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博恩地獄哏揶揄鄭南榕:「美式幽默」與「政治正確」的界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

文:黃竟

最近,主持政治諷刺性節目的單口喜劇藝人Brian(博恩)在喜劇俱樂部的open mic時段上台講了關於台獨鬥士鄭南榕的笑話,毫不意外地造成部分觀眾的不滿。許多粉絲為其護航,說美式幽默就是充滿「地獄哏」與「政治不正確」,甚至指責不能接受是一種素養缺陷。事實上,在世界各地對於政治正確的爭論都一樣砲火猛烈,不是推給美式幽默便能了事。

「政治正確」是否抹殺創作自由?

儘管無法針對這則笑話做完整的評論(除了在現場的觀眾聽過完整的段子),但如果要讓Stand-up comedy在台灣成長茁壯,笑話尺度的拿捏是遲早要面對的。在單口喜劇流行的地區,「政治正確是否殺了幽默」是爭論已久的課題。因為這種表演方式時常運用誇張的表現手法,吸引而來的也會是口味越來越重的觀眾,碰觸敏感話題是無可避免,而對這個問題到現在都沒有一個定論。畢竟試想,無論政治正確是否會讓笑話變得不好笑,但絕對會讓表達的多樣性受到限制。

站在創作自由的角度來說,筆者是完全支持創作不應該經過自我審查,更認為世界上沒有什麼題材不能拿來開玩笑的,就像許多喜劇藝人也非常喜愛的一句話:

「一部嚴肅而偉大的哲學著作,完全可以用笑話寫成。」

這是哲學家維根斯坦的名言;的確,哲學常常必須對現有的價值觀或認知方式提出質疑,這樣的「衝突」也跟笑話的本質非常接近。既然嚴肅的哲學可以寫成笑話,那禁忌的議題當然也可以──只要有衝突,就有製造笑點的縫隙。

但「可以做到」跟「實際去做」還是有分界,尤其在公共場合的表演更要注意。這並不代表公眾場合的演出需要更嚴密的自我審查,而是你如果希望自己的表演是有內涵且有深度的,那對於演出內容與呈現方式勢必要有所挑選。既然脫口秀作為一種表演藝術,那它也同時兼備了一個傳播媒介的要素。所以本文將以傳遞資訊時的幾個原則,來分析「起爭議」時如何保護創作者。

觀點與呈現方式,決定了引發爭議時的應對

記得大學時要拍攝紀錄片的時候,老師會在每組同學提案的時候不斷地問:「所以你們的觀點是什麼?」、「你想藉這支片子傳達什麼?」到了最後,同學們都會模仿老師的語氣講這些句子。但老師的要求是合理的,「觀點」正是拍攝紀錄片最重要的環節。少了觀點,紀錄片會成為濫大街的免洗文化,更只是單純在消費被拍攝的題材。畢竟現在還是有許多人以為只要拿起攝影機「紀錄」一件事情就叫做紀錄片,那難道在人人有手機的現代,限時動態也是一種紀錄片了嗎?

也許有人會說,嘿,就不能單純為了尋歡娛樂,不要批判別人的表演嗎?請仔細回想,任何藝術的誕生都是為了取悅人類,然而一旦它成為被人欣賞的作品,它就同時成為了具有傳播能力的媒介;它能夠傳遞創作者的情感、價值觀、認知世界的方式。如果有位藝術家只為了嘲弄而創作,自認高人一等具有批判世間萬物的資格,這樣的藝術家若要受人景仰想必是難上加難。因此,身為創作者、藝術家,創作作品前先設定好觀點、動機或是抒發的感受,都是應該做的準備。

所以說了這麼多,我們要喚醒心中的小警總,對自己的創作先行自我審查嗎?不是這樣的,只要設定好你的觀點與立場,自然會開始思考如何表達最能闡述議題,只要自己的立場站得住腳並配合適當的呈現方式,再禁忌的題目都可以碰觸。

「單口喜劇本身就是說話的藝術

回到引發爭議的脫口秀演員身上,也許博恩呈現的段子沒有讓人感受到他的立場與觀點,這可能是內容或表演方式還需著墨,造成了部分觀眾認為這個笑話是對先人的不敬而感到被冒犯。

如果博恩的笑話能讓人清楚明白到他藉由這個笑話要傳達什麼樣的立場,就算有人不喜歡,卻仍屬於意見表達的自由;相反的,如果讓人感受不到立場與觀點,這則笑話在觀眾耳裡只是為了搞笑而作、卻又偏偏選擇敏感的話題與表達方式,那顯然這個操作是不夠細膩的。

最後我想舉我第一位接觸的印度裔單口喜劇藝人Russell Peters的一個段子。在段子裡面他模仿了義大利人的口音、用誇張的方式強化義大利人的刻板印象,最後以一個在義大利象徵挑釁的手勢做為段子的高潮,整段看下來是如此自我中心又不尊重義大利人,直到最後他說:「同樣的這個手勢在印度是『要吃飯嗎?』」然後以誇張的印度口音說:「如果你到印度比這個手勢,我們會告訴你哪裡可以吃飯,但如果你是在挑釁我們,可就要準備被修理一頓啦!」一下子把調侃的對象轉移到自己的族群身上,也順便傳達了每個地方有不同的語境與文化,沒有孰優孰劣。這個收尾讓人會心一笑,如果沒有這個收尾,恐怕會有更多人感到被冒犯了。

儘管許多喜劇藝人抱怨過度追求政治正確扼殺了許多題材,然而這是任何一個文化昇華為藝術一定要面對的,因為作品始終需要與觀者產生聯繫。也許在意政治正確讓我們少了幾個逞口舌之快的機會,但卻是讓作品內涵得到提升的一個助力。

只要設定好觀點,至少引發爭議的時候創作者可以回過頭檢討自己是否對這個議題的呈現方式不夠精雕細琢,也可以用更具脈絡的思維解釋創作的本意,降低造成的傷害。何況,要從事單口喜劇這樣強調誇張性與爭議性的表演形式,一輩子沒冒犯幾個人恐怕比終身不娶還難,反省一下後認真雕琢說話的藝術還是要的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