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在鄭南榕身上的笑點:是觀眾不夠幽默,還是博恩越了線?

建立在鄭南榕身上的笑點:是觀眾不夠幽默,還是博恩越了線?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幽默感是建立在理解和尊重上的,輕鬆不一定就要低級,把被害者的尊嚴踩在腳底下的幽默不叫幽默,那叫做無知。

文:莊承憲(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生)

1
圖片來源:擷取自博恩夜夜秀Youtube影片
知名脫口秀網路節目「博恩夜夜秀」的主持人曾博恩。(圖片來源:擷取自博恩夜夜秀YouTube影片)

知名脫口秀網路節目「博恩夜夜秀」的主持人曾博恩最近又惹出風波,這一次他的「美式幽默」動到為爭取台灣獨立和言論自由而革命殉道的鄭南榕身上。這是他繼先前嘲笑喜憨兒販賣愛心餅乾諷刺總統蔡英文為財團口交醜化蘭嶼人有免費的電之後,再一次引起巨大爭議的低級笑話。

嘲笑鄭南榕或許很多人無法感同身受,若把他換成日本京阿尼火災事件大家應該就能理解。博恩現在深受年輕族群喜愛,特別是高中生、大學生,人們覺得他把美國脫口秀最原汁原味的那套搬來了台灣,認為美式幽默和地獄梗本來就是遊走在禁忌邊緣,大開性別、階級、種族、文化歧視的玩笑話而已,「笑笑就好,何必認真」?

然而這卻忽略了英語在美國社會裡的使用語境與文化脈絡。博恩想把老美那套搬來台灣,卻沒有經過「在地化」重新雕琢內容的結果,就是變成現在這種大肆在弱勢族群的集體創傷上灑鹽、還自認為是「美式幽默」的菁英傲慢姿態及窘困情況。

幽默感是建立在理解和尊重上的,輕鬆不一定就要低級,把被害者的尊嚴踩在腳底下的幽默不叫幽默,那叫做無知。猶太人被希特勒大規模屠殺、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被槍殺、鄭南榕為爭取台灣獨立與言論自由以死諫自焚殉節......對不同族群來說,這些歷史記憶都是難掩的沈重傷痛,擁有英國倫敦大學和法國巴黎第六大學雙碩士學位的博恩,顯然對此渾然不覺。

在美國,所有能夠成名立足的單口喜劇藝人,對於玩笑話的尺度拿捏和理解詮釋,都有著深厚的功力。他們能在遊走灰色地帶的揶揄嘲諷之中,摻入批判與反思,讓觀眾第一時間捧腹大笑,接著又能馬上聽出這個笑梗的弦外之音。脫口秀藝人敢在表演裡設計某個橋段,一定對這個橋段背後的故事背景與脈絡有相當程度的掌握理解,才能從中萃取出值得嘲弄把玩之處,這才是美式幽默真正的精髓所在。

從已經過世的單口喜劇大師George Carlin和Robin Willians,到現今全美脫口秀節目王牌主持人Jimmy Fallon、Jimmy Kimmel、Conan O’brien、Ellen、Steve Colbert,還有包括大家耳熟能詳的單口喜劇藝人Kevin Hart、Chris Rock、Bill Burr、Trever Noah、Gabriel Iglesias、Dave Chappelle、Russell Peters等人都是如此。

所以,你不太會看到白人講出「黑鬼」字眼,也不容易看到白人拿納粹當笑話。你常看到的會是黑人自嘲容易被白人警察槍殺、拉丁裔自嘲住在破舊的國宅或拖車社區裡、亞裔自嘲東方傳統家庭教育裡成績至上的功利主義、白人自嘲總是把票投給善於演講或是在白宮裡搞外遇的美國總統之類的笑話。這些橋段都隱含著社會經濟地位或文化較弱勢者,對另一端社經地位較高、掌握權力者的嘲諷和批判。

上一個低級玩笑開過頭的脫口秀藝人叫Louis CK。去(2018)年12月,他在一場俱樂部表演中取笑佛州帕克蘭一起17死17傷校園槍擊案的倖存者,被全美社會輿論強烈譴責批判,連脫口秀同行Andy Richter都看不下去忍不住跳出來批評:「最糟最難笑的喜劇,就是一個老白男在那邊講幹話」。

其實博恩夜夜秀我也只看過專訪蔡英文那集而已,論節目形式與安排,確實有美國脫口秀節目的味道,但論主持風格與技術,博恩的年紀外表、談吐應對和知識內涵都還不夠支撐駕馭主持一場「流暢不尷尬」的脫口秀表演。而這些都需要長時間的經驗積累與社會歷練,才能逐步內化成自身內涵底蘊。品牌的養成首重人格,這才是脫口秀主持人、單口喜劇藝人真正「專業」的地方。

延伸閱讀

本文經莊承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