,它其實是種個人決定的問題。」

如今幾乎人人都以「愛無能的世代」自居;由於害怕親密,年輕族群一再搞砸自己的伴侶關係。「沒有能力經營伴侶關係」難道真的標誌出了這個時代及我們的社會發展無可避免的後果嗎?作者史蒂芬妮・史塔爾(Stefanie Stahl)認為這是個錯誤的評斷。在本書中,我們可以借助許多實用的練習,讓讀者能夠在愛情中掌握自己的幸福。

作者以十分貼近生活的方式說明了,我們如何才能改善自己的結合能力與自主能力,進而鞏固我們的自我價值。透過內在小孩的模型,她指引我們該如何去發現我們個人的印記、信條與情感;它們源自於童年的保護策略,至今仍在左右我們的關係程式。緊接著,她更進一步指出,我們該如何對症下藥地進行相應的改變。這一切無非旨在創造一個雙方都感到對等、也都能平等對待彼此的伴侶關係。

愛是一種安全的、深度的、平靜的情感。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兩個人平等地對待彼此,而且彼此也都感到平等。在這樣的情況下,無論是兩人對於結合、親密、依靠的渴望,抑或是兩人對於獨立自主的需求,都能相互調和。為了達成結合,他們可以信賴、傾聽、同情、奉獻、讓步妥協。為了達成自主,他們可以誠實、維護自己的願望與需求、辯論、談判、爭吵。如果伴侶除此之外在價值與利益上還有某些共同性,他們將擁有幸福且鮮活的伴侶關係。該如何辦到,這正是本書所要告訴你的。

YLH31__從親密關係中得到自由_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