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幸福不是這個指數》:中國絕不低頭,低頭就會讓GDP下降

《你的幸福不是這個指數》:中國絕不低頭,低頭就會讓GDP下降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我們嘲笑中國人挖洞、又填洞,然後稱它為經濟活動前,我們應該承認,在西方我們也無法免於這種統計的伎倆。我最喜歡的例子是把黃金從地底挖出來,然後儲存在銀行。

文:凌大為(David Pilling)

黑力與綠力

他們稱它為「空氣末日」(Airpocalypse)。二○一五年十一月,濃密的有毒霧霾籠罩有二千二百萬人口的中國首都北京。大部分霧霾從鄰近的河北省和山西省吹來,這些省分有許多燃煤的工廠和發電廠,協助創造了中國的經濟奇蹟。到十二月,世界各國領袖聚集在另一個大陸,參加巴黎氣候變遷會談,北京的網民群起暴動。

中國政府的行動是發出歷來首次空汙紅色警報。這表示關閉三千二百所學校,並勸導兒童留在室內。民間車輛規定按車牌號碼每隔一天才能使用,一口氣讓道路減少二百五十萬輛汽車。敢於開車上路的人都得打開汽車大燈,才能透視濃重的霧霾。天安門廣場籠罩在黑暗中,沉重含硫的空氣懸浮在世界最大的群眾集會場,環繞巨大的毛澤東畫像和紫禁城古老的牆壁。即使是最龐大的建築,包括為二○○八年奧運興建的鋼纏繞結構鳥巢體育館,在骯髒的空氣中也依稀難辨。烤肉被禁止,中國人最愛的休閒活動放鞭炮也在禁制之列。工廠關閉,營建停工。

儘管如此,許多北京居民仍照常外出,在陰森的公園裡隨著喧譁的音樂跳有氧操,或在濃霧中走路去上班。一名外國記者在目睹一場小抗議——或抓狂——後,在推特寫了一段即興的「北京俳句」:

長凳上的男人在紅色警戒霧霾中
拉下他的口罩
吸著一根菸

我對北京危險的空氣有很豐富的經驗。在罕見的天空呈現清新的蛋殼藍時,北京是個迷人的城市,但在空氣轉成汙濁時,這個中國古都呈現出地獄的景象。皮膚在充滿化學物質的空氣中感到刺痛,肺部因黏液和灰塵而喘息。在糟糕的時候北京的空氣品質指數會超過二百。我們知道指數是因為美國大使館開始在它的屋頂測量空氣品質,並透過社群媒體公布資料,讓中國當局難堪。根據美國的標準,空氣品質指數超過五十就已達到安全上限,雖然北京居民把一百以下視為安全無虞。美國大使館在二○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週二發出的推文可作為代表:「四四○,危險。健康警告:可能對人造成嚴重健康影響,請避免體力勞動和戶外活動。」一名美國官員曾描述一次超過五百的指數為「瘋狂的糟糕」。在空氣末日期間,指數高達一千以上。

中國的空氣汙染物質包括硫酸鹽、臭氧、黑碳、沙塵、汞和酸雨。由碳組成的煤煙粒子是由汽車、爐灶和工廠產生的,直徑不到二.五微米,可深入肺組織,讓肺更易於吸收其他毒物。這可能導致氣喘、支氣管炎、呼吸短促和慢性呼吸道疾病。《刺胳針》(Lancet)估計,二○一○年中國的空氣汙染造成一百二十萬人提早死亡,占全世界類似原因的死亡總數四○%。

從健康的觀點看,美國大使館屋頂散播出去的資料比中國政府——和大部分中國民眾——多年來著迷的成長數字重要很多。但直到不久前,懸浮粒子的資訊還受到嚴格控管。

到了二○一七年,從國家主席習近平以下的所有中國人對環境的意識都已提高,但即使如此,舊的偏執觀念仍難以擺脫。那一年有許多觀眾表達對一齣爆紅電視劇裡的一個角色深感欽佩,這齣五十二集的連續劇叫《人民的名義》,被一些人形容為中國的《紙牌屋》(House of Cards)。其中一個角色是名叫李達康的地方黨書記,他展現出一心一意追求經濟成長的意志。李達康說:「拆毀舊中國沒有什麼錯。」他解釋為什麼中國必須推動發展,即使面對公眾的抗議也不退縮。「不拆毀舊的,就不會有新的。」

根據《紐約時報》的評論,李達康「有時候忽略了一意追求成長的負面效應。他確實想保護環境,但他對GDP的執迷為他贏得許多觀眾的讚賞,並激發網路創造的許多名句」。其中一個句子是:「絕不低頭,低頭就會讓GDP下降。」


在空氣末日之前六個月的二○一五年四月,在一個潮濕的白天,我搭計程車穿過北京壅塞的街道。天空是一片籠罩整個北京市的灰幕,但以首都可憐的標準來看,空氣還算不錯。我搭的老爺車沿著二環路(現在已經有七環)慢慢前進,經過雍和宮,這是一座藏傳佛教寺院,最早在十七世紀時曾是宮廷太監的居所。我們繼續開往這座大城市的郊外,未來風的摩天大樓逐漸讓位給較不起眼的建築,最後來到一棟方正的沙色建築,裡面是中國科學院。

我來這裡會見牛文元。這位身材矮小、約七十五歲的男人帶我進他的辦公室,他在我們九十分鐘的會面中不斷鼓勵地對我說的話微笑和點頭。牛文元的臉像許多同世代的中國人一樣,刻畫著線條粗糙的威嚴。他是一位著名的經濟學家、國務院(中國的內閣)參事,二○一一年獲得中國政府為他對環保和永續成長的努力頒授的獎項。他也是中國「綠色GDP」的發明者。

辦公室裡有牛文元與許多中國領導人的照片,包括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前總理溫家寶,兩人在二○一二年習近平接任前領導中國十年。當牛文元說到重點時,他雙手會誇張地在空中比畫。說完話後,他會抱著雙臂,和善地面露微笑。在整個談話中,他用一只樸素的銀杯喝香片茶,他的祕書不時會以滾燙的熱水重新加滿它。

他極為含蓄地告訴我,計算經濟產值是一件「有趣而複雜」的事。他說中國從一九九二年正式開始計算GDP,在此之前採用的是蘇聯的國家帳系統,稱為物質產品核算體系(MPS)。MPS反映出蘇聯強調重工業,幾乎未計算被視為可有可無的服務業。一直到中國的第七個五年計畫(一九八六-一九九○),幾年前在實質上已放棄共產主義的共產黨才改變衡量經濟的方法。中國希望調和自己與非共產世界計算經濟的方法。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