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為何淪為受刑人?談《折翼驛鄉》與《枷:關不住的靈魂,暗夜的光》

移工為何淪為受刑人?談《折翼驛鄉》與《枷:關不住的靈魂,暗夜的光》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出身貧窮,移工們支付不起境內聘僱的費用,相繼搭上遠洋漁船,殊不知踏上的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金銀島,而是過勞、被虐、被剝削的長期航程。長時間遊蕩無依的精神壓迫下,剎那迷失,便成了人們口中「危險外勞」。

文:洪靖雅(台灣人權促進會志工)

這是兩本相似的書,也是完全不同的書。它們帶讀者從不同角度進入移工的世界,看看我們與他們的距離,是否真的如此遙遠?

在國際遷移中,有一條因著經濟需求的推拉而形成的路徑,台灣就在這個過程中,成了擁有70萬外籍勞工的國家[1]。因著外籍移工多從事多數國人不願做的底層工作[2],社會大眾對於移工有著骯髒、低下的刻板印象。加上這幾年媒體大肆報導移工犯罪事件,使得更多負面標籤被貼在他們身上,雙方的隔閡愈趨深厚。

事實上,根據勞動部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台灣刑案總件數[3]中,外籍移工犯下的件數僅佔全部的0.86%[4]。而在台灣,光是對於外籍移工的勞動權益保障都才剛起步,更遑論看見屬於少數的移工罪犯在監獄中的處境。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為我們帶來第一線受刑人與等待著他們返家的人的故事,集結成《折翼驛鄉:宏德新村2號的移工》。而《枷:關不住的靈魂,暗夜的光》則收錄東南亞在臺受刑人的文字作品,兩書相互對映之下,道盡生命中的陰晴圓缺。

是寶島還是鬼島?

「這並不是移工受刑人的自白書,也不是企圖為他們的過錯辯解的答辯書,更不是一本懺情錄。⋯⋯移工受刑人的故事看似是個人的,同時也是集體的、社會的。」《折翼驛鄉》的序如是說。移工受刑人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漁工,讓人不禁想問:是什麼樣的環境能使人不顧一切,鑄下無可挽回的錯誤?

由於工作場域在海上,勞動檢查幾乎都無法落實,但外籍漁工依境內、境外的分別,待遇仍有著相當大的差異。雪上加霜的是,由於出身貧窮,移工們支付不起境內聘僱的相關費用,不斷搭上屬於境外聘僱的遠洋漁船,殊不知踏上的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金銀島,而是過勞、被虐、被剝削的長期航程。長時間遊蕩無依的精神壓迫下,剎那迷失,便成了人們口中「危險外勞」。

「我那個時候已經失去自己、失去理智。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的家人⋯⋯」──移工受刑人Anto

當漁工終於能踏上台灣的那一刻,也就註定了他們將被送入監獄,與家人長相隔絕。被囚於異國,沒有親友探視、沒有辦法負擔在監日常花費的移工們,在TIWA的訪視下終於能發出聲音,說出自己對家鄉無盡的想念。TIWA也循著受刑漁工們給的蛛絲馬跡,試圖帶來家鄉的味道,或是家人的消息。

書中有更多關於外籍漁工、受刑漁工的處境分析,並收錄TIWA多次訪視與長途尋根所記錄下的,關於外籍漁工的故事、漁工家人的現狀,以及工作人員作為第三者對移工個人與社會體制的觀察。

15427464348_532121e37e_k
Photo Credit: Raymond W.L. @ Flickr CC BY 2.0
外籍漁工示意圖,與文中所涉人事物無關。

在《枷》想家

《枷:關不住的靈魂,暗夜的光》則收錄由二十來位移工受刑人投稿於移民工文學獎的文章,寫下屬於個人或來自他人的不同生命體悟。移工受刑人們大多出身赤貧,為了許家人一個更美好的未來,賭上青春年華,隻身遠渡重洋至台。有的人在獲得一生從未有過的高收入後,紙醉金迷,陷入誘惑;有的人被利用來運毒,千金難買早知道;有的人在衝動下殺了人,用無止盡的懺悔度過每一天⋯⋯。他們的文字樸實而誠懇,甚至讓人懷疑是否真的需要被處以重刑。

「我相信,踏出監獄的那一刻,一定會有陽光等待著我,到了那一天,我會展開翅膀,飛回父母的懷抱。」

這些故事,比起我們熟知的那些洗心革面的勵志文字,一字一句更是讓人與他們一同飽嘗混有孤獨、悔恨、失去與盼望的味道。如今身體桎梏於牢房,只有文字讓他們跨過高牆、越過數千公里的海洋,或許也成了唯一能照進他們生命中的那縷光。

結語

讀完這兩本書後,也許您會開始思考:會不會移工其實與我們類似,不過是在充斥陷阱的人生道路上選錯了路?我想說答案明顯是不,移工確實與我們不同,因為他們找不著求助管道、不熟悉台灣法律,更不會有親人在身旁幫忙。

謹以此篇文章略為介紹兩本沉重的書,望能讓更多人注意到移工受刑人的處境。我們都不過是在喧囂社會裡試圖喘一口氣的人。

書籍資訊

註解

  1. 國家發展委員會統計分析圖表彙編:國際人力移動(2018)。
  2. 根據國發會2018年統計,96%的產業外勞在製造業,99%的社福外勞是看護工。
  3. 警政統計查詢網:刑案總數概況。
  4. 勞動統計查詢網:外籍工作者-產業及社福外籍勞工犯罪概況。

本文經台灣人權促進會(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